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五十四章:深藏不露(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接着清风又介绍了一番这江南郡的黄山毛峰、洞庭碧螺春、君山银针还有那庐山云雾等。

    只是如今这个气节,还不到清明,这茶叶以明前茶品质佳,芽叶细嫩,色泽绿,但这个产量怕是不多的,所谓“明前茶、贵金”就是这么个理儿。

    那边管茶叶运输路线招标的官员开始介绍这茶叶的情况了。

    “今日的招标大会为茶叶运输路线的招标,本次的茶叶有西湖龙井茶八千斤、洞庭碧螺春八千斤、君山银针七千斤、黄山云雾七千斤、平水珠茶五千斤、安溪铁观音茶三千斤、天目青顶两千斤。”

    昭华帝听着这数量很少,实际上他知道这作为明前茶已经算是很大的产量了,能拿出这样的产量这还是不错的。

    “本次招标的运输路线共有七条,另还竞标食用干货四条线,现请各位师傅上台验货。”

    “这个食用干货是?”路南城发问到。

    “回雷老板,就是指晒干后的食物,譬如说干木耳、肉干等。”清风恭敬的回应道,路南城点了点头,示意账房先生可以下去验货了,沈媛的芊芊玉手突然握住了他的大掌。

    看着昭华帝疑惑的目光,沈媛轻启红唇道,“老爷,让奴家下去看看这茶叶的成色可好?”

    不等路南城反应,一边的清风就露出了诧异的眼神,这雷夫人可真是大胆呐,如此做派,难道不担心雷老板会生气么?

    路南城定定的看着沈媛,二人四目相对,一边是审视,一边是真诚的回视,最后,路南城心想左右这德妃也是在江南长大的,对这个茶叶怕也是懂得不少,那扮成账房先生的护卫却是个不懂的,让她下去看看也好,就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沈媛看到昭华帝同意了,就雀跃的起身带着账房先生一同下楼去了,那清风此刻已经不是诧异,而是吃惊了,这雷夫人是个胆大的,没曾想这雷老板也是,竟然放任自己的夫人下去验茶,不过看刚才二人的眼神交流,这雷夫人也许是对茶叶多有心得吧。

    可是这样的话,那方才他介绍茶叶的时候,这二人怎么什么都不提呢,想到这清风觉得有些迷惑,不过他只是一个伺候的侍从罢了,没什么资格向人家发问,就继续的定定的站在那里不动了。

    却说沈媛这边,已经是到了大堂,这大堂内验茶的也是有女子的,但多是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妇人,而沈媛一身浅绿色衣裙,放在平常是不怎么显眼,只是这里的人们多是制茶叶的手艺师傅,穿着多是灰褐色、棉白色,所以当一袭绿衣走进了这里,瞬间就吸引到了大家伙的目光。

    这只是吸引还好,一抬头看着女子的面容更是觉得美极了,沈媛的样貌本就不差,便是在那后宫中也算是数的上号的,如今虽是由着隐卫为其修饰了一番,却也还是个佳人。

    楼上的昭华帝听着下边怎么没了动静,探头看去,只见那浅绿衣裙的女子,如同茶仙一般,游走在各类的茶叶中间,那翻飞的衣袖裙角,宛若翩翩起舞的蝴蝶,而在场的其他人都看呆了,可不就没了声音。

    大堂里就这样静静的,等沈媛那抹绿色的身影离开后,大家才仿佛如梦初醒一般,继续验茶的验茶,聊天的聊天闹起来了。

    这下子,沈媛算是露了脸了,不仅是样貌得体,而且那一手验茶的功夫,也是不差的,甚至不少在座的以为那个挽着发髻的女子是个制茶师傅,还想私下里打听打听是否能聘请为自己所用。

    楼上的路南城早就觉得心里边莫名的不舒坦了,那身上莫名散发出来的冷气,让周围的几人觉得有些奇怪这温度怎么突然就低了下来呢?

    只有影一是大概懂了是个什么情况,这昭华帝到底是个帝王,怎么能容得自己的女人受到别人的窥探呢?心中默默的为还在下边一无所知的德妃娘娘念了经,希望等下主子不要太难为她才是。

    路南城这会左右也是照着那个清风给的册子挑了第五条线路,现在还没开始竞价,也就不急,沈媛还没回来他就把房间里的人都赶了出去,沈媛回来后,径直的进去了,跟在一旁的帐房先生却被影一拉住了身子留了下来。

    沈媛也没有太在意,她这会儿还沉浸在方才验茶的喜悦之中,这一隔许久,但手艺还是不错的,虽没有长进,但没退步就已经很好了。

    莲步轻挪,刚到路南城身边准备坐下,就猝不及防的被他一把揽了过去,抱在怀中。

    路南城看着怀着这个杏眼圆睁的女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想要把她狠狠的拥在怀里的冲动,而路南城是何许人也?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堂堂玄赤国的昭华帝何须忍耐呢?

