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二章:图谋不轨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那个李才人因圣前失仪,又残害皇族子嗣,故而在被打了二十板子后,无情的打入了冷宫。

    沈媛就这样,这样……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帷帐,内心柔软的地方满是爱意。

    真好,这个孩子,是……路南城和她的。沈媛眸子柔和,全身上下仿佛笼罩着一团柔暖的光辉。

    这边昭华帝也早早得到了消息,顿时龙心大悦,吩咐人准备了赏赐,甚至,起驾来到正阳宫的侧殿。

    来到正阳宫侧殿后,二人又是一番柔情蜜意,接着,路南城吩咐让沈媛暂时在正阳宫养胎,等到三个月时再回嘉瑜苑。

    接着,又提了沈媛的位份,沈媛便一跃成了婕妤。昭华帝说,沈氏贤良淑德深得朕心,于是,大笔一挥,赐号为宝。宫内一时不知多少人又因此搅碎了手中的帕子,沈媛一时风头极盛。

    沈媛本是在听到自己有喜以后,还是欣喜若狂的,然而听到自己成为了宝婕妤 心突然一冷……

    宝?呵,怕是真正想用的字是“保”吧,保护孩子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她沈媛如今还担负着保护莞贵妃的责任,不过……没关系,只要是对路南城有帮助,自己担了这个宝字又算得了什么。

    “温姨~你就替我向皇叔说说话吧,皇叔他最宠你了。”陆仙萝闪着灵动的大眼睛,冲着莞贵妃直撒娇。

    “别,你这事我这会怕是管不了,谁让你私自进宫还闹这么大动静,而且啊,如今你皇叔最宠的可不是我咯,你个小傻瓜。”莞贵妃打趣到。

    小丫头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温姨~温娘娘~莞贵妃~求求你了嘛,仙萝相信那个女人肯定比不上你在皇叔心里的位置的!”

    “好好好,看在你王妃娘亲的份上,我就去帮你求求情吧!”

    “太棒了!我就知道温姨对我最好了。”小姑娘说着又转身跑开,去找小伙伴玩耍了,那副样子,哪里像一个已经年满十四周岁正在说亲的姑娘,明明还只是一个孩子罢了。

    温怜宜有些无奈,自从淑雅去了以后,自己越发的思念她,看着眼前灵动跑开的陆仙萝,只觉得要是自己的淑雅还在人世,此时也恐怕有七八岁了……

    那天,细雨蒙蒙,小女孩身穿着葱绿织金短襦,褥下配一条月牙白的轻烟罗百蝶穿花裙子,小小的人儿,侧脸精致好看,长长的睫毛又卷又翘,粉唇一抿,像瓷娃娃一样精致。

    她梳着圆圆的花苞头,花苞上缠着红丝绸,下面各系两个镂空金铃铛,铃铛随着她的跑动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音。

    小姑娘甜甜的冲自己说,“母妃~雅儿想去外边玩,你就让云清姐姐陪我去玩嘛。”

    莞贵妃被缠的不行,只得无奈的应允,吩咐云清等雨停了再带舒雅去玩。小姑娘方才欢欢喜喜的跳着离开。

    等温怜宜接到消息时,眼前一黑,后来死都不承认淑雅已经没了……那个会甜甜的跟在她身后喊着母妃的淑雅没了……那个会笑着跟她送自己采来的野花的淑雅没了……

    想着想着,温怜宜眼眶湿润了,所以说,杨惜弱我要让你给淑雅陪葬!让整个杨家都下去陪她!

    一个多月就暂时风平浪静没有什么事情的过去了,沈媛虽然愿意继续为保护路南城和莞贵妃的计划,而站在莞贵妃在前面挡着,但是如今情势发生了变化。

    如今的她有着另一个弱小的性命更需要她的关心、她的爱护,于是沈媛犹豫了,心疼了……这毕竟,是她的孩子呐。

    好在,路南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且考虑到沈媛之前被众人仇视的情形,便特许沈媛除他以外可以谁都不见,只安心在嘉瑜苑养胎便是了。

    就连饮食都是由崔富威一手打理的,崔大总管每日要安排不同的膳食,隔几日还要向昭华帝汇报一下宝婕妤的情况。

    像今儿个,沈媛的午膳就是由崔富威安排的,非常精致。色香味俱全不说,盛放的碗碟也各有讲究,正所谓美食美器,真是让人赏心悦目,看着这些食物沈媛的郁色也去了些。

    头前端上来的是一盏淡茶先润喉,只略喝一小口,用的是上好的枸杞芽叶,那淡绿色的茶汤,不热不凉,令人格外的欢悦。

    而后便是那些个干果、蜜饯、糕点和酱菜,考虑到怀孕的女子的情况,还加入了不同口味的,摆来供小尝开胃。均用官窑所制的精美瓷器盛放,干果蜜饯用的是八角青花淡雅小碟,糕点酱菜用的是八角五彩釉色小碟。

