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十四章:陷害(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昭华帝端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跪拜着的定北侯父子二人,半响摆出一副悲痛的模样,让二人起来,看座。

    杨潇一听昭华帝看座,顿时觉得二弟应该是有救的,便满怀期冀的看向那位端坐在龙椅上的帝王。

    定北侯到底是老谋深算一些,不会有杨潇身上还有的天真,哪怕杨家现任的定北侯到底是差了一些,但阅历和年龄带给他的经验告诉他,这件事怕是还是难以善了了。

    所以,他也不动声色的看向龙椅上的昭华帝,看到那位年轻的帝王面容上染上了一副悲色,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须知这为君之道其一就是在臣子面前不动声色。

    他都懂得的道理,这位近年来愈发成长壮大的帝王怎么会不懂这个道理呢?所以此时帝王的示弱,反而对他们杨家将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果不其然,路南城开口就是,“对于这件事,朕心里也不好受呐……”

    这话一说,杨潇有些摸不着头脑,再偷瞄了父亲的神色,发现不太对劲以后也警惕起来,再说定北侯一听路南城开口就说他也不好受,已然明白了,这昭华帝定然是不会让自己轻轻松松的带着然儿离开的了。

    “依国丈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第二句,路南城就将话语权给了定北侯,这下定北侯是真的犯了难,这样的问题,说处罚轻了吧,昭华帝肯定是不能满意的,但若是说重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啊,怎么会忍心呢。

    “臣……臣教子无方,罪该万死!”定北侯马上跪拜说着,杨潇见状,也连忙跪了下来。

    “国丈切莫过于自责,毕竟这儿女之事,长大了总是不由人的……”路南城顿了顿又说,“只不过,那位顾氏,已然在昨夜于秋水居自缢身亡了,看来是确有其事的,所以……这个事”

    “臣……臣罪该万死。”定北侯一听那女子已经自缢身亡了,心中更是发冷,知道这事只能看路南城想怎么处罚了,然后再想办法与其周旋一二,免除一些重担罢了。

    “那杨然逆子也!但凭圣上处罚!”定北侯心一横,终于说出来了昭华帝等待已久的那句话。

    “这样啊,那朕需得好好思量一下,这杨然说来还是朕的国舅,中宫皇后的胞弟,所以嘛……”

    定北侯听着心中大骂昭华帝,这个狡诈小儿,这般一说,他为了维护自己定北侯刚正不阿的形象岂不是要把自己替然儿求情的路都要堵死了。

    可此刻,已经成了这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但凭圣上做主……”定北侯哑着嗓子说出了这最后一句话。

    一旁的杨潇听到父亲的这样一番话,颇有些不满,爹爹怎么把二弟这是要推向断头台啊!正欲抢言,被定北侯一个眼神制止了,那一眼,包含了一位父亲的辛酸,包含了一位当权者的无奈,那一眼让杨潇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静静的跪在一旁,死死的咬住牙齿,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既然国丈如此大义灭亲,那就按律法来吧。”路南城悠悠的说道,暗想,定北侯这只是第一步罢了,不久后,整个杨家都会有该有的下场。

    “不过这事除了涉及杨顾两家的私事,到底是对皇家颜面也有所损伤,就着大理寺卿密审吧。”定北侯父子二人,此刻内心纵使是有千般万般的不乐意,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了。

    “臣叩谢皇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定北侯抬头目送昭华帝离开的身影,只觉得气血上涌,一口气憋在那里,心中无比憋闷,起身时,一个踉跄差点倒地,好在杨潇在一旁一把手拉住了他的老父亲。

    父子二人,就这样撑着扶着走出了永延殿,一步又一步,走的缓慢而艰难,仿佛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入了深渊……

    云砚轩。

    听到碧枕说的顾衔凤自缢身亡的话后,沈媛一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琉璃茶盏,双眼出神,久久都没有发出声响来。

    “娘娘?”碧枕轻轻的唤着,害怕沈媛癔症了。

    “你是说……顾姐姐……她?”沈媛的内心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昨晚才吩咐碧枕去照料一下顾衔凤的,这么今儿个起来,就听到这样的消息呢?那个热烈刚强的女子怎么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回娘娘,那顾氏确实是昨儿个夜里在秋水居自缢了,等今早管事嬷嬷进去送饭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没了。”

    “顾姐姐就这样……走了啊。”是啊,那个会对自己笑,会挡在自己前面,会送自己桂花糕的顾姐姐已经就这样走了,沈媛呆呆的走到床边,缓缓的躺下,抱着那个大迎枕无声的哽咽着。

