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五十五章:深藏不露(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弄完了招标大会,几人就回了蕉叶园,开始安排人手,准备后边的装船,他们可不能跟那个最后被迫弃权的商人一样,那可是都触及不到,昭华帝想收集的证据的。

    第二日,就跟胖老板当时说的一样,这官府的人就找了上来,带着两个记账官递上了拜帖就进来了。

    开口就是,“恭喜发财啊,雷老板。”

    路南城心里虽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面上还是不能显现出厌恶来,还要笑着回问他们,“官爷,何来此说啊。”

    “嗐,你不是参加了这个江南织造所的竞标大会然后竞得了两条运输线路吗。”路南城一边示意小厮去端茶水来,一边拉着那官差坐了下来。

    “是啊,承蒙各位官爷多多关照了。”路南城拱着手推让客气着。

    “哎,雷老板不用这么客气,今儿个我来呢就是想跟你说关于这两条运输路线的情况。”那官差作出一脸神秘的表情,凑近了说道。

    “什么情况?该不是我那货出了什么变故吧?”路南城故作担忧的问道。

    “当然不是货的问题咯,不过是我们有一个可以让大家都挣大钱的方式嘿嘿,雷老板要不要一起发个财啊?”

    路南城看着这人的一副丑恶的嘴脸,心里作呕的不行,但对付这种小人还不需他来动手,更何况此人现在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受了他上面的官员指使罢了。

    “哦?发财当然是好事啊,一起发大财就是大好事了,官爷快说来听听。”

    那官差见路南城这样的反应,心中很是高兴,心想这就是商人,从来都是唯利是图的,这样大家伙就可以一起发财了,哈哈。

    “别急,你听我慢慢道来……”

    等那几个官差,办完了事,又留在蕉叶园被好酒好肉的一番交代以后,才缓缓的离去了,而路南城此刻早就被气的已经都不能通过摔砸东西来缓解心中的愤懑了,气的一甩衣袖就在书房里枯坐了一夜。

    沈媛没见过昭华帝如此这般的生气过,又不能直接去问他,虽说昭华帝许诺说不会欺骗与她,但此时怎样都不会是一个沟通的好时候,所以,她只好托绿衣去找那几个伺候的小厮或者隐卫问一问今天这是个什么情况。

    这边昭华帝被气的不清,那边江南郡守府所在的地方,几个人还在谋划着搞些什么,很快这第一步的安排就已经出来了。

    那所谓的万民请愿的书就这样被放了消息传到了巡游部队这边。

    影三看着这由下边的护卫送来的消息,上边写明这江南郡的老百姓都用或摁了手印或签了名字的方式,请求早日见到昭华帝。

    再邀请昭华帝参加不久后要在江南郡最大的寺庙举行的放生大会,以示玄赤国的良善之心,还有昭华帝的良善之心。

    看到这里,影三就觉得有些不妥当,这江南郡已经搞出了那么多事,弄得主子现在还在微服私访中,如今呐又搞了这个什么放生大会,想着就觉得有问题,马上提笔飞鸽传书给影一……

    姑苏城,蕉叶园。

    此刻的沈媛听着绿衣在说,表情晦暗不明,可算是知道了这昭华帝为何被气成了那副模样,放在她也是会气的,这当地的官员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原来那胖商人说的都是只冰山一角罢了,那官差居然提出了两种办法分别从里边儿抠银子出来,其中一种居然还和强盗扯上了关系,真真是不可理喻、无法想像啊。

    只是这江南织造所和当地的官员虽然可恨,但也不能让路南城再这样气下去,若真是在书房气了一晚还能得了?

    沈媛亲自下厨端了碗路南城喜欢的银耳莲子羹,去了书房。

    影一等人此时在书房门口正急的团团转,那边影三新传来了消息,怕是这江南郡的官员又要搞什么惹昭华帝生气的事来,可如今主子一个人进了书房谁也不见,想来也是气的不清,这让他也不好做什么。

    这时一抬头就看见德妃娘娘端了东西走了过来,心中瞬间觉得看到了救星,激动不已,甚至上前主动的帮她推开了门。

    沈媛小心的进了书房,里边那个案子上摆着盏已经烧了一半的油灯,案后的帝王,此时端坐在那里,灯火下的面容忽明忽暗,让人看不清晰,沈媛深深的吸了口气,给自己鼓着劲儿,不就是生气嘛,若是挨了骂,也总好过让他一直在书房枯坐的要好。

