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一章:喜上眉梢(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殿内和乐融融,皇上一时还未来,众人也不着急,只有那些个新入宫的,时而瞅一瞅那殿门,心中颇有些焦急难安。

    沈媛却是不急的,只坐在那里垂眸缓缓的等着,一旁的几位贵人在相互窃窃私语着,靠前的地方,贤妃慕容璐和莞贵妃你一言我一语的打着机锋。

    皇后与太妃商量后便一派端庄的吩咐几个嫔妃先行向前献艺,几人对圣上见不到自己的表演,有些不甘心,可又不能拿杨皇后如何,只得一脸不愿的先表演起来,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

    正玩乐间,就听外头有人扬声道:“陛下驾到!”

    众人纷纷起身,乐工们也都停了演奏,皆一同退避旁侧恭迎圣驾。

    等路南城大步流星的入内,吩咐众人平身。

    “都起来吧,朕来迟了一些,继续吧!”于是丝竹管弦叮叮响起,一切继续照常。

    再回到座位上时,沈媛方抬头望向那个正襟危坐在主座上的年轻帝王。路南城身着一袭金黄色的常服,上头亦是绣着银白色的团云纹,只有胸前用暗金线绣出飞龙盘旋之态,腰间是十八连环扣红玉带,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和气,却仍然不失作为帝王的霸气。

    这厢,在鼓乐的奏鸣中,十几个舞姬缓缓而入,可谓是一派歌舞升平。随着舞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却没有停歇的意思,只见从门口徐徐而来一位白衣翩翩的美人,长发高高的挽起,略施粉黛,鼓乐也慢慢的换了调子,从开始的轻快转为悠扬婉转,那些舞女舞动着慢慢的退散而去。

    这样,场上只剩下了那白衣美人独自一人起舞弄清影,美妙自不可说,众人惊叹有余却又嫉妒的不行,总觉得这白衣美人怕是要得到圣眷了,只扭紧了手中的帕子,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个美人看。

    舞毕,那白衣美人却未曾下去,对着昭华帝和杨皇后施了一礼,缓缓的说着,“仙萝给皇上、皇后请安了,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下面的嫔妃见状心里直打鼓,这女子怎么这么不知廉耻,献艺后还不快快退下。

    可是,座上的昭华帝却说,“哦,是仙萝啊,如今倒是个大姑娘了,怎么你来了朕都不知道呢?”

    “皇叔,嘿嘿,仙萝当然是通过贵妃姐姐进来的啊”那女子一派天真的回到,众人顿时感觉有些被惊到了,沈媛略略思索,便明白过来这位怕是那位逸王爷的女儿了,听说那位逸王妃未嫁人前倒是与温怜宜交好,这般随意进宫倒也说得通。

    “又淘气,你父王要知道你这般胡闹肯定饶不了你,快赶紧下去换身衣服来。”路南城心情不错。

    陆仙萝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转身小步的跑下去了,这般孩子气,逗得在场的不少人都笑了。陆仙萝走后,宴会的表演又恢复如常。

    接着,兰贵人弹了一曲古琴,李才人又献了一首清唱,其他嫔妃或是跳舞、或是作诗弹琴,过了许久方轮到了沈媛。

    先是命几个小太监抬了书案上来,众人看腻了歌舞,颇有些不耐烦了,就连昭华帝都有些心不在焉,还未见沈媛出场就已打起了几份精神。

    看她在左右两手边各放了两张宣纸,倒是有些猜不透她要做些什么,便也起了几分兴致。

    这时,鼓乐突然奏起,调子时而像奔腾的马儿、时而像山涧中奔流不息的河水,而沈媛换了一身青色衣衫,头发若男子般高高梳起,不戴什么配饰,双手齐齐拿起两根狼毫,笔走如蛇龙般,随着鼓乐的节奏,快速的在宣纸上写着什么。

    后来,随着鼓乐的声音戛然而止,沈媛也完成了作品,由两名宫女上前,帮忙展开那两张宣纸,殿中一时寂静了。

    半响,由昭华帝先开始拍手呼好,正阳宫仿佛才醒过来一般,众人也连忙跟着附和。

    原来是那纸上,字体各不相同的书写着不同的描写金秋的佳句。

    左面那张是行云流水的草体,上书“目穷淮海满如银,万道虹光育蚌珍。天上若无修月户,桂枝撑损向西轮。”右面那张则是笔走如游龙戏凤般的行体,上书“忆对中秋丹桂丛,花也杯中,月也杯中。今宵楼上一尊同,云湿纱窗,雨湿纱窗。浑欲乘风问化工,路也难通,信也难通。满堂唯有烛花红,歌且从容,杯且从容。”

