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三十八章:如画江南(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这不?今儿个一开春,昭华帝就下令今年的巡游就定在江南了,这是这位年轻的帝王登基以来第一次巡游,其阵式和重视程度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自前朝以来就有“朝觐当年筑此坛,旌旗影里簇仙班。只今惟有青山在,日暮孤云自往还。”的诗句,这样的诗句让当年还在马上四处征战的先祖爷沉迷不已,既是为其中描述的风景所陶醉,更是为那诗句中所让人想象的帝王巡游的浩大阵式所折服。

    根据本国的史书所记载这帝王巡游的传统是由一位皇帝开创的,除去他第一次巡视陇西的短暂之旅,当然他的大规模巡游,是始自封禅的。

    至于这封禅呢, “封”字是指,在高山之极顶聚土为坛以祭天。积土为坛,意味增山之高,表示对浩荡天恩的感激。而“禅”呢,则是指在大山之下的小山上扫出一片净土来祭地,增加地的广厚,以酬谢大地之神对万物苍生的恩赐。所以古代的帝王通过祭祀大典,向天地汇报为政的成功,又有昭告天下之意。

    当年那位皇帝从都城咸阳到泰山,路有千里之遥。选择了封禅,等于选择了长途旅行。这一走,他的脚步就停不下来了。据记载,在称帝的11年间,他一共有5次大规模巡游,占据在位一半左右的时间,路程不可谓不遥远,过程不可谓不磅礴。

    这远远高于了史册上所记载的,天子“五载一巡守”的古制。而巡游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宣德扬威,安定天下。所以本国帝王的巡游制度自先祖爷在世就是已经定下来的,规定在位者至少每五年一次巡游国土,首先是要给在位者一个体察民情的机会。

    这段记载,让先祖爷每每谈起都赞不绝口,因为自从先祖爷坐上皇位,他就发觉,这皇上啊,是不能随意出去走动的,如果没有了机会,就要一辈子呆在这朱墙内,看着那片天空,会是极其无趣的,虽然他的子孙也许不会达到封禅的高度,但也是可以体现天子之威,又感受到除皇城以外的不一样的景色。

    不得不说,先祖爷是个很实在又不失乐趣的人,在年老的时候还不忘给自己找些乐子,而这个帝王巡游嘛,既不失了游览国内大好河山的机会,又可以体察民情,实在是个两全其美的好事。

    到如今,就是昭华帝登基后的第五年,所以他在新年过后的开朝第一天就下了旨意,将这第一次巡游定在了江南,一时之间上上下下的人都开始忙碌准备起来。

    江南地方官员在听到昭华帝的第一次巡游定在了他们这里后,既激动又有些忐忑,激动的是,有机会接待帝王的巡游是会被载入史册的,忐忑的是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什么差错那么这其中所要承担的风险又是难以言明的。

    但不论是激动还是忐忑,他们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来迎接帝王的巡游队伍。

    这帝王巡游自然是不那么简单的,这安全就是首要的一个问题,不过作为一个马上起家的王朝,昭华帝从做皇子时就有专门的死士,做了这皇帝以后更是接管了这皇家自古以来的隐卫。

    说到这隐卫,大家都是只有耳闻却未见过其身,正可谓是“隐”,传闻说,这历任隐卫的头子是和他的主子即在位的帝王同生共死的,因为他需在该帝王即位后饮下只有皇族才有解药的毒药,终此一生为皇家效命。

    若是帝王不幸在他们的保护下还出了意外,那么自然是拿不到解药只能和帝王一起陪葬了,所以这些隐卫向来都是忠心耿耿的。

    这次也不例外,找人易容成昭华帝的模样,安排和大部队一起走陆路,而真实情况是皇上他走的是较快的水路,这样既保证了皇上的安全也可以感受到较为真实的民情。

    接着就是路上明面上护卫的问题了,雷云此时已经携新婚的妻子奔赴了南疆,御林军需留守在皇城守卫皇城的安全,此番不乐意也只能动用杨家的力量了,定北侯这个老狐狸,深怕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活出了什么差错会毁了他的势力。

    所以,在这之前立马上了折子说自己因小儿病逝,心疾复发疼痛难耐故请求在家修养多月,而杨潇也很快的跟着递了折子说胞弟病逝,老父旧疾复发,这自古忠孝两难全,但如今老父年事已高恐生事端故特请在家侍疾。

    路南城看到这父子二人相继递来的折子都气笑了,这不就是杨家最擅长的把戏?拿着俸禄享受着高位的权势,偏偏一有事就总想着推脱,这样的臣子留他何用?

