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四十一章:花神节(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江南沿岸的三月,就是不同于京城的风景,三月的江南,草未全绿,树未发芽,芦苇荡漾,水波粼粼。

    据传那西溪,可见梅花延绵二十里,深望似雪,路南城还兴致勃勃的拉着沈媛要坐在那摇橹的船上,穿行于万梅丛中,赏心乐事。

    迂回的水道,如梅树枝条般虬曲,小船慢慢前行,任由梅枝轻抚面颊,真的是景不醉人人自醉,不过这日可不光是要赏梅,二人还准备去参观一下茶树镇今日的那个茶花评选大赛,赏玩梅花后,才不紧不慢的向赛场那边走去。

    先前一路走来还不觉得,待一进入那个场地,才算是感受到古人有云,“惟有山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那远远望去看不到尽头的街道两旁都是摆放着不同的花盆,各色的茶花竞相开放着,来往的人群熙来攘往好不热闹。

    入场前,每个人都会领到一张纸,遇到欢喜的茶花,就写上它的编号,算作评选茶花大赛的一项参考了,剩下的参考则是,由一些德高望重的赏茶花的老者,还有花匠,以及镇长还有县城里来的县官组成进行考察。

    路南城和沈媛领了纸条,就慢慢的踱进了这条街,这街上除了来参赛的花主,还有免费提供茶水的摊位和以供休憩的长凳,这样也好保证来观赏的游人在累的时候可以随时小小的停歇一下,再继续逛下去。

    当然这条路本就选在有许多吃食的店铺的街上,毕竟这茶花赛是到太阳落下西山才算结束的,所以,总而言之,就是无论是游人累了渴了还是饿了均有解决的方法,甚至还有镇长安排的一些懂茶花的人在那里可以供人随意询问或受雇于有需要的人来全程讲解,这安排不可不谓是比较全面的。

    先不说那些让人目不暇接的茶花,就说这些个花主也是各有千秋的,有的一言不发的面前摆着一盆或几盆茶花,有的则是在那里舌灿如莲花般的夸赞这自己面前的茶花,还有一些甚至通过请人来表演吸引众人的目光,真不知最后是看的花还是人了……

    路南城和沈媛二人对这个茶花都算不上很了解,就雇了一个小花匠来跟着一边看一边说。

    先是为两人简单介绍了这茶花的种类,这茶花呢有碗形花瓣,单瓣或重瓣,若以花瓣来分,可以有以下四种:单瓣、夹套、武瓣和文瓣。花色又有红、粉红、深红、玫瑰红、紫、淡紫、白、黄色、斑纹等,花期为冬春两季,较耐冬。

    这小花匠看起来也是极为机灵的,看到二人的目光扫向何处,就为两人介绍那些个品种。

    那边是不同色的十八学士,这边是花瓣重重的六角大红,有那颜**人的大朱砂,还有那有着轶闻的状元红

    说起这状元红的故事,小花匠见两人似乎是来了性质,便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这相传民间有个已被招为驸马的状元郎,千里寻亲,却意外见到了大自己多岁的“妻子”,是她侍奉生父长达十几年年。就在生父逼他圆房时,一道圣旨传到宣他进京成亲。一边是父命难违,一边是君不可欺,让他着急之下竟口吐鲜血倒地而亡。

    第二年,那位状元的坟上生出了一枝山茶花,花大如盘,色如状元锦袍,当地的人们就将它称为“状元红”。

    二人听了觉得这倒是个有趣的,这状元也是忠孝俩难全啊,就将手中的纸条上写下了那开的最艳的状元红花主的序号。

    到了午膳时分,二人逛得兴致正好,也就不准备回去用饭了,有着小花匠推荐了这当地美食,准备也去体验一番。

    进了一家看起来人不多但收拾的极为干净整洁的饭馆子,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就坐,就见跑堂小二兴冲冲而来,为二人报上菜名来。

    “二位客官您请坐,小店今儿个有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焖黄鳝,豆鼓鲇鱼,锅烧鲤鱼,麻酥油卷儿, 烩三鲜, 炒金丝, 清蒸鸡,黄焖鸡,三鲜丁儿,八宝丁儿,清蒸玉兰片, 软炸飞禽,清蒸江瑶柱,炒丝瓜,三鲜木樨汤,三鲜丸子,四喜丸子,荷叶卤,一品肉,水晶肘子,蜜蜡肘子,烧紫盖儿,炖鸭杂儿,三鲜鱼翅,还有那个栗子鸡咧。”

