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十一章:行宫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沈媛带着碧枕等人住进了云砚轩,这云砚轩里有着行宫里最大的荷花池,这让有些苦夏的沈媛欢喜极了,歇息了一晚后,就很高兴的奔向了荷花池。

    那正可谓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沈媛也不让碧枕等人帮忙,备好了小舟,就下了水,虽然沈媛并不是被送去江南祖母那里养病,但是曾经确实也是在那边老宅里过了苦日子的。

    那个时候,她和娘虽然明面上是住在老宅的,但事实上和流落在外也没甚么区别的,只不过好像是多了个固定的居所罢了。

    在老宅的吃穿日用都还是要靠娘偷着做绣活拿去卖才能再换些吃食回来,而且,平日里小沈媛还总被老宅的那些个子弟嘲弄,过的苦不堪言。

    开始时,她很不服气跟他们对着干,虽然对方人数要多很多,但是也没少在她这里吃亏,但是,后来他们的爹娘就开始想着法子找她娘的不自在,总之,有一回小沈媛撞见娘跪在那里求那些人原谅小沈媛的时候,她深深觉得这个世上怎么会有那么恶毒的亲戚。

    明明是他们的孩子先不对的,小沈媛才出手和她们撕打在一起了,可如今却要她的娘亲跪在那里,替她赔罪,小沈媛愤怒的冲了过去,却被娘死死的抱着拦住了,她的怒气被娘不断涌出的泪水浇湿了。

    自那以后,小沈媛学会了隐忍,学会用更隐秘的方法报复那些人,看起来整个人的锐气都被磨平了,只有小沈媛知道,这样不过是因为害怕娘亲受苦,害怕娘亲跪在那里用泪水浇湿她的衣衫。

    小舟轻轻的荡在荷花池里,慢慢的……慢慢的泛着一圈一圈的涟漪,沈媛把船桨放在了一旁,缓缓的躺下,四周静静的,仿佛可以听见蜻蜓拂过荷叶的声音、荷叶舒展抖动的声音还有嬉戏在荷花间锦鲤的声音……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边,娘亲还在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哄她入睡,梦里边,那个江南的荷花池开着一朵美极了的荷花,随着风轻轻晃动了花瓣,仿佛传来了阵阵的荷花香。

    那时,小沈媛最喜欢的反而是夏季呢,因为那个时候虽然母女吃的穿的都不好,但是到了夏季,荷花池的荷花开了,娘亲就会用荷叶做粥,用荷花做糕点,还可以拿莲子去集市上换钱给她买好吃的,改善生活。

    她也会跟着娘一起采摘荷花、荷叶、莲子,当然那个年纪的小沈媛,即便老成,骨子里还是个小姑娘罢了,所以更多的是到河边玩耍,那时娘就一边摘这一边冲着她温柔的笑,那样的日子里即便是苦也是让她觉得幸福的。

    所以,那时候的小沈媛,每一年都在期待着夏天的到来,期待着荷花的盛开,期待着荷叶粥、荷花酥、莲子羹还有娘从集市上换来的糖果,糖果虽然少,但是却足够让一个小姑娘开心许久,那时候的夏季充满了甜蜜和爱意……

    可自从娘亲走了以后,小沈媛一天天的长大,一天天的讨厌夏季,那个没有娘的夏天,让她觉得格外的难捱……

    路南城出现的时候,沈媛正在那小舟上沉沉的睡去,碧枕等人站在一旁守着,看到昭华帝正欲行礼,被路南城挥手免了。

    “德妃呢?”看着这个平日里经常跟在沈媛身侧的几人,路南城就随口问着。

    “娘娘在莲花池睡着了……”

    昭华帝走到荷花池旁,望了过去,只见那接天的绿叶中,点缀着朵朵粉艳的荷,还缓缓的停着一艘小舟,舟上的人双眸紧闭,嘴角缓缓勾起,似乎是在做什么美梦,小舟微微的摆动着,荷叶随之轻轻的晃动。

    这个画面看起来很是静谧,让路南城不由的看了足足有一刻钟,才纵身一跳,稳稳的落在了小舟上,探出手去,手指轻轻地在她脸上蹭了蹭,那温香娇柔的触感,让他目光一暗,手臂一动,将人横抱起来。

    崔富威等人见着昭华帝抱起德妃娘娘,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眼观鼻鼻观心的低着头不发一言,就那样目送着二人进了寝殿。

