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七章:撞破(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用了早膳后,沈媛又去侧殿看了昭儿,如今昭儿已经快三个月大了,这三个月大的宝宝有趣极了,如今白白胖胖的像个团子一样。

    拿些小玩意逗他,他的目光会紧紧跟随着玩具,头也会跟着来回的转动,这让几个碧还有沈媛都觉得有趣极了时常逗逗他。

    小家伙现在大了,也聪明极了,对一些经常抱他陪他玩耍的人也是有了印象的,遇到生人还会哭着闹着就是不让抱,或许是母子天性吧,小昭儿每次被德妃抱起来的时候,都乖极了,会咿咿呀呀的好像在和沈媛说话,沈媛也极有耐心的的拿玩具逗逗他。

    小孩子毕竟是需要多睡眠的,所以每日里安排他早上醒来后先是由奶娘喂奶,然后换衣玩耍一小会再睡一下,等到快正午时分,在轻轻拍醒小家伙,喂他奶水,再哄他入睡,下午大约晚膳前醒来能玩一会,又早早睡去。

    即便是这样短暂的醒来的时间,沈媛也是不会错过的,路南城有时也会来陪陪母子二人,三人在大床上一同玩闹的样子让人觉得满满的欢乐。

    这日,用了午膳后,沈媛绕着宫内的莲池喂了喂鱼,就准备回去歇着了,只是刚让碧枕等人退下,就见床头立了个一身青衣的小姑娘,沈媛愣了愣,仔细端详了那小姑娘的面容觉得有些面熟。

    突然,那小姑娘跪了下来,向沈媛磕了一个头,“多谢恩人的救命之恩,青衣没齿难忘。”

    听到声音,沈媛有了印象,这不就是昨晚她救了的那个小姑娘嘛,倒是个知礼的,连忙让她起身。

    接着小姑娘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在下青衣,乃芙南阁的杀手,昨日不慎被人暗伤,多谢恩人搭救,恩人若是有什么需要青衣莫不敢辞。”

    沈媛有些无奈,怎么看着这姑娘到有点傻傻的,这么容易就跟别人说自己是个杀手,“本宫看你也是个可人的,这般小小年纪怎么却做那杀人的营生呢?”

    听到这句话,青衣身形一顿,犹豫了一下说,“恩人不小了,在下今年已经快有二十了……”那犹豫的声音,让沈媛一愣,原来这竟然比自己还要大一些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娃娃脸吗?也就不多说了。

    “倒是比本宫还略大一些……”饶是沈媛这般玲珑的人,此时也有些尴尬了。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青衣摆弄了下自己的衣摆有些犹豫的说,“恩人,让青衣呆在您身边伺候您吧,也算报答恩人了。”

    沈媛看着小姑娘那纠结的神情,本欲直接拒绝的,可是突然发现似乎不是纠结而是有些害羞,这下心里就起了几分逗弄的意思。

    “哦?伺候本宫,可是本宫身边并不缺什么人啊。”

    “那……那,”青衣好像有些紧张,“对了!恩人我会杀人啊,我会用毒,懂得能让人轻易的消失的方法……”说着说着声音愈发的小了,好像是自己也反应过来一般人哪是会养个杀手在旁边的。

    沈媛见状都要笑出声了,这姑娘看起来是个好杀手,身手似乎也是个利落的怎么说起话来倒是有些呆呆的,再配上那张脸真是让人难以想象这是本国臭名昭著杀手机构养出来的杀手。

    “真是有意思,不过你是芙南阁的杀手,怎么能轻易留在外边呢?”

    “这个恩人不用担心,在下……在下自有安排。”青衣一听沈媛松了口,觉得有些激动,说话都有些颤抖了。

    “那好吧,那你就待在本宫身边吧,本宫虽不至于让你去暗杀什么人,但是想来以后有你在,本宫也能安全一些。至于身份嘛,本宫身边伺候的都是碧字打头的宫婢,为了不那么显眼,就给你改名叫碧衣可好?”

    “谢谢恩人收留!”青衣,啊,不,如今是碧衣了听了后双眼放光,好像非常的兴奋。

    接着,沈媛就叫碧枕进来吩咐她带碧衣下去安排好身份、住处等。

    这边路南城看着坐在台阶上撒泼的雷云有些无奈,这个在朝堂上说一不二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如今在这里跟个无赖似的闹着要找自己喝酒,若是让朝堂上那些个大臣看见他们威武高大的将军这幅模样怕是要愣着掉了下巴的。

    “快起来,你这像是个什么样子!”昭华帝此时也没有了朝堂上的威严,笑骂着踹了雷云一下,让他赶紧得起来,怎么说这殿里还是有些个奴才的,这人怎么去了趟南疆愈发的没脸没皮了。

