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一章:嘉兴见闻(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老农的菜还没卖,这就有些犯难了,一边的陆南城忙说这些菜他都买了,老农才高兴起来,喜笑颜开的,好在离客栈还不远就让影一和碧衣也过去搭手,很快就帮他收拾好了担子,把菜送了过去。

    老农又说,几人的衣服太扎眼了,这样带回村子里可是要不得的,无奈之下,几人又闯进了正扒开门板,准备开门的一家成衣铺子里,弄得掌柜的还以为是来砸场子的,再一看原来几个穿着很不错的客人哦。

    可是,这几个衣着非富即贵的客人,居然张口要他拿来几件便宜的麻布或者棉布衣裳来,这倒是他没想到的,不过到底是开门做生意了这么多年,什么仗势没有见过,再说人家又不是不掏银子,他管那么多干嘛。

    后来是,给沈媛和昭华帝找了稍微看起来很朴素的但料子还是要舒服些的棉布衣裳,当然里边的内衬什么的还是没有换,只是小心的修饰的不让人看出来罢了,毕竟龙体还是重要,而沈媛是身子娇贵也不能掉以轻心喽。

    到了碧衣和影一就方便多了,两人随便挑了两件麻布衣裳就穿上了,几人在把头上的腕上的首饰都卸了,碧衣跟店家要了两根木簪子,跟沈媛一人梳了个简单的妇人发型,又将簪子随便一插,就算是完事了。

    影一也是帮昭华帝将发髻上的玉饰都卸了去,跟店家要了简单的布带扎上,几人就这样清清爽爽的上路了。

    那个空了的担子也不让老农扛,影一干脆利落的就把那单子扛在了肩上跟着往前走了,沈媛看他那个样子还有点呆,就拉着碧衣在一边直笑他。

    昭华帝这几日,除了在想关于杨家还有江南郡的事以外,还在思考关于沈媛的一些事,先是她在宫里边那日的反应,总觉得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再来就是她坦白自己不是沈夫人的亲生的。

    还有就是她总知道一些寻常百姓懂的事情,这让陆南城有些费解,虽说先前的反应可以用因着沈媛不是嫡女,才被放弃在了江南的老宅,那后边这些反应呢?一个养在老宅里边的女子,怎么也不会让她去接触市井之事啊。

    难道要说是因为她有一个出身不高的生母吗?可是,这沈家也算是个书香门第了,这子嗣自然是要请人来教导的,她的生母若是懂的些道理也不会给她教这些东西。

    最后,就是这嘉兴话,他依稀记得沈廷的嘉兴话还是说的很顺的,他还是后边去了京城,可这个据说是被送到江南老宅养病的沈媛,为何说起嘉兴话来,只是会那么一两句,调子也是不太一样的。

    这兄妹两个,明明就算是不会怎么说的也应该是沈廷,而不应该是在江南老宅养病的沈媛,可方才他亲耳所到的情况根本不是这样。

    这样推敲来推敲去,陆南城发现,他不得不用审视的目光来好好看待眼前这个女子了,这样一个身世有些混乱的女子,若是有心人将其送到了他的身边可怎么好,他到底是要坐稳这把龙椅才行,看来若是这边忙完了,可是要抓紧时间派人好好查查她才是。

    此时的沈媛是万万想不到,这连续多日的朝夕相处、相濡与沫,就这样因为帝王的怀疑,被轻松的一一击破了去,还在那里跟在老农的旁边,间或的用带点方言味道的话跟他聊上那么几句,说到底她对陆南城还是一无所知罢了……

    帝王的爱,就是这样,总也不会是单纯的从一而终的,总是要在里边夹杂着各种各样的情绪,在他的心里边,还是只有那把龙椅。

    这边杨家在江南的势力,堪堪只先撤出了常州城,毕竟这常州已经闹得如此厉害了,在拖下去情势会很不明朗的,按照杨皇后传来的消息,这昭华帝是已经暗地里在常州调查了,好在杨家在常州涉及的也不多,很快就撤离了。

    巡游部队。

    杨皇后是愈发的觉得不安起来,这皇上已经把每日的请安都给免了,说是重病,她却是不信的,即便这些年,昭华帝对她弃之如履,但到底是少年夫妻,哪怕,陆南城这个人已经变了很多,但是,当一个人深爱另一个人,又怎么会分不清那个人的真假与否呢?

