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六章:疑云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看着那景泰蓝花盆中的素心建兰若有所思,暗自决定知道这件事后,还是不要再找昭华帝询问了,毕竟她在路南城醉后套话本就是不合规矩的,而这件事深究起来无疑是昭华帝心中的痛。

    两人就这样虽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却还是互相装傻,就好像那一夜昭华帝是真的喝醉了,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而沈媛也只是按规矩侍寝了罢了……

    只是,这样沈媛倒是知道了温怜宜的弱点,她想或许是可以与贤妃好好聊一聊了。

    这日,照例去皇后那里请安问好,席间沈媛发现,这温怜宜真不愧是树大招风,难怪路南城让自己协助她呢,如今自己在她前面挡着,尚且有慕容璐和那个顾衔凤在找她的霉头,若是没有了自己恐怕连云溪宫都不得安宁。

    往日里没怎么注意过那个贤妃,今日细细瞧了瞧,只见那端坐着一位月白短襦、五色锦盘金彩绣绫裙的女人,头梳凌云髻,斜插一枚白玉扇子,扇下系着红蓝宝石穗子,端的是朱环翠绕,富贵华丽,这个慕容璐倒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随时拿自己四大家族的身份来恶心一下温怜宜。

    转转眼眸,一眼就又瞧见个眼熟的,那位看着位置应该是个贵嫔,一身月白色绣杜若纹的留仙裙,衬得她玲珑有致,鬓边插着一只鸳鸯点翠翘,倒是个五官亮丽的。

    身后的碧枕感到主子的视线,很是尽责的在一旁低声耳语。

    “那位是华贵嫔,顾家女。”

    沈媛恍然大悟,这位怕就是那个曾经小时候与她有过一面之交的顾家姐姐了,记得当年她不过是个畏畏缩缩见不得人的庶女,可这位姐姐却是对自己不错,不仅替她挡过沈宅那些欺负她的人,还给过她一块桂花糕呢。

    这顾衔凤好像虽然是生在大家族里的长女,却似乎对大宅内的一些阴私不怎么了解,怕是顾家对这个长女多加爱护的原因吧,一个应该教导弟妹的长女倒是正气凛然了,可这样的性子怕是不讨好的。

    不过沈媛倒是记得这个顾衔凤以前很是喜欢绕着她那个兄长打转的,不曾想自己流落在外后,又在沈家主宅待了多年,这沈家变化还真是不小。

    听说这顾衔凤对她兄长不是没有意思的,可是沈廷此人看起来翩翩君子温润如玉,然而能做到丞相位置的人心思又岂会那么简单,拒绝族中给他安排有家世的女子为他添些助力,所以沈媛方才被安排入了宫。

    不曾想,怕是这顾家姐姐和沈廷一个当年欲嫁,一个当年婉拒,两家正尴尬时这昭华帝倒是下旨礼聘顾家女入宫,原来这礼聘入宫的是这个给自己桂花糕,还站在自己面前呵斥那些个欺负自己的沈家孩童的顾家姐姐。

    都说这世上有四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

    如今这倒算是他乡遇故知,只是确实这样一个场面,让人不禁扼腕叹息这世事无常啊。

    请安后,沈媛莲步轻挪,缓缓跟在华贵嫔后面,看她进了云溪宫旁边的一个楼阁里,想打招呼终究是胆怯了,听说这顾衔凤先前是极厌恶温怜宜独占昭华帝的,如今自己也是要得宠许多,若是相认了,那个昔日的邻家大姐姐怕是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感了吧。

    沈媛叹息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条不知名的小路上,碧枕见主子似乎在想着什么也就没有打扰,主仆二人就这样渐渐淡去了身影。

    走着走着,倒是走到了一片青竹林,这里的青竹倒是长势不错的,沈媛站在那里,闭目听着风轻轻吹过竹叶沙沙作响的声音,鼻尖传来淡淡的青竹和着泥土的气息,清新淡雅,觉得舒服极了。

    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沈媛悄悄的往那边走去,就见那边依稀可见有两个人在说着什么,声音低不可闻,再一抬头,只觉得心中一惊。

    却道原来,那里站着的是一男一女,女的一身浅色墨云纹的长裙,一阵风吹过,依稀可见发髻上那支熟悉的白玉如意头钗可不就是温怜宜那个女人嘛。

    而真正让沈媛心中一跳的是,那站在女子对面一身青色长衫,眼角带笑温润如玉的男子可不就是她那亲亲的兄长沈廷。

    这可是后宫,一个是当今昭华帝的宠妃温氏怜宜,一个是当朝深受帝**任的右丞,且不说这后宫之中不容外臣入内,如今这两人在这样一个偏僻的竹林里这般低语,让沈媛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觉得有些气愤,也没有再停留那里听他们说些什么,就甩袖离去了。

