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八章:撞破(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还是不死心想要听听沈廷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守株待兔的手段不管用了,就决定换个方式。

    这日,沈媛已经让碧枕去探清了申映梅的每日的作息安排,这日便在路上装作偶遇了映梅,与她相互的打了招呼。

    沈媛知道毕竟申映梅是在温怜宜手下吃饭的,虽然她对沈媛很有好感,有事时会替她示警,但这并不代表映梅会帮助她盯着莞贵妃是否有什么异动,而云溪宫因为当年的事如今也是宛若铜墙铁壁。

    没有路南城点头,就很难在其中安插眼线,况且,虽然她如今有了碧衣,可那云溪宫不知道会不会有昭华帝暗里派去的影卫,若是有岂不会是太早暴露了自己,所以要准备好一个不会被映梅拒绝的借口。

    “咦?这不是映梅吗?”

    “臣女见过德妃娘娘。”女官在这宫中与其他人宫婢是不同的,可以有资格称呼自己为臣女,因为大多数的女官都是臣子家的女眷,而且待遇也是不同于一般宫婢的,女官在二十岁时可选择是否出宫婚配,宫婢却需要有主子愿意放出去才能在二十岁之后出宫。

    “这过了许久不曾见,映梅是愈发的标致了呢。”沈媛抿唇笑道。

    “姐姐,你每次都打趣我。”映梅如今很是有威严,但在沈媛面前还是透露着几分童真,也不知这后宫险恶,会不会让这个姑娘也丧失了纯真,不过想来她还有两年就可以选择出宫了,更何况不同于她们这种要每日争宠而暗自争斗的情形,想来做女官应该是能少一些纷争吧。

    “哈哈,怎么还是这般容易害羞,不过今日姐姐是想委托你个事。”沈媛笑着又带了些神秘,凑近了映梅放低了声音。

    “怎么?沈姐姐你说?”映梅也随之压低了声音。

    “前几日我在陶然居那边发现闪过一个身影,想要你近来帮我注意一下。”

    “陶然居倒是离臣女当值的地方比较近,不过娘娘您说的身影是?”映梅的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自然是……一个男子。”沈媛低低的说

    “啊!”映梅惊讶的叫了起来,“你是说……要不要把这个情况说给侍卫长?”映梅面上有些担忧起来。

    “不,其实实不相瞒,姐姐我啊是觉得那个人有些像我家的哪个族兄……所以……这种情况万一牵扯出来……”沈媛摆出一副纠结的样子,映梅听了方沉思是否要帮助沈媛。

    沈媛这个人还是很好的,她说的也对,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她的族兄,哪怕是与她无关,她也是会受到牵连的,所以才委托自己私下观察一下,这样也好,观察一下万一那个人对陶然居附近的不利,自己也好早作打算,也可以帮助一下德妃娘娘。

    “好吧,不过需要娘娘给臣女大概描述一下那人的身形样貌,我也好调查。”接着沈媛就将沈廷的样貌身形大概叙述了出来,反正申映梅是没有见过沈廷的。

    看着申映梅走远的身影,沈媛微微挑起了红唇,陶然居……离青竹林和云溪宫都近,这回那二人应该是躲不掉了。

    这日,听说领国的附属小国前来进献,昭华帝在畅阳园中设宴款待来使,虽然沈媛不能出席,但是还是听说了不少有意思的事情。

    据说这个摘月国是个靠近南疆边陲的小国,生存的地方多奇异的花花草草,气节潮湿,多毒虫异兽等,虽然小但是国力也是不可小觑的,主要是摘月国人多会使毒,所以真正打起仗来还是比较容易吃亏的。

    而如今这个摘月国的臣服是源于如今镇守南疆的大将雷云是也,此人用兵如神,极其难缠,当年先是和摘月国一番苦战,虽然我国损失也不少但是摘月国就损失太大了,且他们臣民不多,故几番下来,便撑不住挥手示意求和了。

    现在,这个国家虽说是附属小国,但是本国对他是极其礼遇的,所以两国之间也算是建立了比较深厚的情谊。

    不过这次说是进献,最主要的是来联姻,听说那位摘月国的王女是个极为妖娆的女子,这让后宫中的众位嫔妃都觉得心里忐忑不安的,托人来回打探宴会上的消息,深怕这后宫之中再多一个这种强劲的对手。

    沈媛虽然心里也不怎么舒服,但是如今也是在后宫经历了不少时日,对这种情况是见怪不怪的,况且,她觉得,以路南城的性子是不会迎一位异族女子入宫的,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就算迎了进来也不会是个得宠的罢了。