    左诗、右词,诗是好诗,词也是一首好词,而那书法更是出神入化。昭华帝高兴之余不忘做了赏赐。

    待殿中热闹的差不多,由昭华帝携着众人款款步出殿外,一同赏月对诗。

    沈媛侧首向上望去,一轮金黄的圆月已经高高地挂在天空中,向地上洒下皎洁的月光,像轻纱似的一般温柔。天空中云很淡,风很轻,月光轻柔,构成了一幅极美的画。

    这边低位分的嫔妃落在后边,沈媛旁边的李才人和马贵人瞧着沈媛拿的赏赐多,一时嫉妒不已,便挖苦着,“哎呀,沈贵人那笔字写的真是好呢,让妾身感到很是羞愧,想来沈贵人这样能写若是有一日贵人要是吃不上饭了,倒是可以卖卖字呢。”说着二人笑做了一团,让跟在沈媛一边的绿衣恨得咬牙。

    沈媛心中冷笑,红唇高高挑起,毫不客气的反击“是啊,妹妹不才,倒是李姐姐唱曲倒是个好的,比宫中那些个伶人好了很多呢。

    “你!”李才人气的横鼻竖眼的,用手指着沈媛,“你居然将我比作伶人!”这李才人也是个熊的,说着说着也不顾皇上等人还离着不远,突然就扑了过来,嘴中骂着追着沈媛撕打着。

    这要是在平常,就是两个李才人,沈媛也是不怕的,毕竟也是经历过流落在外被其他孩子抢食的经历,打不过别人的就要饿着。可是此时,在这种情形之下,沈媛不得不顾及着,所以只是左躲右闪,想要避开那个疯女人。

    真是奇了怪了,在这后宫中还有这般一言不和就会与人扭打在一起的女人,表面上倒是柔弱,打起架了可真是一点都不含糊,那手指甲又长又尖,让沈媛好生无奈。

    真是奇了怪了,在这后宫中还有这般一言不和就会与人扭打在一起的女人,表面上倒是柔弱,打起架了可真是一点都不含糊,那手指甲又长又尖,让沈媛好生无奈。

    一旁的碧清忠心的护着主子,可沈媛还是在推搡间,啪的一身被推倒在地,那李才人见状,还欲扑上来,被一旁的绿衣赶忙拦住,这时几人闹出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不远处正在和其余众人赏月的昭华帝等人。

    杨皇后怒道,“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还不快给本宫停下来!”言女官连忙寻来几个太监将几人拉扯开。

    昭华帝正欲发话,却见倒在地上的沈媛突然捂着肚子,开始低低的**起来,杨皇后见状暗叫不好,也不等昭华帝发话,率先喊着。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着人去请太医,先把沈贵人扶去正阳宫的偏殿。”

    接着众人好像大梦初醒一般,开始忙忙碌碌的,皇后、太妃等人也跟着去了偏殿,留下李才人被侍卫扣住,让其余一干嫔妃都退下了,着人将三位皇子领了下去。

    这才开始,上前看望沈媛的情况,昭华帝也心中有些焦急,但出于帝王不能轻易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干脆也不在这边待着了,只留了张英江在这边传达消息,便带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回了乾正宫。

    一般宫中这些个宴会,向来是容易出些事故的,所以,即便是中秋佳节也有执勤的太医随时候着传诏。

    所以,恰巧又是苏海提着药箱匆忙赶来,几次三番都是苏海替沈媛诊治的,所以,这苏太医心中也泛起了嘀咕,这沈贵人真是多灾多难呐,受宠是受宠,可这样下去,说不准整个人都会没了呢。

    想到这点,苏太医又连忙唾弃自己胡思乱想,好好的人,还是好好活着吧。进了侧殿,苏太医毫不迟疑的上前,略微向皇后施了一礼便开始诊治起来。

    杨惋惜等人,在一旁静静的坐着候着,也不是那么着急了,等看到苏海起身,转向皇后这边,方才回过神来竖起耳朵听着。

    “恭喜皇后娘娘,这沈贵人是有喜了!至今已有两个月的身孕了,只是先前脉象较浅,今日跌倒受了些动荡,方才诊出。”一句话,不紧不慢的将沈媛的情况交代清楚,便不在多言了。

    “既是如此,不知此番动荡对腹内的孩子有害否?”杨皇后神色流转。

    “贵人身子康健,此番动荡损益不大,只需服用一段时日的安胎药便可。”

    “那就有劳苏太医下去安排煎药了,务必要保护好沈贵人腹中的胎儿。”这陆家向来子嗣不丰,因此,杨皇后虽然膝下尚无子嗣,但是对于后宫中有了子嗣的嫔妃还是多加关注的,如今对有了身孕的沈媛也是照料着的。

    等沈媛幽幽的醒来,听到绿衣说自己有喜了,只觉得有些恍惚,手指抖着慢慢的抚上肚子,没了动静。等绿衣唤了几声,方才回过神来,原来刚刚竟是呆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