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四十章:十五灯会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京城杨丞相府。

    “大哥,你说这回那小皇帝下了江南会不会把咱们的事给扯出来啊。”定北侯此时全然没有丧失爱子的悲痛,眉宇间倒是有着深深的烦忧。

    丞相府的密室里,几人围坐在一起,为这次江南巡游的事分析着形势发展。

    “嗯,这件事啊……”杨相端坐在那里摩挲着长长的胡须,微微眯眼。

    “我看这事需得细细谋划一番,要准备万全一些,你要通知那些人早早做准备,最好不要让他发现了马脚。”座上的杨丞相表情晦暗不明的说着。

    这边的路南城等人,在傍晚时分停到了一个小镇,下船时被那热闹的场景震到了,那所有的人都穿着鲜艳的新衣,街上串着各色的花灯,街边是摆摊叫卖这的小贩,那来来往往的人群熙熙攘攘的欢笑声、惊呼声、交谈声不绝于耳,热闹极了。

    这可比京城里的花灯会还要热闹几分,带着当地独有的浓厚的文化气息,吸引了不少游人的眼球,让人打听后才知道这是当地的人独有的庆祝花神节的方式。

    不同于其他地方在傍晚的时候人们花树枝梢上张挂“花神灯”,灯火与红花绿枝相映成趣;更有青年男女漫步花丛中,赏花谈情;不少有的是文人墨客触景生情,吟诗作画……当然对于各地花匠或花卉爱好者,这更是一展各自手艺的好时节。

    只是这茶树镇是有着关于花神的独特的传说的,这花神节虽然基本的风俗是与江南的其他小镇没甚么区别的,多的是一份缱绻的爱情故事。

    对于这些个民间轶闻,两人一路走来也是听了不少的,如今也是颇有兴致的准备听上一听的,所以下了船来,还学着当地的男女买了面具戴上,两手相牵款款而行。

    正巧,那边的高台上表演生动极了,吸引了很多外来人的目光,当地的人们已经见怪不怪,原来这就是每年茶树镇花神节所特有的节目了,那边的高台上就是在演绎着当年那个传说,沈媛和路南城也不例外的站在那里观赏着。

    原来,这茶树镇镇如其名,是一个当地的产茶圣地,当然当地的茶花也是极有名气的,很多花匠会悉心的培育出不同的品种在花神节那天展览出来,拔得头筹的人会得到当地商会所拨的奖金有五千两白银。

    不说这笔奖金丰厚,就是那第一的名头对一个花匠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而且培育的好的茶花有可能会被选中送往京城,还有可能被哪个有钱的人家看中花高价买下,所以这样的机会是极其难得的。

    却说,那年有一个年轻的书生,本是欢乐幸福吃穿不愁的,可他的母亲不知怎么染了重病,卧床不起,这位书生就将自己家中可以变卖的东西都拿去卖了,来给老母亲看病,但是,老母亲的病来势汹汹,所需药材又贵,这让这位平日里只靠卖卖字画为生的书生愁得四处奔波借钱。

    而那些听说了他母亲的病情的很多亲朋好友都摇着头,拒绝再借钱给书生,书生失魂落魄的走了回家,蹲在墙角哭了起来。

    这时,墙外传来断断续续的关于开春花神节上即将举办的茶花评选大赛的内容,这让书生听了以后身躯一震,似乎寻找到了一线希望,他以前听老一辈的人说过,那最美的茶花是不可能经人手培育出来的,而是生在难以寻找到的山林之间。

    于是,书生将老母亲委托给了邻居,就整装了行囊上路了,这南方虽然少雪,但二月的天气还未回暖,书生又是一个没怎么出过门的人,一路上的艰辛可想而知。

    看到这里,第一折的表演就算结束了,需要在场的各位在转个来回体验一下花神节的各色花灯再回来继续观赏。

    路南城心里为小镇这样招揽客人的方式暗暗点头,这要是一口气将戏演完了,估计那边的摊位上的客人都会被吸引过来,但演戏的打赏的钱是不固定的,很多人都是看完就走的。

    但是通过这种的方式,将人群赶往热闹的摊位那边,转几圈再回来继续看的话,游人们就会在闲逛的过程中将目光投到那些摊位上,这样下来大家都能将东西卖出去一些,看来这茶树镇的镇长也是个精明的呢。

    于是两个人就随着人流,慢慢的逛着,期间还有不少人将目光投了过来,这一男一女虽不能透过面具看到他们二人的面貌,但看这身形和举手投足间的贵气,即便是不看他们的模样也可以想象二人的风华绝代。

