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五十八章:湖州遇劫(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边昭华帝在湖州算是差点遇了险,那边杨泽也没好到哪里去。

    话说杨泽是到了这常州城,先是跟几个士兵碰了面儿,详细的了解了下他们打听到的消息,他是听明白了。

    首先这个事是常州的县令搞出来的,什么万民请愿,什么放生大会,都是他弄的,要想弄清楚这事情的始末就要先从他那里下手,再来,就是这个万民请愿,看来这个事就是为了吸引皇上的注意力,好推出下一步的放生大会来,这样这件事倒是说得通一些。

    只是,都听说有这个放生大会,却不知道要在哪里举行,也好,现在就让他先探探那湖州县令的府邸吧。

    到了晚上,他身穿黑色夜行衣,潜进了那黄县林的府上,四处寻觅了一圈,发现这县令似乎是还不在府里,这样想着就大胆了一些,悄悄进了他的书房照着那微弱的月色,使劲翻找着有什么线索。

    结果,一不小心碰翻了那桌案上的笔架,这就引起了家丁的注意,他只好扮了几声猫叫,赶紧躲到梁上去了,那几人嘴里骂骂咧咧说是不知道从哪跑来的野猫,居然还弄乱了老爷的书房。

    另一个又埋怨说都怪他不关书房的窗户,幸亏只是野猫撞翻了笔架,若是出了其他差错,让老爷知道了还能得好?

    躲在梁上的杨泽屏着呼吸,小心翼翼的等这那两个家丁离开了书房,才又下来继续找有没有能用的消息。

    很快的,他看到上边写着一个寺院的名字,开福寺。想来这放生大会是要靠着寺院的高僧来主持的,这个寺庙可能就是他要找的那个跟放生大会有关系的了,这样有了方向,查起来就容易许多了。

    京城,杨相府。

    杨皇后一连多日都不见昭华帝下令说继续前进,心里早就疑惑不已了,方才又听说这皇上好像是在调查个什么事情,她直觉这事怕是不简单,就赶紧派人把这边皇上似乎在调查什么的情况传回京城去了。

    毕竟,在她的印象里,这杨家在江南也是有根的,若是让昭华帝察觉到什么可就不好了,不若赶紧劝父亲收敛收敛,莫要撞了上去。

    可杨浅意是怎么也想不到,昭华帝那边是早就知道了一些杨家在江南地界的所作所为了,现在更是在一路追查之中。

    杨相爷看着两封从江南传来的信,眉头紧了紧,似乎是有些苦恼。

    “大哥,怎么了?”杨侯爷先是听说江南传了消息来就急匆匆的赶到这边了,没想到却看到杨相面部有些不悦的坐在上边,就紧张的问道。

    “江南的这群蠢货!就知道坏老夫的事,这个周孚成也是个蠢的,居然放任他们这样乱搞!”杨相这次是气急了,已经骂出声来。

    杨侯爷见他这个样子,就知道怕是这江南出了什么变故,就赶忙问他发生了什么。

    原来,那两封信,一封是杨皇后写来劝他们收敛,一封则是说了这常州城的情况,两者一联系起来,就明白,这昭华帝怕是就是在查此事,这一追查下去,很难说会不会扯上他们杨家。

    “吩咐下去,让他们尽早的准备撤出江南吧!”杨相将信狠狠的摔在桌上,背手走了出去。

    影一那边很快就把这水军驻扎的将领的情况报了上来,先前陆南城和沈媛还以为这又是个杨家的宾客,结果倒是错怪了他,原来只是个普通的将领罢了,只是这将领并不姓彭,而是姓何名文广,这与那日跟踪听来的“彭爷”二字不一样啊。

    “那此人既然是个兢兢业业的好将领,怎么手底下的兵如此散漫?”昭华帝问道。

    “回爷,这何将军是个没有背景的,虽说是水军的主将,可那些手底下的兵大多都不听他的,多是归顺于他手底下的那个副将。”

    “副将?”昭华帝问道

    “是,就是一个姓彭的副将,属下以为,那日盗匪嘴中所称呼的‘彭爷’称呼的正是此人。”

    “呵,‘彭爷’?怎么这个人是个有背景的?”

    “是的,这人是杨侯爷手下的门生,前年刚升到水军副将,手底下的兵大多是只认他不服何将军的管教,那日我们的船被劫,那个小队长应该就是他的人。”影一恭敬的回道。

    “又是杨家!朕以为这杨家已经是捉襟见肘之时,没曾想这回巡游江南还真是挑了个好地方,来来回回兜兜转转的看到的都是杨家,真是好极了!”昭华帝愤怒极了,这杨家不仅是把持着北疆的驻军,如今还渗透到了水军,这再过几年,岂不是连皇宫都能让他们给渗透了。

    “既然这个何文广是个不错的,那我们就帮他一把好了,就是不知此人能不能扶得起来了。”昭华帝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淡淡的说道。

    开福寺。

    杨泽扮作了慕名来上香的香客,没想到那些个和尚却不让他进去,说是本寺近来要接待贵客,要集体焚香斋戒,不接待外客,这就让他犯了难,这进不去可怎么能打探到消息呢?