    沈媛是没有见过这般阵式的,眼神中有些微微的诧异,倒是路南城曾经随着雷云他们还是也去过不少馆子,只是不等他开口,小二又推荐了一些有关于当地的一些特色菜色。

    二人今日本就是想尝试一下这当地的民间美味,自然就是挑了些当地的菜色,身边的护卫则带着小花匠坐在另外一边的桌子上,点了些菜等着享用。

    小花匠吃着美食心想今儿个算是碰到贵人了,这两人不仅出手大方还带着自己一块吃饭真是不错,等会再多给他们介绍介绍这里的好物事才对。

    等用了些吃食,稍稍休息一下,几人就继续上路了,这一路上就是继续赏茶花了,听着小花匠的妙语连珠,逗得两人直笑,到后来大赛结束后还赏了不少银子给他。

    这茶花大赛随着太阳的落下,也逐渐接近了尾声,县太爷派了人整理票数,会连夜算出来,明天报晓时分就会用大红的纸张公布出来,于是众人就慢慢的也开始散了,也有人看上了茶花,或在今日里与花主谈拢买下,或是等到明日里去高价抢那些个排名在榜的花朵。

    他们也是看着买下了一盆子状元红,那花开的美极了,就是不知它是否能一直活着到最后回京,倒是小花匠看出了两人的为难,传授了一些照顾茶花的方式,让二人连连谢过。

    今日也算是收获颇丰,在晚霞的辉映下,身影慢慢的拉长,鼻端仿佛还萦绕着那茶花赛上的芬芳馥郁。

    走着走着,就看见前面一个卖绢做茶花的摊子被几个看起来像是地痞流氓的人给踹翻了,边上的那些人都远远的观望着,不敢妄动,就看着那个摊主是个单薄的女子被几人欺负着。

    小花匠定睛一看,倒是激动的冲了上去,对着那女子直喊姐姐,又对着那些地痞拳打脚踢的,可是毕竟势单力薄,反而被一把推倒在地了。

    路南城见状,忙示意跟前的护卫上去帮忙,三两下就解决了那些个地痞流氓,打的他们嗷嗷直叫唤,那些远远观望不敢上前的摊主们连呼叫好,沈媛也上前查看那女子的情况,护卫又帮着收拾了被砸了的摊子。

    这种情况下,既然出手相救了也就不忙着回船上了,先将这女子和小花匠送回家才是。

    因着人多,帮着扶着扛着东西,也算是比较快的就到达了小花匠姐弟俩的家,这是个不大的小茅房搭建着的院子,看起来虽然有些破败,但小院收拾的倒很是整洁。

    不同于路南城的诧异,沈媛对这种情形早就见怪不怪了,连忙扶着女子进屋,又招呼碧衣去打了水来,那边护卫大哥也很快的为小花匠看了看身上的伤势好在只是一些青肿的伤没有过重,找了些药酒来细细的涂抹推拿就算是上好药了。

    这边在来回的忙碌着,那边出来一个拄着拐杖的颤颤巍巍的婆婆,声音沙哑,看起来眼神也不太好使“你们是?”

    小花匠连忙过去扶着那个婆婆,解释着说,“奶奶,这几位是刚刚在集市上救了我和姐姐的大恩人呐。”

    然后小花匠又跟老婆婆前前后后的说了他和年轻女子的遭遇,以及沈媛等人的仗义勇为出手相助,将几人描述的如同天神一般的。

    婆婆也听着脸上满是感激的神色,“那些个挨千刀的,就会欺负咱们这些个老百姓呐,老太婆在这里谢谢几位恩人了啊。”说着说着,热泪盈眶的就要下跪,路南城连忙扶住老人家连说不用谢。

    扶着老人慢慢的进屋里去,这只看茅屋的外表,路南城还是可以接受的,可一进了这屋里边,纵使是一想教养很好不随意表露的路南城都有些不自在了。

    这个不大的堂屋里,摆着一张四方的小桌子,依稀可以看出曾经是漆了红漆的,桌子旁放的是大小高度不一的四个小凳子,环顾堂屋的里边可谓是家徒四壁呐。

    老人感受到路南城的局促,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家中太破旧,让恩人多担待啊。”

    “不会不会。”路南城连连摆手,这家中虽然破败,但好在收拾的很是干净,看起来到也没有那样难以接受了,只不过一想到这民居的环境这么差,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的,毕竟是他的子民。

    “老人家,您们这里生活都是这样吗?”路南城关心的问着

    “唉,我们家都是让老太婆这个身体拖累的啊……”婆婆说着眼泪直往下流让路南城都有些措手不及,好在小花匠还在一旁,连忙抱着婆婆,用手背轻轻的蹭去她的泪水,这个场景让立在一旁想来是没什么感情的隐卫都觉得有些伤感。

    这边,沈媛小心的为年轻女子处理了身上的擦伤,又拧了帕子为她拭了拭脸上的灰土,这般抬头一看,倒是个清秀佳人,接着又换了身干净的麻布衣衫才一同起身去了堂屋。

    进了这屋里后,发现还剩下一个凳子,两人互相谦让了半天。

    “哎呀,你有伤,还是不要站着了,快坐下吧。”

    “不不,恩人,还是你坐吧。”年轻女子连连摆手不肯落座。

    最后还是小花匠站了起来把凳子让给了他姐姐,众人这才算是围着那张方桌聊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