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十二章:陷害(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鑫海轩。

    温怜宜正靠在那红漆雕花的贵妃榻上,低着头,手指缓缓抚着那护甲金片,眼里仿佛涌起阵阵的波澜。

    “都打听好了?”慵懒的声音缓缓响起。

    立在一旁的凝琅接话,“回娘娘,都打听好了,也按照计划都安排妥当了。”

    “嗯。”莞贵妃继续懒懒的应着,仿佛很是漫不经心,可实际上,她心里有着压抑不住的仇恨,一想到杨家就满心的恨意。

    听雨看着娘娘漫不经心的样子,却有些担忧,这么多年下来她哪里会不知道,莞贵妃面上的不在意,其实,内心在意极了,尤其是跟杨家有关系的,每每涉及,都让主子恨得咬牙切齿,夜不能寐。

    主子说,“每次啊,这个杨家一有什么,本宫晚上躺在那里,总是能看到淑雅……”

    “淑雅,她静静的站在那里,眼泪都把那双漂亮的眼睛都弄湿了,冲着本宫直喊疼,本宫的这个心啊,就揪着疼着,总也睡不着了……”

    听听,多让人难受啊,听雨只是想着就不由得红了眼圈,那娘娘她日夜里受着煎熬,比她们都要不好过啊。

    “好,那就吩咐下去,都好好的给本宫办事,事要是成了,都有赏,不成……”说到这,抬了抬眼,凝琅和听雨都觉得身上一寒,不等温怜宜继续说下去,就跪拜着表明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杨家老二?呵,明日里你就和顾家那个小贱人一同下去陪我的淑雅吧!

    月光浸浸然的,纸窗之外,可以依稀的听到夏虫喓喓鸣叫的声音,路南城轻轻拥着身边的沈媛,有些难以入睡,沈媛则闻着枕边那熟悉的带着淡淡苦涩的龙涎香,缓缓的睡去,一夜安眠。

    第二日,迎冬苑里杨若华一早就醒来了,吩咐着众人,梳洗打扮收拾的明艳一些,然后又打发人早早的去那边候着接父兄他们过来,再与一同住的那个小贵人打了声招呼,对方也知道自己惹不起杨皇后等人的,就很是讨好的说自己今日会去建云寺拜拜佛,把迎冬苑让给了杨若华。

    杨若华站在院子里按捺不住的的张望着,来回焦急的走动着,终于望到了那远远走来的几个人,抬首的赫然是她那个亲亲的大哥。

    便也不顾着矜持冲过去,抱住了那个高高的精壮男子,“大哥!若华好想你呐。”声音带着难耐的激动,有些发颤。

    旁边另一个男子见状也有些触动,但面上又故作着不乐意,“唉,某些人眼里只有大哥没有我这个二哥呐。”说着好像还有些怨念的瞅了瞅抱着杨潇不放的杨若华。

    杨若华看着二哥还是这个性子,一点都没变,心里涌着感动,却瞪了他一眼,佯装生气的样子,“那当然了,大哥可比你对我好多了,谁让你以前老欺负我的,再说怎么是你来了,我想见的是爹爹才不是你呢,哼。”

    “好啊,几年不见,你这嘴倒是厉害不少,怎么?不想看见我?偏让你看见!”杨然冲到她面前,板着脸气鼓鼓的对着她。

    一旁的杨大少夫人看着兄妹几人的样子,噗哧的笑出了声,杨若华才反应过来要把人先都招呼进去,站在院子里算怎么回事。

    几人就这样闹着笑着进了里边,这样和谐欢乐的样子,让杨若华怀念极了,如今别过许久更是珍惜。

    少夫人坐在那也不打断他们,难得这兄妹几人再见,她就笑着看他们玩闹,不说话。这杨家是武将出身,虽然在这京城中是少有的富贵权势之家,不过毕竟不是贵族出身,对家中的一些嫡庶观念就要淡一些。

    这不,这小姑子虽然是个姨娘生的,但在家里因是最小的,所以还是比较受宠的,而且,这定北侯家中,嫡庶都在一起长大,一起受教,相互之间关系好的很。

    看这三人就知道了,杨潇与杨然均是大夫人所生,这杨若华是姨娘所生,也许是因为她是个女子不会争夺家产,但更多的是因为侯府的环境,所以,这三人关系一向很好。

    “爹爹他这次没有随驾来建章行宫,嘱咐我和二弟要来好好看看你。”杨潇温和的声音响起。

    别看这杨家老大,长相清俊,一派文人风骨,看起来全然不似个武将,可是人家在北疆可是闻名丧胆的少将军。

    再看杨家老二,平日里一副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样子,上马后,一柄铁脊蛇矛挥洒自如,身法快狠稳,俨然一个能力高强的少年将军。

