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五十九章:湖州遇劫(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从后厨出来先是拐到了茅厕那边,看左右没有人,才施展了轻功跃上了屋顶,小心的张望了一圈。

    从屋顶上边,看到开福寺那边有个院子里边是放着很多的盖着布的方方的物件,杨泽看到那数量确实不少,心想就先去这里探知一二。

    小心潜进了园子里边,刚好有两个小和尚,拎了个木桶走了进来,杨泽连忙扫视一圈,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就见那小和尚,掀起了盖着的黑布,原来竟是装了鸽子的笼子,那两个小和尚就挨个的给鸽子喂食,间或聊着一两句。

    “你说这鸽子每天喂这么多不会撑死吗?”一个小和尚问道。

    “你呀,就是犯懒了吧,这大师父安排的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快喂吧,等下还要去隔壁的院子那里喂鱼呢。”另一个小和尚嘲笑了他一番,两人就不再说话了,低着头很快的喂着鸽子。

    杨泽心想看来这就是要给放生大会准备的鸽子了,一个个都关在笼子里头,还喂了不少吃食,看起来养的还不错,听那两个小和尚的意思,这放生大会除了鸽子还有鱼,等下也要好好瞧瞧才是。

    等那两个小和尚喂了一圈的鸽子,出去了,杨泽才从暗处出来,找了个地方,很快的就翻到了隔壁的院子里去,又找了个阴影躲藏起来,躲好了才腾出空来好好看一看这个院子。只见院子里摆了不少的大缸,想来就是用来养鱼的吧。

    趁着那两人还没走进来,杨泽又赶紧的翻回去了,本是想探探那开福寺主持的房间,可看起来这寺庙里边确实是戒备森严,怕是不易,若是打草惊蛇了也是不好的,他不好跟昭华帝交代,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如今也算是大概知道这放生大会要搞个什么名堂,先回去再说。

    杨泽从茅房装作刚出来的样子,向后厨走去,突然听到墙角那边传来两个和尚说话的声音。

    “一诚,你说这黄大人怎么会让那放生大会有奇迹出现啊?”一个声音响起。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游空师父说,到时会让那鸟不愿飞走,鱼不愿游走,这就算是奇迹吧。”这个声音应该是那个叫一诚的和尚了。

    “啊,这样听起来还真是奇迹呢?这就是佛祖显灵吧?”那声音明显有些激动。

    “游空师父说不是,说是黄大人故弄玄虚。”不同于另一人的激动,一诚的那声音平静如水,不起波澜。

    “唉,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啊。”那个人听一诚这样一解释,也觉得有些不妥,连呼罪过。

    听到这里,杨泽也没有再听下去了,赶紧回到后厨,把菜卸完就出了这开福寺,那送菜的大叔在树下抻着脖子往这边瞅,看到杨泽一出来,就起了身。

    “大叔,多谢你了啊,我这是上了香,心里也就安稳了。”杨泽感慨着,又拿出一锭银子给了他,表示谢意,才又去林子里取了先前系在那的马,快马回城了。

    这一路上,他就在想方才那两个和尚说的话,看来这放生大会里边还真是有名堂的,只是在这如何才能让游鱼不游走,而鸽子又不飞走呢?算了,想着头疼,回去禀报给昭华帝,就没他什么事了。

    不过这次也没遇到什么危险呐,难道他先前估计的有误,这皇帝只是用他办事,没有要害了他的想法?杨泽有些困惑。

    湖州城。

    话说这边昭华帝的计策还真是起了效果,这几日里都换了不同的伙计去帮忙到钱庄里边抬银箱,这伙盗匪是早就在城内的各大钱庄安了点子,早就瞄上了护卫长这艘船,就派人混进了帮忙干活的队伍里头。

    而昭华帝他们的人,也是每天都状似不经意的透露出一些行船的信息来,在装船的时候,其他人大都撤了出来,造成一副这个船上的商人带的护卫也不多,很容易就能拿下的假象。

    那奸细自以为打探好了情况,还欢欢喜喜的跑回去报信了,殊不知,这艘船哪里是个聚宝盆而是一柄钢叉,专门就是给他们这伙盗匪准备的。

    到了开船那天,还故意装作有事情还没弄好的样子,一直拖到下午的未时末才发了船,这让暗地里一直派人盯梢的盗匪可是急坏了,这都准备好了就怕他们今天不发船了,后面见发了船,而且时辰也比较晚了,反而高兴起来,毕竟这晚上动起手来才能更方便不是?

    陆南城等人早就安排好了路线,要将这伙盗匪引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然后一举拿下他们!

