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三章:土地租卖(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永安村的小桥上,跑着来回玩耍的孩童,还不到四月,但河边的垂柳已经染上了新绿,房檐下,成片的铜钱草微微摆动着身躯,舒展着身躯。

    这本是一个美好的午后,但是,此时聚在土地庙前的一群人却显然不是这样想的。

    “三十两啊,这可是比去年还高了二两银子呢。”老农自言自语的,陆南城耳朵很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如果说先前村长说这土地是一年三十两白银,他还会有些不能确信,可现在老大爷的这句话,就让他明白了,这土地租卖是真的在租卖啊!

    “现在交了银子的就都去那边领个凭证吧。”瘦瘦的村长儿子用手指向了两个衙役旁的村长那里。

    前面上前交了银子的不少人,就又上前去排队领凭证。

    “大爷,这凭证是什么啊?”陆南城张口带着疑问。

    “哎呀,就是那个租卖了土地的凭证嘛,等会我拿到了你也可以看看的啦。”老农也知道这东西三言两语是说不清的,就这样跟他解释。

    陆南城点点头,继续看着那坐在最前面的几人,现在他的内心里纵使是有着千万种不同的猜测,此时也要先好好大看完这出戏才是。

    那村长过了一会又说,“现在是租卖离村子稍远一些的那几块地,每一亩是二十两银子。要的人,就上前来,把钱交到那边吧。”

    村长捻了捻胡须,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还是一个比较威严的长者,一边的老农听到了这里,就连忙上前去租买土地了,陆南城不好跟上去细看,就示意影一不动声色的去围观一下。

    影一上前,就见陆续有一些人上前去那个瘦瘦的小伙前面排起了队,先到的人,可以在固定的量上边,再多加钱租买额外的土地,当然多数情况是大家能掏出来的钱都差不多了,毕竟都不是什么有钱的农民,能掏出来的钱也只有那么多。

    然后,掏完了银子又凑到衙役那边排队领那个所谓的凭证,等一圈忙完绕回来,那边村长又已经开始宣布另一部分的土地的情况了。这时候很多人就已经陆续的走了,只有陆南城他们因为还想看看情况,就继续混迹在人群中,细细的端详着情况。

    老农看他们一脸好奇的样子,本是想要回去的,后来又想这人是他带来的,很多村里的人都知道了,还是在这陪着才好,不然要是让村长发现这有外乡人还能了得?

    这边田地很快价钱是越来越低,这距离村子也是越来越远,最后那四两银子的地,已是快到了其他村子,这土地的租卖才算是告一段落了。

    这回去的人里边,高兴的确实是整个人看起来都很和煦,但也有看起来神情极不自然的,走路也低着头,拐着弯就看不见人影了。

    回了老农那围着木栅栏的小屋,大娘正在菜地里忙活着,见他们回来,打了声招呼,又收拾了一会,才回到屋子里。

    “大爷,这个租卖土地是一直都有的吗?”陆南城回来以后就开始询问起来,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要先了解清楚这整个事情的始末才行。

    “以前也没有啊,不过那时候地也贵,大家都买不起地的啦,后面就说要租卖了。”老农叹了叹气说道。

    “那现在这租卖的银钱?也是不便宜吧?”沈媛也紧跟着问起来了。

    “那是的咧,种的好的地,就贵嘛,侬也看到咯,这地的越好是越贵嘛,那靠近村子的都要三十两银子咧。”

    “啊,那村口的地又涨价咯?”一旁忙碌的大娘倒是听到了后面那一句,连忙走了过来,扒着大爷问道。

    “是的咯,可不是涨了嘛,本身还想租这个的咧,这下可是都泡汤了。”老大爷坐在凳子上上也有些无奈的从怀里掏出了那土地的凭证给大娘看。

    大娘看完以后,陆南城等人也连忙凑上前来看一看,毕竟他们在这之前就是想看看的,这下可算是逮着机会了,就赶紧凑了上去。

    只见那纸倒也是做的简单,上边先是写明了所在的村子,和租了水田的老农的名字,然后就是标明了水田的亩数还有水田所在的地方,最后是签着村长的名字,再盖上县官的印章。

    这下可是一目了然了,什么情况陆南城也是清楚了的,这都有了官印了,还不就是又有人在里边搀和吗?心里冷笑,恐怕这江南郡的六县就没有一个地方是干净的了,好在先前他选了江南巡游,就是考虑到了若是出了什么事,也好求助于里的算是比较近的雷云。

