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五章:疑惑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不过,日子总是还要过的,自从沈媛成为了德妃,下面的一些个位份低的倒是不怎么跟她闹腾了。

    想来也是,如今沈媛之上可是只有一个杨皇后和莞贵妃了,现在的她在后宫除了见着二人要行礼,其余时候可以说是能横着走都不成问题了。

    沈家知道她升了位份,那些个前面觉得沈媛不行的如今也静悄悄的了。

    沈廷向上递了折子,说家母久未见舍妹德妃娘娘,如今思之想之。

    昭华帝想也没想就同意了,隔日,沈家从族长夫人,到沈媛的主母,还有一些个族里说得上话的女眷,坐着马车就入了宫门。

    沈媛听到消息,对这些人是不太耐烦的,当年她和娘被赶出沈府外,这些人可都是冷眼旁观的,就连当时要送沈媛入宫采选,这些人也是嘲笑的,冷言冷语嘲讽着。

    如今,沈媛得了势,这些人又企图用那点可怜的血缘亲情来约,希望再从她的身份上得到些什么。

    就是这样的一群所谓的亲人,沈媛冷笑,此时的自己怎么会还是那个任由她们搓扁揉圆的沈媛呢?

    不一会,殿外的太监就进来通禀,说沈家的人已经到了,正在殿外侯着。

    “娘娘还在午睡 让她们先侯着吧。”碧枕清脆的声音响起,将人打发了出去。

    过了大概快一个时辰,方说让她们进殿,沈媛倚在贵妃塌上,看着那些个亲戚走了进来。

    看着她们行礼,却不阻拦,左右如今她才是坐在主坐上的那个,更何况,如今娘都已经去了,除了昭儿和路南城值得自己记挂,其他人是个什么。

    族长夫人倒是一向谦和有礼的,那个所谓的主母倒是看起来有些不情不愿,沈媛心知她不过还是那般,一直认为自己高高在上,而她不过是个陪嫁丫鬟的女儿。

    可是,那又如何呢,如今沈家还不是在靠自己这个所谓的丫鬟的女儿?现在那个女人还不是坐在下首,都不能直视自己,当初那个将沈媛和娘嚣张赶出府外的沈夫人到现在也不过如此罢了。

    这一回探望,很快就结束了,还不到时候,沈媛该演的戏还是愿意和她们演演的,只不过,她们该有的礼也不得少,这不算是下马威,只是要沈家意识到,自己不再会是那个要靠沈家才能活下去的沈媛。

    沈夫人坐在出宫的马车上,心里尚有余悸,当年那对母子……一个会爬主子床的丫鬟,一个是不该生下来的贱种,如今会有这样的出路……还不是因为沈家!

    现在倒好,她坐在那里望着自己,眼里透着蔑视,也不想想是沈家才有了她今天!沈夫人揉着帕子恨恨的想。

    不得不说,这个世上脑子不灵光的人总是很多。

    今日,昭华帝翻了德妃的牌子,来到昭阳宫时已然有些醉酒发醺,原来是与某个将军共饮了许久。

    于是昭阳宫主殿的众人又是一番忙碌,这才将圣上扶到床上躺下。

    沈媛也是无奈的拿着帕子伺候着路南城,又命人去端了醒酒汤来,喂着他喝下,好在昭华帝并不是喝的不醒人世,还是有意识的服下再沉沉的躺下。

    沈媛睡在一侧,望着床幔,微微出神,突然灵光一现,趴在路南城耳边问他?

    “皇上,你喜欢咱们的昭儿么?”

    路南城侧了侧头,声音透着酒后的沙哑,“昭儿?”

    “哦,昭儿,幸亏他不是个女儿,不然舒和……”昭华帝喃喃着,已然睡了过去。

    不然舒和怎么,后面的沈媛听不到了……昭华帝也没有继续说。

    这一夜,窗外夜色正浓,那大红绣花开富贵被褥下的两个人,静静的躺着不发一言。

    第二日,沈媛心里思索着昨晚路南城似是而非的话,女儿?公主?舒和?

