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五十六章:请愿风波(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原来那官府竟是跟运输货物的过程中的强盗是有着关系的,他们之间有着协议,作出那强盗抢了所有货物的假象,到后面将船赔给那群水盗算作谢礼就是了,而货物实际上是已经贩卖了出去,赚了银子回来。

    对于这种在运输路线被劫了的,官府是有明文规定的,这种商人也是倒霉的,所以只要求商人赔够那当时路线招标时的底价就罢了,也就是说,只要赔够了成本价就可以跟上边交差了。

    这其中的利润可不是先前说的那种,假作沉了船能比的,在这其中,官府不过是要将本身收了的竞标的银子掏出来一部分给商人,而商人也不过是要多掏些银子赔了官府的货物的成本,至于那几艘船,报账说是被劫去,其实是给了那群盗匪罢了,但最后则是由朝廷来掏钱补上那新的船。

    这样算下来,可不是比先前那个计划赚的还要多吗,其中所谓的风险也不过是要让他承担的多一些,不能让人从中看出来些什么罢了。

    陆南城是万万想不到这当地的官员不仅是跟商人们勾结到一起,坑国库的银子,如今还要从国库里倒拿出银子去。

    再往深里边想想,这些人何止是用了国库的银子,这么简单,这样长久的发展下去,会将那些个匪盗都喂饱的,若是他们有了实力跟朝廷抗衡,这皇家不就又多了一份风险。

    所以,他才如此,这事真的是让人越想越生气。

    不过,这当地官府做的出来,他倒是秋后算账起来,也绝不会手软!

    巡游部队。

    这边影三得到的消息算是早的,可那些个江南当地的官员好像不仅仅是在鼓动着老百姓们签字或画押,还开始强迫他们每日里出来请愿,或跪着或站着的翘首期盼。

    这感觉形势就不一样了,已经走向了一个不能收敛的状态了,但影一那边还没传来主子的消息,这让他焦急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突然想起,上次这主子说要跟那个这回杨家推出来的那位多联系联系,不若借此机会试探试探此人是否是真有能力,想着就着人将杨泽传唤过来。

    “微臣参加圣上,吾皇……”杨泽恭敬的行礼,行了一半,就被扮成昭华帝的影三扶了起来。

    “咳咳,莫要多礼了,起来吧,朕叫你来是想听听你对这个最近闹起来的万民请愿的事有什么看法,咳。”因是装做了生病而停歇在这边的驿站,所以影三很是尽责的扮了一个还在病中的帝王。

    “回圣上,这个事,臣觉得里边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杨泽一板一眼的说着,心里有些奇怪这昭华帝不是对杨家已经有了不快,怎么看这个架势却对自己是有些意思呢?难道是要借机,设个套坑了他再以此对付他后边的杨家。

    不过,若是这帝王说是要那他做筏子来对付杨家,他也无可奈何,总不能抗命不是,那就只能说是他杨泽堂堂男子汉,命中注定要折命于此了。

    最后,杨泽心中无奈,却还是应了昭华帝的圣令,去先私下里查一下这个万民请愿是怎么一回事。

    姑苏城,蕉叶园。

    这货可算是装走完毕了,昭华帝安排了隐卫等货售完后,就将那两个记账官控制起来,倒时这不论人证还是物证都是扳倒江南织造所和地方官员的有力的依据。

    这算是一事终了,昭华帝下令继续向湖州进发。

    这上了船,影一才把影三后边又传来消息说安排杨泽去做调查的消息报给了昭华帝,陆南城看了看那消息,嘴角上挑,挂着冷笑。

    “呵,这些个还真是不省心,自己脑袋都保不住了,还在这里闹腾个不停。”

    “那?这个杨泽?”影一思索了一下。

    “杨泽这个人还不错,影三做的很好,先接触接触再拉拢拉拢,也好再作打算,不过,这杨家看起来并不那么简单,你在安排人手好好查一查,务必要找出点线索才行!”

    巡游部队。

    杨泽对这个地方官员闹出来的万民请愿也是无奈极了,真是给他制造麻烦,若是他查的不好,昭华帝拿他开刀对付杨家,那可不是好玩的,当时他被推出来,虽说已经做好准备会触犯龙威了。

    可让他和杨家都没想到的是,这昭华帝却是没什么反应就安排他做了护卫长,这让他心中更是忐忑了,这杨家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大概是知道的,只是这圣心难测,让人就摸不着头脑了。

    唉,罢了,左右不过是一条命罢了,想他杨泽,先是不能为父母尽孝,后是受人欺辱不能反抗,隐忍多年,还未来得及给自己一个交代,就要先去了,也是命啊。

    想是这样想,但做还是要这样做的,杨泽先是。安排手底下的几个靠得住的士兵,乔装成外地来的百姓,混到城里的人群中去,打探打探消息。

    “哎呀,老大哥,你们这是跪在这里做什么啊,难道这地方是要搞什么活动不成?给俺们说说呗。”那乔装了的士兵,在那里打听着情况。

    “唉,还不都是那官府造孽呦。”那大爷发出一声哀叹,满面愁容。

    旁边的老婆子推了他一把,“你可说话小声点,这要是让他们听见了,还能得好?”

