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章:嘉兴见闻(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事简单,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大家都以为那是佛祖显灵,甚至很多老人都到处奔走相告引为奇迹,可是到了后面,我们就渐渐发现这件事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后来有一个给那个富商打下手的老者便告诉大家这整个事件的真实情况,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如梦初醒。”说道这里,沈媛有些嘴干了,便想要找些水,一旁的影一早就紧张的盯着,连忙就递来了一杯水让她喝。

    喝了水后,沈媛就开始继续说,“那老者说,其实这事哪里是佛祖显灵哟,还不都是人捣的鬼,我们就追问问他怎么一回事,他说其实很简单,那些鸟是自从鸟蛋里边孵出来就是被人关在笼子里养大的,每日又吃的不少,这样下来,那鸟会先是没有了能飞的本性,再来是有吃有喝对人就有了依赖,你说,这样的鸟放出去,它能飞得起来吗?”

    陆南城和影一也是听的恍然大悟,没想到这是这么一回事,那想来开福寺的那些养在笼子里的鸽子怕也是一个道理吧。

    “那乌龟呢?乌龟又是怎么一回事啊?娘娘你快说来听听啊。”影一此时已经听的入了迷,连忙催促沈媛继续往下说。

    “那乌龟啊,老者说是从小就是用温水养着,它就习惯了那温水的环境了,到了放生那一天,坛子里的水是临时换过的,但乌龟还是习惯在温水里边带着,但是那河水怎么会温热呢,所以乌龟才不走了嘛。”这算是一口气全部说完了。

    “对啊,那河水确实刺骨,若是夏日还好,但即便是夏日,那河中央也是很凉的。”影一由衷的感慨道。

    “这一招确实用的精妙,若不是听你说,朕也是参不透啊。”昭华帝也揉了揉眉心,感慨这办法用的精巧,让人感叹不已。

    “这常州的县令让那些人圈养鸽子和鱼也就罢了,怎么还让那些老百姓跪在那祈福,这就是有点……”沈媛没有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但昭华帝和影一都能猜到后面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这常州的县令也确实是有些过分了,这可是视黎民百姓为草芥。

    但细数自从来了这江南郡一来,简直就是一潭污水,这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总有官府在里边参上那么一脚,而且还干的不是什么好事,这江南的天本应该是个山明水秀的,出了些这么个人,就让人有些叹息无奈了。

    好好的一个人杰地灵的江南郡,就让这些个混蛋给毁了!

    “哼,这常州县令还是个挺会讨巧的,要不是恰巧让人听了去,又听你这么解释一番,不然朕要是让他蒙骗了去,可真是愧对黎民百姓啊!”昭华帝踱步到甲板上,望着那远方的天界久久不言。

    巡游部队。

    这边的杨泽自从那次以后,一直是有些忐忑不安的,生怕这皇上找自己麻烦,虽然他跟杨家的关系也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对不少人是恨之入骨的,但是只要他冠着这个姓一天,就有人会把他与杨家混为一谈。

    怕是昭华帝也是把他看作是一个杨家人吧,其实说来可笑,他杨泽除了这个姓氏还有什么是来自与杨家的,就连这次,杨家看着形势不对,还不是说推就把他推出来了。

    况且,就连杨这个姓氏也是得的名不正言不顺的,呵,毕竟他杨泽是一个到如今都没有再上过家谱的人,所以真的算起来,他连一个杨家的家生奴仆都不如。

    这样说来,他杨泽只是杨泽罢了,跟杨家又有什么干系呢。

    这行船还是要比走陆路快上许多,很快几人就看到了这嘉兴那码头的明晃晃的石刻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嘉兴”。

    这就是到了嘉兴了,对这个地方,沈媛还是很熟悉的因为沈家的老宅就是在这个地方,所以她在这待得时间也不算短了。

    这嘉兴是玄赤国太祖上位时才改的名字,以前是叫嘉禾,且到现在一些个老人还是喜欢用方言喊这里是嘉禾,这古话就有,“嘉禾一穰,江淮为之康;嘉禾一歉,江淮为之俭。”所以这嘉兴县是个产粮大县,不愧为“鱼米之乡”。

    再说那南湖,可谓是“轻烟拂渚,微风欲来”,整个就是美不胜收啊,几人下了船,放在平日里自然是要先游览一番,可如今,这情势本就不太乐观,昭华帝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虽说,这美景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起来,但谁又能知晓这美景之后,又会藏着怎样的虎狼之心呢?

