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二章:嘉兴见闻(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老农家还算是比较大的,有一个木栅栏围起来的小院,进去以后有着四间土坯房,院子不大,但收拾的挺规整的,那边种了点菜,这边摆了一口缸。

    菜地旁还拴着一只小黄狗,看到主人回来了,尾巴直打晃,再一嗅,闻到了生人的味道,又急急的摆出了咬人的姿态,汪汪直叫。

    老农连忙喊,“大福,不许叫!”那狗好像能听懂话一般,眼睛滴溜溜的打转,瞅了瞅就闭了嘴。

    屋里边的人听见狗叫,连忙出来了,是一个大娘,看到是老农回来了还亲切的问候,“侬回来啦。”

    再一抬眼,就看见跟在老农身后的陆南城等人,手指局促的在围在腰间的布上擦了几下,又说,“侬啦怎么带客人回来了,也不打声招呼啊。”

    这边对着老大爷直埋怨,但转到沈媛这边来又亲切的说,“哎呀,长得真水灵咧,快都别站着啦,都进去坐吧。”

    因着陆南城等人是换了平常的衣裳,所以,这大娘也没看出来他们几人是贵客,不过看他们两人是穿的棉布衣裳,就也只以为是日子过的要好一些罢了,就没有上次他们在茶树镇的时候,老婆婆看到他们过份的紧张和局促了。

    几人也就没过多的客套了,就跟着大娘进了屋里边,这也是个打扫的很干净的屋子,不过,相比于茶树镇那极具冲击力的家徒四壁,老农家的日子看起来是过的还挺不错的。

    进去后,右边是一个干净的四方大桌子,边上是四个高凳子,左边的是一些的小桌子,边上围着三个小凳子,桌子上边还放着一个筐,筐里边装着的是还未纳完的鞋底。

    比起茶树镇那个残破的桌椅,这老农家的就要好很多了,桌椅板凳具是齐全了,看起来也没有缺角,让人心里边舒坦了许多。

    大娘让他们坐到了大桌子那边,又从别的屋里边弄来了热水,给每个人倒了杯水,拿了点新鲜的从地里刚刚摘下的小黄瓜,摆在了桌子上。

    “都怪侬不早说,要来客人,吾都什么都没准备。”大娘一边忙活着,一边还埋怨几句大爷。

    “大娘,不要紧的,我们就是新婚拜访亲戚,走错了路,碰到了大爷就过来歇歇脚。”沈媛就着先前大爷跟他们商量好的说辞,说给了大婶听。

    先前在路上的时候,几人就商量好了,碰到村子里的就说是新婚来拜访大娘,跟大娘呢,就说是从北边来的去拜访亲戚,没怎么来过嘉兴这边,就走错了路,如今碰到老农,歇歇脚,再顺便商量商量该往哪里走。

    老农又把对村里人的说辞跟大娘说了一通,说是害怕到时候,村长发现村里边来了不认识的外人不好交代,大娘乐呵呵的直点头,说他这事办得好,因着老农还要去准备等下午要搞土地租卖的东西,就不与几人多说话了。

    大娘是坐在那里,一边纳着鞋底子,一边与他们聊着天。

    “大婶,家里只有你和大爷吗?”碧衣跟着闲聊问道。

    “不是的啦,吾卡还有两个儿子的,不过伊去镇上做木匠去啦。”大娘倒是很高兴有人提到自己的儿子的,很愉快的就说他去做木匠活了。

    “姐姐,吾卡是什么意思?”碧衣不好意思的低声问道,这个词她就有些听不太懂了。

    “吾卡,就是官话的我们。”沈媛字正圆腔的解释着,对于这个词,她的印象还是很深的,以前被族长找到送去了江南老宅时,那老宅里的人对她们母女很是排外,说话总是说着沈媛听不懂的嘉兴当地的方言。

    这里边什么吾卡,侬拉分的很清楚,把我们、你们区分开,就是没把她们母女当作是沈家的人,哪怕她们是由沈家的族长送来老宅的。

    “那还有另一个儿子呢?”沈媛接着问,手里还拿起小筐里纳好的一个鞋垫端详着。

    “唉,大儿子伊跑去参军啦,真是让吾卡担心死了,那个南边也是不好去的啊,虫蚁都好多的啦。”说起大儿子,大娘的眉眼间染上了一些郁色,沈媛见状就赶紧转开了话题。

    “大娘,大爷说要去准备那个租卖土地,是要准备什么啊?”,沈媛好奇的追问,当然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不就是看看那个水田是怎样种植的,再就是了解下老农说的那个村长在弄的土地租卖。

