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四十七章:出云楼(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边,路南城等人本是已经要准备离开这姑苏城了,但是一想到那个胖商人,就觉得还是去探望一下才好,毕竟也算是多有帮助了。

    早上这样想着,就按照昨天那伙计说的地名去了,那地方也是个不小的园子,上书绿樱园,也是个挺雅致的地方,不曾想进去后,那主仆几人具是不在园内,问了其他人才知道,是已经出发去了出云楼了。

    几人心想这胖老板不是要竞丝绸,怎么昨个不仅是拿了米酒的运输权今儿个又跑去竞标瓷器了?莫不是出了什么乱子,路南城和沈媛对视着,心里都觉得还是得去看看这胖商人,若是有了什么好歹也许可以帮衬一二。

    等到了出云楼,这大堂里正乱成了一团,竞标也还没开始,一问才知道,这招标大会出了些意外要延期

    这事倒是很少见的,这江南织造所哪怕是皇家的产业但也毕竟是个同商人做买卖的,这商人可是最讲究信誉的了,所以,这样一公布,自然是乱成了一团。

    路南城在大堂里扫视了一圈,发现了胖商人的所在地,就东躲西躲的凑了过去,那胖商人转过来,脸上的神色倒是好了不少,还亲切的和几人招呼着。

    看他这个样子,几人也就安心了不少,就开始打听起这眼下的事情来。

    “我刚刚听说这招标大会要延期了?这是怎么个情况啊?”路南城出口发问。

    “哦,这个啊,听说是本身今儿个下午要进行招标的那个官员出了点意外,所以要把这玉器和明天的茶叶都往后推。”

    “意外?往后推是要推多久啊?”沈媛是一听到这意外两个字就感觉神经一紧,莫名的多了几分担忧出来。

    “说是意外,我怕是那玉器出了点什么岔子。”胖老板说到自己心中的推测,压低了声音,“至于这推迟延期嘛,刚刚说是要推到四天以后咧。”

    “四天啊!咱们这些个商人都不容易,如今这官府说推就推,唉,真是让人无可奈何啊。”旁边一个商人凑了过来,感慨不已。

    路南城虽然没有参加过这大会,但这些商人所说的他到底也是知道一些的,什么为商的信誉啊,为商的时间宝贵啊,不说这些,就昨天那些竞得标的商人,怕是也要受到影响的,也难怪这大堂乱成了这个样子。

    这样一想,这招标大会,莫不是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不然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公告延期,想着就招了扮成另一个护卫的影一,暗示他去查一查这个事情。

    然后,既然已经是来了这个招标大会也就只好投入其中了,就当是再看看好了。

    “雷老板是要招瓷器?”那胖商人又乐呵呵的跟他们坐在了一起,问了起来。

    路南城直说自己对这个瓷器还是没什么看法,只是对这个招标大会的章法还不太明白,准备再看一看。

    那胖老板了然的顿了顿首,也就不说什么,坐下一起等着那招标开始了。

    南疆大营。

    这杨相爷派来的探子摸清了了孙林的情况后,这孙林如今虽然没有被降职,但已经因为心里的那些个心思已经让雷将军不那么信任了,所以这孙林有暗中接触杨家的意思,应该不做假,就转身赶紧放了信鸽通知杨家。

    而孙林算是初步的和杨家有了来往,雷云吩咐他切记不要操之过急,以免杨家疑心,不过看起来,杨家那只老狐狸如今这个样子似乎是有了初步的信任,不知后面会如何发展,需得暗中不动以观后效。

    出云楼。

    这瓷器招标与丝绸的招标又是不同的,这参与瓷器招标的人,具是要带上懂行的师傅,这官员将货物摆放在那边,到货物展示的时候,那些商人可以将自己的懂行的师傅派去亲自鉴赏、验货。

    不过,在这之前,倒是走的是正常的程序,先是由那个主持的官员介绍这需要招标的瓷器的运输路线来。

    “本次瓷器招标,共六条线路,外带中草药材的运输路线三条。”那官员立在那里,一板一眼的说着,几人也是懂了这招标会不只是那四大样,所以也就静静的听着那人继续往下介绍。

    “本次瓷器招标上品为粉彩瓷和青花玲珑瓷,产量各为三万个,常见款瓷器有花釉瓷、青釉瓷、秘色瓷、纹片釉瓷等各十万个,中草药材量为四十万斤。”

    沈媛心想,这瓷器的产量倒是比那个丝绸小上许多,不过想来按这个瓷器的价钱,就算是这瓷器要少于丝绸,这价格怕是不会低于丝绸的,毕竟是这么个值钱的寻常百姓家里不会买的物件。