    “我的万岁爷啊,你是不知道啊,那个南疆那叫一个苦啊,如今臣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打了胜仗回来,怎么连口酒都不肯赏”说着还扮起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诉起苦来,要不是路南城深知这酒鬼的死性,怕是也以为自己亏待了手下的大将。

    “得了吧,朕又没少给你发俸禄,今年打了胜仗的奖励也抬进了将军府,你少在朕这里哭着没酒喝。”

    “嘿嘿,那不是,还是爷您这儿的酒好么?”粗壮的大汉一副小媳妇的样子,气的路南城又踹了他一脚,吼着让崔富威带他下去取酒。

    “朕现在看见你就烦,快滚吧!”路南城吼道。

    雷云也不气,反而又做了一副委屈的模样恶心路南城,“爷,当年您还是太子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如今怎么这样嫌弃人家。”

    这小媳妇一般的口吻,让路南城差点呕出血来,自己当年真是年少无知,竟结拜了这样一个兄弟,早年还是挺正常的人,去了南疆几次就成了这幅模样,真的是气死个人。

    雷云看着路南城吃瘪,哈哈大笑起来,“二哥还是这般不禁玩笑,不过这美酒是有了,我雷云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从来不做那吃独食的事!”说着硬拖着路南城一起去饮酒。

    站在一旁的张英江看着这般情形的大将军与圣上,完全愣在了那里,崔富威则见怪不怪老神在在的跟了上去,心想这雷大将军愈发的胡闹了,不过圣上只要和他们在一起心情都是极好的,当然这些一个做奴才的是不会随意揣摩主子的想法的。

    因着上次的那件事,沈媛如今倒是养成了每日都会去云溪宫附近的那个青竹林逛逛的习惯,虽然知道那两人警惕着怕是不会在一个地方见第二次面,但就是忍不住的总想往那边跑。

    跑着跑着没有再遇到莞贵妃,却是遇到两三回昌顺仪,沈媛对这个无力抚养孩子的母亲有着深深的同情,不过又是个权势的牺牲者罢了,这位也是个性格不错的主,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早就闹着上吊自尽不知道闹了多少回。

    可这个女人,虽然地位不高,却不是个傻的,她知道自己无力与杨皇后或者莞贵妃任何一个人相争,所以受制于温怜宜,但她不会轻易的抛弃自己的孩子选择懦弱的逃避死去,而是坚强的守在孩子的身边,哪怕她会被温怜宜利用对付其他人,她也是不怕的。

    因为,心中对孩子的爱,早就战胜了一切,或许在这个后宫有子嗣的女子中,昌顺仪是地位最低的,但是她绝对是那个最坚强的母亲,一个虽然仰人鼻息但还是会想尽办法给二皇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的母亲。

    不得不说这样的昌顺仪,让人觉得可悲之余又觉得她伟大极了,沈媛是佩服她的,在这个后宫中也不是没有人拿自己的子嗣去博取荣华富贵、君王疼宠的,可是昌顺仪她只是单纯的想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罢了。

    于是,这一来二去的两人倒是熟悉了起来,相互之间也不过多行礼,好像认识了多年的老友般,寻个亭子捧着茶水,有时聊一两句小皇子们,有时不说什么话就静静的坐着,仿佛岁月都静止了,这样的相处方式让人舒服极了。

    昌顺仪也觉得这个德妃,不像外边传的那样是个喜欢恃宠而骄的,想来也是,老话说字如其人,这个传闻中写了一笔好字的女子也应该不是什么坏性子的。

    这种不涉及利益的相交方式,倒是难得的,杨若华与她相交的时候还会使使性子,毕竟是个孩子性格。不过,这昌顺仪本就是个平静如水的女子,这般温柔的相待,君子之交也莫过于此了吧。

    二皇子有时也会跟着来,绕着昌顺仪,虽然看起来顽皮了些,但也是个乖巧的,他虽然叫着莞贵妃母妃,却知道昌顺仪才是他的生母,而且也没有因生母的地位不高而不敬,是个懂事的孩子。

    而昌顺仪和沈媛熟了后,也会提出一些带孩子、逗孩子的方法教给她,这时难免会讲到一些二皇子小时候闹出的笑话,二人也会开怀大笑,逗得二皇子羞得不行。

    小昭儿还太小,虽然不至于不能出门见人,但二人都默契的不想把矛头引到后宫的纷争上来,有时若不是沈媛出言求教,昌顺仪是不会说太多的。

    毕竟若是让有心人利用了,两人的情谊就会到此为止,可二人是极其珍惜这段情谊的,又都是聪明人,淡淡的交往就好,这样,双方不会有什么顾虑也不会有什么猜忌,如水之交不涉其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