    这二人算是杨家这一辈里,难得的武将了。定北侯尚有兄弟两人,其中一个乃是正二品武将,另一位已经陨落在北疆的一次战役职中。

    其余子嗣有些不太争气的,有一两个能提抢上马的却不能与大房的杨潇、杨然两兄弟相媲美,让定北侯有些欣喜又有些叹息。

    欣喜的是,这一辈的青年才俊皆是他的子嗣,叹息的是,有出息成就的太少,杨家的门面有些难以维持,只希望孙子辈的能多出几个能干的,继续承继祖上的荣光。

    几人说说笑笑的,时间过去了许久,期间杨然出去解手,明月过来回话说二少爷在院子里转着,大家也就没怎么在意。

    毕竟这杨然在家向来是难驯的性子,做事自有他自己的主张,若是有人干预了,连亲大哥都是会遭其白眼的。

    可随着时间的一点一点的推动,还不见杨然回来,别说杨若华有些生气,这个二哥说好是来看望自己的,怎么躲在院子里看花看来这么久?

    连杨潇都觉得有些纳闷,这个老二看起来是桀骜不驯了一些,对谁都是那副死德行,但是对这个小妹确实是比较上心的了。

    这次听闻可以来行宫探望,都推了兵部的活跑到建章行宫来,怎么这会人又不见了。

    “明月,你去看看为何二少爷还不回来?”杨潇坐在那里,手指轻轻的扣着桌案,心中思量着这个二弟待在花园子里有什么可干的。

    “大哥,二哥是不是还在气我那会没抱他?”杨若华此时也有些让杨然闹得摸不清楚状况,胡乱揣摩着。

    “不会,二爷虽然有些任性,但向来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大嫂拍着杨若华,示意她安心,莫要多想。

    明月带着人很快就回来了,说是在院子里找不到杨二爷,迎冬苑的其他厢房,客堂,连那个小贵人那边也都找了找,都未曾发现二爷的踪影。

    这时,众人就有些疑惑起来了,这迎冬苑地方不大,一个好好的人能去哪呢?

    又问了在院子里的还有经过院子的人都说只是看见二爷站在花丛那里过,后来就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了。

    杨潇毕竟是老大,行事稳妥一些,一边吩咐人继续去找杨然,一边思考二弟可能去的地方。

    按说,这杨然也是知道这里是建章行宫的内宫,多是皇帝的后宫佳丽,稍有不慎冲撞了哪个都是不好的,所以杨然不应该会到处乱跑的。

    可这会怎么推断都是无力的,毕竟这么一个大活人就不见了,一旁的杨若华也急躁的不行,好好的一次探望小聚,如今搞成这副样子,让她颇有些焦急。

    这边的迎冬苑已然是乱成了一团,那边不远处的逢秋苑里,梨花木漆雕大床上,隔着淡黄帷幔依稀可见起伏后平息下来的身影。

    本是到了时辰要伺候主子午睡后起身的宫婢月芽,进了屋子只觉得有一股靡花的香气扑面而来,也不见主子起身,平日里这个时辰主子可是已经唤人要梳洗了。

    心中暗道奇怪的她,轻轻叫了声“娘娘”,没有回应,心想主子莫不是又睡过了?这倒是有些少见,就向前走到床前,轻轻的挑起了帷幔。

    殊不知,事有反常,必有妖呐。

    月芽再回头看沉睡的主子,这一下可是了不得了,她觉得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眨了眨眼眸,再看了过去,就大声的叫了起来。

    “啊……!!!”那叫声,仿佛划破了锦面,一时整个逢秋苑都被惊动了。

    迎冬苑。

    此时,三人经过了半个多时辰都没找到杨然,这会就有些焦急了,都不想再猜测有什么可能,只正欲派人再去寻找一遍的时候,却见昭华帝跟前儿的张英江款款过来了。

    “杨若华贵人,还有杨潇将军,圣上有请,请随咱家速速赶去。”张公公面无表情,通告几人后,转身就向前带路了。

    杨家兄妹听了,面面相觑有些摸不清状况,但已经派人来传了,总是要先赶紧过去的,临走前还吩咐一干人等,要继续抓紧寻找杨然。

    跟着张英江走着,却是去向了不远处的逢秋苑。

    “这逢秋苑是?圣上怎么叫我等来这里?”杨潇低声问张英江,还从袖袋里摸出了一锭银子递了上去。

    张英江推拒了银子没有拿,只是低声回应杨潇,“这里是顾贵嫔的居所,至于什么原因嘛,咱家就不方便告知了,杨大人见谅。”

    杨潇也知道,这位是崔富威带的徒弟,平日里规矩也是很严的,不能透露的消息绝不会多言,所以也就不与他做过多的纠缠了。

    等进了逢秋苑,还未来得及向昭华帝请安叩拜,杨潇就已经看见那跪在地上的其中一人,顿时感觉气血上涌,身子都有些发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