    沈媛对于昭华帝这种喜欢一些热闹的地方倒是有些意外的,不过这花灯会她以前虽然是参加过,但多是陪母亲一起在集市上叫卖母亲做的手工饰品,纵使是有着玩心还是会被牢牢的看顾在身边。

    而路南城则是对这些不同于京城的习俗是格外关注着的,透过这些习俗和传闻逸事可以看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难怪先祖爷定下了规矩让为帝者五年一巡呢,这不?通过一次外出,仅一个小小的茶树镇就透出那么多的学问来。

    就是一个简单的二月十五的花神节,就要通过镇长的安排带动大家的生意,而通过民间传闻的表演,也可以使得一些相关物件的商品卖的快一些,想来明日里那场茶花赛又会得到不少人的关注吧。

    很快的,这第二折戏就开场了,这回讲的是那书生费尽了千辛万苦,终于寻到了一处密林,在那里看到一群美丽的女子在翩翩起舞,每一动一舞步,周围就仿佛增加了几分生机,很快书生就被发现了。

    书生问出了自己想要的茶花,那些女子都不理会他就离开了,只有一个穿着淡粉衣衫的女子闪着大眼睛,觉得这书生真是好笑,那么费劲的想得到不过是一株茶花罢了,一时就起了玩弄他的想法,就给了他一株茶花,但要求是她需要一起参加那个大赛,书生想这是人家培育的茶花,一同参加大赛也没甚么不可以就同意了。

    不过这姑娘还真是古灵精怪极了,一路上总是莫名其妙的被嘲弄着,但书生并没有因此停下急着归家的脚步。

    听到这里,沈媛已经大概能猜出后面的故事了,大概无非就是那女子是茶花仙子,最后与书生相恋,至于最后这二人是否在一起或者没能在一起,她都不太关心,因为这种故事让她如今这个身份听来也算是笑话了。

    不说路南城心里还有着温怜宜,就说他身为帝王永远都会是天下人的帝王,而自己现在只要能在他心里占得一席之地就好,何必听了这些个男女情事的轶闻徒增心中的不甘呢。

    路南城看到身边的沈媛渐渐有些不耐烦听下去,也就不听了,先前他以为这种故事会比较得女子的欢心的,自己这个德妃倒是个与众不同的有点意思。

    两人就这样默契的离开了高台,又看了看一些其他的地方,这才缓缓的向船舱走去,沈媛心情倒是没有先前那般兴奋了,光是看着那些个男男女女心里就会徒增伤感,让她有些难受。

    “媛儿?今儿个是怎么了?”路南城站在甲板上,伸手圈住那个准备离开的女子,将头低低的凑了过去。

    沈媛找了借口想要推脱,“老爷……我只是想到逝去的娘亲了,所以”说到这里沈媛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突然意识到当时可是把她记在正房的名下了,大家是不知晓她的身份的。

    “娘?我记得沈夫人还尚且好好的在世,媛儿何出此言呐……”路南城敏锐的发现了不同,心里对怀中的人有着自己不知道和没能掌握的事情而略有不悦,眼神都徒然犀利了起来,直直的望着她,希望能得到一个解释。

    沈媛感受到那凌厉的视线,心底有些苦笑,这路南城到现在心里虽然是有着她的位置的,但到底是没有完全的相信过她吧。

    不过,这种事情说通一部分也不算是欺君罔上了,所以她就将自己的身世和盘托出,将在外与母亲奔走的那些改成了被送到江南老宅养病,甚至还装出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眼圈红红好像下一刻就会哭出来的模样。

    这样的回答让路南城满意了几分,左右不过都是沈家的人罢了,至于是不是正室所出又有什么要紧的呢,倒是这沈媛似乎还有不少的事情是自己所不清楚的,当时急于扶持一个可以挡在舒和面前的人却没能好好的查她一查。

    如今看来,或许是有必要进行调查一下了。

    巡游部队这边已经行进了近一半的路程了,所到之处无不彰显着帝王威严。

    杨泽每日里都是提着十二分的小心在护卫着整个队伍,好在这一路走来倒是没见什么人来不要命的偷袭,这让他也算是松了口气。

    云溪宫。

    此时的温怜宜正在考课皇子们的日常学习情况,这次帝王巡游考虑到几位皇子都年龄不大,就都留在了宫中,连陆德也是托给了昌顺仪多加照料,这莞贵妃虽然是个惯于心狠手辣的,但到底对这些孩子们还是有着不一样的心情。

    只是这照顾着孩子,还要应付着贤妃时不时的上门挑衅,让她有些头疼,如今这宫里皇上与皇后都不在,这个慕容璐三番两次的挑衅恐怕就是看着她拿她无可奈何,给她添堵罢了,却也无可奈何,不过这后宫内倒是安静了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