    “这个啊,就是租土地来种稻米嘛,这不是清明也快到了的,要准备插秧喽。”大婶说道这个插秧还来了兴致,问他们北方是不是不种稻子,以前听别人说麦子是种在土里的,她还有些诧异。

    “那个是因为,北方没有那么多的雨水、河流,不过土地很多,就是长得麦子,麦子是种在土里的。”陆南城也回过神,加入了几人的聊天之中。

    几人就这样热火朝天的聊起了南北的一些诧异来,什么北方冬天的雪很大,南方冬天下雪也只有薄薄的一层,可谓是“撒盐空中差可拟”,还有什么北方少鱼虾,南方的鱼虾就要新鲜味美一些等等,诸如此类,倒也是聊得很开怀。

    很快的,这就到了正午时分了,在乡下,这中午一般是不吃饭的,都是清晨里早早起身,吃上朝食,干上一天的活,家里要是条件好了,中午会有人去地里送个干粮,不好的就是等干完活回家,才能再吃上晚上的那顿饭。

    老农家条件还是不错的,而且这又算是来了客人,虽然不能大鱼大肉的款待,但做上个一顿晌午饭还是可以的。

    所以,大娘就给他们做了顿简单的饭食,一道简单的不加什么调料的香椿炒鸡蛋,香味四溢,一盘冬笋,品尝起来也是极具家常味道,又用上了据说是自家种出来的稻米做的饭,再放了两碟大娘腌制的小菜,这晌午饭就算是弄好了。

    昭华帝是除了年少时在军营里的伙食外,还没有用过这么简单的饭食,一边的影一有些紧张,害怕主子们用不习惯。

    再回头一看,就见沈媛那边已经和大娘有说有笑的讨论起这香椿炒鸡蛋的味道是多么的诱人了,看到这里,昭华帝也不是没有吃过苦的人,也就动起筷子来。

    在方桌上大家有说有笑的用好了饭,听到村子里的敲起了铜锣的声音,大爷就站起身来,“这是要大家准备去土地庙门口咧。”

    说着,就起身先一步往外走去,沈媛见他也没拿什么东西,就有些奇怪先前不是准备了很久吗?怎么到了要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拿呢?

    “大爷,你不是做了准备,不要带什么东西吗?

    “哎呀,土地租卖嘛,当然是带上银子就可以咯。”说着大爷还从怀里掏出一个绣着福字纹络的钱袋子,指给几人看。

    大家点点头,碧衣留下来陪大娘干干活,这样去的人不多看起来也就不那么扎眼了,绕过了村舍,途中还遇到不少也是去土地庙集合的村民,他们相互打着招呼,熟络的聊着村子里的事。

    很快的,就到了土地庙前的空地那里,庙前先是摆了长条的桌子,还有几把椅子,老农说那是等下村长要做的,来的人或站着,或靠着庙前的大树,或搬了小凳子坐在一起等着村长的到来。

    跟着村长来的还有三个人,其中两个穿着县衙中衙役的服饰,另外一个是干瘦的但看起来精神头十足的小伙子。

    “喏,侬拉看那个年纪大的就是村长了,瘦瘦的是伊的儿子,那两个就是上面派来的人喽。”几人抬头望去,那确实是衙役的服饰,陆南城现在心里直骂,这怕是又跟官府扯上了关系。

    沈媛倒是没有多想,这租卖土地本就是需要请一两个见证人的,这官府来了跟普通的老者来了也没太大的区别。

    然而,事实证明陆南城的预感是正确的,村长和那两个人坐下后,瘦瘦的村长儿子就站在一边,拿起身后背着的竹筒,从里边抽出一个好像是画卷一样的白卷,小心翼翼的展开,摊在那个长桌子上边。

    “大爷,那个是什么啊?”一旁的沈媛好奇的问道。

    “那个啊,就是那个要租卖的土地的单子嘛。”老农抖了抖头顶的草帽,回答着。

    陆南城在旁边静静站着听着,这情况明显是有些奇怪啊,接着,就见村长站了起来说。

    “这土地租卖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就不多说了,我们就从靠近村子的那几块田开始出价吧,今年这几块地的定价是每亩三十两白银这个价格是为期一年的,现在能买的,愿意出价的就都往前站点吧。”

    听到这里,陆南城就知道他先前的感觉是没有错的,这里边果然是有问题的,而沈媛听到村长这番话还有些恍惚,这让她感觉好像回到了出云楼,那官员在圆台上边公布着不同商品的价格,可这……是土地啊,不是朝廷早就安排有条件的农户有了自己土地的地契吗?那这里的情况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几人心中满是疑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