    这边畅阳园中,正是歌舞升平氛围极好,昭华帝无奈的看着座下好友不断向摘月国来使那边投去的委屈神情。

    自从听说,摘月国此番进献还要送王女来联姻后,这雷云就整日里悲戚的不行,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小媳妇模样,上次还听他兴高采烈的赶回来说要筹备聘礼,那个摘月国的王女终于有松口的迹象了,把他乐的啊,回来以后拉着路南城大醉一场。

    结果这还没高兴多久,聘礼都还没筹集完备,就说这王女要来联姻了,这下可不得了了,雷云整天的赖在乾正殿不肯离去,非要昭华帝给他个说法。

    今日,看着王女盛装出席宴会,眉眼间尽是娇艳,让雷云瞬间就好像打翻了醋坛子一般气的不行,可是又不能真的跟发火,不然人家一气之下跑了,自己这几年在南疆可不是白呆了?到头来就只好时而投去一个幽怨的眼神。

    座上的昭华帝看出那个摘月的王女似乎对雷云也是有意的,每次雷云看向她,虽然不明显,但路南城还是可以看得出那微微上扬了嘴角,怕是这王女早就有了打算,也就雷云是个傻的,深怕人家抛弃他跟别人跑了。

    看着他那个德性,路南城都不想承认这人是本国有着赫赫威名镇南大将军,更不想承认打小他俩就认识了,后来还认作了兄弟,熟的不行,可现在这个频频向对面不是投去幽怨眼神就是抛个媚眼的人是谁?昭华帝内心都有些抓狂了。

    不过,既然这个王女想耍耍雷云,路南城觉得作为一个好二哥,他有必要帮她一把!

    所以,看着雷云焦急着的神情,路南城只是摆好了看戏的姿态,坐在主座上不动声色的喝着酒,内心在盘算着这个王女到底是想怎样耍一把雷云呢?

    而王女石晓此时险些要破功了,那雷云一副怨念的样子,让她觉得好笑之余又感觉心里满是爱意,王父都说要是一个人爱你,肯定满心满眼都是你的身影,舍不得闭上眼看不到你。

    当时觉得王父的说法是有些夸张了,可如今看来,这傻雷云,自己只不过是试探试探他就紧张成那个样子。

    虽然那个坐在那里的帝王明显要比雷云英俊许多,可是雷云虽然是个威严满满的男子,但对她真的是温柔好脾气的没话说,以前自己总嫌弃她黏在身侧有些烦人,可后来发现自己愈发的离不开他了。

    哼,这些汉人就是狡猾,不过雷云那般对她无微不至她有个什么事她都紧张的不行,而她对雷云也是总忍不住的关心,担心他受伤,担心他在军营吃不好睡不好,想来这就是王父口中的爱吧。

    雷云此时,内心都在淌血了,那个小姑奶奶好不容易要松口了,他才兴高采烈的回来采办聘礼和结婚用的东西,哪曾想,她现在居然又跑来联姻了,难道是嫌弃他雷云不顾威武?不够有钱?

    不要啊,晓晓,雷云的内心幽怨之余还在埋怨昭华帝,早说让他帮自己一把,可他说自己的娘子自己不追,谁管你?端的是一副无情冷淡模样,气的雷云只能自己想办法在南疆驻扎的时候,常去找石晓死缠烂打,当然,虽然娘子没有追到,但是他练就了一副比城墙还厚的脸皮!

    好吧,这都是废话了,现在正是摘月国来使正在那里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表达他们国家对昭华帝的深深的景仰之情,以及王女王父对他的爱戴。

    说道这里,雷云感觉心都揪住了,手指紧张的捏着那个酒盏,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使臣,那副样子,好像如果那人说出来石晓要跟别人的话,他就能冲上去掐断那人的脖子!

    路南城此时,不动声色的听着使臣赞美的话语,发现这摘月国每次来说来说去翻来覆去总是那句话,无趣极了,终于,双方提到了王女石晓的婚事。

    整个大殿仿佛都寂静了下来,使臣清了清嗓子正欲开口,昭华帝就先说话了。

    “哦?王女这般明艳动人,朕觉得怎么也是要有个青年才俊方能配的上王女啊,譬如那个沈丞相、长春侯家的二公子、刘御史的胞弟……”路南城说了一串名单,就是没有镇南大将军雷云。

    雷云心里直跳着骂路南城不靠谱,石晓本身是想逗一逗雷云看看他紧张的模样罢了,如今昭华帝却不提雷云的名字反而让她有些着急,还未等路南城说完,就站了起来。

    “回禀尊敬的昭华陛下,臣女心里已有意中人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就请王女直言相告,朕也好为你做主呐……”路南城一副一本正经的严肃样,好像并不知道她和雷云的事情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