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五十一章:竞标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姑苏城,蕉叶园。

    这下,不仅是重新给雷阳排了位置,还由官府亲自派了衙役来安排说明。

    “爷您看,这就是给您安排好了的位置,先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可要大发慈悲,莫要怪罪啊。”那来送信的衙役,满脸堆着笑,眼里透着讨好的意味。

    “不敢,不敢,雷某不过是一介商贾,岂敢担当怪罪二字。”路南城拱着手,亲自接过了那封信,又从护卫手里接过了鼓鼓囊囊的荷包递了上去。

    “这位衙役大哥辛苦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各位就拿去喝个茶吧。”怎么说,他现在扮的就是一个要仰仗着官府吃饭的商人,哪怕只是个衙役,该有的尊敬也是不能少的。

    那衙役也不推辞,笑眯眯的接过了那打赏的银子,心想就知道这些个商人是有钱的,每次打赏都少不了,又与路南城虚与委蛇了一番,才离去了。

    这杨家也确实是大方,最后竟是帮忙可以招标到两个单子,难怪有那么多人跟随,只是这大方用的却是本应该交到国库的银子,想到这里,昭华帝想到这里心中就一阵冷笑。

    因着明日里就是要去参加那个关于玉器的竞标了,如今可不是先前那样,只是去看看罢了,就当然是要多做些准备才行,就说这随行的人员就得有个变动才行。

    让影一扮成了护卫,让那个御前护卫一个扮成了小厮,另一个则扮成了帐房先生,他和沈媛则是照先前一般,一个是雷阳,雷老板,另一个就是他的夫人了,再打点打点一番,这样一来,可算是也有点样子了,看起来像是那么一回事。

    南疆大营。

    雷云是没想到,这误打误撞的反而让那个老狐狸放下了心中的戒备,倒是把孙林安插了进去。

    “将军,那接下来的安排是?”孙林此时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询问着,那眼神哪里有杨家以为的不驯,完全是一个鞠躬尽瘁的好下属。

    杨家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世上是很少有那种不受诱惑的人,孙林当然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只是,这孙林本是个为报父母家仇的人,那杨家曾经指使并残害了某个官员的一家子,全家上上下下包括家仆奴婢都未能幸免。

    而孙林正是那老管家的儿子,早年去游学四方,就幸免于难了,试想谁会去关注一个家仆的子嗣?谁又能想得到这子嗣如今立誓要与杨家不共戴天,以报他那老父老母,还有主人家上上下下那么多的鲜活的性命。

    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家仇与诱惑孰轻孰重,一目了然,所以,杨相爷再怎样思虑深远,也难以想到这孙林是个不受诱惑的人,更不会想到他与杨家有着这样的血海深仇。

    至于昭华帝和雷云也正是因为这个缘由才敢动用这个人,一个人的仇恨,哪怕是一个小人物,也是不容小瞧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

    “下面,就交由你来视情势而动,随时配合宫里那位便可。”

    黑夜中,唯余寂静的月华,夜风吹过,带出了躲在云后的星星,一眨一眨的仿佛洞了晓众生……

    第二日一早,路南城等人就开始着装准备了,沈媛还是穿的简单的衣裙,梳了个堕马髻,上面簪了一根赤金的孔雀开屏的花簪。路南城是穿的比上次要好一些,但还是以低调为主,这商人毕竟再怎样也不能越过士官去不是?

    那个扮着账房先生的则是,搞了个算盘,随身带着,护卫和小厮也打扮妥当了,这就向出云楼去了。

    到了门口,先向那个登记官出示了由江南织造所新弄好的排好和名卡,那登记官本是漫不经心的板着脸,毫无表情的在那里做着记录,突然眼睛一扫看到小厮递来的这张名卡后,那眸子中仿佛直冒光,那脸就跟翻书一样,马上就变得不一样起来

    殷切的给几人指着路“您请走那边,您慢走。”卑躬屈膝的样子,语气也是和善的不行。

    路南城一看,这与自己前几日所见的那路,又是不同的,这是一个细细的长廊,红松木制的地板,走起来清脆作响,散发着一股木头的清香,向前很快就走了出去,这就通到了一个庭院之中。

    那庭院是极具特色的姑苏城当地的园林风格,假山怪石,池鸟花鱼,满眼望去,尽是绿油油的一片,那边的亭子里,还有两三个商人装扮的人在那边喝着茶水,聊着些什么,不过,路南城等人,此时是没有心情与这些人聊些什么的。