    从此以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会挡在自己前边的人了吧,顾姐姐这辈子阿媛还没来得及对你说一声谢谢,还没有请你吃一回你喜欢的桂花糕,下辈子终究会还上的,这一世我们终究是只能这样保持在这个后宫中的敌视的状态而过了。

    好好的一次避暑,在这样一件事后,草草收场了,昭华帝下旨起驾回宫,众人忙忙碌碌的回了皇城。

    回京后,很快的关于杨然的处决出来了,罪臣杨然,对**后宫的罪名供认不讳,考虑此事涉及皇家私秘,故于天牢秘密处死……

    杨然一事,仿佛就这样悄然落幕,其实,真正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凤仪宫。

    杨皇后双眼通红的抱住已经哭昏过去的伯母,杨若华在一旁低低啜泣,言女官见状,连忙招呼了人把侯夫人搀扶到了榻上,劝慰皇后和杨若华节哀顺变。

    又去传了太医,来为昏过去的老夫人诊治,收拾了正殿内的狼藉,方才算是控制了形势。

    杨浅意想不明白,怎么好好的二弟会去招惹顾氏呢,不过是忙于宫务未能抽身前去建章行宫,却等来这样一个结果。

    偏偏是她的好二弟,不知怎么就这样认了下来,也不是没有疑点,甚至她还怀疑过温怜宜,可是却拿不出确实的证据,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然含泪饮下了那杯毒酒,无可奈何。

    就连杨家现任家主左相爷,都只能劝着定北侯认下这个命。

    顾氏,是本国四大家族之一。

    本国四大家,分别是,杨家,以善文武闻名朝野,如今现任族长是杨高格也就是现任左相爷,其女是杨浅意、杨若华一子早夭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人很是叹息,如今中宫之主便是杨若华。杨家习武一支,目前手握主要兵权的是定北侯杨高知,有两子,分别都在其麾下有着不小的成就,无女。这杨家有这么多如此争气的子孙可谓是四大家之首。

    许家,以财源滚滚善敛财善管理国库闻名,几任族长均在户部尚书一职上成就不小,算是为官一支的荣光了,为商的一支几欲打破了士农工商,商在末位的传统,许家为商大善也,在各个方面均有涉猎,做生意以诚相待,声誉极好,还时而接济贫苦百姓,使得许家排在了四大家的第二位。

    这慕容家,是可以追溯到很多个朝代以前的皇族,算来其实是四大家唯一的贵族了,不同于一般贵族花天酒地挥洒祖宗的钱财,这慕容家可是极为严于律己的,在做人上,力求端端正正,清清白白,做事上,清清明明,为官为臣,兢兢业业,可谓是难得的一大家,只不过慕容家虽是声名远扬,但到底已经是过时了的贵族,在四大家只排在了末尾。

    最后,就是这排在第三的顾家了,说到这顾家啊,则是闻名于多出才子才女,仅本朝就一连出过三任状元,历史上闻名的才女也是出自顾家,可谓是几多风流才俊尽出顾氏呐,很多作画作诗书法大家都是顾氏族人,故此,这顾氏在四大家中排名第三。

    顾衔凤就是出身在这样的一个家族里,父亲是当朝有名的书画大家,母亲也是小有名气的才女,大伯是先帝时考上的状元,如今在朝内任礼部尚书,三叔也是曾经的状元郎,如今是吏部侍郎。

    顾家家规除非家中子孙过而立之年仍未有子嗣的方能纳妾,所以顾衔凤的童年是幸运的,一对幸福的父母,还有一个不会太乱的后宅,让这个姑娘的成长很是顺利。

    因着叔伯二人都是有官职在身的,所以老宅里只有她们一家,唯有逢年过节时才会相聚,这让只有一个比自己小太多的弟弟的小顾衔凤平日里过的很是无趣,不久,他们家隔壁就搬来一家子新人。

    原来这新搬来的邻居就是沈氏,这沈家也算是江南的望族,不过子嗣向来不怎么有出息,如今不想这沈家也有人做上了京官,于是这家人才从江南陆续赶来皇城定居下来。

    开始时,两家只是出于礼节稍加的问候一下,并没有过多往来的意思,毕竟顾家是四大家之一,而沈家不过是将将来到皇城的新人罢了。

    但是很快的随着小顾衔凤像是发现了新的天地一般,喜欢上和那家的孩子们在一起玩耍,放放风筝,一起赏赏花什么的,这顾父顾母一看难得见爱女如此喜欢与人嬉闹,也不摆什么架子,便也就与邻居多加走动了一些,一来二去的两家的关系也算是不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