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四十二章:花神节(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哎呀,这位夫人啊,多谢你了,老太婆如今就只有这孙子和孙女了,要是出点什么事,可让我怎么活啊。”老婆婆看到沈媛,又感激的表示了一番。

    沈媛也是理解这种老人家的心情,反握着她的手拍了拍安慰着,让婆婆的情绪好了很多。

    “姑娘,那些地痞是这么回事?这附近常有他们来捣乱?”路南城开口询问着,他此时对这地界的百姓的生活安危有些担忧。

    “他们的主子看上了我姐姐!非要把姐姐抢去做他的小妾,姐姐不答应,他们就三天两头的就到我们家摊位那里捣乱!”不等姐姐说话,小花匠就抢着义愤填膺的控诉着。

    “那这里的镇长都不管吗?”路南城继续问着。

    “镇长?哼,那个收了黑心钱的镇长怎么会管我们的死活,不帮这那个死财主来欺负我们就算不错了。”小花匠继续骂着。

    “那有没有去告过县官呢?”一旁的护卫大哥抢言问道。

    “县太爷他才不管呢,上次李大叔家的儿子被王员外家的儿子打死了,告了官,那县老爷他收了镇西那个王员外的钱,不仅没给他做主还逼着李大叔家的小桃红嫁了过去当小妾,说算是对王家的补偿,你说说这让我们如何敢告啊。”小花匠提到县官一脸郁闷,他姐姐也捂着脸有些伤心的扑到婆婆怀里,

    “那怎么没去郡守那里告呢?”路南城思索片刻,对这个茶树镇的情况倒是有了些看法,不过还是要进一步的了解一下情况才是。

    “郡守大人的府上,也不是没有人去过的,前年那个莫花匠在茶花大赛上的花愣是让人给掉了包,本来是他拿奖,最后镇长非说这茶花在谁的手里,那银子就是谁的!”

    “啊?那这个后来呢?”饶是沈媛这种见惯了市井间那些个龌龊,对此事也是有些诧异的,毕竟白天刚逛了那个茶花大赛,这会子又听到了这样的故事,让人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自然是没有拿到钱了,莫花匠也是个性子硬起的,一路告到了郡守那里,可郡守非说这事是越级上告要先打三十大板,莫花匠就信了可打完板子郡守又不认账了。”小花匠说起这事是满满的无奈。

    “这个郡守怎么这样不守律法!不为民办事!”护卫大哥愤愤不平。

    “唉,所以说告官还不如不告呢,这上下之间那具是一些个官官相护的。”婆婆张口感慨着,语气中满是沧桑。

    听到这里,路南城沉默了,他是坐在高位上有责任为他的子民负责,但这些个地方父母官本是应该待老百姓如亲人一般,可如今事实上是这里的官员不仅是官商勾结还官官相护,甚至还不乏有那些个鱼肉乡里的人,祸害这这个国家,若是长之以往怎能了得。

    这时,这位年轻的帝王才真正明白了先祖爷的意思,这呆在上面不下来就永远会同一叶障目一般难见泰山,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才能更好的改进这个国家,做一个英明的圣主。

    看着昭华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沈媛也不出声打扰,示意碧衣掏了些银子出来给了这家人。

    老婆婆连连摆手不肯收下,“恩人呐,您救了老太婆的孙子孙女,老身已经无以为报了,这,这还又拿了银子出来,老身是不能收啊,不能收。”

    “婆婆,你就收着吧,你看您现在身子骨也不太好,小花匠姐弟俩又受了伤,家里也没有了其他人,没人出摊去赚钱,但总是要买些肉来补一补的,何况您都叫我一声恩人了,如今恩人我发了话,就是让你们非收下这银子不可!”沈媛故作生气,恩威并施的让老人才又落着泪收了那银子。

    路南城看着她这般照顾这些穷苦的百姓丝毫没有那些个富贵人家骨子里对这些人的鄙夷,心里也是舒服的。

    主仆四人从茅屋小院出来的时候,月亮已经高高的悬起,但此时几人的内心里都是不怎么高兴的,全然没有了白日里逛茶花大赛的兴奋劲。

    现在就这样静静的走着,各自的心中想着事情,慢慢的往码头走去。

    沈媛是看着那家人,想到了自己和母亲当年也是,刚被沈家赶了出来,还未被老宅接回去之前,也是就这样相依为命,平日里挣不到钱的时候母女俩就都默契的不说饿,直灌水让自己饱一些。

    所以,这些贫苦百姓的生活沈媛是最清楚的,她也没有在进了茅草屋堂屋里时看到那桌椅的惊讶,因为她和娘最苦的时候还跟乞丐们一起挤过破庙,相较而言,这家人还是有着可以避风的屋子,有着家人可以聚在一起,而娘她已经就那样去了啊……