    这不?未雨绸缪总是有道理的,照如今这个形势来看他或许是需要求援于雷云的一部分势力了。

    后面几人又跟老农再详细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来是先前朝廷说可以由私人拥有土地的田契,所以,地方的官府就负责给大家进行土地的购买和开出田契,这样倒是有不少的官员在其中为谋得私利而私下里大量的购买土地。

    可这嘉兴的情况又是另外的一番模样了,这只租不卖又是个什么情况呢?陆南城先吩咐回了南湖的那个清风尚苑。

    黄昏时分,南湖上的景色还是极美的,这南湖分了东西两湖,湖面上还停留着几只鸳鸯,湖面两边倒是建了不少的亭台楼阁,此时望去,还有不少的文人墨客在那把酒吟诗。

    沈媛坐在窗前,看着那湖心央的小岛,如今是一片翠绿包揽着假山回廊,当年,那里不过是看起来要与众不同一些的一块地罢了,这嘉兴到底还是不一样了许多,不由的感慨年华易逝。

    陆南城此时就有些烦闷了,这边嘉兴刚碰到如此的事,那边的常州县令就上了折子来,说是听闻圣上龙体欠佳,这常州城的百姓都自发的为皇帝念经,如今更是一同上了万民请愿书,请圣上于七日后到开福寺参与放生大会,好为圣上祈福。

    看着抄写折子传来的书信,最后一句是,“臣万死莫不敢辞。”

    陆南城就气的笑出了声,这常州的县令还真是个可以的,这要是放在没有发生这么多事的情况下,他可能还要感动于黎民百姓的厚待。

    可现在,他早就知道了这常州的情况还能就这样受他蒙骗吗?

    “主子?这……?”一边的影一看着昭华帝立在那里,嘴上挂着嘲讽,有些担心他又发起火来。

    “这折子都说是,朕的子民为了朕的龙体着想,而要举行这放生大会,还说万死莫不敢辞,呵,这是在逼朕啊……”陆南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主子……”

    影一刚又叫了一声主子,就被陆南城开口打断了,“去,明日就发船先到杭州,再转常州!”

    “那嘉兴这边?”影一有些迟疑。

    “嘉兴这边留一个人下来吧,再联系一下雷云,让他派人手来处理一下。”昭华帝冷冷的回应,影一可以切身的感受到他身上不断散发出来的不悦的气息。

    所以他应下后,就连忙去吩咐安排了,此刻的主子还是交由德妃娘娘好好安抚一翻吧。

    第二日,在客栈用了早点以后,就准备向码头启程了,没想到碰到个混乱无比的情景,就见街头,一对老夫妇,还有个看起来是被人打过了的二十多岁的汉子和一群人围在了一堆,老夫妇就跪在那里哭喊着什么,那汉子也是在拉扯着。

    可那群人看起来也是不耐烦的,来来回回的,最后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就走了,再看那对夫妇,放开了拽着其中一人的袍角,妇人已经哭晕了过去,那汉子还想再做些什么,一回头,见老妇已经哭晕了过去,连忙背起人来跑过了街道……

    这一大早上的,陆南城就皱起了眉头来,影一看着连忙示意下边的人去打听打听情况。

    结果这事居然还是跟田地扯上了关系,原来是这南湖镇的镇长掌握着下边各个村子水田的分派,可是这个村子今年的土地都是不太好的。

    村长一来镇长这里探听消息,就发现,原来是镇长家的亲戚看上了村子里的一个姑娘,想要强抢回去纳妾,那家人怎么能答应呢,这好好的黄花大闺女,谁都不愿被糟蹋了去。

    可是这偏偏压不过镇长拿整个村子施加压力,给村子里今年划租的水田皆是些不太好的,这让一村的人都傻了眼。村长就只好语重心长的劝慰他们,那一家子是又哭又闹,却还是不得不妥协准备把自家闺女送去给人做妾。

    刚才,这一出闹剧,就是那家姑娘的兄长得了信,气不过要去镇长那里讨个说法,这除了村子里的人是又跪又求,求他们把自己的女儿送了去,还有刚刚镇长手底下的人,对他们是各种恶言相向。

    这下子,妇人哭晕了过去,事情就成了一出闹剧。

    沈媛听了这事都有些同情那一家子,这镇长也是个会算计的,逼着一家子是没有用,逼得狠了,就可以偷偷背井离乡,可这拿一个村子的生计来逼着,就是有些不像话了。

    这样一来,这一家除了要顶住镇长的威逼利诱,还要受着一村子人的指责,“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沈媛不由的感慨出声。

    昭华帝心想,这既然是要一手处理了嘉兴这边土地租卖的情况,这多出来的事也是不能不管的,但此刻赶路也是要紧的,就安排影一再多留一个人手,才算是安心的上了船,准备出发去杭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