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六章:放生大会(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很快的,巡游部队就到了这常州城,城门口是跪倒的黑压压一片的身影,城里可谓是万人空巷。明黄色为主的队伍,就这样在大家高呼着,“吾皇万岁万万岁!”的时候,浩浩荡荡的进了城。

    最靠近城门的地方是跪着的江南郡的郡守周孚成还有一众大大小小的官员,等御撵过去后,沈相上前将几人带了起来,就继续向驿站前进了。

    这玄赤国的驿站,皆是由于当年太祖爷的一声令下,建造的很是舒适,完全是可以为帝王的出行提供便利的,而且律法中也有明文规定,“帝王出巡,不得劳民伤财,每逢驿站便停,休整一二。”

    不得不说,太祖爷向来是一个很得体的皇上,或许是因为出身不高,对这些黎民百姓还是多有照料的,这陆家也就因此得到了大家的赞誉和厚待。陆南城本就是个兢兢业业的君王,这太祖爷制定的律法自然是要一一遵循的。

    话不多说,这会队伍可是就进了这驿站里边,驿丞也早就侯在那里,等着昭华帝的到来,下了御撵的昭华帝,早就是跟影三换了过来,此时可就是如假包换的陆南城了。

    昨日巡游队伍停留在离常州城最近的驿站的时候,影三就借口出了驿站在外边晃了一圈,当然这一下子,可是为了与昭华帝交换身份而准备的。

    至于沈媛,因着在先前,碧枕就出于他们的情况,一直是跟安排后宫嫔妃住宿的言女官要求,“德妃娘娘身子不适,所以请言女官帮忙安排一个僻静点地方,也好休养生息。”

    碧枕的话说的恳切,言女官也不好多说什么,再说了皇上也早就下令说:“闲杂人等,不得烦扰德妃。”所以,就安排了一个比较偏僻的院落给德妃。

    不同于陆南城那边换人换的比较麻烦,沈媛这边就轻松了许多,先是处在一个比较偏僻的院落,又因着带了碧衣,这位是谁啊,这可是有名的杀手,那身上的功夫自然是错不了的,轻轻松松的就把沈媛带进了屋子里边。

    碧枕这会正安睡在榻上守夜,听到了动静,连忙警惕的起身,在黑黑的屋里看不太清沈媛的样貌,只觉得有两个黑影正立在眼前,吓得她正要叫起来,碧衣就一个跨步凑近捂住了她的嘴。

    “是我们。”沈媛温柔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啊!娘娘,你可算是回来了!”碧枕听到沈媛的声音,激动的发出声音,但又怕声音太大引来别人的注意,就又用手捂住了嘴,企图减少声音的外泄。

    接着又冲了过来,抱着沈媛不肯撒手,还被一边的碧衣嘲笑了一番,碧枕也不服气的反说了回去,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的闹做了一团,沈媛捂着嘴坐在床边偷笑两人,外边的月色静如湖水,屋内一片温暖,主仆几人这才算是团聚了。

    所以说,今日这到达这常州城的具是已经复了原位的沈媛和昭华帝,现在这会,昭华帝已经举步下了御撵,向已经安排好的院落走去了。

    跟在后面的一众大大小小的官员、后宫的嫔妃也具是陆续的进了驿站里边。

    “周大人,这皇上怎么也不接见一下咱们呐。”站在周孚成身边的李俊有些忐忑的小声问道。

    “你懂什么,这皇上怎么会先见你呢,当然是要先进了驿站安顿一番才是。”江南郡守周孚成用不成器的眼神瞪了他一眼。

    “那咱们这是……?”一边的常州县令黄开飞也有些忐忑,毕竟是到了常州的地界,这不说放生大会如何如何,就说这皇上的衣食住行,若是有了差错,那第一个被推出来的可就是他了。

    “先在这候着吧,等下会有人来传唤的。”周孚成淡淡的说着,继续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的,入了定一般。

    其他几个县令,见郡守大人都这样说了,就只好继续站在那里,虽然神色有些紧张,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下边的那些跟来迎接昭华帝的低级别的官员们更是都排到了驿站的外边,别说前边没什么动静,就是前面有了动静,他们也不能做什么,毕竟是人小式微,前面的郡守都得不到传唤,更何况他们这些不少是来凑数的呢。

    昭华帝此时坐在主位上,听着崔富威禀报,江南郡的郡守和六县的县令,此时都侯在门外,是否传唤他们进来?