    路南城的心里则是在想这种情况是江南地界才有的还是全国各地都多多少少的要有一些呢,不过想来这种事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怕是全国那些个他照拂不到的边角怕是还有着不少的黑暗吧。

    只是这黑暗,存在久了,终有一天是会吞噬了光明的,让人想想就觉得可怕,这种来自下层的黑暗就好比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些人贪一点、坏一点、官官相护一点,看起来是不多,但汇总到一起的时候会发现已然使得大树的树心被啃了个精光。

    不行,总是要做些什么的,虽然这世间的万千生灵他不一定看顾的过来但这个小小的茶树镇甚至于江南的整个地界,总是有办法处理的。

    回到船上,难以压抑着的怒气就全部爆了出来,路南城去了寻了块地方,硬是拽着隐卫打了数十个来回,出了一身的汗,才好像将心中的怒意排解出了一些。

    很久没见到主子这样生气的影一也是有些忐忑的,不过想到刚刚在那个破旧的茅草屋里所听到的一切,他的心里都有一些压抑。

    “去查!把整个这茶树镇都给朕查个清清楚楚互!”昭华帝的声音含着怒意冷冷的响起,但这一次隐卫却早就摩拳擦掌的等着主子的这句吩咐了,一听到命令就很快的下去安排了。

    破晓鸡鸣,杏花雨来,沾衣欲湿,润物无声,楚楚动人。

    好一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江南景。

    等隐卫将江南郡的整个大大小小的官员都摸了个清楚后,将名单呈给了昭华帝,看着这一连串的名字还有侧面的标注,路南城发现这江南郡的官员竟有不少是和杨家之间是有过走动的。

    “哼!又有杨家!”昭华帝将名单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心中气闷不已的起身去了甲板,影一在一旁小心的跟着。

    抬头望去,那薄薄的雾气扑面袭来,他伸出手来,仿佛掬起了一团雾气,感受到清晨这丝丝的凉爽,这雾气就仿佛如今的杨家一般,一团一团让他摸不清,打不破,驱不散,这样的对比认知,让路南城心中又燃起了对杨家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念头。

    不过,既然是这样的复杂形势,倒是让昭华帝还是有了新的看法,先前只是认为这杨家将本国的几近一半的兵权掌握在手中不肯放松,还占着那左相的位置几欲权倾朝野。

    如今看来这杨家的情形还要复杂许多,想想本朝自开国以来到他不过三代,这杨家势力已经渗透到如此地步,若是再有个几年这杨家岂不是有可能完全压过皇家了,想到这里,路南城眉头紧拧,神色是说不出的凌厉。

    “江南郡这边先继续查查杨家在这边的动作,我倒要看看他们在这里搞了些什么名堂!”大手整了整袖口继续说道,“至于这茶树镇……先查查这地方官是怎么个官商勾结、官官相护的!”

    路南城经此一事想要暗访一番这江南郡,又命人传书巡游部队那边暂缓前进,又准备了下路线,准备带人私下多花些时间转转。

    这边巡游的队伍倒是风平浪静的,影三自从接到了传来的消息后,就先崔富威宣御医来说圣上龙体欠安。

    这下可是炸了锅了,众人纷纷揣摩这皇上是得了什么病,不过等老太医进去为皇上把了脉后,只说昭华帝或染风寒,需多卧榻休息,若继续前进得缓慢前行。

    摸不到什么头脑的大家,就放慢了行车的速度。

    很快的这边巡游队伍的情况就传达给了江南郡的地方官员,这郡守府接连几日都不得消停。

    江南郡守府。

    “周大人,您倒是说句话啊。”对于那个圣上在路上染了风寒的消息,众人都有些忐忑不安,生怕这昭华帝来了以后龙体不安,心情不佳,怪罪于他们,就聚在这郡守府里闹着想要让郡守大人拿个章程出来,也好定定心。

    “各位大人,稍安勿躁,我等岂可妄加揣摩圣意。”郡守周孚成坐在主座上,闭着眼,对这江南六县的几位县令烦不胜烦,平日里好吃懒做的,一到出了事就都往这跑,要不是这来来往往的拿来的孝敬还不错,怎么会与他们过多纠缠。

    “不如,我们用那一招来博得圣上的欢心?”一旁的常州县令黄开飞突然出声打破了沉寂。

    “你说的是哪个?”苏州县令李俊接了话茬,不明所以。

    “嘿嘿,李大人,这你就要听我细细道来了。”黄开飞满脸褶子的笑意,宛若绽开的菊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