    她小心的将那碗银耳莲子羹放在昭华帝面前,又绕道背后试探的帮他揉了揉此刻因气急肌肉紧绷的肩胛,见路南城好似放松了一些,就又大着胆子,多了些动作。

    “陛下,用点莲子羹吧。”柔柔的声音响起,带着满满的关怀。

    昭华帝的大手覆上了此刻在他肩膀上来回揉捏按摩的芊芊玉手,闭上眼,静默了半响。

    “朕,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不仅是官商勾结,如今甚至是官匪勾结,真是好一个杨家啊,媛儿,你知道吗?朕实在是很……”路南城陪那几人喝了酒后就水米未尽了,此刻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倦意。

    “陛下,臣妾相信您有一天一定是可以将那杨家除尽的,我们都是站在您这边儿的不是吗?”沈媛在他身后,环住他,轻轻的靠着,言语中安慰着昭华帝。

    “朕……唉。”昭华帝发出了深深的一声长叹。

    沈媛看他情绪还是低沉,就准备转移一下他的视线,这人呐,总也盯着一件事,又如何能想得通呢?

    她绕道前面,伺候着昭华帝用了些那莲子羹,又哄着他不要在这里枯坐,若是气坏了身子,可不是得不偿失,左右这除掉杨家的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这玄赤国还需要他这位皇上好好的来维持着。

    路南城用了点吃食,胃里没那么难受了,又听了德妃的一番言论,觉得心里也好受了不少,就决定还是好好的养着身子,不能跟杨家太过置气了。

    沈媛见路南城好了很多,心里的那块石头才落了地,又劝着人去一同休息才算完了。

    门口的影一见主子可算是去休息了,也安心许多,至于那影三传来的事情也是重要的,不过,现在主子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事容后再议也是不迟的。

    第二日上午一大早的,路南城是还没来得及去听影一禀报影三传来的消息,就匆匆赶去了码头,安排装货和走货的各项事宜。

    先是安排那条玉器的运输路线装货、走货,那些当地官府的人,昨儿个商量着就安排好的是由那个记账官将这几船货的售出的价钱记低一些,这样中间的差价就和他们官府一同瓜分了。

    本来这多出来的银钱,是和官府的四六分的,但因着杨家的那位最位高权重的,早早就已经放出话来,说这两单子的运输路线是他老人家用来做人情的,让他们注意着点,不要拿了太多,打了他老人家的面子,而且这回杨家在里边那份也就不要了,这样一来四六分就变成了三七分了,路南城拿七,他们拿三。

    这段安排就跟那胖商人说的一般无二,路南城的计划是先按照他们的准备安排走船以后,售了货,照着账簿把款项交接完了,再私底下将那个记账官控制起来,这样就算人证和物证就都齐全儿了。

    而下午那关于茶叶运输路线的才是让路南城真正大为气恼的原因,那官员先说不若安排假报那几艘运茶叶的船有些已经在遇上海浪沉没了,所以那些被安排沉没了的船上的茶叶卖来的货款就可以一同瓜分了去。

    路南城当时心想,这还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这官府的花样还真是不少,却是若有太多的货物是被安排做了假账贱卖了,到时候这皇家肯定是容易察觉出来的,可这船艘沉没就不一样了,这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天爷不赏饭吃也不好说什么。

    结果那跟着一起来的记账官出声说,“若是用了那一招岂不是可以分的更多?”

    陆南城疑惑的看过去,心里却想,这当地官府的可真是,他倒是要好好听听,好好看看,这还能有什么招式不成?

    那记账官跟负责来说筹谋的计划的官差小声言语了一番,他就看见两人交换了会心一笑的眼神,总觉得有些不太一样,好像还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会发生。

    果不其然,那官员居然说出了一个更加盈利的计划来。

    “其实啊,雷老板,我这有个更大胆的计划,不知道你觉得可否?”那官差虽是摆出了一副要询问的模样,但那闪烁不定的眼神,仿佛看到了一堆又一堆的金银在向他招手,完全是不容拒绝的强势。

    陆南城也不好做出不愿来,就配合着似乎很期待能够多挣点钱的样子,“哦?还有这等好事,我们生意人挣钱还分什么大不大胆,风险不风险的,这古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不就是这么个理,官爷您也不必卖关子了,快说给雷某听听才是。”

    那官差哈哈一笑说雷老板可真是个爽快人,跟着您这样的东家肯定是不差的,就把他们的计划给路南城娓娓道来了。

    路南城几乎是忍着怒气听完了这个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