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十章:大婚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耐不住大将军娶妻心切,昭华帝赐婚上要求完婚的日期也早,别人都以为这场婚礼会准备的很匆忙,毕竟那么短的时间里,谁家能准备好迎亲呢?

    那是他们都不知道某将军府早就开始暗戳戳的准备好迎亲了,如今这几日间隔还是昭华帝为女方多考虑了一番才定的,不然,按雷云那个急性子怕是想当天就把小娘子抱回家了。

    大婚当日,整个上京都笼罩在一片喜庆之中,御赐的八抬轿撵环绕护城河,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期间百姓拱手相贺,怎一热闹二字可述。

    雷大将军骑着宝马良驹亲自到驿站迎亲。那一身大红衮冕,肩部织着福绣,上衣绘着缧丝线金丝滚边,正衬的一张俊颜丰神俊朗,英气非凡。

    更不用说那铺天一般的红色,那一台一台的嫁妆,噼里啪啦震天响的炮仗,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将军,今日那双清透双瞳中都透着喜悦,让路上围观的百姓们都惊叹连连,看来这异族公主也不是那么不招大将军待见啊,毕竟那通身的喜悦哪是能随便装得出来的。

    石晓只觉得坐在轿子里,手里抱着一柄玉如意,虽说看不清周围的景色,但是她能听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欢呼声,唢呐声,锣鼓声……

    昭华帝和沈媛也早早准备就浩浩荡荡的出了宫,怎么说也是他的兄弟,更何况这婚礼吉时不好耽误,即便是帝王也不能明着毁人家不是?

    很快的,迎亲的队伍就到了将军府,只见雷大将军利落的翻身下马,接过小厮手中的角弓,弯弓向轿子的门楣射了一箭,这才又接过同心结红绸,小心翼翼的牵着石晓从花轿上走下来。

    一路领着王女跨马鞍、跨火盆,整个将军府布置得那叫一个红呐,什么红烛、红灯笼、红帷幔,扎眼极了。

    来到正厅,昭华帝早已携德妃娘娘端坐在上方,接着就是拜天地,入洞房,一系列流程如行云流水一般毫不拖沓。

    当然,新郎官还是要出来再敬一圈酒的,这个时候,昭华帝要维持自己的帝王形象不能灌他酒,但这不代表他会让别人也不灌雷云,一番下来,众人也闹够了,昭华帝也浩浩荡荡的回宫了,雷云则是晃晃荡荡的回了新房。

    沈媛则是难得见到路南城这般高兴的模样,虽然脸上还是端着的,但是亲近的人都知道,这位万岁爷这回呐,心情可好这呢。

    这不,回宫后也不就寝,反而还兴致勃勃的拽着沈媛去湖上的湖心亭坐了坐,说了许多他与雷云的旧事。

    什么两人曾经见得第一面就扭打到了一起,一个是武将后代曾经跟着先帝爷征战四方,一个是皇族子嗣睥睨众生,两人谁也不让谁,为了一个弹弓扭打到一起,那个打的呦,两人还没怎么样,身边的奴才们可是慌了神,在一旁求爷爷告奶奶的希望两个小祖宗别闹了。

    后来两个人打的不分上下,倒是对对方有了些看法。

    后面,两人一直延续这这样愉快的打招呼方式——见面就打,直到雷云的父亲战死沙场,雷云为父报仇,立志要破南疆,披上了盔甲登上了战马奔赴沙场,从那时起,路南城就不仅仅是把他当作一个可以试功力的伙伴,更是一个难得的兄弟。

    少年将军,好不威武,一匹马单挑了对方主将,一战成名。

    而路南城也被封了太子,二人相见后总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但似乎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变得。

    毕竟是由皇上主婚的,所以两位新人在新婚第二日是要到宫里谢恩的,雷云自然也是不会不守规矩的,只不过,路南城深知他的秉性,怕是不会来那么早的,所以也不急。

    在昭阳宫起身去上了早朝,又回来磨蹭的和沈媛一起用了早膳,紫檀雕狮纹圆桌上摆了蜜汁蜂窝糕、椰香糯米糍、蟹黄豆腐还有椰汁红枣炖雪蛤,并两三样小菜,吃饱喝足的昭华帝方才晃晃悠悠的慢慢回了乾正殿。

    沈媛则动身去凤仪宫问安,并等待新人前来谢恩。

    听到外面太监传话说大将军求见时,路南城心想,还行看时辰这还不到正午,这雷云还是知道顾忌着些皇家的脸面的。

    雷云一身深红绣金曲水纹锦袍,发髻高高弄起,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不过看着那张春风得意的脸时,昭华帝就不高兴了,你成婚可好了,磨磨蹭蹭的来谢恩也就罢了,让我在这等了你这么久也罢了,可是偏偏没有点自觉摆了一张得瑟脸,于是昭华帝二话不说就上前拿拳头招呼起了自己的老兄弟。

