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章:喜上眉梢(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不知不觉的就渐渐步入了秋季,风儿吹过,可以闻得见略带清冷的桂花香,那香气纠缠着寝殿内的檀香气,袅袅起伏着,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时间的脚步轻快,转眼就快到中秋佳节了,宫内也要开始忙碌的准备中秋家宴了,按照以往的安排,后宫中的佳丽们都可以乘此机会在圣前献艺。

    历史上就有一个不太受宠的妃嫔曾趁这个圣前献艺机会,不留神就入了圣上的眼,继而一步登天,从此君王恩宠,延绵不绝不说,还为族中子弟蒙荫不少。

    所以,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众位妃嫔总是使出全身的劲来准备中秋宴上的献艺,平时互相争斗的双方,此时也好像放下恩怨一般,都闭着门忙着练习技艺。

    沈媛也不例外,她向来很是擅长书画技艺,尤其是以擅长双手齐书齐画而被受族长疼爱,且那左右手还可书写出不一样的字体。

    左手一笔草书,行云流水如笔走龙蛇一般肆意,右手起笔行书,如龙飞腾,又似凤飞舞,放浪不羁,颇有造诣,就连沈廷每每见了,都大呼惊叹,可惜沈媛虽有男儿性,却是个女儿身。

    到了中秋这日,火红的光刚从地平线上冒出,悠悠远处,传来数声钟声,一群鸟儿呼啸着从头顶天空飞过,清晨的阳光升起,照亮了天边的浮云,照的皇宫屋顶上金光耀耀,威仪万千。

    白日里,先是由皇后组织安排众嫔妃于御花园赏菊,而昭华帝则免了今日的早朝,于午后在畅阳园中和众臣一同用午膳以表示对臣子们的关怀。

    进入黄昏后,则臣子们归家,与家人共渡佳节,皇上也移驾正阳宫,同后宫嫔妃还有皇家子嗣一同度过中秋家宴。

    于是,众位嫔妃陆续到了御花园后,就三三两两的相携赏花。

    等到杨皇后姗姗来迟,沈媛觉得真的是被皇后娘娘那一身大红牡丹双凤罗裙闪了眼,毕竟是母仪天下的女子,如此这般,平常人怕是穿了那身宫装,也是拿不出杨皇后这般的气势、威严。

    今年,御花园中除了那些个培育多年的,还有不少各地进献的珍惜品种。

    只见那花儿红的似火,白的似雪,粉的似霞,大的像团团彩球,小的像盏盏精巧的花灯。那一团团、一簇簇的菊花,正在拔蕊怒放。

    什么金猴戏春、瀑水流冰、安台瓷浪……就连那少见的绿菊,也有几株,那狭长又碧绿的花瓣经绿叶的衬托愈发冷艳高贵。

    那如瀑布一般的金龙腾云,花瓣呈金黄色,又弯又宽地往花蕊里抽,显得妩媚极了。再看那碧绿手掌形的叶子,散发出一股醉人的清香,不禁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众人皆暗暗惊叹,为这满园的菊花灿烂,也为皇家的权势惊人。

    不愧是,“粲粲黄金裙,亭亭白玉肤。极知时好异,似与岁寒俱。堕地良不忍,抱技宁自枯。”

    阵阵秋风袭来,只见那粉裙衣袂起,飘飘扬兮,只道是冲天香阵透金秋,满园尽带黄金甲。

    却说昭华帝这边,丝竹管弦奏起的是本朝开国皇帝当年命人特意寻找无为子大师谱写的表达对臣子爱护之意的曲子。

    此后便年年每逢适宜情景便缓缓奏起,或激昂、或舒缓,将君臣之间的知遇相伴表达的淋漓尽致。

    此时此刻,杯光交错间,君臣表现的和乐融融,完全不似平日里在朝堂上的严峻形势,有时争夺起来,那场面更是一触即发。

    可是,这毕竟是皇宫,那些一贯将皇宫看的如表面上风平雨静的人,最终都逃不过一抔黄土埋白骨的命运,这暗地里的风起云涌从来不会是表面上那般简单。

    昭华帝看着座下或带笑逢迎或严肃板脸的臣子,内心还是有些满足的。

    但是,当看到定北侯那张脸,心中就冷笑连连,好一个定北侯杨家,当年凭着老侯爷跟先祖打仗时救驾有功,方才慢慢掌握了军权,有了侯府这份荣耀。

    如今,这杨家不仅仅是四大家族之首,还掌握着朝中北疆的兵权,前人的荣耀是有了,可这后人偏偏不长脑子,拎儿不清个形势,只是愈发的肆无忌惮。

    先帝在时,这杨家就已是权势滔天,先帝忌惮不已,却又没什么办法。

    连路南城这个当朝太子爷都不得以迫于情势娶了那杨家女。不曾想待自己登上帝位后,这杨家的表现好像完全没把他这个皇上看在眼里嘛。

    如此这般,这杨家或有不臣之心,仗着杨家有女母仪天下,若是有一日这杨家……路南城端起酒来沉思着。

    果然!这杨家还是不能久留,存在一日对皇权就是威胁,要让手底下的人加快些了,于是,不意外的同沈廷对视一眼,这位年轻的右相便是沈媛的兄长了,可这二人眉眼间倒是不太相同。

    转眼间,脑中已是想过多事,虽是这样,面上却还是帝王一贯的不动声色,还面带赞赏之意扫视了群臣。

    我陆家的王朝,岂容他人染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宴过群臣之后,年轻的帝王挥袖离去,臣子们也陆续赶往家中,与家人同聚。

    接下来,会从宫中陆续赏下来御制的菊花酒,当然数量不会多,也只是赏给今年皇上御批的名单上的有功臣子。

    这边,正阳宫中已然是进进出出忙碌的身影,中秋家宴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

    这中秋家宴便摆在正阳宫,正阳宫的内殿宽敞,寻常庆典之类,要动用宫廷乐籍众人,便会将宴席摆在此处。

    监礼司在清晨开始就忙碌起大殿的陈设,一干物事在这个时辰已是准备的差不多了 在配合起御膳房那边,这中秋家宴就算是准备妥当了。

    此时,殿内两侧,几个乐工分列坐了,弹奏敲打起来,刹那间,雅乐飘飘,再混上那微微飘散而来的花香,令人闻之心旷神怡。

    先帝在时,子嗣并不丰,所以当今圣上,底下只有两个兄弟,一个同胞弟弟,安王爷,如今镇守着南疆,一年难见一次,另一位则是当年贵妃之子,逸王爷,如今在封地过的好不潇洒。

    而皇叔辈的如今在世的也不多了,少有的几个也是在封地,除非传诏,不然不得随意归朝。

    因此,这中秋家宴上除了各宫嫔妃还有个平常不怎么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太妃,就是那几个皇子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