    “先让他们站一会吧,朕要好好歇歇。”陆南城揉了揉眉心,有些不耐烦。

    其实是完全不想看见他们,这一路上由着这几个县令搞出来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心烦了,这会让他就这样看到他们那张让人生厌的嘴脸?他可没有那个闲心。

    崔富威可是不管外边那些人怎么想的,他是心里边只忠于陆南城的,这皇帝说什么便是什么,这就是他的生存法则了。

    里边昭华帝一直没有什么动静,这外边的人,也就只好这样定定的等着,到后边,崔大总管居然告诉他们,“皇上今儿个刚用了药,身子不太舒服,有什么事明日再说。”说着一甩袖子,也不管后边的人是什么反应,就先进去了。

    那几人见这个情况有些面面相觑,却也毫无办法,只好先行退下,明日再来这里候着。

    “黄大人,你说这圣上是不是不想见咱们呐?”李大人小声的问道。

    “嘘,别胡说,圣上的心思岂是你我能随意揣摩的?快随我去看看放生大会那边安排的如何了吧。”黄开飞挥手示意他小心让周大人听到了,带着他先去了开福寺。

    开福寺此时别说是黄开飞要前去看一看,那皇上的护卫首领,杨泽也是要一同去的,好为了保证昭华帝的安危,提前布置一下开福寺的人手。

    所以,杨泽也就跟他们一同赶往了开福寺。

    嘉兴县。

    此时,雷云派出去的人手具已经到了嘉兴,跟陆南城留下的人手也已经接上头了,先是帮那个被抢了闺女的村子,要回了土地,再来就是将那个镇长给控制住了。

    再安排人手去将各个村落的情况都打探的清清楚楚以后,就开始着手让当地的这些个控制土地的官员,将农户手里拿到的土地的凭证,皆都是由一年份,改成了二十年份。

    别说那些人,就是县衙的衙役都没有见过这阵式啊,这军队都杵在那里,逼着他们给那些农户开至少二十年的土地凭证,这谁敢不从,别说这些人是有着皇帝的令,就是没有,他们也是惹不起的。

    不过,遗憾的是,虽然雷云这边的人手也算是出击迅猛了,但就是没能抓到杨家的辫子了,刚摸索到一些蛛丝马迹,就已经不见了他们的人,这让那个副将很是烦闷。

    他先是一边安排县衙的人给农户重新弄凭证,又一边派人详查杨家的情况,至于这当地的官员,副将也派人把守住送信的渠道,一点消息都不让他们传出去。没想到这杨家可真是准备的周全,但他们的人手快要摸到的时候,就发现他们已经撤离了。

    气的当场差点就撅了马鞭,但事情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赶紧给昭华帝传讯说,嘉兴这边没能抓到有关杨家的证据……

    京城杨府。

    “我们的人都从嘉兴撤出来了?”杨相爷手里拿着茶盖,轻轻的拂去面上的茶叶。

    “回族长,是的,全部撤离了。”底下的人恭敬的回应着。

    “既然如此,就继续安排人填补账面吧。”杨相继续吩咐着。

    “大伯,为何还要填补账面啊,咱们的人不都已经撤出来了吗?”杨潇有些疑惑,这次他是有事要来听听杨相的看法,所以才赶了过来,正巧碰上底下的人正在跟他汇报江南郡的事情。

    “唉,你以为昭华帝还是那个刚登基的毛头小子吗?如今的他是不可同日而语啊……”杨相抬眸瞅了杨潇一眼,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可填补账面……这不是就要把钱又还回去?”

    “又不是全部还回去,只是这两年的还回去罢了,潇儿啊,你不要跟你父亲似得,总是把银子啊挂在嘴上,这银子没了我又何尝不心疼,可关键时刻啊,还是保命要紧,你知道吗?”

    杨潇觉得自从他懂事一来,大伯还少有这么语重心长的教导过他,心里也有些发暖,就点了点头。

    “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杨相自然是知道这父子俩是自从上次有了争执以后,就可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今天这样跑来,定然也是有什么缘故的。

    “啊,是这样的……大伯,我爹说……他,嗯……”杨潇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了。

    “什么事,说吧。”杨相果决的发了话,静静的盯着他。

    “是……我觉得,我爹似乎是受了然弟走了的打击,如今有些,嗯,跟皇家……”

    还未等杨潇说完话,杨相爷就挥手打断了他,“我懂了,不用说了,潇儿你向来是个稳重的,这有些事啊,要多劝着你爹,不要一时冲动做了什么错事。”杨潇的意思,杨相哪里不会不懂,这话里的意思不就是杨侯爷有了反意吗,真是不省心啊。

    “哎,我知道了。”杨潇仿佛吃了定心丸一般,先前他怕杨相也是有着野心的,没想到他反而劝自己要管住他爹,这倒是让他心里边有些宽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