    当然最后杨家也没有做的太过分,只是将族里一个不怎么出众的少年推了出来,由他来领队护卫皇家的安全。

    昭华帝自然也是不指望在危机十分这杨家能够帮到什么,所以在同情这个被推了出来的少年的同时,也就暂时接纳了他。

    再来就是这路上的人员配备也是有讲究的,两位相爷,左相留守京城,右相沈廷则随驾出行,那些个六部的人员,或是尚书或是侍郎侍驾而行,底下还有负责帝王日常起居的,有负责帝王衣食住行的,还有那些个后宫佳丽们。

    这第一次巡游皇后自然是不能缺席的,就只好将凤印的一半权利分给了温怜宜由她留在宫内代理宫务,下面就是四妃,淑妃不争不抢最后自然是留在京城,贤妃看死对手莞贵妃没有随驾,就也选择了留下,至于德妃如今风头正盛自然是不会落下的,再来就是一些由皇后圈了名字的才能跟着一起下江南。

    很快的,就到了巡游队伍准备出发的日子了,这边城门两侧皆是前来送行的官民,这时在队伍里的昭华帝就已经让人替换了去了。

    年轻的帝王此时骑着高高的汗血宝马,气宇轩昂的挥鞭示意巡游启程,身后是黑压压的跪了一地的臣子和京城内的百姓们,高呼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道路旁的杨柳随风飘扬着绿色的秀发,一支浩荡的队伍就这样缓缓的离开了人们视线。

    在这个万人空巷的时候,真正的昭华帝等人从侧门已经由一架低调又不**份的马车承载着向前方的路途快马急驶而去。

    沈媛因为先前说自己常年在江南养病,想来路上也是熟悉一些的,所以被安排着和昭华帝一路走水路,大总管崔富威为了防止暴露是没有跟在路南城的身边的,又因为本就准备低调行事,所以水路一行队伍很是精简。

    这路上二人容貌稍作修饰,路南城又装成是准备去江南进货的商人,身边跟着张英江来伺候圣上,沈媛也是只带了碧衣,碧枕则是随着那边的部队一起上路的。

    暗中是有隐卫在随时警惕着昭华帝的安危,明面上则是有几个个中高手伪装成商人家中高价请来的护院,这就算是整个队伍的人员配备了。

    方前,沈媛还担心路南城身为天子,是不会习惯这种简易出行的方式的,肯定会有诸多的不适应,不曾想这路南城当年做皇子的时候也是靠自己丰衣足食过的,更何况他受了雷云和他那个大哥的影响,在很多方面还是不会如一般帝王那般缺人伺候就无法生存的状态的。

    甚至在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这位尊贵的人,还将护卫跑去河边抓来的鱼拿了过来,亲手烤鱼吃,这让沈媛着实的吃了一惊,因为在她的观念里,坐在帝王的那个位置上,任何的事情都是可以指挥下面的人去完成的,而这位却是一副完全可以自力更生的样子。

    路南城看着沈媛那副吃惊的模样好像也不意外,看着她小女人的依偎在身旁眼眸中亮闪闪的盯着他只看,让他眉眼间都染上了薄薄的笑意。

    “很吃惊吗?”

    “当,当然了,圣……哦不,老爷您是怎么?”路南城的突然发问让正在一副了崇拜模样盯着他直看的沈媛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个啊,还是雷云教会我的。”

    接着沈媛就听路南城回忆叙述了那段往事……

    那次,随先皇在猎场围猎的时候,他和雷云为争夺名次二人互不相让,毕竟年少轻狂,谁也不服谁,于是就约定在猎场的深处再赛一场,不想二人的马越跑越快越跑越远,这让身后跟着的护卫都没能追上来。

    不知不觉就在猎场的树林里迷失了方向,这让当时还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皇子的他很是慌张,不断的想要寻找能够走出去的路。

    雷云就不一样了,这位毕竟出身行伍世家,从小就被丢在马背上磨练,没学会走路都先学会骑马了,对于这种野外更是不在话下,他看着路南城骑着马不断的跑过去又跑回来也不说话,淡定的去那边的小河里抓了鱼,拾了柴火,开始烤鱼,等喂饱了自己才招呼他来吃鱼。

    彼时的路南城已然饥肠辘辘,也没有了皇族的矜持,大口大口的吞着鱼肉,雷云已经撤下身上的披风,席地而躺,丝毫没有着急出去的样子,或许是雷云的淡定,又或许是路南城已经填饱了肚子,这个皇室贵胄也有样学样的席地躺下。

    直到第二日清晨,护卫队急急的搜索而来,两人这才摆脱了困境,自那以后,路南城就下定决心要能够做到在任何环境下都宠辱不惊,甚至和雷云一同去南疆历练了一段时日,暂且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