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四章:西湖春行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正所谓,“碧毯线头抽早稻,青罗裙带展新蒲,未能抛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还未到杭州的码头,从甲板上远远望去,就已经是感受到那杭州城的绿意满满。

    下了船来,发现这杭州城不愧是江南郡的首府,看街上这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往的客商是络绎不绝啊,本是想要休整一番,再行上路,没想到这杭州城已经热闹的,连个客栈都订不到了。

    昭华帝就下令,“既是如此,就在此处先用饭食,然后赶往常州与他们汇合吧。”然后,就带头进了一家酒楼,影一吩咐那些人随时准备起锚以后就赶紧跟了上去。

    这客栈是找不到,没想到这酒楼也是满了,楼上的雅座具是定了出去,那小二到底是阅人无数,看这几人虽是商人打扮,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还是看得出有几分贵气,无奈这楼上已经是没了雅座,就给几人在一楼安排了靠窗的舒适一些的位置。

    陆南城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这毕竟情况在这摆着,想要多搞些特权来也是不能的。几人见昭华帝神色自若,没有什么反应,也就坐了下来,又喊了小二叫了菜。

    昭华帝喝着手中品质一般的清茶,望着窗外兀自出神,沈媛见他有些心不在焉的,知道他是最近被那些事烦到了,也就不打扰他,垂着眼眸静静的坐在那里。

    一旁的影一是将五感都放大了,随时警惕着这周围的环境,生怕有人对昭华帝不利。碧衣也是小心翼翼的,因为早先她在做杀手的时候就知道,这酒楼向来是容易出些状况的,若是有了什么变故,她也好及时的带着恩人避开。

    只是几人在这里一顿饭是吃的平平安安的,并没有什么变故,等影一喊了小二结账,大家伙准备起身出去的时候,却听见隔壁桌子的说话的声音。

    “这次你来杭州是准备捐个什么官呐?”捐官?陆南城听到这个词,脚步顿了顿。

    “哎呀,要我说,什么准备捐,其实好的早让他们能留的就留下了,还能轮得到咱们?”另一个声音略带着些惆怅。

    “也是啊,这回来的人那么多,这抢的人也少不了,这样一想确实是没什么可挑的了。”影一掏了银子,抬头一看这几人已经不见了,一时有些紧张,再一环顾四周,发现陆南城等人又坐下了。

    不明所以的影一再折返回来,见陆南城有意无意的喝着茶水也不动,他也不好揣摩主子的想法,就只好也静静的等着。

    隔壁的两个人还在继续说着,“是啊,这次的人可真是多,要不是我前面在这边买了一套院子,现在恐怕都没地方去。”

    “不过这样一来,这可选的范围也不大啊,那这样你说咱们还能捐到个什么官呢?”那人继续问道。

    “嗐,要我说啊,也不用什么大官不是,别说咱们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就算是有了,那种位置呆着也不会安心不是?你到时候不就成了花钱买罪受了,所以说啊,这还是挑个合适的位置,好好的待上那么个几年,再捞上一两笔,就功成身退吧。”

    “还是老哥你想的透彻,也是,我觉得那镇长的位置就挺合适,出了什么事到时候有县太爷在前面顶着,也不耽误捞钱。”

    “不错,不错,就是这样,来继续干一杯!”两人举起杯子来碰了一下,继续把酒言欢起来。

    听着那两人不再提这个“捐官”的事情了,陆南城又坐了片刻,就站起身来,其他几人见状,就连忙跟上往外走去,出了这酒楼的门,就径直的往码头停了船的地方走去。

    “爷,刚才他们的意思是?买官……吗?”沈媛小心的斟酌着语句,心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一直认为,这官员的委派是受着朝廷的指派的,怎么听那两人说出来的意思,却是在讨论如何买官呢?

    “嗯,等回船上再说。”陆南城此时心情极差,说起话来都带带着凌厉的气息。

    沈媛心想,这江南郡的官员还真是胆大,连这个官位都是敢卖的,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呢?如此这般,就是她都有些心寒,没想到就是这这江南都已经成了这幅模样,这前有狼后有虎的,可是麻烦一个接着一个的,就不由的为陆南城而担忧起来。

    几人见状也就不再多言,脚下的步子不由的跟着加快了几分,一行人就这样以极快的速度,回到了商船上。

    昭华帝进了书房,沈媛自然也不甘落后,就紧跟了上去。

    进去后,陆南城倒是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倒也不是不气,而是对这种情况他也是略有耳闻的,这恐怕并不只是江南郡有这种情况,放在其他的地方恐怕也多是如此,这就让他有些迟疑了。

    可转念一想,这其中会不会也有杨家在里边搀和呢?若是这样,不若就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清洗一番这江南郡!不过……他现如今是赶着去常州与巡游部队那边汇合,这时间上怕是有些不凑巧。

    “主子?”影一见陆南城手指无意识的来回拨动着玉扳指,又停了下来,就知道他这是想到了什么,连忙上前请示。

    “先派人详细的查一下,继续行船。”

    沈媛听了有些诧异,她以为陆南城会插手此事的,怎么如今这反应倒像是不太想管呢?