    看着这些百姓草木皆兵的模样,几个士兵也觉得有些蹊跷,只是那老婆子不愿与他们多说,就只好先作罢,既然是扮作外地来的行脚商人,自然是先去客栈落脚,然后再作打算。

    这客栈倒是好了许多,除了掌柜的和伙计有些面容憔悴,那些个客商看起来还是正常的,看来这请愿一事还没波及到这里啊。

    几人就安心的要了客房先住了下来,那边桌子上有两个人吃着聊着,他们提到了请愿这个词,这让几个士兵都激动不已,赶紧凑过去打听。

    “这位老哥,俺们刚刚听你们提到了这个请愿?这是咋个一回事嘛?”

    “唉,小哥你们也是从外地来的吧?”那正在夹菜的中年男子说了这句话。

    “是啊,俺们是准备去杭州的,这刚进了江南的地界,就看见街上那老的小的都在那跪着,问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也不说。”士兵作出一副愁闷不解的样子。

    “唉,还不是听说要搞个什么放生大会,所以要在那跪着向佛祖以示诚心。”另一个坐在对面的年龄看起来稍长一些的灰衣男子说道。

    “放生大会?这又是什么啊?”那士兵又疑惑了,心里发急,这两人怎么说话这样慢,还不赶紧说道说道。

    “这个事啊,我们也是一知半解啊,小兄弟不如你去问问那掌柜的?”灰衣男子看他对这事很是上心,但自己实在是无奈解决,就支招道。

    士兵心想这搞了半天还是个不知情的,真是被气到了,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另一个见同伴这样知道他是太心急了,就拱手给那两人道了谢方才离去。

    两个士兵合计着这问肯定是要问的,但看这个情况,这些人的嘴都很严,不一定能问出来什么,如今看来只有先前那个大爷看起来欲言又止,若是能避开他的婆娘问他,想来是能套到话的,再就是客栈的小伙计一向是给点银子就能说些什么的,也可以一试。

    考虑到其中一人的性子太急,就让他去跟那客栈里的小伙计周旋一二,另一个人则是去蹲守那大爷,等他一人时再问问他,两人一拍即合,便分头行动了。

    到了黄昏时分,那小伙计挨个的敲门问要不要热水,士兵就让他进来了,先是让他提了热水,又给他塞了点碎银子,那小伙计一见这客人塞了银子,就知道这位怕是想打听点什么,也就乐呵的先收了。

    “客官,您想问点啥?”他也不扭捏,主动的就问了,这拿人手短嘛。

    “嗯,我是想问问这城里是怎么一回事啊?这到处不是跪着就是站着的,怎么看怎么奇怪。”

    “嗨,客官你是想问这个啊,那问我就没差了,说句大不敬的话都是让皇帝的巡游闹得啊。”那小伙计一听是打听这事,神色倒是没那么紧张了,好像就是平常的一件小事罢了。

    “这跟皇帝巡游又有什么关系啊?”士兵见难得有一人愿意理他们说说话,还有些激动,就赶紧问到。

    “听我一个在衙门里边当差的兄弟说,这都是县太爷他们为了讨皇帝开心才使得招式,先说是搞个什么万民请愿,让皇帝高兴高兴,再来个放生大会,这样就能哄皇上高兴了。”那小伙计毕竟是拿了银子的,说话也不含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把自己打听到的都跟士兵说了。

    “哦,这样啊,也就是说,现在这样就是摆给皇上看的呗,然后后面还要搞一个放生大会?”士兵理了下思路,总结了一下,小伙计透露出来的讯息。

    “哎,客官可不就是这样。”那小伙计应和着。

    “那这个县太爷还真是,也不怕皇上知道这事情有假,丢了乌纱帽。”

    “客官,这话咱们就不好说了不是,咱们都是老百姓,这县太爷官不大,但怎么也是掌管了一方的,不好乱说啊。”那小伙计听了他的话,有点惊恐的打断了。

    “唉,你说的也是,咱们不过是平头百姓,又怎么管得了上边的人怎么想呢。”接着就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