    路南城脚步带风,但动作还是轻柔的,迈步走到床榻边上,小心的放下沈媛,也不动作,好像这般看着就已经得到了满足一般。

    半响,方又伸手在她的唇上缓缓擦过,睡梦中的沈媛略觉得不适,皱了皱眉,翻了个身。

    本是朝上躺着的人,这会侧了身子,发髻松散下来,身量款款,玲珑婀娜,胸脯随着微微的呼吸低低的起伏着,丰润的细腰美不可言。

    路南城也不再看了,轻轻将沈媛的身子扳正,便俯下身来,亲了上去,唇落在她的嘴角边上,鼻端似乎嗅到她身上隐隐地淡淡香,对他来说,勾魂夺魄地。

    他顿了顿,眼皮一抬,看了一眼她。沈媛仍是双眸阖着,恬然而毫无知觉地睡着。路南城复又垂了眼皮,长睫微动,缓缓地吻住她的嘴唇。

    香软如樱桃颗,他记得那股清甜沁入心的味道,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唇,将她的一瓣唇含住,像是饿了的孩子,不舍得放开。他的身体不知不觉伏得更底,手贴在她的腰间,那丰润的细腰,仿佛一掐就会断掉,让他有些爱不释手,将用力又不敢用力。

    这功夫,沈媛睡的再沉也已经察觉到了不妥,长长地睫毛不安地抖了抖,略微歪了歪头,双眸缓缓的睁开,恰巧与路南城对视着。

    鼻端传来淡淡的龙诞香的味道,让她有些懵懂,双眸好像水汪汪的让人心动。

    “皇上……”轻轻的低吟,仿佛猫爪一样挠在了路南城的心坎上,叫的他心都颤了。

    “朕的媛儿,很是诱人呢。”言罢,也不给沈媛再发出声音的机会,捉住她缓缓抬起的双手,只想用嘴堵住她,感受那樱桃般的甜蜜。

    沈媛面上染上了红,慢慢的回应着他,二人渐渐的沉迷其中……不顾其他,随着两人的动作,床幔微微抖动着,闷闷的缓缓传来,动作间,仿佛是那荷花瓣上颤抖着的露珠,可谓是那个人比花娇啊。

    接着几日,陆续有嫔妃上折子请求与家人短聚,这样一来,这内宫的几处可以观景的地方倒是热闹极了。

    沈媛与沈家关系不冷不热的僵持着,虽然这种情形她是不愿与他们相见的,但难得行宫的短聚,家中的男丁也是可以有的,虽然人数多有限制,但这种机会是很难得的,怕是族长有可能前来吩咐些什么。

    所以纵使不太情愿,沈媛也只能上了请求的折子。

    不同于其他嫔妃可能因位置关系大打出手,沈媛直接将来探望的族人安排在了云砚轩荷花池旁的亭子里。

    来了几位夫人,其中赫然是有族长夫人的,而这次沈夫人是意料之中的没有出现,毕竟经过了上次的难堪,她也是不想在看见沈媛的,正好沈媛对她也是厌烦生恨的,两人相见两不愿,也就不见了。

    由于一次一家只能进两个男丁,沈廷是随驾来建章行宫的,所以自然是来了的,另一个是沈媛不太熟悉的某个族兄,经过介绍才知这位是现任族长的嫡长子,也就是下任沈家族长的最先继位人,算是代表族长来看望沈媛的。

    没有了那些个蠢的,探望相聚的过程还是很和满的,众人打着呵呵,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

    临走前,沈廷还单独与沈媛说了一些话,无非就是些什么有困难就托人出宫告诉他们,他会想办法协助她的。

    对此,沈媛不置一词,她觉得这种客套的场面话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几次她在宫中险些丧命沈家在其中都是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的,如今她已经费劲的站在了四妃的位置上,如若有什么危难怕是自救都比指望那个沈家要来的容易些。

    所以,她也就含糊的应了应,就让他们快些回去了,沈廷话虽然说的太场面了,但心里其实对这个妹子还是多着几分在意的,看着那个站在那里耳铛轻晃,挥着帕子与大夫人告别的女子,似乎是没有什么变化,但心底还是觉得有什么已经不一样了。

    那个曾经跟在自己身后甜甜的喊过哥哥的小姑娘已经长大了,入了宫,成为了皇上的人,如今正得圣宠,成了德妃,成了沈家荣光的一部分……沈廷眼神暗了暗,上前扶着大夫人一同离去了。

    沈媛看着那渐渐远去的深蓝色锦袍的沈廷的背影,心中冷笑,不论你和温怜宜有什么秘密,终有一天,这纸里还是包不住火的。

    这边,沈媛还算轻松的送走沈家众人,去寝殿内用晚膳,建章行宫的膳食虽不如在皇宫内的精致,但是食材都是取得章台山上或种植或野生的新鲜的食材,虽不精致,但味道是绝对不差的。

    那新鲜的口感,倒是让平日里有些苦夏的沈媛多了几分食欲,多食了些饭食,让素来为此烦忧的碧枕欢喜极了。

    二人出了云砚轩,在内宫转了转,倒是碰到了许久不见的杨若华,脚步有些轻快的走了过来。

    二人打了招呼,叙了叙,原来是杨若华明日就可以见到父兄了,有些激动难耐,接到消息这会就跑了出来,等走远了才反应过来还未到明日。

    这样可爱,让沈媛又是几分调笑,如今对于沈媛这样时而的调弄,杨若华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发火或者羞涩了,反而一派坦然的样子,两人嬉闹了一会就分开了。

    殊不知,暗地里总是有些算计要发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