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十六章:发现(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接下来温怜宜说的就是昭华帝的一些意料之中的配合的反应,以及杨然虽然知道这件事里是有猫腻的,但是他却苦于没有证据,终究是逃不过一杯毒酒的命运,还有一些个后续的处理,譬如说找机会弄死了那个背主的明月还有处理了一些不相干的人。

    在这件事上,温怜宜虽然是个不欲多开杀戒的人,但是在大的计划面前,白骨的堆砌是必须的过程,为了成大事,那些会有哪怕一丝可能坏了事的人一个都不会留。

    “要本宫来看,那杨家没一个好的,要不是杨浅意那个女人从中求情,怎么会只是一杯毒酒,真是太便宜他了。”莞贵妃说到这里颇有些愤愤不平的说着。

    而窗外此时已经听完了整个杨然事件的过程计划后的沈媛,已经有些恍惚了,一个没站稳手就拍向了那层窗户纸。

    不等沈媛做什么补救,“什么人!”沈廷已经警觉的发出了喝问的声音。

    等屋内的人冲出来后,看到窗外居然是沈廷的胞妹当今的德妃娘娘时,大家的表情都有些不太一样了,温怜宜是一脸被撞破的微微的狰狞,那副好看的玉容现在真是散发着摄人的气息。

    而沈廷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看到德妃的那一瞬,他的心紧紧的揪住了,对于脸上难得露出了其他表情的沈廷,莞贵妃此时却已经无心观赏了。

    “来人,把她抓进来!”温怜宜眉眼高高挑起,气势汹汹的先转身进去了,沈廷看着那些个侍卫两手困住了沈媛,将她拖了进去,也不迟疑的赶忙进去了。

    “没想到让德妃撞见了,看来德妃是不能留得了!”不等沈廷开口,温怜宜就已经下令要处死沈媛,好杀人灭口。

    沈廷一听这温怜宜一点都不留,毫不迟疑的不顾要掀起袍角,就直直的跪了下来,“求贵妃娘娘饶了家妹一命。”

    温怜宜看着沈廷跪了下去,颇有些不耐烦,“沈廷!你这是做什么,难道忘记我们了我们的计划了,谁知道刚刚她在门外听了多少,若是透出一点去,我们谁都逃不了!”

    “臣知道,但对于家妹臣愿意以性命担保她绝不会透露出去分毫。”沈廷语气坚定丝毫不见慌乱,其实他此刻紧紧攥着的袖角,已经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安,只不过没人注意到罢了。

    沈媛此时被摁住跪坐在地上,彻骨冰冷的地砖提醒着她此刻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不过她有点没想到的是沈廷居然会愿意为了自己担上他的性命?这点倒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对于自己这个兄长,她向来是没什么感觉的,只知道和他是有着同一个父亲,六岁以前年少无知的她还曾经跟在他的身后喊过大哥哥的,后来被沈夫人喝止了,就再也对他们,对沈家没什么感情了。

    如今这个人说以自己的生命担保她的忠心,让她有些不可思议,想不到这个便宜兄长会有一天这样尽力的救自己,原来上次他在建章行宫说的那番话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你倒是兄妹情深呐,可我记得你和这沈媛并不是在一起长大的,如何能这般肯定她的秉性如何?是否会借机来扳倒本宫的。”温怜宜此刻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剑拔弩张的样子,手指轻轻划过护甲金片,红唇微启。

    “臣相信家妹的秉性,自然不会出去多言的。”沈廷继续说道。

    “臣妾发誓不会将此事说出去,臣妾也愿意为娘娘的计划尽心竭力。”沈媛适时的出声为自己谋取生的希望,只靠沈廷说服力还是差一些的。

    “哦?尽心竭力?德妃这话说的倒是挺好,甚得本宫的心意。”莞贵妃的视线直直的打在沈媛的身上,那种来自上位者的魄力,然沈媛有些颤意。

    “既然如此,以后德妃需得好好配合本宫才是,相爷都跪着求情了,本宫今儿个就卖个人情吧,不过,若是以后……本宫的那些个手段相信德妃是不会想要领教一二的。”温怜宜看到沈廷求情,还是要放了沈媛的。

    其实,从一开始她说的就多是气话了,毕竟这沈媛还是比较合路南城的心意的,刚走了一个顾衔凤,再少一个沈媛,昭华帝那里哪怕再放手让她去斗杨家,也是会难免有些不好的心思的,她是不会拿这种事来赌的。

    但是,该威慑的该做的都是要有的,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让那个德妃完好无损的从云溪宫走出去,那这好好的贵妃宫岂不是成了摆设,她这个主子也会让人看轻了去。