    接着,就见有不少的瓷器师傅,上了高台,围着不同的瓷器,用各自不同的手段细细打量着,查验着,间或还相互的小声交流一下。

    京城杨府。

    “你是说,这孙副将与雷将军如今的不和是却有其事?那大哥,我们何不如就趁机拉拢一把这个孙副将,在这南疆的军队里也好继续发展发展。”杨侯爷一听这有南疆军队的人前来投诚,就激动难耐。

    他这个带兵的人最是清楚这兵权的重要性,何况杨家现如今年轻一辈的没几个顶用的,若是能吸纳一些其他的力量,可以加强杨家的实力。

    这样他们那个野心也就不可谓之野心了,当这个人呐,他的内心的想法与他的实力能够相匹配的时候,只能说是雄心何来野心一说呢?再说了这历史总是由胜的一方来修改的不是吗?

    不得不说,此时的杨侯爷确实是因为先前莞贵妃和沈廷弄的那么一出,让他饱受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楚,对如今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皇帝也就起了些微妙的不臣之心。

    “急什么,这人虽是个不错的棋子,但若是昭华帝安插过来的可怎么好,依我看还是要再观望观望。”

    杨相爷到底是老谋深算一些,想来能做到这个位置上的人,又怎么会是个好相与的,心中的沟壑自然是比杨侯爷那个武夫想的多上几分,不然这杨家这一辈的家主也不会是由他来做了。

    这边出云楼的大堂里,此刻可是也算是热闹极了,那高台上来回走动的手艺师傅,还有等待着谈天说地的商人们。

    不过过了小一个时辰,这些上台了的师傅就陆陆续续的退了场,这边主持的官员就开始介绍这第一条要进行拍卖的路线了。

    有了看丝绸招标的经验了,看起这个来倒是有些无趣,反正左右也就是喊着价钱,来回竞争着,沈媛也就不抬头继续看了,捧着茶盏,坐到一旁与绿衣小声的聊了起来。

    路南城虽然也是对这个招标的流程几乎了熟于心了,但出于方才说与胖商人的那番话,他决定还是坐在那,认真的看着。

    很快的这瓷器的招标就行进到最后一条线路上来了,这最后一条线路上有着五千个青花玲珑瓷和五千个粉彩瓷,通过这前几条线路的招标来看,这条线路上的上品的瓷器倒是数目不小,看起来是个有得赚的,也难怪这场子里就热闹起来了。

    先是那由那个官员来报了底价,这条路线的底价是三百六十万两。

    在一层时这价钱是已经到了四百万两,二层一圈喊价下来,已然是变成了五百万两,不想这一圈三层,这条线路的价格就变成了六百五十万两。

    这第一轮完事,就是第二轮的竞标了,不想今日里这一层似乎是来了个有钱的,这硬生生的是跟着三层的人较上劲了,两方都似乎不愿意想让,就不断的在喊价,这条线路的价格是一路飙升。

    这价格很快就到了八百万两,这厢场子里可彻底是有些炸了,如今这个价格可不是让大家都有些疑惑了,这条瓷器的路线招标的底价可才是三百多万两,然而现在的价钱似乎是有些过高了。

    那主持的官员倒是一派自若,毕竟招标了这么多年,很多相争的场面还是看过不少的,再说多掏了招标的钱,货若是卖的不好跟他们官府也没什么关系,左右也还是不赔的,就继续让人记录个不停。

    都到了这个价钱,那两人还在相互竞争着。

    “真是个傻的。”胖商人望了望那边的那个不断跟着喊价的一层的商人,由衷的摇了摇头,感慨着。

    “怎么?是因为这价钱抬得太高了?会赔钱?”路南城见胖商人一副感慨万千的模样,倒是起了几分好奇,在他看来这价钱似乎还在那一层的那个商人的承受之中,所以说他傻,就有些不明白了。

    “雷老板你啊,是不懂这三层的人啊,哪是那么好招惹的,那个傻的估计也是跟你一样头一次来,愣头青的把钱全部投上来跟人家死拼,到时候可少不了要吃亏。”

    “吃亏?这是怎么个说道,我觉得那个商人似乎是个有算计的,看起来不会有什么差错啊。”路南城听他说的严重,觉得有些不解。

    台上倒是终于一锤定音了,最终还是那个一层的商人以九百万两竞争得了那线路的运输权。

    “唉,我怎么说,你没亲眼看到,想来是不懂的,看吧,那个傻的如今倒是竞标上了,你说他不会吃亏,等明日你若有闲,老哥我带你去那装货的码头转转,你就明白了。”

    胖商人说的笃定,路南城也确实对他口中所说的情况有几分好奇,也就应了他明日在码头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