    所以,昭华帝狠狠的抱住了沈媛,对着那樱桃般红唇就吻了下去,心中有着无法抑制的冲动,不过,很快因着这现在的情形,昭华帝慢慢的放开了那红唇,继续抱着沈媛慢慢的调节了一下情绪,才慢慢放松了紧抱着她的手臂。

    沈媛此时已经被弄得满脸潮红,大大的杏眼里还泛着泪花,看起来似乎是有些莫名的委屈的,看着这番情景路南城觉得心里那股子冲动又上来了,但毕竟是在出云楼,也不好在做什么,就凑近她的耳边轻轻的舐吻着。

    “媛儿,朕的媛儿。”声音略低沉,带着仿佛能让沈媛陷进去的力量。

    清风莫名的站在门口候着还以为是自己伺候不力惹了大主顾生了气,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可看着那几个跟着雷老板来的奴仆都站在那里,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继续侯在这里。

    过了许久,里边的雷夫人过来推开了门,将几人都喊了进去,清风特意小心翼翼的来回扫了扫雷老板和雷夫人,发现没甚么不同,心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这雷老板或许是想单独问问夫人刚刚下去验茶的看法,两个人要私底下商量商量对策吧。

    绿衣也是看了看主子的发髻,发现虽然不明显,但略有些歪斜,就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她虽然是不怎么通事故的,但走南闯北还是懂了不少。

    不只是绿衣和清风,影一进来后,也是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主子,又看了看德妃娘娘,看起两人一切如常,想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这些日子微服私访,让他这些个弟兄深受德妃娘娘的照顾,这让他对德妃娘娘也有了好感,觉得后宫里边还是有这种不错的女子的,也不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此时场上的情况已经是竞价到第三条路线的尾声了,随着高价的喊出宣布了的竞标得主的排号后,就开始了第四条运输路线的竞标。

    这第四条运输路线过了大概一炷香多的时辰,就也完成了。

    那官员就继续着第五条线路的招标了,“接下来是第五条茶叶运输路线的招标,该路线带有的茶叶有洞庭湖碧螺春茶叶三千斤、黄山云雾两千五百斤、平水珠茶两千斤,安溪铁观音茶一千斤,底价为三百万,现在由一层起拍!

    等一路竞价过了三轮,这第五条运输线路的价格已经变成了六百万两白银,昭华帝还是准备跟上次一样,继续选择在第四轮竞价的时候再出价。

    可这次,不知道怎么,这三层还有另外一个商号似乎也看上了这条线路,这边清风一摇铃铛,那边也跟着摇了铃铛,其他人见了这两个的情形,也不竞价了就坐在那等着看最后谁能拿下这条线路。

    当价格到了八百四十万的时候,路南城就停了下来,清风见刚刚还喊价喊得起劲的雷老板突然没了动静,还以为是自己没有听好,错过了他的指令,可再一看这雷老板还是没有了反应。

    “雷老板,还加价钱吗?”清风疑惑的问道

    “不了。”路南城声音不大,却透出不容置疑的威严感,让清风停了手上的动作。

    昭华帝本是不担心这个价格到了怎样的水平的,但是为了提防着点杨家,不宜太露财,那个同为三层的商人一直在争抢这条线路,不若就让给他罢了,这出云楼肯定少不了杨家的探子了,若是让他们看到自己这般示弱,想来是可以打消杨相的一部分疑心的。

    除却这第五条线路,这第六条也是个成本不太高的,若是拿下这条运输线路也是可以的。

    那边负责的官员已经宣布将第五条运输路线以最高价八百一十万两给了三层的那个商人。

    紧接着,就是这第六条线路了。

    这第六条线路,先前路南城看了册子,上边标明着是有西湖龙井茶三千斤、君山银针三千斤、平水珠茶一千斤、天目青顶五百斤,而底价则是因为有着天目青顶这质量上乘的茶叶,要比第五条线路高出三十万两白银来,也就是三百三十万两白银。

    这一次,路南城在第三轮的时候就跟着喊了一回价钱,清风的意思是,这是让在场的人知道方才他们没能夺得第五条线路,现在对第六条线路势在必得。

    果然,这回是一路畅通,路南城最终以七百五十万两白银拿下了这单,终于算是完成了竞标两个单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