    到了嘉兴就不会跟苏州一样到处都建的园子,住的客栈也是园子了,这边就是普通的客栈,跟平日里住的那些也没什么区别了,只是这客栈是多,就是看挑哪一家罢了。

    沈媛心想,就算是不去南湖赏玩一番,转换转换心情,也是可以住在附近,若是一开窗就能感受到微风拂面也是不错的。

    所以,她就建议找一个在南湖边上的客栈,陆南城也没什么意见,他最近是时刻都在想着谋划着这些天的那些事,甚至是每日里都在想着如何对付杨家、铲除杨家,心思早就没有放在这山山水水之中了。

    不过,对于沈媛的建议,他也是没说什么,算是默许了吧,于是,几人就这样住进了南湖边上的一个名为清风尚苑的客栈里去了。

    这刚进了上房还没等喝口茶润润喉咙,昭华帝就喊着大家一同去嘉兴当地种植稻禾的地方看一看,了解一下这嘉兴县的情况。

    所以,只好留了大多数的人继续在客栈休整,带了沈媛、影一还有一个碧衣就出发去了嘉兴县下边的乡村。

    路上遇到了正要卖菜的老农,就跟他打听打听。

    “老大爷,您知道这嘉兴县哪些地方产禾产的比较多啊?”影一扮作护卫上前询问道。

    “侬说撒?禾?”那老大爷一脸的不知所谓,不懂影一问的是啥。

    沈媛见状就明白过来了,这禾的称呼,这当地的老农们可是听不懂的,记得当年她陪娘去地里边的时候,娘和那些大婶们都是叫这个稻禾为稻子或者稻米的,这禾当时是那些个有文化的人称呼的,若是问起路来还是用这个比较方便。

    “大爷,侬知道要去哪找种稻米最多的村子吗?”沈媛上前问道,带了点不熟练的当地的方言,这还是娘以前教她的呢,老宅的人都会说,但她并不是在这边长大的,所以是不懂也不会说的。

    但娘还是毕竟在做丫鬟的时候,就是跟着沈夫人在江南这边长大的,所以对这些话还是会的,只是怕沈媛那好好的官话被带的变了味道,所以才只教了她一些简单的。

    这会那老农是明白过来了,“哦,稻米啊,这种稻米最多的当然是吾们村子了哈哈。”

    “哦?那还请大爷带路,我们也想看看那种了稻……米的田是什么样的。”陆南城改口一时还有些没有转过来,但还是很快的就顺着沈媛的往下说了。

    “哎呀,这个季节,苗都没有插下去咧,侬们要看什么呀?而且这个时候村里边还忙着租卖土地呢,吾也要赶回去帮忙咧!”老大爷笑着连连摆手。

    “租卖土地?”昭华帝就听到这四个字,心想这土地不是早就是应该由官府分卖给这当地的农民,然后最后再统一收取赋税吗?可这个租是怎么一回事呢?

    沈媛则是认为这租应该是指从那些个富裕的农户那里租土地来种吧,“租卖是租员外家的水田吗?”问老大爷。

    “不是嘀,不是嘀,是村子里边村长要租卖嘀。”老农连连摆手说不是这样的。

    “村长租卖土地?村长家的地不种了啊?”一边的影一也在那里插嘴。

    “哎呀,是土地,但不是村长的地。”老农说话也说不太清,但他知道这几个人的意思和他说的是不一样的,所以解释来解释去,急的直跳脚。

    “不是村长的地那又是谁的呢?”陆南城也不放过的紧追着问,但老农已经是有些解释的无力了,连连摆手说不清楚。

    沈媛见这个情况是有些乱了套了,刚好他们不是准备去看看那种了稻禾的水田,就跟老大爷商量着。

    “大爷啊,要不然让吾们跟侬回去看看吧,吾们也想看看侬说的这个土地的租卖啊,侬放心,吾们肯定不会捣乱的啦。”

    一边的碧衣是大概明白主子的意思了,也跟着说就是想看看水田,不会跟着捣乱。

    紧接着陆南城和影一也跟着做保证说绝对不会给老人家添乱,“老大爷,你放心,我们到时候若是赶不回来,就算是住在村里也不会烦扰你们的。”

    “唉,带侬们回去是没撒,就怕村长看见不高兴,不过,唉,算了,算了,走吧走吧。”

    老大爷也是被刚刚那一会几个人轮番的询问,问的有些乱了,稍稍纠结一下,又让他们再三保证不能添乱,才答应带他们一起去村子里边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