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十三章:陷害(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旁边的杨若华看着前面大哥的身影有些摇晃,不解的顺着他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眼,让杨若华仿佛被人施了定身咒语一般,瞬间僵在了那里。

    那跪在那里的其中的一人,可不就是他们刚刚四处寻而不到的杨然吗?

    杨潇虽然也有些僵硬,但到底是行军打仗之人,反应要快上一些,拽了拽同样僵住的杨若华,对着那个此时端坐在那里,面色晦暗不明的昭华帝叩拜下去。

    “臣杨潇(妾杨若华),请圣上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路南城坐在那,看着下边跪了一片的人头,也不说话,手指轻轻摩挲着那盏已经有些凉了的茶盏的侧面,嘴唇抿起,眼神发冷。

    坐在一旁的德妃沈媛,是刚刚随昭华帝从云砚轩一同匆匆赶来的,看着逢秋苑这一团糟,也有些发懵。

    接着就是路南城冷笑连连,众人跪在地上不发一言,崔富威接到示意,吩咐张英江去把杨家的人带过来。

    这会,沈媛正坐在那,小心的不发出声响 生怕惊到路南城,犯起龙怒来,视线缓缓扫过底下的众人,手指弯起,开始琢磨起这个事情来。

    杨潇跪在地上久久不见昭华帝喊起,心中暗叫不好,杨然怕是做了什么错事。

    果不其然,昭华帝反手砸了手中的青瓷描画茶盏,接着说到。

    “这就是朕的好国舅啊!好到要跟朕用同一个女人?”

    杨潇只知情况不好,却没想到昭华帝说了这样一句话,用同一个女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杨潇惊恐的转头看向杨然,可是杨然此刻内心也是慌乱的,虽然自己方才确实是在和一名女子在床上颠龙倒凤。

    但是直到那个宫婢站在那里大叫时,才反应过来是在和某位嫔妃一起……共赴**。

    现在他跪在这里,一方面是因为他确实和昭华帝的妃子有了苟且,一方面是他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他用尽力气去回想,却丝毫无法回忆起来为何自己会出现在那张床上,想的头痛欲裂,不得其解。

    所以他此刻只能一言不发的跪在那里……因为他无从辩解,无从发言。

    “好啊,连句解释的话都没有,真是一对好男女!”昭华帝目光从杨然身上转向了此刻失魂落魄伏跪在地上的顾衔凤。

    顾衔凤此刻也是迷茫着,她根本不知为何睡个午觉会和一个男人到了一起去?此时的情景让她无从辩言,只失魂落魄的跪伏在那里,靠着宫婢月芽在一旁扶着她一些。

    “朕看这事也不用审了!明摆着已经认了,一个是朕礼聘入宫的顾家女,一个是皇后的好胞弟,朕的好国舅!好!好啊!”

    众人闻此具是一哆嗦,比先前更是安静了。

    “崔富威!”

    “奴才在。”崔大总管上前躬身应和。

    “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是如此就按规矩处置吧!”说完,昭华帝踩过地上碎了一地的瓷片,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媛见状,有些无措,但看到张英江向自己使眼色,就连忙去追了路南城的脚步。

    “将顾贵嫔扶去秋水居,杨然暂押地牢。”等昭华帝离开后,崔富威不紧不慢的安排着,那秋水居名字看来就是含有萧瑟之意,算是建章行宫的冷宫了。

    为何说算是呢?因为这秋水居本身也算是建章行宫的一景了,当年是先祖爷为一位宠妃修建的,那宠妃名为秋娘,又极爱红叶,所以先祖爷下令修建了秋水居又在其中栽满了枫树。

    那满园的枫树,每当到了深秋时分,就会看见那红叶灼灼,远远望去仿佛一团火焰,笼罩了秋水居,艳极了。

    不过,幸福总是并不长久,据说那位宠妃在痛失了爱子之后,精神便有些失常,日日夜夜的哭闹寻找她的孩子,这样疯癫的哪怕是美人也终究是丧失了帝王的恩宠。

    终于在一个深秋时分,她放火一把烧了自己和秋水居,那冲天的火焰,和着那满园的红叶,美极了但也是充满了悲伤。

    火光散后,那秋水居的房屋具无太大问题,唯余那满园的红叶全部变成了枯碳,宠妃就那样躺在满地已经失了红艳色彩的枫叶之中,面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间。

    那位先祖爷闻后叹息半响,此后也没有派人再修缮秋水居,秋水居就一直保持着满园的枯枝,和破败了的院落,听说,当深秋的时候,夜晚秋风拂过枯枝,可以听到女子诡异中透着癫狂的笑。