    而她,哪怕昭华帝对她可能只有恨意,但她还是爱着他,爱着那个从做皇子时,就如同风清月朗一般的男子,也爱如今这个站在权利顶端,挥手指点江山的年轻帝王,甚至于,当她深爱的这个人同自己的家族站在对立面上的时候……她也还是不能,不能忍痛割舍对他的爱。

    所以,就像这次,她明知巡游队伍里的昭华帝早就不是那个真的昭华帝了,但是,她还是不愿意让杨家知道,从而可能对他不利。

    当然,同时她也是不忍看着昭华帝对杨家做些什么,就在得知陆南城可能在私下里调查常州的时候,默默的给家里去了消息,盼他们收手。

    说到底,她还是无能啊,哪怕是坐在这中宫的首位之上,哪怕是母仪天下,可她一是已经不能再得到那人的回眸,二是不能守住自己的家族,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杨浅意默默的任由言女官为她打点好妆容,抬手扶了扶本就端庄的发髻,小指的金色甲片若有若无的划过了鬓角,好像留下了什么痕迹,又好像什么都没有留下。

    微微的抬起下巴,精致的眉眼间好像染上了一层戾气,红唇似血一般艳丽,然后就气势逼人的走了出去。

    门外的厅堂里此时是一群正凑在一起,跟枝头的喜鹊一般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后宫嫔妃,言女官高声喊了话。

    “皇后娘娘驾到!”

    那些女人才开始静了下来,先是行礼、叩拜,再是请安问好,这杨皇后虽然不得宠,但到底还是坐在那中宫的位置上的,只要她在那个位置上一天,她们就还是要怯于她的威压,不论是装的还是真的……

    杨浅意凤眸一扫,满意的看着现场已经先一步得到了控制,然后在坐到了首位上边,方才抬手,朱唇轻启。

    “都起来吧。”

    等那些嫔妃都落座后,扫了眼大家,不意外的发现德妃还是没有来请安,自从巡游队伍启程以后,这德妃的车架就一直是单独走的,昭华帝也特许了,说德妃身子骨不好,不能吹风,这出门在外,一切礼节就都免了吧。

    想到这里,杨浅意捏着帕子的手就紧了紧,这沈媛真的是越来越得宠了,自从登了妃位以后,连她都不放在眼里了。

    杨浅意是忍住了心里的火气,毕竟今天这事还是不好闹得,现在摆在眼前的问题是,这底下的这群女人是在哭着闹着要见昭华帝,争先恐后的想要表达她们对皇帝的关怀。

    杨皇后其实也是不想管她们的,这见不着肯定不知在背地里怎么骂她呢,但是那个此刻在巡游队伍里的昭华帝并不是真的昭华帝,这贸然的让她们见了去,到时候,受了骂名的还是她,左右都是不讨好的,那还是坚持她作为一个皇后的本份算了。

    “众位姐妹的请求,本宫已经知道了,但……”这个但字一出来,本来还抬着仰望脸的众位嫔妃心里边的石头又悬了起来。

    “但是,皇上有旨意,谁都不见,就连本宫去了,也只能望门叹息罢了,所以,今儿个若是还有其他事就一起说了,没有的话,就散了吧。”

    底下的几位听到这里,也就不说什么了,私下里神色交流一番,就陆续的行礼退下了,当然这只是表面的恭敬罢了。

    出了这扇门以后,她们又开始说起杨皇后来,“她自己见不到皇上,就说皇上谁也不见。”

    “哼,还不是她自己失宠了,又看不得别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得宠罢了。”一个嫔妃抚了抚发髻上的鲜花。

    “唉,还是德妃好命啊,得了圣宠,不来请安皇后都不能拿她怎么样。”这位摇着扇子,有些羡慕沈媛。

    “要我说啊,德妃能得宠是真的命好,放你能挺过那么多次都死里逃生啊。”后面一个粉衣的妃嫔拍了那摇扇子的女子一下。

    “死里逃生?”那个拿着扇子的妃嫔有些不解。

    “一看你就是个傻的,这都不知道,走走走,让我跟你好好说说,这德妃啊……”

    言女官看着那些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才又折返去跟杨皇后复命了。

    嘉兴城,永乐村。

    陆南城等人是跟着老农一路回了村子,这会天色尚早,但村子里已经可以看见屡屡飘起的炊烟,还有来来回回忙碌着的身影,有人跟老农打招呼就急急的走了,还有人停下来寒暄几句。

    不过,听他们说的话大多是跟这个要租卖土地有些关系的,还有人问起老农这跟着他的四人是谁,老农就乐呵呵的说是远方来的亲戚,新婚来这里探望他那个老婆子。

    这当地有婚俗,这新婚的小夫妻,是要挨个的见过家里的每一个长辈的,不同地方的就算是再远也要跑去拜访的,村里的人都知道老农家的婆娘是个外村的,这有不认识的人,也就没有当回事,毕竟谁家没有个亲戚呢?

    所以,几人就跟着老农算是一路七拐八拐的回了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