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四章:喜诞(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痛的咬住已经发白的唇,下了决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下身,拼命地将肚里的孩子推出体外。

    她在自己的口中都尝到了血腥味儿,后来只觉身体突然一松,然后就听到稳婆惊喜地叫道:“生了,生了!”

    沈媛才疲惫地缓缓闭上眼,心道可算是生出来了,再不出来,她就要疼死了。碧竹拿着汗巾替沈媛拭去额头的汗水。其他人又开始一番忙碌不说。

    一旁的稳婆往孩子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孩子“呜哇”一声,响亮地哭了出来。

    再把孩子抱到一旁清洗,洗干净后用襁褓裹着,后面抱到沈媛跟前。

    “是个小皇子!”

    啊,是个儿子,沈媛昏睡过去前想着。

    产房外的昭华帝听到孩子哭声的那一刻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然后又开始用盼望着的目光盯着那扇门,等待结果。

    “恭贺皇上,喜得龙子!”很快的,门就打开了,路南城颤颤巍巍的接过那个孩子,地上跪倒一片,齐声恭贺着。

    “好,好啊!赏,都赏。”

    沈媛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

    等她再次醒来时,身子已经被清洗过了,衣服也换了干净的寝衣。窗外晨曦微露,天边一抹蟹壳青,隐隐约约似乎听见宫婢走动的声音。

    沈媛转了转眼珠子,碧清正在那边关窗户,转头见她醒来,连忙行礼道:“主子,您醒了?”

    接着,碧枕又在她耳边跟她说了一些她昏过去后发生的事。

    什么,昭华帝龙心大悦,赏了嘉瑜苑上上下下的所有人,什么,昭华帝大笔一挥,特赐小皇子名“德”。

    最重要的是,昭华帝没说要将小皇子给其他妃子抚养,只说要沈媛好生养着。

    沈媛思索着,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亲手抚养属于自己的孩子?这样她就不用面临昌顺仪那般的情形,沈媛觉得开心极了,毕竟没有那个娘亲会舍得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抚养的。

    “小皇子呢?”沈媛目光四处扫了扫没有发现孩子,便问到。

    “小皇子这会在隔壁睡着,身边有乳母照顾,主子若是想看小世子,奴婢便把他抱过来。”

    沈媛点点头,“抱来让我看看吧。”

    自打那孩子出世后,她都没来得及看上一眼,还没好好瞧过她的儿子长什么模样呢。

    碧枕把她扶起来一些,往她身后塞了一个猩红色金银丝大迎枕,又道:“主子饿不饿?要不您先吃点儿东西吧。”

    沈媛摇了摇头,“先把孩子抱来。”现在满心都是想看见那个孩子,怎么还会惦记着吃饭呢?

    碧枕见状也不好违背她的话,便起身去抱孩子过来。

    只见那小小的身子躺在红色的绣金莲蓬纹络的襁褓里,刚吃完奶水,这会儿尚未入睡,睁着眼睛看人。

    碧枕把他放到沈媛的怀里,沈媛目光柔和又充满爱意的的盯着那孩子看,又伸出手指碰了碰他的脸蛋,软软的,肉呼呼,就是这么小的一团,难以想象昨日可是把她折腾得够呛。

    陆德对上沈媛的眼睛,咧开小嘴,啊呀叫了一声。那双眼睛是又黑又亮,好似一泓清澈见底的潭水。

    “小皇子很乖的,不哭也不闹。”奶娘在一旁说着话。

    沈媛摸摸他的眉毛,又摸摸他的鼻子和嘴巴,越看越觉得稀罕,原来就是这么个小家伙,在她肚子里足足待了十个月。

    沈媛道:“陆德,这个名字有些生硬呐。”

    小陆德眨眨眼,懵懵懂懂地看了她一会儿,张开小嘴,皱着鼻子打了个哈欠。

    一旁的碧枕说,“不然,主子可以给小皇子取个乳名儿?这样叫起来也方便不是?”

    沈媛深以为然,抱着孩子,轻轻拍着他的身子,就像小时候的自己被娘这样轻轻地抱在怀里一般。

    不一会儿小陆德就睡着了,闭着眼睛乖乖地蜷缩在沈媛的怀里,竟是一点也不哭闹。

    “就叫昭儿吧。”

    昭,日明也。希望这个孩子的未来是一片明亮,这是沈媛对陆德的美好期许,也是她自己内心最期待的。

    日明,日明,希望那晨曦真的能够普照到前路吧。

    等昭儿沉沉的睡了过去,沈媛方才依依不舍的把他交给了奶娘抱了下去。

    昭华帝听崔富威说沈媛醒了,就搁了笔赶了过来,两人温和的对视着。

    少顷,碧竹就端着漆红葵花纹的托盘走了近来,又放在床头的嵌螺钿方桌上。

    路南城就顺手端起一碗灵芝乳鸽汤,舀了一勺,放到沈媛嘴边。

    “来,喝一口。”