    沈媛愤愤的想,这温怜宜真是不要脸,那么疼宠她怎么却和外臣有染,而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兄长怪道是不肯娶亲的,如今想来难道这二人是早就有了私情的,这让沈媛替昭华帝有些不平。

    等回了昭阳宫,沈媛兀自坐在那边生气,碧枕甚少见主子这般气愤,将人都打发了下去,自己也退在门外候着,不发出声音。

    沈媛气闷不已,连平日里喜欢喝的紫笋茶都觉得味道不好,烦躁的在殿中踱着步子,不知该不该将这件事透露与路南城。

    不过,想到路南城,沈媛倒是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了,这皇宫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哪能容一个外臣这般轻易的进出后宫,毕竟稍稍不慎可就是一个**后宫的丑闻。

    而且路南城看似不动声色,可帝王的心思从来都不会那么简单的,这后宫哪个地方没有他的眼线,就连许多大臣的府中都是掌握在他手中的。

    这般想来,这沈廷和温怜宜之间怕并不是她所看到的那般,竹林私会,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外臣、一个宠妃躲在竹林深处低语,而路南城对此是默许的……

    那么,这两人到底是在做些什么呢?路南城为何要默许他们在竹林相会呢?沈廷到底是个怎样的角色?

    沈媛的心中涌起了一个又一个的谜团……

    沈媛心中泛起了波澜,只想着能再碰到那两人一起,好仔细听听两人是在商议些什么,于是不断寻找着机会,却没有在青竹林再撞见过何人。

    不想没撞到该撞的人,倒是机缘巧合的碰到了一个极为不同的人。

    窗外暮色四合,廊下悬着的八角宫灯,朦朦胧胧的透了进来,照在那朱漆的方桌上,突然从窗前闪过一个身影,沈媛心中一惊,还未来得及反应,就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接着就感觉有坚硬的东西抵在腰侧。

    “别出声。”

    一个低哑的声音响起,沈媛便点点头示意自己不会乱来,那人松开了了她一些,在一旁低低喘息,沈媛借着照进来的光线,发现这人一身黑衣,带着血腥的味道,也不知是他身上受了伤还是沾了别人的。

    “你受伤了?需不需要我帮你?”沈媛轻轻的问,深怕惊到这人被一刀横尸昭阳宫。

    那人摇了摇头,正欲做什么,却似乎身上一颤就那样昏了过去。沈媛看着那黑衣人昏倒在地,心中松了一口气,本身是准备叫人进来将他交出去的,后来想想又没那样做。

    以为会吃力的将那人拖到榻上,不想这人却是不怎么重的,沈媛没费什么力气就将他放 在了不远处的梨花木雕牡丹的榻上,再借着月色点了一盏豆灯,观察起这个黑衣人来。

    黑衣人应该是受了伤的,有些呼吸急喘,沈媛觉着既然都已经撞到自己这里了,干脆就一手救了他,就当积了阴德吧。

    于是又去翻了放在寝殿里的药箱,走到榻前,毫不犹豫的就拿起银剪刀剪开了黑衣人的衣服,剪开后,小心的给他受伤的肋骨处用酒擦拭了一下,再撒上药粉,撤了布条小心翼翼的给他围上。

    忙碌中那人脸上的面具滑了下来,沈媛闻声转头,却发现这黑衣人竟是个女子!

    那紧闭的双眸,睫毛微微卷起,鼻头小巧,红唇微张低低的**这,想是那药粉是有了些作用的。面容虽不惊艳却也是精致的,而且整体给人一种小巧玲珑的感觉,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可爱。

    沈媛都让自己心中闪过的念头笑到了,居然会觉得这样一个夜里潜伏到皇宫中的不怀好意的黑衣人有些可爱,明明她前不久还拿着匕首顶在自己的腰侧的。

    可这会看着那张因为疼痛有些揪着的面容,不由的还泛起一些心疼来,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这般小就出来闯荡了,若是她的孩子这样不得让她难受死。

    所以,沈媛就这样看顾了这小姑娘一夜,后来天色微微亮起,有些撑不住的昏睡了过去,却不想醒来时,没有看见榻上有人,碧枕进来伺候的时候,发现主子在瞅着那张榻发愣。

    “娘娘?”沈媛回过神来,任由碧枕给自己换上衣衫,再拿着帕子细细的抹着脸。若不是感觉自己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药味,沈媛都要以为昨晚的一切不过是个梦罢了。

    有了药味倒是能确定确实有人来过寝殿,只不过那人怕是醒来后害怕有什么麻烦,就速速离开了,于是沈媛也不多想了,救人一命也好,便由着碧枕传了早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