    这其中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呢?沈媛扣着小指,坐在梨木雕花的凳子上,捧着茶水喝着想着。

    果然,只要涉及到昭儿,应该是做娘的天性吧,沈媛就不能不去理会,于是她吩咐碧枕找人好好查一下这件事情。

    其实,这件事有了申映梅还是比较好查的,因为云溪宫的大多数人都是知道的,映梅虽然入宫晚,但宫内还是有些交好的老人,平日里多多提点关照一下,也就知道了不少。

    其实,昭华帝那晚并没有醉的失去意识,只不过是他知道沈媛最近心神不宁,而太又曾开了御口说永远不会欺骗沈媛,所以他就透露了一些事情……

    这般,只要沈媛能够安心就好,淑雅那件事他心里也不好受,让他直言确实有些揭自己伤疤了。

    这边,碧枕很快就将收集来的消息串好理齐了,告给了沈媛。

    沈媛听后,也觉得有些惋惜,难怪入宫前后都没见过这后宫内有什么小公主。

    原来这温怜宜也有过一个玉雪可爱的公主,当年因为贪玩在雨后跑去假山那里,而后脚下一滑,不慎跌落致死。

    当然,事情永远不会如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这里可是吃人的皇宫呐,譬如当年跟在小公主身边伺候的那位宫婢,事发之后就不见了踪影,等找到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气绝身亡。

    譬如莞贵妃似乎还是找到了线索 指向杨皇后,可那时杨浅意、杨家如日中天,连圣上都不能为她们母子做主,更何况她自己。

    自那以后,温怜宜便好像得了疯魔症一般,最是见不过别人会生下有玉雪可爱的公主了,总觉得那人是抢走了大公主陆淑雅。

    而她就会将那个公主抢来自己抚养,不然就是想尽办法除之后快。

    当年贤妃生下了二公主,可惜正赶上温怜宜这般疯魔,当时温怜宜就要抢了二公主去抚养。

    贤妃毕竟也是四大家族出生,也是个不好相与的,结果在两人的你争我抢之间,二公主让发了疯魔的温怜宜除掉了。

    对此,昭华帝的反应是极为沉默的,因为……

    都是因为,当年作为太子的他过于自负,以为自己能够协助先皇打压杨家,认为杨家不过如此。

    然而,就在他无视太子妃而极宠当年的侧妃、如今的莞贵妃时,杨浅意也不说什么,这让他有些暗自得意,但是后来等他坐上了那把龙椅后,杨家却不动声色的除去了他第一个公主。

    这让路南城恨的攥紧了手指,可是却无能为力,那时他初登帝位,龙椅都没坐稳杨家这样做就是要明摆着告诉他,皇帝不过如此,杨家可以轻易的就把握住他的命脉,让他行事之时莫要得罪杨家。

    所以,对于杨家、杨皇后,昭华帝是恨之入骨的,不仅是因为皇族子嗣遭受残害,更是因为帝王的权势被挑衅,这样的挑衅对于任何一个坐在王座上的人都会是难以忍受的。

    而对于温怜宜,路南城是有些愧对的,这种愧对使得他可以放任无视莞贵妃的抢人女儿的做法,这种愧对使得他毫无缘由的宠着温怜宜,一时宠冠六宫……

    但贤妃就可怜了,毕竟一个失去了女儿的娘,当然就如同一个失去幼崽的母兽一般,找不到诉苦的地方,只能从此以后跟温怜宜势不两立,沈媛心想也难怪自入宫来就发现这二人之间暗流涌动,以为是贤妃嫉妒温怜宜宠冠六宫,却不想是有这么一遭心酸的往事。

    贤妃的事尚未平息,紧接着一个不受关注的小贵人突然就有喜了,于是众人都屏息静气的观望,发现这个如今的昌顺仪生下来的是个皇子后,大家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不曾想这莞贵妃却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竟然将这个皇子抢去记在自己的名下,而昭华帝也是默许了的,这让很多人都摸不到头脑。

    沈媛听到这里,倒是笑了起来,很多人不懂,但她是懂了的,那时的温怜宜下面有一个大皇子、大公主,而杨皇后膝下却没有子嗣,怕是路南城也是反应过来的。

    一个小小的贵人自然是不能亲手抚养自己的孩子的,恐怕当年杨皇后或者杨家对这个如今的二皇子是起了念头的,毕竟昭华帝已经和他们有了嫌隙,杨浅意恐怕难有子嗣。

    而莞贵妃则是为了报复杨皇后,又利用了昭华帝的愧对和视而不见,采取了最直接最简单的打击办法——夺子,这样一来杨家的一些想法就暂时破灭了。

    别人只知温怜宜膝下就有了两个皇子承欢,而这后宫又一直子嗣稀薄,于是众人都嫉妒的红了眼,认为昭华帝没有原则的疼宠温怜宜。

    却不知这不过是温怜宜摸准了帝后二人的脉罢了,一个急于需要子嗣巩固后位,一个想要置杨家于死地,这才让她钻了空子,既遂了昭华帝的愿,又让杨浅意吃瘪,虽然这样不能让失去的女儿再回来,但只要是能打击到杨皇后的事,温怜宜都会放手一搏。

    原来如此,沈媛懂了这宫中的旧时恩怨,愈发的觉得自己好像离路南城口中闭而不言的秘密又近了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