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五十七章:请愿风波(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到了黄昏,就见当地官府的人,举着铜锣敲了一遍,就见大家基本上都散了去,这想来就是到了时辰可以回去歇着了吧。

    那边蹲在暗处等着老大爷的士兵也是终于让他逮到了机会,看那老婆子先进去做饭,老爷子还留在外边抽着旱烟,看着太阳在一点一点落山,面目惆怅。

    士兵就赶紧乘机上去,先是跟老大爷问了路,又问老大爷这城里的情形,果不其然,没有了老婆子在一边阻拦,这老大爷心里本就烦闷,听他这么一问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说了出来。

    “都是那个县太爷,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前日里先是让我们画押、签字,昨个又说要有诚心,上天才会感动,让每户每日都要跪着至少两个时辰,你说说这,唉。”

    “这县太爷怎么这样啊,感动上天还能掉香饽饽不成?”那士兵听着也有些莫名,这湖州的县太爷怎么是个这样莫名其妙的。

    “说是要搞个放生大会,让上天看到皇帝是个有好生之德的,而我们则是要诚心跪着念经诵佛,为皇帝祈愿。”

    “啊?还有放生大会,这县太爷可真能瞎折腾。”士兵由衷的感慨道。

    “唉,话是这么说,但理可就不一样咯,这县太爷都这样下令了,你说说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又能怎样啊。”老大爷陷入了深深的无奈之中。

    士兵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了,就拍了拍老者的肩头以示安慰,便走开了。

    回到客栈,两人一合计,这两边都提到了这个放生大会,看来明天得跟头儿好好说说了,这接下来要怎么搞,怎么查。

    这边的昭华帝就不一样了,此时正碰到了麻烦,这好好的商船竟然遭了抢劫,这下可就乱套了,那群强盗看起来是经常在这个水上干这个勾当的,对商船的一些个构造很是熟悉,知道哪里是船的薄弱点,而且逃窜起来也是很有章法的。

    让人就算是没被抢,也抓不到他们,这不,商船上毕竟是有着当今的玄赤国最尊贵的一位,这不说明面上的人都是护卫扮的,就是暗里边也有不少隐卫。

    所以,对付这些人倒是不害怕,可是,这毕竟夜黑风高,那些人又熟悉地形,居然是追不上的,这让昭华帝很是火恼。

    因着这条水路上是有水军驻扎着的,这样一条有水军驻扎的路上都有这盗匪横行,这可

    就扮作了被打劫了的商人,跑去告官,按照本国的律法,对于这些个盗匪,官府是要帮助处置的,而且,昭华帝不止是想看一下这湖州的县令会如何处置这个事情,还想知道这驻扎的水军会如何反应,按理说他们也是有责任的。

    现在还未到湖州,就先佯作被抢向水军求救吧,还没等他们佯作,那刚刚跑掉了的盗匪竟然又折了回来,这回的人要多上许多,大概是看他们的船吃水比较深以为是有利可图吧。

    既然如此,就将这伙人往水军驻扎的地方引去。

    没想到这快到了地方,这些盗匪攻击的好像更加肆无忌惮,此时昭华帝并没有下令拿出船上所有的实力,只让那些扮作普通家丁的护卫与他们过招。

    不远处,水军驻扎的地方灯火通明,陆南城就喊人大声求救,这一求救,那些盗匪本应该是四处逃窜的,但这会却依然纠缠额很紧,一点儿都没有要退去的样子,而那边的水军好像也反应过来这边出了事,但磨磨蹭蹭的就是赶不过来。

    这下昭华帝也是大概明白了,这水军拖着不来救援,看来是平常对这些事情就很懈怠,这驻军的将领要好好查查,早晚要撸了他的乌纱帽!

    这边大概都打的难舍难分了,那边水军才迟迟赶来,那盗匪见了水军还是不急,居然是慢悠悠的撤离了去。

    而水军凑过来,一个小队长一样的人冲着船上喊话道。

    “喊什么救命,这河上被劫了的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大爷我们怎么忙的过来!”那样子凶神恶煞的,好像极其的不高兴。

    “可是,这不是有律法规定,是可以向任何的驻军求救吗?”影一状似不解的问着。

    “去他的狗屁律法,在这个地方,老子说的话就是王法,去去去,该去哪去哪,别大半夜的碍了大爷们的眼!”那小队长听他这么问,声音还挺暴躁的,直把人往边上轰。

    “可是,官爷,我们的银子被人劫了去啊。”影一继续烦扰。

    “银子?哼,不就是个银子吗,这路上被劫了银子的又不少,还缺你一个?滚吧!”

