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三章:喜诞(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很快的,昭华帝就知道了这件事,气的当场就摔了笔,下令说让人严查,连崔大总管都因办事不力给了人残害皇嗣的机会,被罚了二十大板。

    不得不说,太医院的效率还是很不错的,找了对毒比较有研究的太医进行查处,当夜嘉瑜苑鸡飞狗跳的忙碌着。

    昭华帝亲自来这边陪着沈媛,看着凳子上那个微微出神的女子,有些心疼的上前抱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媛儿,不怕了,朕在这。”

    沈媛回头瞅了瞅他,手又无意识的抚上肚子,感受到那里似乎还存在着生命,这才突然回抱了昭华帝,大声的哭了出来……哽咽的仿佛一个孩子一般,让路南城心疼极了。

    沈媛知道这后宫的险恶,曾经流落在外也不是没见过有人的死亡,但这一次,是她真正感受到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在自己眼前一点一滴的流逝着,而且原因还是由于为了她,但她却对绿衣不断涌出的鲜红液体毫无办法。

    这样的无力的自己,好像当年看着娘亲在自己眼前慢慢的,慢慢的闭上眼睛一般,曾经的小沈媛对娘亲的离开无能为力,今日的沈媛对绿衣无能为力,这让沈媛有些迷惑。

    当时,病重在床的娘亲说,“媛儿,不要怨自己,命呐都是老天给的,娘只是要比别人少看些不同的景色,不要怨自己。”

    当年的小沈媛,告诉自己这许是因为自己还太小,不能和阎王争夺娘亲,可是现在的自己呢?

    怎么还是这般无能为力?是因为自己甘于躲在人的身后,所以有人替自己挡了,今日是绿衣,那么以后呢?以后会不会是碧水?碧清?碧竹?还是终有一日轮到了自己的孩子?

    沈媛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自己这样任由别人对自己拔刀相向,而自己只是永远的持着盾防守,那么一旦有一天盾裂了,自己将毫无招架之力。

    所以,她要慢慢掌握主动,要强大,要能够保护住这嘉瑜苑的每一个人!

    许久,沈媛才哭累了,缓缓睡去,昭华帝也不离开,侧卧在一旁静静的护着她,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子,先是因为自己的计划险些失去性命,如今更是死里逃生,路南城经有些难以想象如果今日迎接自己的是沈媛悄无声息的躺在床上命悬一线,那么自己又会是怎样的疯狂。

    这边,太医查明了毒素,配合着做了解毒药给绿衣服下,不过此次终究是伤了肠胃,需好好修养着。原来那毒是配合着沈媛身上常用的香料产生的作用,难怪先前试毒的宫女和太监都没有事,而沈媛自从怀孕后是不用那些个胭脂水粉了,前一天才将那盒香粉赏给了绿衣,想来是那下毒的人还不清楚,所以最终是绿衣中了毒,而自己倒是避开了。

    最后查出来的指使人,不过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小才人罢了,有点脑子的人都清楚不会是她干的,可是奈何那人嘴紧的很,硬是被活生生的打死了也没多说一个字。

    这让倒是让沈媛有些担忧,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往往是最可怕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整个嘉瑜苑都是严阵以待的态度,这次出事,大家都多多少少的受了罚,连崔大总管都被打了二十大板,他们这些下面的人做事更是战战兢兢的了,如今只盼望着这时间过的快一些,好让龙种早日诞生。

    绿衣的身子也慢慢的在恢复着,如今每天沈媛都会抽出时间去看望她,和她聊聊小时候的趣事、聊聊沈家、聊聊肚里的孩子。

    有了这次的事件,主仆二人的心倒是越走越近了,如今两人之间仿佛没有了之前那座名为沈家大山的隔阂了。

    沈媛也借此提出要替绿衣改名为碧枕,绿衣知道这代表主子从此对自己是完全的信任了,热泪盈眶的连忙答应着,又让沈媛笑她还真是个傻丫头。

    绿衣也决定,自从改名为碧枕后,她就决定以后要与沈家的那些个靠自己监视沈媛的人断了联系,因为还有那个主子会因为一个奴婢而自降身份的在一旁看照着,所以,这一辈子,她就只认沈媛这一个主子。

    她,碧枕,是一个全新的只为主子而活的自己。

    转眼,又是一年冬季,沈媛此时已有六个多月的身孕了,肚子过了五个月后就开始越来越大了,碧枕等人紧张的都不敢让她出去瞎晃,直说外面下雪路滑,万一摔跤可怎么了得啊。

    为此沈媛想要耍耍赖,可是看到她们那股子认真劲儿,也就泄了气,只好同意站在窗前透透气,就连这点福利,还是沈媛再三保证,会让她们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方才每日有那么半个时辰的时间。

