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五章:放生大会(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边雷云是自从知道了石晓怀了孕,就高兴的不行,当然是恨不得整日里什么都不作,只盯着她,这样一来就更不能亲自去管嘉兴的事了。

    这不,今天一大早开了个会,先随便介绍了一下嘉兴的情况,还有昭华帝的密令,“现在这儿事大概就是这样的,你们谁要去,就去军师那里报个备,再自行领上一小队人马就可以出发了。”

    众人一听这嘉兴租卖土地的情况都愤慨不已,这前来参军的本就多是家里种着地的,这一听这事可怎么了得,都气的议论纷纷,再一听雷云要安排人去处理这个事,更是纷纷响应想要去为民除害。

    然而,此刻他们敬爱的雷大将军,满脑子里都是在止不住的思念家里的那位,可没有心思跟他们周旋了,左右这个事是暂时不能安排孙林去做,那就谁去都没什么区别。

    他现在可是懒得与这群大老粗过多的纠缠,此刻家里可是有个更需要自己的石晓在等着自己呢,既然都抢着去,就安排大家抽签。

    最后抽了个人,多吩咐了几句,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回家去看怀了孩子的宝贝媳妇去了。

    这镇南将军一下子就好像是给自己放了假,这堆积如山的军务,自然要交由手底下的副将们了,大家伙这回可是就开始各种忙碌起来了,大家虽然过的辛苦,但谁让将军第一个先要当爹了呢,就算是累,也只好任劳任怨的受着了。

    巡游部队。

    这队伍自从那日常州的县令上了折子以后,就继续向前出发了,本就是没有几日的路程,这队伍行进起来还是有条不紊的,一点都不着急。

    杨皇后见队伍又开始前进了,心知以她对昭华帝的了解,怕是常州的事情已经有了什么眉目,就是不知家里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这队伍是每离常州近一分,她这心里边就要多一分紧张,这父亲那边怎么就没有点消息传回来呢?难道是出了什么差错不成。

    杨浅意坐在凤辇里,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手中的丝绢上的花样,都让她捏的看不出是什么了。

    杨泽见队伍开始出发了,倒是在预料之中的,先前昭华帝派他去查这个常州城的情况,他就知道这队伍总是不会在这里停留太多的时间的,这想来是很快就能到常州了。

    就是不知道昭华帝有没有参透那个放生大会,这“鱼不游走,鸟不飞。”听起来总是觉得有些让人惊讶,不得不说是奇迹呐,但因着这整个的事都是那常州的县令设计的,那么这整个事情就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他实在是想不破,这事除了佛祖显灵还会有什么说道……不过,说起来,他杨泽也是个不怎么信佛祖的,若是佛祖有灵,何必让他白受了那么多年的苦楚?而且如今还让他又被杨家当作了背黑锅的,他杨泽的命,从来都是靠自己一步多一分小心的走出来的,让他能信什么牛鬼蛇神呢?

    影三则是已经无比期待这和主子他们汇合,这扮皇上还真不是个好差事,每天都不苟言笑的,做事都要端着些,不能让人看出什么了。

    唉,就是这么多人里,偏偏就他和昭华帝的身形最为相似,这扮起来自然也是找他了,以前他还觉得蛮有意思的,可如今这可是牵扯到后宫的那些个不安分的女人了。

    先前部队停在那个驿站还好装病,如今是正常的开始继续前进了,那昔人是见天的想尽了办法往他这里扑,可他又不是昭华帝,你说说,这些女人,真是唉……

    常州黄府。

    江南郡六县的县令具已经到齐了,郡守因还要再主持一下杭州那边的事务,所以预计要晚来一两日,这会常州县令黄开飞的府上可是正热闹着呢。

    “嘿嘿,还是黄大人手段高啊,这御撵到底还是滚滚而来啊,我等也是要沾光可啊,哈哈。”湖州县令在一边高兴的说道。

    “诶呦,唐大人这话说的可是让我有些愧不敢当啊,这圣驾能够继续前进,也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各位不都是出了力吗,没有各位的鼎力相助,这计划也不能够实施的起来啊。所以说,黄某真是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黄开飞客套的谦让着。

    “黄大人,你就不必过谦了,各位大人这事都是有份参与的,不过这到时候若是论功行赏起来,你这个常州县令可不就是头功吗?哈哈哈。”李大人这下子可算是一改前些时候的阴郁,感觉这事要是能成,自己也就能够扬眉吐气了。

    几人就在那厅房里边,喝着茶,笑着聊着,殊不知这迎来的不仅不会是有什么论功行赏,反而是推动着他们更快的离开头上这顶乌纱帽。

    京城杨相府。

    “什么!你是说皇上派了雷云的人去处理嘉兴的地了?”杨侯爷此时心情有些难以平复下来,这江南郡本就是杨家用来吸纳金银最多的地方。

    前些时日,杨相刚刚下令让人退出了常州城,就让他有些心疼不已了,如今,这江南郡给杨家提供金银最多的就是苏州,下来就是杭州和嘉兴了。这碗里少了一块肉,本身也没啥了,可现在这情况何止是要少一块肉,这是要少一堆啊。

    “那现在是不是应该安排人,赶紧扫清了痕迹撤出来吧。”杨潇一听到昭华帝派人,就有些紧张起来。

    “嗯,而且老夫觉得,按现在这个情况,恐怕不只是嘉兴和常州这么简单了……也许、也许连苏州那些都保不住了。”杨相倒是对这个识时务的侄子很是欣赏,自己那个老是咋咋呼呼的弟弟,怎么还没有他儿子显得稳重一些呢?

