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二十九章:撞破(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回陛下,臣女中意的是镇南大将军雷云!”这一说出来,在场的那些个大臣心中都各有千秋了,打起了算盘,有人还心想这摘月国的王女看起来也是个娇艳动人的,怎么挑了个黑脸武夫,啧啧,真是让人感觉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再看那雷大将军黑着脸,怎么看都是个不好相与的,这王女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昭华帝,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雷云一眼,那目光别人不懂,但雷云这么多年的交情还是懂得,那意思是说看二哥够义气吧,这就给你搞了个小娘子回来。

    那得瑟劲儿,让雷云都不想看他,此时雷云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小姑娘,哎呀,他的小娘子可算是追到手了呢,这下他雷云可算是不用和大哥一起打光棍了。

    接着就是昭华帝同意了摘月国的联姻建议,赐了婚,还说到时候要亲自为他们二人主婚,这让大臣们都纷纷感慨雷将军好大的脸面,如今取了邻国的王女不说还有陛下主婚,怎么算都是赚了的。

    只有雷云心中在腹诽昭华帝,这二哥说什么给自己主婚,还不是想到时候准备些什么来整整自己罢了。

    这边,后宫里消息灵通些的嫔妃都得到了昭华帝给王女和雷将军赐婚的消息,都觉得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

    沈媛是早就琢磨着昭华帝不会轻易迎一个外族入宫,此时听到消息也就不怎么惊讶了,近日里她头疼的可不是什么劳什子王女,而是那个死缠烂打不肯离开的小杀手,绿衣。

    这绿衣吧,什么都好,不论是做事还是干什么都是认真极了,这让沈媛等人都觉得这姑娘还是挺不错的,可是没曾想,这姑娘虽然看起来正常,做事也没甚么不同,可偏偏就是感觉有些不知怎么形容。

    譬如说,沈媛喝粥习惯要在其中添一些糖,这样吃起来的时候,甜甜的透人心脾,可是呢,这个绿衣却是个分不清糖和盐的,上次一碗加了盐的粥端了上来,沈媛刚刚睡醒,一勺下去,当场整个人脸都黑了,偏偏绿衣还一脸无辜,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让你不忍心说她。

    今天这个傻姑娘又是,非说自己会做一些糕点,要做给沈媛吃,沈媛不放心让碧清陪着盯着她一些,饶是这样还是个不省心的呐,端来的糕点形状样子都很好看,比御膳房的还要精致几分。

    结果一口咬下去以后,沈媛毫不犹豫的就吐了出来,这一口辣的啊,让一旁的碧枕赶紧给她端杯水来,喝了好几口才感觉缓过来了。

    偏偏绿衣一脸纳闷的拿起自己做的糕点,一口一口的吃了下去,然后还一脸莫名的瞅着沈媛,似乎是不明白她怎么不喜欢吃,是不是自己做的还不够好?

    沈媛等人这才知道,这绿衣不仅有时分不清食材,还是个口味奇特的,哪个正常的人会喜欢吃那些个辣的苦的味道奇特的糕点,这让沈媛都有些怀疑这傻姑娘真的是个杀手?还是个会用毒的杀手?

    不过这让人难以下咽的吃食自己人吃了也就罢了,偏偏还没来得及收下去,路南城就晃了过来,看着桌上的糕点心情不错的就捻起一块放到嘴里。

    结果,下一刻,路南城就开始大喊抓刺客!

    这下,可把昭阳宫的众人吓得不轻,沈媛闻声赶来,一看到那丢在地上的糕点就什么都懂了,忙哭笑不得跟路南城解释说这是自己练手做的,让皇上见笑了。

    昭华帝觉着德妃自己做些个糕点样子倒不错,怎么味道这么奇怪,搞得他都以为有人在里面下了毒企图对昭阳宫不利。

    这下解释清楚了,让昭华帝觉得德妃怎么可以这么傻傻的,做个糕点都能做成这样,难道说这配的糕点师傅不够尽心,回去以后又吩咐崔富威换了几个厨子过来,沈媛大概猜到他在想什么,也就不说什么了,也就不多说什么,只能暗暗的受着了。

    只是自这件事以后,昭阳宫的众位说什么都不愿意让绿衣进小厨房了,绿衣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无奈现在只要走到小厨房附近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她只好不去做什么吃的了,可是这样绿衣就有些苦恼了。

    恩人是喜欢吃甜点,她也想做给恩人吃,可是这不让进厨房该怎么报答恩人呢?啊,有了,总是有些女人,来找恩人的不自在,不如她来帮帮忙?

    于是,第二日,听说有好些个嫔妃因肠胃不适到太医院求药,听到消息后沈媛颇有些幸灾乐祸,可等知道那些人是谁之后就有些犯嘀咕了,这些不是这几日跟自己有些过不去的嫔妃吗?怎么这般凑巧?

