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十五章:顾衔凤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那邻居家的小哥哥感觉棒极了,小顾衔凤为此还怪母亲怎么不给她生个哥哥,偏偏是生了个弟弟呢?闹得一干人等颇有些苦笑不得的。

    不久,小顾衔凤还发现邻居家有一个比自己只小了一年半的妹子,平日里很少和小姑娘一起玩耍的她开心极了。

    看着小不点被一群大孩子逼到了墙角,她毫不犹豫的上前,挡在那个小姑娘面前,质问这些多多少少和她一起玩过的大孩子们。

    这些沈家子们,见平日里父母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好好相处,好好巴结的大小姐护着那个平日里时常被他们欺负的沈媛,有些不满,但到底是担心回去要被父母教训,所以恶言相向的骂了一会小沈媛,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这样,小顾衔凤亲手救了一个小姑娘,自己也是欢喜极了,连平日里最喜欢的桂花糕都拿来给她吃。

    可惜,好景不长,快八岁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就那么不见了,问起沈父、沈母的时候两人都支支吾吾的不肯多言,毕竟是孩童,没过多久,那个童年时的玩伴,就渐渐让顾衔凤忘在了脑后。

    她如今满心满眼的都是那个凭借一己之力,一路高升,如今已经坐到了吏部尚书的沈廷,也就是沈家那个让她心中惦念不已的邻家哥哥。

    很快的顾家夫妻二人就发现自己爱女的心思了,观察一段时日以后发现这沈廷也是前途不错的大好青年,如今这么年轻就已经坐到了吏部尚书的位置,恐怕不久以后,还会再有提升?几番思量之后,愈发觉得和沈家是可以达成两姓之好的,所以就由顾母先去接触沈母探听沈家的意思。

    原来这沈家如今也正有要为沈廷相看一个有家世有能力能帮扶到沈廷的娘子,正在犯愁的寻找时,这顾家居然找上门来了,这可乐坏了沈夫人,连忙招呼儿子来准备。

    不曾想,两边的父母对此事都抱有了极大的热情的时候,沈廷轻轻的一句,“我不娶。”让两边都犯了难,这顾家头疼沈廷看不上顾衔凤,可偏偏顾衔凤对他颇有好感,一心一意的惦记着她的沈家哥哥,沈家则是头疼这沈廷怎么这般不知事,与顾家结亲,对沈家和他都有说不完的好处。

    无奈沈廷态度坚决,就是不肯放松,沈家父母虽气得不行,但也只能好好的给顾家赔礼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新登基不久的昭华帝突然下了一道旨意,要礼聘顾家女入宫。

    伤了心的顾衔凤想与沈廷赌气,便应了那道旨意,成为了出嫁入宫的顾氏女,不曾想这只是一切悲剧的开始。

    这下,众人让昭华帝的行为搞得摸不着头脑,很快才发现,这个年轻的帝王又礼聘了慕容氏家的女儿入了宫,这下倒是明白了些,除了近年来不见什么踪影的许家,当今圣上的后宫里已经有了四大家的三大家了,想来这就是帝王的权衡之术吧。

    就这样,顾氏女在后宫中有了个贵嫔的位分,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主子了,除了和慕容氏一起针对那个让她看起来很不爽的莞贵妃,倒也再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了,还算过的顺遂。

    今日的她,躺在秋水居那个破败的房间里,她突然想起了少女时的很多事,想起了那个如今已经官拜右相的沈廷,慢慢的哭笑出声,如果可以重来,她顾衔凤不会选择入皇家……

    杨然的事情过去了一些日子,这后宫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模样,沈媛也为顾衔凤烧了些她亲自抄写的经书,又抱着娘的灵牌诉了诉心中的苦闷,旁边又有呀呀发声的小昭儿引起了她的注意,才慢慢从顾衔凤已经逝去的悲痛中走了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一往如常,昭华帝继续宠着温怜宜和沈媛,后宫中还有一些小小的争斗不得停歇,仿佛一切都没发生,当然只有沈媛自己知道有什么东西好像已经在慢慢发生变化了。

    这日,在照常路过青竹林,与昌顺仪约在一块儿,跟她聊了聊近来小昭儿已经长出了牙齿,如今正安排着添加一些辅食给他,而不仅仅是靠母乳成长了,这让作为母亲的沈媛很是欢喜。

    昌顺仪虽然是看着儿子被温怜宜带走,但到底莞贵妃还是有些不错的,允许她参与照料了二皇子,所以对这些需要知道的也很是清楚,有时说出来的需要注意的地方,比上了年纪的嬷嬷说的都要清楚一些,所以沈媛遇到有关孩子的事情都是喜欢问一问昌顺仪的。

    这不拉着昌顺仪聊了许久,又让碧枕拿来纸墨细细的记了下来,整理清楚才和昌顺仪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回昭阳宫的路上,突然看见了一个有些眼熟的小太监,看着他从自己前面走过,心想可能是在哪见过一面吧。