    “皇上?这事……?”沈媛有些欲言又止,她虽是有些纳闷,但也知这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妄加推测的,而这皇上的决策更是不应该发出质疑的声音,可最近自从在这江南郡微服私访以来,两人之间向来就是这样有事说事,也没有太多的规矩了。

    陆南城听到沈媛的声音,也猜到了她在想些什么,不过这次他却不想解释过多,就只是挥了挥手让几人下去。

    沈媛瞪大了杏眼,但看昭华帝已经不欲多言,虽心有不甘,却也只好就退了出来。

    “德妃娘娘不必多想,爷是因为要赶着去常州,所以才没时间多管的,但也绝不会是置之不理。”影一近些日子对沈媛这个德妃,倒是有些好感,见她神色有些落寞,就这样说了一句。

    沈媛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带着碧衣回了房。

    沈媛等人走了以后,陆南城又想起这是已经到了杭州啊,离沈家的老宅又远了一些,这沈家如今可也是有很多的谜团,让他心里难安。

    还是要细细查一番才好,这要是沈家在其中也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这不就是养虎为患吗?为了除去杨家,扶起来一个沈家,再直逼皇家的权威?昭华帝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所以,他在离开嘉兴前,就已经安排了人手在调查处理租卖土地一事的同时,也要好好查一番这沈家老宅,更重要的是查查这沈廷还有沈媛……

    南疆大营。

    雷云此时已经收到了陆南城的来信,“我这个二哥啊,真是不把三弟我当人看呐,怎么什么事都要让我给他善后一下,才能安心,罢了罢了,谁让我有这么一个二哥呢?”

    一旁的石晓好奇的追问,“怎么啦,皇上他又让你去做什么?”

    “说是江南郡那边有些事,他现在手头没有可以用的人了,让我上手帮忙。”雷云解释说。

    “啊……你才刚和那些人打完,怎么又要走啊,这皇上可真是……哼。”石晓有些生气的背这雷云就出了屋子。

    这以前是觉得这雷云是个贴心的,被他感动了,才答应嫁给他,可没想到这一个将军忙碌起来可真是连家都不着。

    这三天两头的不是有仗要打,就是要给皇上帮忙发做着做那,一点都不自由了,当时哄她的那些,不都成了胡话,再说了他这么忙,怎么有时间能知道她如今已经……

    “哎,晓晓,你别气嘛,这个事啊,不用我亲自去,让副将去就行了。”雷云转身一见这媳妇怎么就生气走了呢,也不急着安排事情了,先把媳妇追回来要紧!

    “副将?你还知道有副将啊……”石晓听到雷云在后面急急的解释,就顿了顿身子。

    雷云见石晓停了下来,也不等她说完话,就连忙一个大步,先将人捞到了怀里,回了屋子,再行解释。

    “哎呀,这皇上要做的事就是跟这个杨家有些牵连,若是我直接就去的话岂不是吸引了敌人的目标?”雷云一边说,一边坐下将人柔柔的搂到怀里,动作是轻柔的,可那双铁臂可不是,石晓感觉那分明是害怕自己再走了,所以紧紧的环着她呢,就有些不适的动了动身子。

    “好吧,既然如此,就也没什么要说的了,哎呀,你小心点,不要勒我的肚子!”粉拳一下子砸到了雷云的身上。

    “好好好,我的错,晓晓,你别再生气了,嗯?”雷云放松了些手臂,继续抱着她。

    “谁跟你生气了,我那还不是怕你碰了肚子里的孩子!”石晓的性子也是有些直的,前几天大夫来诊脉就已经查出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了,可是当时雷云正带兵在外,让她满心的欢喜无处倾诉。

    这会被他那么一说,倒是痛快的喊了出来,这一嗓子可是让平时做事雷厉风行的雷大将军完全愣在了那里,当然,手指微微的发颤倒是出卖了他此时心中的激动难耐。

    石晓本身是喊了出来,结果却不见这人有什么反应,正要再发脾气的时候,就被雷云举抱了起来,抱着她直转圈,嘴里还激动的念叨着,“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哈哈哈!”

    石晓也是被他突然起身吓到了,气的砸了他两拳,可又见这个傻子一样的,抱着自己直转的人,心里又发不出什么脾气来。

    到最后,就变成了两个人一起在那里傻笑个不停……

    第二天一早,雷云就赶紧派人去寻了岳母大人过来,又妥善的安排了一番,才高兴的去了军营。

    众兵今日觉得这往常的操练可是累的大家不行,今天这将军怎么突然转了性?居然只是安排他们做了平日里固定的操练,没有多加练习其他项目。

    一边的一个副将,见状就小心的凑了上来,“将军?今天这是又有人犯境了?”

    “嘿嘿,告诉你,本将军要当爹了!哈哈哈!”那副将被雷云突如其来的大笑也整的有些发懵,好在还是另一个副将很快的就反应过来了,连忙恭贺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