    昭华帝见状是明白了这水军的作为了,看样子是不会帮他们什么,言语中还满带的不屑,这样的水军可怎么行,若是打起仗了怕是要丢了盔甲直接跑咯。

    但想是想,现在这也不好暴露身份,就吩咐影一等人赶紧撤离这里,再找人好好查查这水军的驻军将领,现在是赶紧到湖州的县衙里去告状才是。

    影一见主子都发话了,也就不与他们做过多的纠缠,吩咐掌舵的,加紧赶往湖州城去。

    常州城。

    几个士兵大概都收集了一些关于这个万民请愿的事件的情况,都提到了这个放生大会,看来这放生大会里边是有文章的,就写了信传给了杨泽。

    杨泽看着信,皱了皱眉头,放生大会?这万民请愿的事情都还没弄清,又折腾出一个来,看样子这常州县令还真是个能折腾的,这葫芦里也不知道卖了什么药,当今圣上看起来又不是个糊涂的,哪能让他们这些小喽喽这样糊弄,看来这事还得他亲自去查一查才行。

    他先回禀了扮成昭华帝的影三,得到了许可,就也快马加鞭的赶去常州城了。

    杭州郡守府。

    那江南郡的六位县令此时正焦躁着呢。

    “你不是说这样就可以吸引皇上加快行程赶到江南吗?怎么都四天了,这皇帝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啊?”苏州的县令急着打转,还不断追问出了主意的常州县令黄开飞。

    “着什么急啊,这事本就急不得,现在是闹得还不够大,等过两天让我再递了折子上去,邀请陛下前来参加放生大会,不就得了。”黄大人对李大人的不信任很是鄙夷,说他见识短,到底是个年轻的。

    这李大人见他这样说,就是急,也没有办法,前段时间,江南织造所的招标大会出了问题,就让他好一顿忙活,这边的事情好像也不是很顺利,这让他有些急躁,心中烦闷不已。

    一边的几个县令也知道,这苏州最近是出了岔子,为了掩盖不让上边察觉,也是废了不少力气的,多是有点同情李俊的,可是,同情归同情,要多帮他就不可能了,这苏州有了江南织造所本就是块肥肉,这李俊既然吃了大头,这该担的风险又怎么能少呢。

    昭华帝等人为了装作东西被劫了后的急切的模样,就赶紧跑到那湖州的县衙击鼓鸣冤,让护卫长扮作那被劫了的商人,哭丧着脸,找县令讨个说法。

    他则是带着沈媛找了个对面的茶楼,坐下来等着影一那有什么反应。

    很快身后的一个扮作护卫的影一在陆南城耳边轻轻说,“爷,方才暗地里一直有人跟着他呢。”

    陆南城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这怕是那伙盗匪还惦记着他们那艘船呢,端起茶盏饮了一口,不动声色,他倒是要看看这湖州又是个怎样的虎狼之窝,挥手示意派人盯着那

    不一会,他们就看见护卫长从里边被几个衙役轰了出来,一边那个扮作随从的护卫,还有些一瘸一拐的好像是被人打了,看起来不太好。

    昭华帝看到这个样子,就知道大概这湖州县令又是个不管事的吧,心里冷笑连连,让身边的护卫去通知影一回到船上再议,就带着沈媛先行回去了。

    护卫长等人很快就回来了,先说那个护卫是被衙门的杀威棒给打了,他让他先行下去疗伤,这才开始给陆南城和沈媛说当时进了县衙的情形。

    他和那护卫先是敲了鸣冤鼓,这县衙的人反应倒是不慢的,很快就出来了衙役问他们要干什么,一听说是被盗匪抢劫了,说是要先打一轮杀威棒才能让他们进去,护卫长连忙递了银子上去,他们就又说看起来护卫长是个老爷,想来是吃不了这苦的,就让那护卫替他受了棒子就好,所以那护卫才被打了。

    进了县衙的公堂后,那县太爷不在,是他下边的副官来升堂的,先是前前后后的听他说了这被打劫的情况,又问了事发的时间和地点,非说那个事是归水军或者是苏州县衙管的,说他分不清情况,胡乱告状,将他轰了出去。

    沈媛一听就明白了,“这不是在推卸责任吗?”

    “他们倒是做得好,哼。”昭华帝冷笑一声。

    不一会,被派去追踪那盗匪的影一也回来了,回禀说,那个盗匪等护卫长他们离开县衙以后,就从县衙的后门进去了,他就用轻功翻了进去,看看那盗匪是在搞什么名堂,没想到,这一看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只见那盗匪熟门熟路的进了县衙的一间屋子里头,很快一个师爷模样的人就进去了,说他们可又惹了麻烦,这被劫了的商人找上门来了。

    那人一听就嘿嘿一笑,“虽然是找上门来了,可是在我知道你们肯定是帮我们摆平了不是?”说着,还从怀里递来一个鼓鼓囊囊的包给那个师爷。

    那师爷掂了掂那包银子,脸上的不悦之色去了一些,“哼,这回的银子还不错,那商人是块肥肉吧。”

    “哟,我的爷,那船是吃水比较深,可我们根本就没从他那抢到钱,那个人居然跑去彭爷的水军大营那求救,虽然彭爷对我们也是多加照顾的,但是也不能就这样放任我们在眼皮子底下干这事不是?”那盗匪看起来很是苦恼。

    听到这,影一觉得这该听的都听的差不多了,就没再停留,返回商船了。

    “哼,原来这也是个官匪勾结的,还有那个水军看来也是有问题的,你先下去好好查查此人。”

    沈媛这回是担心陆南城听了又要生气,一直在一边守着,紧紧的盯着他直看,陆南城察觉到她的视线,心里一暖,倒是没再发脾气出来,走过去抱了抱她,没有说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