    那伙盗匪就不知道了,看着这个吃水比较深的商船居然向一个比较偏僻的航道驶去,还以为这个商人是个傻的,往那个地方去,到时候可不是更方便他们下手?就更加高兴的追了上去。

    随着天色渐渐沉了下来,那盗匪头子一声令下,就开始先加快船速赶上前面的商船,然后很灵活的就跳到了他们的甲板上边准备开始进攻。

    没想到下一刻,这艘商船上就亮起了束束火把,仿佛把这个河面都照亮了一般,接着就是一个想打劫却反被抓了的过程。

    那盗匪头子很快也被影一等人制住了,最后经过一番询问,这伙人果然是跟这个当地的官府有勾结的,约定好他们在这河面上打劫来往的客商,然后官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碰到那些商人跑去告官,也是搪塞着不管。

    而水军那边,则是对被打劫者的求救置之不理,当然这两边,盗匪都不能少了孝敬的银子,好在这个盗匪头子也是个有脑子的,把这一笔一笔给了县衙或者水军的银子都记了下来,生怕有一天他们不认账。

    这倒是给昭华帝提供了方便,派人将他们那记了明细的账本要了来,威慑他们对此事不许多言,又好言相劝他们可以从了军,或者做些小买卖,也比在这河面上做这个打家劫舍的勾当要好的多。

    接着还安排护卫长,把他们押送去何将军那里,照着那些安排处置他们,想参军的呢,就留在水军里,又熟悉地形又懂水性的,在队伍里也能讨得了好,至于那些若是想回家做做生意或者种田的也不要太难为他们,放他们走就是了,只是若是再发现他们这些人还在做打家劫舍的勾当,定要严惩不贷。

    这些人一看那押送他们的人都是朝廷的四品官,那这个指挥的人,说不准还是个一品大官呢,就知道这以后怕是落不着好了,就说什么都乖乖的应了,不敢有一丝的反抗。

    昭华帝着人打理了这些人,又让影一押着那盗匪头子回去去了账簿来,才算了了此事,这样一闹,他也不准备在这个湖州过多的逗留了,下令继续向嘉兴进发。

    巡游部队。

    影三正在当面听杨泽的禀报,心想这杨泽确实也是个能干的,没过几日就已经将事情查的差不多了,嗯,就是不知他跟杨家是否是真的不那么和睦了。

    “皇上,臣要说的就是这些了。”杨泽恭敬的的回禀完了整个的调查过程。

    “嗯……杨泽,你对这个放生大会他们要搞的这个名堂有什么看法?”影三觉得,要不是搞错了形势,挑错了时间,这常州县令说不准还真能讨到圣上的欢心呢,毕竟,听起来,他那些个准备就是让人感觉惊奇的,可惜如今昭华帝一入江南就碰到那么多事,对他们这些个动作肯定也是不愉的。

    “回皇上,臣愚钝,不能参透其中的关巧。”杨泽将头埋得很深,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愧疚。

    “罢了,你查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下去吧。”影三挥手让人退下,就赶紧坐到案前磨墨写信,这回的情况比较不一样了,看起来处处透着算计,可皇上是你能算计的吗?影三心里对这个常州县令也是无奈极了。

    而且,还把事情搞的那么大,弄什么万民请愿为皇帝祈福,这不就是拿黎民百姓逼皇上就范吗,那怎么得了啊。

    再看着案头上,由江南郡守呈递上来的折子,邀请昭华帝参加放生大会,影三就止不住的想嘲笑一番这个江南郡守,一个常州县令就算了,他还拉扯上整个江南郡的大小官员给他做垫背,也是想的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他们不这么折腾,就看影一传来的消息,这些人也讨不了好,这件事只不过是加快了他们上断头台的路罢了。

    影三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昭华帝的手中,昭华帝大概是知道这些个官员为什么这么折腾了,怕是以为他要怎么对付他们,这是想着法子来讨好他呢。

    可他陆南城是那些个会被那些表象迷惑的昏君吗?

    “不过这个潜鱼不游、飞鸟不飞是个什么道理呢?”昭华帝在那里自言自语道。

    路过来送水果的沈媛听到了,就问,“什么游鱼、飞鸟?”

    “哦,是这样的……”站在那的影一主动的开始说了杨泽在开福寺探查到的情况,还有听到那两个和尚所说的话,前前后后详详细细的都跟她说了一遍。

    沈媛越听越觉得这情形有些熟悉,坐在那里小指微微的屈起,陷入了沉思。

    “啊,我想起来了!”沈媛突然惊呼的站起身来,陆南城和影一都被这一声惊呼弄得一惊,转过来对着她直看。

    “这事跟我以前在路上的时候听过的一个事很像啊!”

    “哦?快说来听听。”陆南城一听沈媛对这个事有见解,就赶紧激动的追问着。

    “是这样的,当年有一个富商为了讨好一个好像是什么朝中大员吧,就想了很多种办法都没得好,后来发现那个朝中大员的老母亲很信佛祖,就想出一个招式来,这一点就跟常州的那个情况几乎差不多。”

    “哦?继续说下去。”

    “当时他们也是准备了放生鸟类和乌龟,到了放生会那天,这鸟从笼子里出来就停在那树枝上不愿意飞走,那乌龟也是,从坛子里边放了出来,就停在那个河边不愿意游走,然后那个富商就解释说,这是佛祖显灵,老夫人是有大福气的人啊。”

    “这听起来还真是像那么一回事,不过这还是没说缘由啊?”一旁的影一有些迫不及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