    可是转念一想这宫中太监毕竟是有不少的,但是能让自己有些眼熟的却不多,这下脑中快速的反应过来那个就是在沈宅的时候经常跟在沈廷后边的小厮,那小厮穿着太监衣服一闪而过,这让沈媛精神不由的一紧,连忙不加思索的小心跟了上去。

    看着那人七拐八拐的竟然是从一个隐秘的地方进入了云溪宫,这让沈媛有些诧异之余又觉得气闷,这两人如今已经大胆到如此的地步了吗?好像全然不顾其他人似地,竟然都已经改到云溪宫相聚了。

    这次出门沈媛只带了碧枕,将碧枕打发着去快到入口处那里望风,自己小心翼翼的摸索到窗前,放轻了呼吸静静的听着。

    不一会,就听到两人不高不低的交谈的声音,听了一会发现两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的举措,这让沈媛心里稍稍缓和了一些。

    “这次杨然的事安排的不错,看来接下来这杨家就会有些大动作了,如今就希望杨然这个导火索能起到不错的效果。”这声线稍低的是沈廷说话的声音。

    “当然了,右相莫要小看了本宫,本宫的安排岂会出错。”稍微上扬的尾音,不就是宠冠六宫的莞贵妃又是谁人呢。

    听到这里,沈媛倒是明白了,原来这二人是在商讨对付杨家的事宜,难怪路南城是默许的,还有杨然这件事原来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沈媛知道了解的差不多了,也就不准备过多的逗留,正欲小心的转身离开时,突然听到沈廷的发问,他口中吐出的那个熟悉的名字,让她有些挪不开脚步。

    只听到沈廷缓缓地问到,“这回那个顾氏是怎么回事?我记得她不是会随意与人那般的人。”语气中带着一些迟缓。

    沈媛听到顾氏二字就再也挪不开脚步了,如同被钉在那里一般,心中不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一定要听下去,一定要听下去,听下去……

    “哟,还挺清楚那顾氏的为人嘛,看来相爷你和顾氏也是有过交往的,怎么?想到昔日的小情人如今自缢身亡心疼了?那本宫可也没办法帮你什么?”温怜宜挑了挑眉毛,故作的激了激沈廷。

    不曾想,沈廷到底是官拜丞相之位的人,心思定然也是深沉难测的,怎么会看不出温怜宜的故意,神色没有任何一丝波澜,只淡淡的说,“在下也不过是顺口问问罢了,娘娘若是不想直言相告,不说便是,何必要故意激怒沈某呢?”

    “好吧,你既然想听本宫就重头给你说一遍好了。”温怜宜没有看到想象中沈廷面有改色的样子,有些不太高兴,但二人如今毕竟算是结了盟友,该透知的一些消息还是要相互交流的,不然稍有不慎就会毁了整个计划。

    所以,也就不加隐瞒,缓缓道来。

    原来,先是听闻了杨家那个幺女要在第二日见杨家的两个兄弟后,便着手筹划他们当时商量好的计划,计划就是让杨然与某个女子那般**,再由人出面撞破,告到昭华帝跟前,路南城到时定然是会明白过来然后加以配合的。

    这样一来就可以治那个杨然淫 乱宫廷的罪名,以达到消减杨家实力的同时又可以激怒杨家,这样可以让他们的后续的整个计划都得以推动起来。

    只是,前面的计划倒是准备的差不多了,那个女人选谁呢?选一个位分低的,可这次到建章行宫随驾的少有位分低的嫔妃,其中一个和温怜宜一同在鑫海轩,另外两个一个是刚来就被罚闭门思过的万贵人,还有一个是和杨若华一起的一个小贵人。

    然而,那个万贵人是个不安分的,不太好下手,而那个和杨若华一起的则是早早躲到了建云寺去拜佛了,所以一番比较下来,只有那个顾衔凤要合适一些。

    首先,她的位分不高也不低,正好可以达到引起帝王怒意的水平,而后她所住的地方离杨若华那里比较近,方便行事,最后一点就是这顾衔凤平日里有午睡的习惯这样的习惯往往会给别人以可乘之机。

    “听起来是有几分道理的,于是呢?”沈廷还是一派淡然,催着温怜宜继续往下诉说。

    接着莞贵妃就继续叙述了她们那日的安排,先是早就和杨若华手底下那个叛主了的小宫婢加以拉拢,所以她会在杨然的那杯茶中稍稍加入一点分量的药,只要将其引到了茅厕便是完成了。

    接着,会有温怜宜的手下的人,刻意引起杨然的警觉,走向花丛那边,那里掉着的金簪会让心中充满疑惑的杨然捡起来,细细打量,殊不知其中已经是抹了催眠成分的药物的,杨然中招后,有人秘密将他挪往顾衔凤的房中。

    此时顾衔凤已被吹了些**,但因为是午睡的时候,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接着就是给杨然服下烈性的**,弄醒他,一切完成的顺理成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