    结果等绿衣如实禀报了她是如何把泻药悄无声息的下到人家的或饭菜或茶水或点心里时,沈媛就笑不出来了,这傻姑娘怎么这么不省心呢,做的这叫什么事,若是让有心人发现可不就怀疑到她头上了。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

    “咳咳,绿衣啊,虽说你这样做是给本宫报仇了,可是这种明显的下药给与我不和的人会很容易让人看出来然后怀疑到咱们头上的。”

    绿衣心想还真是这么回事,怎么能给恩人添麻烦呢,所以,没过几天几乎后宫有些身份的嫔妃都因肠胃不适去求药了,这般阵式自然是惊动了路南城,下令让人查是不是御膳房出了问题。

    这让沈媛简直都要气死了,为了防止昭阳宫被怀疑,所以她也只好找了点泻药服下了,这回绿衣也知道自己似乎闯祸了,一言不发的跪在沈媛面前求罪,可是看着那张一副没长大的娃娃脸,沈媛真的是想生气都生不出来。

    好在经过这一次以后,绿衣愈发的稳重了,不会再做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做什么都会先请示沈媛,这才让昭阳宫的大家松了口气。

    这才算是消停下来了,至于昭华帝那边只查出御膳房的饮用水有些问题,倒是没再查出什么,这让沈媛对绿衣的能力也有了一个新的认识,虽说是个喜欢做些傻事的,可毕竟是个杀手下下药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等了数日,这边申映梅终究是传了消息过来,说是看到有人在那边鬼鬼祟祟的,沈媛连忙赶了过去,只见远远的有两人立在陶然居那边,窃窃私语着什么,接着两个人就搂在了一起,一副郎情妾意的光景。

    这一瞬间沈媛只觉得心中气急了,这二人怎么可以背着路南城行这般苟且之事,于是大喝一声就带着人急吼吼的从暗处走了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沈……”

    正准备喊出沈廷的名字时,却突然发现这两人不是温怜宜和沈廷,一个看衣着是个宫里的女子,另一个则穿着朴素,看身形是跟沈廷有些相似的,可这完全就不是一个人啊,不过如今开弓没有回头箭,也只好继续下去了。

    二人毕竟是在宫中的人,对德妃娘娘也是认识的,如今吓得跪在地上连连告饶,沈媛看着这两人真想不通自己刚刚怎么把他们看成温怜宜和沈廷的呢,真是……

    沈媛气闷的不想再管这两人,便让碧枕叫来了侍卫长,把那二人交给他们审问,就离开了。

    后来听碧竹说,原来那二人一个是今年采选将将选入宫的肖才人,一个是她的青梅竹马在宫中当差的侍卫,二人本身就情投意合郎情妾意的,偏偏那女子的家人是个贪恋富贵荣华的,看不上这一个小小的侍卫,便把女儿送进宫了。

    哪曾想,这二人是被强行分开了,可是在这宫中反而是相聚了,二人都不怎么被人关注,正好借着那侍卫熟悉宫中的一些地形,也是缠绵了两三个月了。

    谁也没想到今日被沈媛阴差阳错的撞破了,其他人都以为是德妃娘娘无意撞破了那两人在后宫之中行苟且之事,可只有沈媛心中感觉吃了个苍蝇一般烦闷极了。

    而那两人按宫规报给了杨皇后,被狠狠的罚过了,女的赐死,男的也被暗暗的处死了,毕竟这种事捅出去,皇家的脸上也不会怎么好看的。

    于是连着几日心情都不怎么好,路南城来昭阳宫的时候感觉沈媛情绪不太好,以为她是被夏日闹得有些烦闷,就许诺说等雷云大婚那日带她一起去观礼。

    反正这种场合他是不会带杨浅意去的,而舒和除非是要给杨浅意添堵,不然也是不喜那种热闹的场合的,想来想去只有沈媛合适了,怎么说她如今也是四妃之首,带出去也是不坏规矩的,刚好就当是散散心了。

    其实,昭华帝只是没有意识到,现在他对杨浅意当然是说不出的厌恶的,对温怜宜是宠着但也不是很上心,沈媛这就不一样了,隔几日就算不去昭阳宫也是要从崔富威那里听一些关于沈媛的消息的。

    纵然他是一个做事杀伐果断,不会过度儿女情长的帝王,但是这种长之以往的关心是可以腐蚀一个人的……

    昭华帝要带沈媛去将军府观礼的事不久就传开了,大家纷纷嫉妒的红了眼,可是又没什么办法。谁让人家身份在那摆着,只要杨皇后和莞贵妃不说什么,其他人就是嫉妒也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不过是只能多搅坏几个帕子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