    秋水居就成了建章行宫的禁地之一,当然多年以来,它一直扮演的是冷宫的角色,再也没有一个地方会给予一个嫔妃沉重的打击,因为那里曾经死去的那位宠妃不就是因为深受帝王的宠爱,却还是用一把火将过往的一切包括自己付之一炬。

    所以,在那个地方,一个嫔妃不仅是会感受到破败的秋水居带来的心灵上的恐惧,更多的是那种与它的曾经的主人一样的绝望,不得不说,秋水居确实是一个可怖的地方……

    当顾衔凤听到崔富威口中吐出的那三个字以后,尚有一丝神志的她告诉自己要完了,于是终于克制不住的晕了过去。

    杨然则是听到地牢二字后,缓缓的松了口气,整个人也颓软了,杨潇则是反应过来,先安排人将已经将昏未昏的杨若华送了回去,接着,又拿了些银子在地牢为杨然打点了一下,而后就是赶紧离开内宫,快马传讯定北侯。

    康正殿。

    回到康正殿的昭华帝,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沈媛也跟着众人退开了,半响不见有什么动静,就先回了云砚轩。

    路南城将人全部赶走以后,一个人站在窗前,抬头望向鑫海轩的方向,心中满是沉思。

    舒和,是不是因为我利用你的仇恨来铲除杨家,所以,你要伤害无辜的顾衔凤?不过也许你说得对,我从来都是一个自私的人,自私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窗外虫鸣的声音此起彼伏着,落日的余晖的光芒通过窗楣直射进来,照亮了整个康正殿。

    第二日,昭华帝方从康正殿缓缓醒来,任由宫婢伺候穿衣洗漱,看着一旁的崔富威面露难色,抬眸瞅了他一眼,也不多说。

    崔富威便已经会意的上前禀报,说昨儿个夜里,顾氏已经自缢于秋水居。

    路南城手微微停顿了一下,不说话,任由身后的宫婢为自己挽起发髻,带上象征帝王的镶九金龙的玉冠,再换上一身紫金四团龙纹常服。

    接过张英江递来漱口的参茶,整顿完毕后,方才缓缓开口。

    “既是如此,就通报一下顾家,葬了吧……”说到这里又顿了顿,“私下里告诉顾家,顾贵嫔为嫔不贤,与人私通,念其伴君多年,且已自裁谢罪,容全尸送回顾家下葬。”

    这事,说白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明白,顾衔凤在其中怕是被人连带的算计了,昭华帝口中告诉顾家一部分真相以及留了全尸,已然算是给了那位受染的顾氏最大的体面了。

    当然,至于为何此事需要在私下里进行,是因为,皇家的尊严向来是不允任何人践踏的。

    昭华帝整了整甚是平整的袖口,缓缓的走出了康正殿去往外宫的永延殿,那一步一步的虽然缓慢,但仿佛步步都踩在无数的尸骨之上,带着血腥,还有,帝王的荣耀。

    鑫海轩。

    一夜未眠的温怜宜此时面上虽有些倦怠,但眼神中透着阵阵的寒意,灼灼生辉,不能平息。

    听到凝琅禀报昨儿个夜里顾衔凤已经在秋水居自缢身亡了,拿着参茶正欲漱口的她顿了顿,眼里换上了满满的悲悯。

    “顾氏,虽然你平日里总是和本宫做对,但本宫还未曾想过要拿你的性命,可是如今呐,本宫已经身不由己了,在这个吃人的皇宫之中,为了替淑雅报仇,只能多那么几具无辜的白骨了……”温怜宜低低的说着,似乎是在说给已逝的顾衔凤,又似乎是说给自己听。“听雨,备些个纸钱再抄几卷佛经烧给顾氏吧。”

    听雨在一旁一边帮莞贵妃打理发髻一边答应着,对于主子这般,她已经习以为常了,其实主子从来不是一个太过心狠的人,只不过是这个皇宫,这个吃人的皇宫将她变成了这样,毕竟在这个地方,太过心善的人总是活不成的……

    “听雨呐,你是不是也觉得本宫太狠毒了?”温怜宜手中攥着那根白云如意簪,低声的问着她,但又不等她回答,或者说她从来不想从别人的口中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又接着说。

    “等到时候,替我给顾氏上柱香吧……”

    “也不过是个苦命的女人罢了,希望她下辈子不要投身到这皇宫之中。”莞贵妃这句话是说给顾衔凤的,但又何尝不是说给自己的呢?常人只知这皇家的富贵滔天,又怎知那滔天荣华背后堆砌起的具具白骨……

    “常人只道那,皇家好富贵,殊不知亭台高阁多红泪,娇花年年齐争春,年年岁岁逝红颜,殊不知荣华锦袍多白骨,滔天富贵难砌成,殊不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