    就径直的沿着那条铺设了不同色彩的石子的路上走了过去,那路是到了岔口处,一边就是通往园子的深处,另一边就是依稀可见的出云楼的背面。

    选了走完出云楼的路,继续前行,不久就看见了同样是红木制作的楼梯,直直通往了出云楼的三层。

    路南城带头在前,边走边想,这江南织造所真是能耐,连这种彰显地位的不同方式都不放过,其实,说实话若是摆在平常,这样做也没什么,可惜,此时的昭华帝是怎样都看不顺眼这里,自然心里想的也都是贬低的词句。

    这上了楼以后,入眼的就是通红波斯毯子铺就而成的厅堂,厅堂又按照出云楼的结构分别连着两个廊口。

    这大堂内,又站着清一色的着青蓝色服饰的侍从,见着路南城等人上了楼来,先由一个似乎是总管的人看了看小厮递去的名卡,面上不显什么,心中已是了然,随即张口就喊了一个人来。

    “清风,这位雷老板,是天字一号房。”那总管一句话就将路南城的化姓和地位透露给了他,以便更好的服侍这位尊贵的客人。

    那被叫到名字的侍从,听到天字一号房,这个有许久没有人进去过的竞标房间,却也不惊讶,只动作沉稳的走了过来,对着路南城等人深深鞠了一躬。

    “老板您好,我是清风,今天这场招标会,由我来侍候您喊价。”那人眉眼温和,说出话来的时候,面上带有让人舒适的笑容,见着路南城点了点头,就又转身带头向左手边的廊口走去。

    几人就这样跟着那个清风往里边慢慢走着,很快就几乎到了尽头,那边有一个门,看起来也没甚么不同,只是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了,这是金丝楠木做的。

    推门而入,里边也是铺设着红色的波斯地毯,沈媛眸子一扫便知,这里边的桌椅陈设,具是金丝楠木所做,那色泽在灯火下,泛着淡淡的丝丝的金黄色,这可是金丝楠木里头比较好的成色了。

    说起这金丝楠木来,其树木可是极其珍贵的良材,一棵树木的长成又是极长的,可谓是大器晚成,它的树皮较薄,树身直而节少,纹理顺且不易变形,相传这金丝楠木可是千年不腐的。

    这满屋的散发着淡淡的水沉香的气味,想来是打理的人点的熏香,这水沉香的味道让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光照之下,整个屋子都仿佛泛着丝丝的金色,沈媛知道,这金丝楠木的新料色泽是常见的浅黄色,年份长一些的则呈现出来的是金黄色,再就是这金丝楠木的外面这层,若是时间长,老化了,则是淡紫色。

    而这间屋子里的金丝楠木,泛着的可是淡淡的金黄色,即便不是最珍品的金丝楠木,却也是上品中的佼佼者了,那也是价值万金的,由此可见这房间不愧是天字第一号房,这般的荣华贵气几乎是直逼皇家。

    这水沉香,也是个少见的,并不是产自于玄赤国本国的,而是通过海外的这个贸易来交易来的本国,如今这样一来就想来是经由江南织造所出了海外的商人带来的,也是珍贵得很呢。

    昭华帝也是懂这个金丝楠木的价值的,面上没甚么反应,心里确实直骂这江南织造所,骂杨家,不过是一间给商人准备用来竞标的房间,竟然弄得如此奢华,甚至几乎要比肩皇家,就从这一点来看,这杨家很难说没有狼子野心,想到这里,昭华帝暗暗的握了握拳,更加坚定了要对付杨家的念头。

    那清风看到这进来的几人无论是主子还是奴仆看到这般荣华的布置竟是没什么惊讶的反应,这样看来,这伙人要不就是太蠢笨,看不出这桌案椅子具是由上好的金丝楠木制作而成的,要不就是来历不同一般,见过了大风大浪,对这些个不为所动。

    只是,来了这天字第一号房,哪怕是出身最差的人,也是懂得不少的,毕竟是与杨家有了牵连,怎么样都是个富贵的有身份的人物,自己可要打起精神来好好应对方是,若是伺候的好了,自己也会有不少的好处。

    于是,手脚也就麻利儿了一些,张罗着几人安坐下,又按了个开关,只见那边的一面墙缓缓的升起来了。

    “雷老板,这边就可以看到场上的情况了。”清风做着手势邀几人前来一看,沈媛抚摸着那面墙余下的边,心里赞叹不已,这出云楼不愧是皇家产业,如此精巧,让人赞叹不已。

    昭华帝立在那,不动声色的瞅了瞅场下,那边人流涌动,正是在进场的时分,静静的等候开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