    乳鸽肉有助于伤口痊愈,煲汤喝效果会更佳,沈媛自然是也想早点养好身子,便就这路南城的手喝了起来。

    喝完汤后又吃了几口菜,全是路南城在那里亲力亲为的喂她。这让一旁的崔富威都瞪大了眼,圣上除了当年太后病重这般亲力亲为的伺候过太后娘娘外还没有给其他人喂过东西呢。

    沈媛都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但路南城还是坚定的伺候着她吃完。

    沈媛用过饭后便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也不敢乱动,一乱动下身就疼。和路南城又聊了几句,看着她睡着,路南城又去看了看小陆德方才离去。

    接下来几日里,沈媛继续守着孩子,呆在嘉瑜苑好好的过日子。

    几个平日里要好一些的姐妹也来探望她,与她说一说宫内的情势。

    这日她们走后,沈媛想起她们刚刚提到的昌顺仪有些不安,当年昌顺仪生下了如今的二皇子后,便被莞贵妃夺了过去记在了自己的名下。

    后来昌顺仪,因为孩子频繁受制于莞贵妃,到如今已经俨然成为莞贵妃一派的人了。

    一想到还会有这种可能性,沈媛就有些惶恐不安,昭儿如今已经快一个月大了,而皇后和和莞贵妃那边都没什么动静,这让沈媛惶恐之余又有些不安。

    到底是为什么让这二人都没什么动静呢?

    不过很快皇后倒是先有了动作,只说沈媛这般让宫内的其他人不服,这宫内向来是只有妃位的人才可以养孩子,所以她们认为觉得沈媛的位份亲自抚养孩子不合规矩。

    沈媛听到这番言论,知道自己怕是护不住昭儿了,虽然昭华帝还未发话,但今日是皇后,明日就有可能是莞贵妃。

    这样下去,终有一日,自己可能就会步上昌顺仪的后尘,更何况自己现在虽然承宠,皇后还好说,可以看出昭华帝对杨家有些忌惮,可是昭华帝的心里却是有着温怜宜的,如果她开口夺子,自己怕是无能为力的。

    日日夜夜的惶恐不安,这日从申映梅那里得到确切的消息,知道莞贵妃对自己这个皇子没有下手的意思,这让沈媛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昭华帝又开了尊口,提了沈媛的位份封为德妃。

    德妃可是四妃之首的位置啊,这让等着看沈媛被夺子笑话的人,气的又不知咬碎了多少颗银牙。

    沈媛如今升了位份,成了四妃之首,自然是不能继续住在嘉瑜苑了。

    嘉瑜苑的众人整装完毕,搬进了昭阳宫,沈媛觉得这个宫的名字极好,与小陆德的乳名儿相同,很得她的心意。

    昭阳宫有一个正殿,两个侧殿分别为雅岚殿和惊鸿殿,下面又带有一轩一苑一居一堂一楼,分别是吟霜轩、初云苑、月夕居、皎月堂、洛影楼等。

    那正殿的地板是由奢华的金砖铺设而成,虽名为金砖,实际上却是黑色的,表面细腻平滑,散发出一层盈盈似水的波光,让人有些炫目,里面的陈设也是极为精致的。

    到底是地位有所不同了,碧枕看着这般华贵的装饰,觉得有些咋舌,跟在沈媛身后眼睛东看看西望望,都有些忙不过来了。

    等吩咐着众人去收拾安顿,沈媛便靠在贵妃塌上逗着昭儿,看着那软嫩的小手不断的伸着,觉得有趣又可爱。

    玩着玩着,母子两个就在榻上都睡了过去,碧枕见状有些无奈,忙取来毛毯盖在两人身上。

    这日,沈媛抱着昭儿,觉得他像个软软的团子一般,好玩极了,就忍不住的拿东西逗他,碧枕拿来一个拨浪鼓,在昭儿的面前摇啊摇的,鼓边两枚红绳系着的弹完不断地敲打鼓面,发出“叮咚叮咚”的声响。

    昭儿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直跟着拨浪鼓转,笑声不断,不断伸手想抓碧枕手里的拨浪鼓。

    看着两人在一旁玩乐着,沈媛觉得好笑之余又不经想起前段时日里那段风波,当时杨皇后都出手了,怎么莞贵妃却是表现出对自己这边漠不关心的样子呢?

    是因为在忙着与昭华帝的计划吗?可是温怜宜那般恨着杨皇后,当时的情形下,她居然没有通过夺走昭儿,让皇后没有抚育皇子的机会来打击杨皇后。

    这倒是有些想不通了呢,这其中是不是发生过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难倒又是路南城与她说了些什么?

    一个疑团的滋生,往往是不能停歇的,沈媛只觉得心里像是被猫爪挠过一般痒痒的,并且一下又一下的揪着她的心,让她久久无法平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