    真不愧是“冰骨清寒瘦一支”那窗外的凛凛寒风中,只见一大片梅花傲然怒放。枝头上,那白色的小花在斗寒争艳,朵朵冷艳,缕缕幽芳为这个严冬增添了几分生机。

    屋内的台面上,也有碧水清晨刚刚折来的白梅,清幽而淡雅,苍古而清秀。

    到了举国欢庆的元旦了,考虑到沈媛现在的状态实在是不适合参加宴会,昭华帝干脆大手一挥让她不要参与了。

    所以,虽然未能出席宴会,但是小小的嘉瑜苑还是装扮了起来,颇有年味。

    先是四处贴了红,挂起了红灯笼,当然鞭炮是不能有的,先不说沈媛怀着不能受惊吓,宫内也不会同意什么人都随便乱放炮的。

    接着是,包饺子,不同馅料的饺子包了许多,就连沈媛看着她们在一旁包着笑着都想要加入进去,可惜被赶走了。最后,碧枕见她一脸可惜,便建议她亲手将铜钱放到几个饺子里,这样吃到的人也算是在来年要享福了。

    晚上也不分什么主仆贵贱,大家和和气气的围坐在一起,聊着笑着吃着,等外边想起了放礼炮的声音,几人又兴冲冲的或站在窗前或站在院内,抬头仰望着。

    夜空中那些五颜六色的大球重叠在一起,五彩斑斓,闪闪发光,照亮了天际,过了一会儿,又仿佛变成了颗颗宝石镶嵌在夜幕中,最后,渐渐变成一道星光瀑布慢慢地坠落下来,美丽极了。

    这就是,“火树银花不夜天,烟花飞舞迎新年”。

    转眼间,又是一年春来到,燕子飞回,冰雪在春光中悄然消融,溪流在春日淙淙流淌,远处烟雨霏霏,悄然润物。

    沈家都托人送进宫了一个大红绣百子图的香囊,说是这香囊里面是族长夫人去大慈寺特意为沈媛求来的平安符,说是送给未来的小皇子或者小公主,只说让沈媛暂且收着,日后给孩子。

    沈媛的肚子也已然是一个即将生产的孕妇该有的姿态了,距离太医估算的生产日子已经不到一个月了,众人已经备好了用来生产的产房,还约好了产婆。

    那些稳婆都是宫里养好的,向来都是给王孙贵胄接生的,因此,都是些有经验的,做事也稳妥,让沈媛等人安心不少。

    如今就是一切照常,静静的等待产期的到来,这段时日夜里小腿总是会有些抽筋,所以碧枕每日里都是睡在雕花大床的脚踏上,这样夜了沈媛要是被痛醒,她也好为她按摩按摩缓解疼痛。

    再就是,虽然肚子大了很多,但太医和有经验的稳婆都说,如果能够在白日里多走动走动,那么生产的时候也会顺利许多,所以沈媛每日都会在院子里来回走走,有时昭华帝闲了也会过来陪她一起溜溜。

    这日,昭华帝陪沈媛在散步的时候突然感觉小腹有些下沉,接着感觉有东西顺着腿根淌了下来,一时昭华帝和沈媛都有些慌乱,好在站在一旁的碧枕等人见状虽然也有些忙乱,但到底是有条不紊的把沈媛送进了产房。

    魏箩躺在那张备好的花梨嵌紫檀的床上,由于太过紧张,忽视了垂下的两根布带,手指紧紧地抓着碧枕的袖子。

    她红着眼睛,眼下虽不大疼,但到底扛不住心里害怕。这时候昭华帝也在外面有些焦虑不安的来回踱着步子,这还是他第一次守在产房外面,房内与沈媛亲近的只有碧枕在身边陪着, 这让她感觉稍微好受一些,但还是紧张着。

    两个稳婆到底是见惯了大的场面,如今正在现场来回指挥着,吩咐人去烧了热水,取了布巾,再请来太医在外面守着。

    然后,安慰沈媛如今这还要再阵痛一会儿,此时应该服用些吃食,等下也好有力气生孩子,碧竹连忙去小厨房端来一些易克化的食物,沈媛也知道此时需要好好的听着稳婆的安排,虽然已经疼得有些分神,但还是逼着自己多吃了一些。

    等到快差不多的时候,两个稳婆小心翼翼的摆正了沈媛的身子,让她把双手从碧枕身上移开,紧紧的攥住那垂下来的两条布带,接着鼓励沈媛不断的做着深呼吸。

    产房外,路南城听着里面一声又一声的嚎叫,只觉得心里纠成了一片,恨不得冲进去看看,可是作为帝王的理智又让他逼着自己只能握着拳等在外边。

    里面,沈媛额前的头发已被汗水浸湿,脸色苍白,好像全身没了力气一般,叫不出声,两个稳婆命人拿来了参片,让她含住,使劲给她鼓劲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