    “啊……大哥!你是说?我们连苏州都要放开手了吗?”杨侯爷此时何止是心痛了,他觉得自己都快要晕过去了,这怎么好端端的还要连苏州都放了呢。

    “爹,你可要看清形势,若是让皇帝抓到了尾巴,还不如我们早早退出来,保命要紧啊!”这回不等杨相开口,杨潇就赶忙出口相劝,自家爹平日里看起来也挺精明的,怎么这回这么心急?

    “唉,潇儿,你说的也是,大哥,是我不好,我太激动了……”杨侯爷其实只是有些心疼没了江南郡来的那一大笔银子,这就不能养更多的兵马了,兵马不足,又如何能全了他的野心呢,不过杨潇说的也对,若是没了命,还能如何去实现野心呢?

    “嗯,你知道就好,既是如此,就赶紧通知江南各处安插的人手,赶紧撤出来吧。”杨相眼尾挑了挑,端起桌案上的茶喝了起来。

    杨侯爷纵使是心里边再不舒服,也是知道这情况不一样了,真的是像潇儿所说,这还是保命要紧呐。

    “要变天了啊……”杨相爷坐在那,抬起头来,望着屋外微微出神。

    昭华帝这边也是已经到了这常州城,这一进城里边,倒是没看见有什么人在街上跪坐着念经,常州的知县在这个时候倒是也不再折腾城里的百姓了,许是看见巡游部队已经在往这边赶了,目的达到了,也就不再做一些太糟糕的手段了。

    他们一行人到了常州城就赶紧马不停蹄的派人查明现在巡游部队的所在地,此时离召开放生大会还有四天,而巡游部队大概还需两日方能抵达常州城。

    所以,昭华帝就准备先趁这段空档好好看一看这常州城。

    先是探了探那开福寺的位置,位置倒是个不错的,这离城里边也不远,驾着车也就走上个半个多时辰就到了。

    几人还是扮作了商户前去敲门,这来开门的和尚,果然也是推辞说本寺最近是要有大的一场法事,如今是上上下下都要沐浴斋戒,不接待外客。

    这一件事得到了求证,陆南城也就不再折腾了,先由着影一去安排等合适的时候,赶紧将他和影三换个个才是。不过,现在这巡游队伍还在来的路上,几人就先找了个客栈落了脚。

    这坐在客栈里边用饭,就听到邻桌的人,说起一些有趣的事情来。

    “你听说了吗?过些日子那杭州可是有个大的拍卖会咧。”一个吃饭的客人说道。

    “什么拍卖会啊?”影一扮作了平常的商人,跟陆南城分开行动,也算是可以不要引起别人过多的注意。

    “就是那个许氏的当铺搞得吗,每三年可是就这一回呢!”那人说起这事来倒是激动的不行,好像已经身临其中了一般。

    而坐在一边的,正欲夹菜的昭华帝,一听到“许氏”二字,手就微不可查的顿了一下,他这是怎么了,沈媛近几日觉得昭华帝有些怪怪的,所以总是小心的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见他手一顿,还以为被发现注视的目光了,就赶紧又移开了。

    这昭华帝自从出了嘉兴,就跟她也不那么亲密了,难道是因为即将见到那些后宫佳丽了,所以对她这么些时日已经生厌了?想到这里沈媛就有些黯然了,感觉这再好吃的饭菜,放到嘴里也是味同嚼蜡……

    “可那个当铺怎么还会搞什么拍卖会啊?”那个客人对面的人有些纳闷,这当铺搞拍卖,影一还是知道一些的,这有些人急着用钱就把东西死当了,这每隔上一段时日,这当铺就会清理起已经当死的,或者是已经过了赎回期限的货物拿去卖了,这拍卖会大概是一个道理吧。

    果然,那人解释的跟他想的差不多,而且,那人还在说,“再说了,那可是许氏,说不定就有些什么好东西不是?”另一个人听了连连点头。

    影一知道些当年主子和许家的事,主子对许家一直还有着放不下的心结,等用了饭离开前,还追着那人问了拍卖会的时间,得知得在半个月后,就暗暗记下来,主子虽然表现的漠不关心,可影一就是知道,他心里边还是放不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