    杨泽在开福寺外边转了好几个圈子还是没想到什么办法,这玄赤国的寺庙多是有武僧的,若是贸然的硬闯进去,定然是不能够的。

    若是偷偷的潜进去,这寺庙院墙极高,又是准备弄这个放生大会,想来守卫也是很森严的,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这让杨泽有些发难。

    这时,看见那有个粗布衣裳的大叔推着一车子菜在往寺院的后边走,这让他当即灵机一动,这正门进不得,院墙翻不得,可这个送菜的后门总是走得的。

    杨泽上去与那人交涉一番,就说让他帮自己混进去,必有厚报,小贩一听有人帮自己把车推进去,还有银子拿,那自然是满口答应的,只是杨泽现在这个打扮也不像是干这种活计的啊。

    “大叔,你看我是做生意出了事,这高人给我支招是逢庙必拜,还不能过了时辰,可这个寺庙今天是死活都不让我进去,我只想偷偷混进去,给佛祖磕个头,你就帮帮我吧。”杨泽怕若是再晚几日,这事情若是多出了变故,岂不是没法子交差了?就在这声泪俱下的说服那个小贩。

    “唉,看你也是个不容易,要不我就不进去了,你换上我的衣服,再在脸上抹上几把泥灰,就跟那交接的管事大师说你是我远方亲戚,今天我生病了,换你来替我一次。”那小贩见他确实是着急,听他说的对他的遭遇也是多了几分同情的,就想了个法子帮帮他。

    杨泽见状自然是满口答应,“大叔,你就在那边的树底下歇歇吧,我去去就回。”

    湖州城。

    昭华帝的计划是要拿下这湖州水军和湖州县令玩忽职守与盗匪同谋的证据,就要先从那个盗匪下手,这些个盗匪,都是个狡诈的,想来手里也是留了这与官府相通的证据的,这样一来只要是掌握了这群盗匪就能抓住那些人的小辫子了。

    所以,昭华帝安排那个护卫长继续扮作商船的老板,去湖州城的钱庄里取银子,一定要多取,还要闹得街坊四邻都知道他取了钱,再返回商船,这样就可以来一出引蛇出洞。

    于是,那护卫长就大张旗鼓的故意雇了不少人帮忙去钱庄里头抬银子,一箱又一箱的,还让那些伙计故意弄出声响来,搞得街坊四邻都探出头来四处张望着。

    然后,又让人抬着装了银锭的大箱子,走了湖州最热闹的地方,很快就有人传开了,说今天看到一个商人去钱庄取了不少的银子,说是要去做大买卖了呢。

    “你说这商人是不是傻?这样闹得若是那些个人看到了,这银子还能守住吗?”街头卖菜瓜的老大娘问一边卖调料的小贩。

    “谁知道呢?这年龄越大了,看到的奇事还真不少啊,依我看那商人是得不了好的。”卖调料的大爷也是很感慨。

    不论怎样,这事情算是宣传开了,故意让一个混在那些个雇佣的伙计里边的护卫传出话去,吸引盗匪的注意。

    “哎,听说这个老板是搞药材生意的呢。”那个护卫说。

    “哦,药材啊,俺听那街头的大爷说,这做药材生意的可有钱了呢。”一个小伙计插嘴。

    “是啊,怪不得一口气从钱庄里边取了这么多钱出来,这做买卖的现在是越来越有钱了啊。”一个年龄稍大的伙计也跟着插了一嘴。

    “我那天听这个商人和手下的人说是要后天出发去购药材呢。”那个护卫又故意把行船的日子透了出去,若是这雇佣的伙计里边有盗匪的人就更好了,若是没有,也是可以靠其他人把这个事散播出去的。

    “难怪要取这么多钱,原来是要去进货啊。”几个伙计就这么附和着聊着,护卫也借机把该透露出去的情况都说了出去。

    开福寺。

    杨泽换了粗布衣裳,又往脸上抹了几把泥,看起来还挺像是个种菜的,推着车敲了寺院的后门,那管门的见是推着车来送菜的,也就没有多问,放他进去了。

    进去后,那负责管饭的大和尚就走过来,看到今天送菜的这人好像没怎么见过,有些奇怪就问他。

    “你是哪个?那送菜的俞大今天怎么没来?”大和尚心想最近寺院里要搞个大的法会,所以各个地方盘查都要紧一些,可不能在他这出了问题。

    “哎,大师父,俺是那个俞大家的亲戚啊,他今天生病了,所以让俺来替他送一回菜。”杨泽也不怕他,就那样抬头对着他说,这有些事啊,你越是躲着藏着反而让人起了疑心,不若就这样明明白白的让他看,反正这湖州他都是头一次来,也不会有人认得他。

    果然,那大和尚,看了看他,就挥手示意他进去放菜了,“你进去吧,放了菜就赶紧回去,不要乱转。”

    “哎哎,俺知道了。”杨泽憨厚的连连应是,就推着车子继续往后厨的方向去了。

    进了那放菜的厨房,先是把菜卸了一半,接着就装作肚子不舒服的样子,跟那个在忙活的小和尚问了去茅房的路,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