    再来就是前菜九道,无非是将那天上飞的水里游的都捉了来,且又荤素搭配。最后再搭上那么一道例汤,考虑到沈媛的情况,也多是一些滋补的。主食有两味,御供的福寿春卷儿跟八宝馒头。后又上珍珠糯米汤润胃,最后再递一盏枸杞芽叶茶,这才算是将将告一段落。

    接着又会由碧竹等人扶着沈媛在院子里遛弯,赏赏花,看看草,读读诗什么的。

    后面,就是安排喝下安胎的补药,换上柔软的袍子,在床上午睡安憩。

    到了傍晚,则是食清粥和小菜,说是清粥,其实还是在里面加了很多滋补的药材和食物,只不过是在装盘前撇去其中的杂质,方才使得那一碗粥看起来很是清淡,而小菜也不像以前那般随便了,精挑细选对孕中女子有益的食物,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血。

    更重要的是,不论菜色,在沈媛入口前都要先由宫女拿着银针试毒,再由专门的太监试吃,再呈上来,由宫女布菜,方才入沈媛的口,真可谓是层层防护,将沈媛好好的护了起来。

    入夜掌灯后,先是安排好汤沐,那沐浴的水也是要经过试毒的,方才让沈媛安心的入浴。

    也不肯让沈媛再就这蜡烛费神看书,便早早安排她上床躺着,睡前先由碧竹好好按摩双腿,那屋内点的安神香也是经过严格的筛选的。

    一时之下,这后宫都传遍了,众人也都知道沈媛如今怀了龙种更是受宠,甚至由崔大总管亲自监督,被好好的保护起来安胎,心中也不动什么念头了,可是这再好的铜墙铁壁向来也是挡不住那些个有心人。

    这日,沈媛照常在午睡后起身,由着碧水为自己穿上舒适宽松的衣物,如今虽然只怀了不到四个月,但是由于昭华帝的重视,现在隔几日宫里的制衣坊就会送衣物过来,很是贴心。

    拿过碧清递来的帕子,稍微洗漱一下,再由着绿衣给自己挽起个简单的发髻,随意插一根白玉兰的簪子。

    左右现在不用出嘉瑜苑,也是没有人看到她这个模样的,所以沈媛现在是愈发的随意起来。

    等坐到桌前,正欲拿起银箸,被一旁的绿衣拦住。

    绿衣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着,“主子,还未试毒呢。”自从崔富威安排了三道试毒的程序后,绿衣自发奋勇的承担了最后一道程序。

    沈媛有些无奈,虽然觉得经历了前面两道程序,这第三道应该是不用的,奈何那位崔大总管对下面的这些个人儿每日里是耳提面命的。

    若是自己执意要吃,怕是绿衣等人就要受罚了,所以,沈媛只好放下银箸,由着绿衣将桌上的吃食都试了个遍。

    正想说话,准备开动了,就见绿衣突然蹲下身子,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唇,可是分明的从那白皙的手指出,淌出止不住的鲜红液体。

    碧清觉得自己的眼中满是那不断涌出血液的嘴唇,整个人都呆在那里。

    接着,就听到沈媛下了凳子,扑向绿衣,大喊这,“快来人!快传太医!”碧清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向外大喊求救。

    沈媛扶着绿衣,觉得这姑娘真是傻,当时明明可以不让她试毒,可她偏偏说想要为主子做些什么,不听劝,还被三个碧嘲笑。

    她还傻傻的反驳说,既然是最后一道程序,想来奴婢也是不会有什么是吧,那呆呆的样子当时都让沈媛气笑了。

    可……如今,就是这个傻姑娘啊,她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倒在自己眼前。

    沈媛已经顾不得那迎面而来的血腥让自己觉得反胃,只是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她,仿佛这样就能不让这个傻姑娘离开自己。

    眼泪不受控制的模糊了视线,“绿衣,绿衣呐,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傻……”

    “主……咳,子,绿衣,以后……不,能伺候……咳咳,您了,您,要多……多……多”话为说完,人便昏了过去。

    沈媛一时忙乱,也不让赶来的其他人帮忙,只不断用自己的衣袖去擦抹绿衣唇边的鲜红液体,不断的抬头向外望去,心中一片悲凉。

    赶来的太医见这般情景,赶紧让人把绿衣从沈媛手中扶到了床上,先用针灸止住了血,再细心诊治着。

    然后,又去旁边开了药方,交给太监赶快去煎药,才转身又摸了摸沈媛的脉。

    “宝婕妤,您今天情绪过于激动,需服用安胎药,然后好好静养几日,至于那位宫女她是中了毒,好在毒未攻心,尚有救治的可能性。”

    沈媛,一听可以救治,神色也好了一些,“可知她是中的什么毒?”

    “这个臣还不知,需细细查明才可禀报婕妤,臣以让人去煎药先稳定她体内的毒液 ,等查明后对症下药也好救治。”

    沈媛点了点头,了然的吩咐人去带那太医,检查今晚的膳食。

    自己静静的坐在那,望着床上失去意识的绿衣出了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