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四十五章:锦园姑苏(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拿到这些,几人就大摇大摆的入了这招标大会的会场,这招标大会的会场就是在江南织造所旁一个外表很像是酒楼的三层建筑,上面的匾额龙飞凤舞出云楼三个大字赫然写的是先帝的字体,路南城还站在下方仰望了片刻,才带着几人进去了。

    想来也是,这江南织造所来做这个运输货物权的招标也是由来已久的,开始还是由朝廷出钱租用当地的酒楼来充当临时的招标会场,只是如今这招标大会也算是有了比较大的规模,制定了相关的比较严格的规定。

    而且不同于以前一年只有一两次招标,如今则是每个季度都会固定有一次较大规模的招标会,而其他时候则不定期可能会有一些小型的招标会,

    所以就需要有一个自己的场所以供使用,当年正是先帝还在位的时候就督造了这个出云楼,又御笔写了牌匾,以示皇家恩泽。

    进了这会场后,只见第一层正中央赫然是一个高大的朱红色的圆台,周围摆着零零散散的一些个供人落座的位置,这就是给那些个财力不是特别丰厚的商人准备的,这里的商人若是要投标是要依靠自己的仆从等来进行喊号的,所提供的茶水也是比较普通的。

    二层则是要精致一些,有着屏风隔开,桌椅也具是一些要贵一些的木材所制的,每两个商人间会配备一个帮忙喊号摇铃的仆从,会提供质量较好的茶水点心。

    那三层则是较为封闭的雅间,相互之间建成单间样式的,里边的桌椅板凳要精致许多,会有好的茶水点心提供,还可以随心所欲的任意点一些吃食,每间都会安排有帮忙喊号摇铃的仆从。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三层是有着比较优先的待遇的,譬如说若是一层二层有人出了和三层一样的价格,而三层的人执意要抢这个招标的运输权,那么会默认加高一点的价格直接卖给了三层的买家。

    当然,这三层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去的,需要有人为你做担保,或者是曾经多次竞得运输权,还要求商人的所有的钱财的证明,以示其是比较大的客商,也就是说有能力者方居于三层。

    三层的要求要高很多,二层一层则不尽然,若是想从一层去往二层只需要多交些银子罢了,再来就是有二层的客商来引荐证明你的财力是可以有实力坐在这二层的。

    路南城,哦,不,现在应该说是雷阳是本可以由那芭蕉园的几位帮忙引荐坐上那二层的,只是,几人本就是没有抢标的意愿,再来就是坐在这一层的大堂里也好凑近些观察观察这招标大会是如何运转的。

    所以,雷阳就带着大家找了个比较靠边角,但又恰好能好好的一览这大厅的情形的位置安坐下来。

    此时,还有一些商人还未排好序号,所以,几人就坐在那里,喝着加了银子端来的比较好的茶水,眸子来回不动声色的扫视着整个大厅。

    大概到了巳时三刻左右,这出云楼里的大堂几乎坐满了人,各种喧哗的声音不绝耳,来来回回上楼就坐的也络绎不绝,倒是没见有上三层的,对此路南城等人有些纳闷,就和邻桌的那个胖胖的商人聊了起来。

    “这位老板,你可知为何这三层到如今还尚未有人上去吗?”雷老板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

    那个胖老板挪了挪身子,“兄弟,你是第一次来吧?”,见雷阳点头,就又凑近了一副要说秘闻的样子,“难怪你不知道了,这三层啊,都是一些有官府做靠山的,他们是不需要像我们这样排序号还要早早坐在这里的,那些人今儿个上午是不会来的。”

    “可是,不是那个入场证明上写的今天必须要入场,不然后续的招标都不能参加吗?”雷阳听的他说的意思,似乎是这三层的还有特殊的待遇?这可要好好了解一下才行。

    “哎呀,兄弟你还是太年轻,那些人不是比较有名的商号,就是和一些官府的官员有关系,怎么会跟咱们这些人一样呢?”那胖老板给了几人一个白眼,又解释了一番。

    听到这路南城哪有不明白的,也算是明白这出云楼每一层的大概情况了。

    “你说有名的商号?也就是许家会来?”不过,说到有名的商号,路南城脑中很快的闪过了那个人的身影,不由得想要知道的更多一些。

    “许家?”胖商人皱眉思索了一下,“哦……你是说那个许家啊,他们向来是有自己的行商路线,不与朝廷相争的。”