    温怜宜摆手将剩下的事情交给凝琅了,由着听雨扶着自己去了寝殿,也不再看跪在那里的俩个人。

    沈廷看着莞贵妃走远,冲着凝琅微微顿首,便起身来,站到沈媛的面前,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她,看着她心里都有些不安了,才伸出手将人从地上扶拽了起来。

    再和凝琅低声的说了几句沈媛没有听见的话,又走了过来,向前走去,感觉身后的人没有了动作还转身冷冷的说。

    “走吧。”

    沈媛抬头望了望沈廷的背影,也不作声,就那样默默的跟在后面,莲步轻轻,低下头好像一个犯错了的孩子一般。

    凝琅吩咐那个穿着太监服的小厮几句话,看着那些人慢慢走远,心里泛着嘀咕,这右相还真是有意思,前面拼死拼活的拿命担保救下了这德妃娘娘,这会对着自家的妹妹又是一副冷漠的样子,难不成是气急了?

    嘿嘿,这个平日里和煦如春风的没甚么其他表情的相爷,今儿个又是诧异,又是紧张又是气急的还真是有意思的紧呢。

    沈媛跟着沈廷顺着那条刚刚她进来的路向外走着,不久就看见了还在那里张望着的碧枕,碧枕心里正为一去半天不见回返的主子有些担忧,这一回头就看见主子出来了,只是跟在旁边那个全身散发冰冷气息的是沈家大爷吗?

    “娘娘,您怎么和相爷……?”

    “你先去那边等着,我跟沈媛有话要说。”还不等沈媛应碧枕的询问,一旁的沈廷就说了话,要求和沈媛单独说说话。

    沈媛跟在沈廷身后,还未到青竹林,沈媛越走就越按捺不住心中的那股不服气,直接张口打破了寂静。

    “你叫我单独想聊些什么?”沈媛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聊什么?就聊聊你为何如此冒险!平日里看着也是机灵的怎么这般糊涂,到云溪宫上赶着送命么?”沈廷一听这人的话面上那股子温润如玉刹那间就不复存在了,眼眸中存留的满是怒意。

    “我冒险送命?你以为那是因为谁啊!要不是看见你出现在那边我会去做这种糊涂事?”沈媛对沈廷的质问心中颇有些不平。

    沈廷见其丝毫没有认错的样子,有些生气,“你能因为什么,还不就是后宫里那些个手段,如今糊里糊涂的撞到温怜宜手中还不知反省么?那位岂会是你能随便招惹的起的?”

    “才不是!要不是你,看见你随意进出后宫我会赶着往云溪宫撞吗?说我冒险,你又何尝不是,胆大妄为,先前是随意进出后宫,现如今连后宫嫔妃的寝殿都开始随意进出了!我倒是想问问你,啊,一个当朝相爷,不会不知道这宫里的规矩吧!说我冒险,你又能好到哪去!”

    沈媛此时真的是气急了,不管不顾的指责着沈廷。

    沈廷看着眼前这个红唇一张一合,微微嘟起,丝毫不肯饶恕一般,反而伶牙俐齿在这里反驳自己的女子,心里有些揪痛,那个会跟在自己身后的姑娘真的是长大了怎么说他方才是真的为她担心,虽然她不知道。

    “再说,你沈廷不过是……唔”

    然后就觉得内心深处传来一个声音在促使自己做些什么,好堵住那张嘴,不让她在发出那些尖厉的质问。

    这边看着未能走远就争吵起来的两人,碧枕觉得有些焦急,无措的不知道该如何让二人停下来。

    可是,下一刻,发生的事比让她看见沈家那位以温和带笑出名的公子发脾气更惊讶的事。

    只见那位公子爷,毫不迟疑的捧起沈媛的脸然后狠狠的吻了上去,将沈媛未说完的话都堵住了,一时之间碧枕和沈媛都完全惊呆了。

    沈媛此刻是完全的呆住了,她还沉浸在质问着沈廷的过程中,毕竟在两人之间向来是你不犯我,我也不犯你的状态,从不会过多的触及对方的底线,这一次是难得的两人之间有了史无前例的争吵。

    而且在沈府欺负她的不是沈廷,将她和娘赶出府的也不是沈廷,所以沈媛恨沈家,但却对沈廷没什么过多的恨意。

    是的,她恨沈夫人、恨沈父、恨……但不恨沈廷。

    只是没想到,沈廷他居然会这样对待她,不论如何,她们二人不论沈家如何,到底是有着血脉渊源的、到底是有着同一个父亲,他怎么敢!

    等到,沈媛忿愤的甩手给了沈廷一个巴掌后,碧枕听到那清脆的声音,才仿佛如梦初醒,看着主子已经快步离去的身影,无暇顾及那边沈廷还捂着脸颊有些狼狈,赶紧向沈媛追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