    一旁的崔富威赶紧把众人都带了下去,把这一个正殿都留给了那二人。

    凤仪宫这边,石晓穿着一件石榴红绣金缠枝牡丹纹的大袖衫,头发梳成翻荷髻,髻上插着一支金累丝蝴蝶梅花簪,周围又用几支攒珠梅花簪点缀,那梅花簪上的珍珠看似不大,却每一颗都圆润饱满,富含光泽,一看便是价值不菲。

    想来这雷大将军还是个宠妻的吧,看看那一身行头,也是价值不菲的。

    穿上了汉人服饰的王女还是那般光艳动人,眸光转动间,仿若摄人心魂,看的一众后妃都在心里感慨,幸亏这王女没有入得宫来,这样一个妙人,让女子看了都觉得惊艳。

    杨皇后端庄的照例问了些随意的问题,大约就是什么,来到这边适不适应?吃食习不习惯?之类的问题。

    接着又赏赐了些金簪玉饰,说了些场面话,方才散了离去。

    乾正殿。

    此时,二人已经过了几招,雷云揉着自己的腰,对着路南城呲牙咧嘴的。

    “爷,我没惹你吧,怎么上来就是拳头?”雷云很是委屈。

    “看见你就想揍你,要什么理由,赶紧滚回家陪媳妇儿吧”路南城不耐烦的挥挥手,把人赶走了。

    石晓看着雷云一摇三晃的走过来,纳闷极了,不过看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也就不问,登上马车回了将军府。

    如今正值盛夏,昭华帝体谅众人,下旨三天后,移驾建章行宫避暑。

    这建章行宫乃是依章台山而建,山上又有一座建云寺,故称之为建章行宫。

    此山不高,比不得泰华诸山雄伟险峻,但水秀山明,景色绝美,就宛如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且山上建有一座建云寺,该寺算是皇家寺庙,因此皇族才在此处修建行宫。

    因为此地正是个适合修身养性,度假小憩的所在。山上遍植各色花木,譬如在春日,便是漫山桃花绽放,烁烁美不可言,若是五六月,便是满山杜鹃,如霞彩映照,到了那九月上,便是金桂飘香,金黄如蜜,满山都飘着那种甜腻的香气,让人入山便有沉醉之意。

    如今盛夏,行宫内满池的荷花还粉艳盛放着,就是那成片的荷叶也算是联成小碧天,给盛夏的暑气凭添了一些清爽,那池水荡漾着,蜻蜓偶尔撞在荷叶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众人清晨出发,花了大半天时间才到了这边。行宫分内外两部分,内由三殿两轩四苑一阁构成供皇上与嫔妃们休憩,外由两殿以及数个小院供皇上与臣子们办公,以及臣子家眷的休憩居所等。

    虽分了内外,但毕竟是在行宫,妃嫔如乐意可以上书皇上请求与随驾来建章行宫的家人短聚,这样的机会很是难得。

    此次来建章行宫,杨皇后自请留京处理后宫公务,但吩咐自己胞妹要随圣驾可以有机会见见家人,其余随驾伺候的有:莞贵妃、德妃、贤妃、顾贵嫔还有两三个住在她们宫殿的贵人和才人等。

    沈媛因陆德尚小,不适合来建章行宫,把他留在了昭阳宫,托付奶娘要好生照料,又不放心的把绿衣也留了下来。

    内宫的主殿自然是皇上的,两轩则分配给了温怜宜和沈媛,可见圣宠,其余四苑由剩下的人分居而住,花了些时候,大家才都安顿了下来。

    可还没享受一会,就听见迎春苑贤妃慕容璐那边闹了起来,和贤妃住在同一苑的万贵人在闹着说贤妃苛待与她。

    因着杨皇后没有跟来,张英江等人又没拦住,这事就闹到了路南城跟前。

    那个万贵人,发髻有些散乱,脸上满是泪痕,梨花带雨的跪在昭华帝面前泣诉。

    “陛下,你要替奴家做主啊,贤妃娘娘她克扣了我房中的冰块,奴家房中的宫婢已经热昏过去了。”

    路南城对这种事极不耐烦,“冰块不是敬事房处理么?怎么搞得闹成这个样子?”

    万贵人也不回答,就跪在那里哭哭啼啼的,看的昭华帝更烦了,让崔富威去敬事房吩咐拨冰过去,然后也不论到底是容妃还是万贵人还是敬事房的过错,一并处罚了。

    敬事房的负责人和相关负责调冰的奴才被拉去打了板子,而贤妃和万贵人被罚了年俸,贤妃还被禁了足,并且不许二人在这次行宫中上折子与家人相见,行宫说大也不大,万贵人这一出闹得真的是不仅内宫,外宫的人也都知道了。

    而万贵人还企图用这种方式吸引路南城注意,如今计谋没有得逞,而是受了罚、丢了脸,最后还得罪了贤妃和敬事房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