    路南城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不再过多的纠结。

    很快的,似乎一二层要来的人都坐齐了,这时从大门口进来一队穿着天青色锦色官袍的人进来,为首的那人锦袍颜色稍深,上面绣的是海与船,其余的人身上颜色较浅绣的则是海天和海鸥,这便是江南织造所的官员们了。

    那个高大的圆台上很快的就摆好了一排铁力木椅子,为首的官员带头坐下,左右两边各是三位浅色官袍的官员,台上就坐下这七人,其余的则围着台子站立着。

    “那为首的就是江南织造所的头儿了,曾劲松,曾大人了。”胖商人此时把路南城等人看作了第一次参加招标大会,什么都不知道的,本着一个善良的性子,忍不住为几人解说起来。

    “哦……那其余的六位呢?”路南城自然是不会放过有人解说的机会,了然之下就继续追问着。

    “这招标大会会用来招标的运输线路的商品你知道吧。”

    “不就是,丝绸、瓷器、玉器、茶叶?”沈媛插话,在这种地方商人们并不会因沈媛是女子而瞧不起她,毕竟在这商界里边儿,做生意好的女子反而是得人们尊敬的。

    所以对于沈媛突然的插入回话,胖商人并不惊讶,反而向路南城投去了一丝羡慕,这般愿意陪着做商人的夫君东奔西走的可是极其难得的。

    “是的,所以,你再看那台上……”

    上午时分,集市上叫卖声不绝于耳,江面上来往的船只也在停靠着装卸货物,这边江南织造所才方方要准备着拉开了序幕。

    “啊!你是说这台上的六人有四人分别是对应着丝绸、瓷器、玉器还有茶叶?”沈媛惊奇的感叹道,想到这织造所还安排的挺细致的,各司其职,对这个江南织造所又有了新的认识。

    “没错,那个曾大人管的是总,贴近曾大人而坐的是两位副官,剩下的四人管的是分,接下来的招标会因着拍卖运输路线的商品不同也是由他们分别来进行组织的。”胖商人娓娓道来。

    几人算是对这个大会目前的状态又有了新的认识,又聚精会神的向台上望了去。

    很快的,招标大会是彻底的安静下来了,只见其中一个副官,掸了掸袍角站了起来,从袖袋里头拿出一张纸,清了清嗓子,大声的念了出来。

    “江南织造所本季度的招标大会即将开启,现再次宣读大会的注意事项,望各位在座予以遵守。首先本次大会的运输商线相关的商品按次序如下:第一日下午:丝绸;第二日上午:瓷器;第二日下午:玉器;第三日上午:茶叶。各位可依自己喜好来选择参加不同的会程。”

    这就是宣布了这几日所要招标商品的类别,接着又说明了一些大会所注意的事项,譬如说怎样进行招标,中标后又如何进行交接等。

    等副官宣布完毕后,那曾劲松方站起身来,宣布这招标大会正式开始,那声音虽然沧桑,。但因其身上让人难以忽视的威严,所以极具穿透力,仿佛穿过了这大堂,又穿过了这出云楼,直到云霄。

    路南城等人也就是看个热闹,准备就参加一下这下午的关于丝绸的招标大会然后就离开这苏州,毕竟是带着些凑凑的心思,所以也不像那些急着下午参加的商人一般草草用了午膳就匆忙赶来出云楼。

    几人慢悠悠的用了午食,又坐在那雅座里闲聊了些许,才去了那出云楼,刚进了这大堂,就看见那胖商人在向他们友好的招手。

    毕竟是在一起待过的,再坐在一起也没什么,几人就过去落座在那胖商人的身边。

    “雷老板,也是来招丝绸的?”

    “不不,我等今日只是来看一下,毕竟在下尚且还不熟悉这大会的流程是个怎么的走法。”路南城自然是找了跟上午一样的借口拿出来的回答着。

    那胖商人了然的笑了笑,“雷老板说的有道理,这看看啊也是好的。”

    很快那个上午出现过的四人之一的官员,踏着未时的点带着人进来了,身后的人手上各捧着各色的丝绸,还有人捧着厚厚一摞的册子,整齐划一的上了那高台。

    这回不同于上午只是摆了七个铁力木椅子,下午除了椅子还放了些桌案,那些身后官府的衙役一般的人,将手中的绸缎和册子找桌案放了下来,这就算是要准备开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