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七章:放生大会(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常州,开福寺。

    这边的放生大会,杨泽正紧锣密鼓的安排着人布置护卫,这明里暗里的都不能少了,紧接着又对开福寺的和尚们上上下下的都排查了一番,才算是放了心。

    也不怪他这么紧张了,这放生大会早早就传出了消息,若是有人想要混迹在其中,对昭华帝不利,那可能是极其容易的事了,想想他当时不也是想办法混进了开福寺,所以,这一会是要使劲的查清楚,不然到时候担责任的就还是他了。

    不过,他突然想到了,既然是在这里排查,何不细细的查一查那个装鸽子的笼子还有那个坛子,看看这常州的县令是不是在这个上面动了什么手脚?

    说动就动,杨泽下令让手底下的护卫去把盖在鸽子笼子上的黑布都掀了起来,正要上前查看鸽子就被黄大人拦住了。

    “杨大人啊,这不用这么紧张吧,这到时候,放生大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黄开飞见他上上下下的排查,甚至还想着要把那鸟笼子都给查验一番,生怕他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连忙跟着阻拦。

    “没问题?你敢拿脑袋担保绝不会有问题吗?”杨泽白了他一眼,对他的阻拦很是不爽。

    “这……黄某……我。”黄开飞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流着汗,看杨泽安排人将那鸟笼和装鱼的坛子也上上下下的查验了一番,才离去。

    “黄大人,咱们那个没事吧?”李俊在旁边紧张的问着。

    “没事,没事,走吧。”黄开飞掏出帕子,擦了擦额头上浸出的汗珠,心里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这杨泽是要将鸽子和鱼都给替换了,没想到只是查验了笼子和坛子,这下就不担心有问题了。

    杨泽是快要将这个开福寺上上下下都给翻了遍,也没查到什么,他翻了笼子和摊子都没发现什么玄机,还是猜不透这常州的县令是要怎样让“鱼不游,鸟不飞。”实现,就只好作罢,安排好了人手,准备回禀昭华帝,后日的放生大会可以照常进行了。

    陆南城看着眼前这个,眉头拧在一起,嘴里说着“罪该万死。”的杨泽,都差点要笑出了声,也不怪他看不透这放生大会里动的手脚,就连他也是要不是沈媛出言提醒,也是想不通其中的关巧的。

    “起来吧,这事朕已有定论。”

    杨泽听到这个话,其实心里是想知道这定论是什么的,可是昭华帝也不直说,而他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出来,这心里儿边,就跟猫爪子在那挠一样的让人难受。

    看着杨泽步子有些不稳的退下去了,陆南城有些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哈哈,这个杨泽是个有趣的,朕现在想要改变一下先前的计划了……”昭华帝若有所思的说着。

    到了第二日,昭华帝传唤了江南郡的郡守,周孚成,以及江南郡的六县的县令,这让已经忐忑了许久的几人有些激动不已,而陆南城心里对这几人却是已经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了,今日他倒是想要看看,是怎样的一群人,居然如此的胆大妄为。

    看着眼前这个样貌看起来稳重踏实,因为上了些年纪,头发还有些花白的周大人,陆南城心里也是说不出什么,按照这影一等人查来的消息上,这人也算是当年先帝爷在世时的探花郎了。

    据说当年,他这位探花郎可谓是惊才艳艳,风华无二,风头甚至都压过了当年的状元郎,看他早年在任上的所作所为,也算是个清明的官员,怎么如今却成了这般模样,不仅是杨家的走狗不说,还帮助杨家揽了不知道多少白花花的银子。

    到如今,只能感慨说世事无常,人心易变了吧……

    昭华帝随意的与他们说了几句,又聊了聊明日放生大会的安排。

    “请皇上放心,明日的安排,微臣具已经安排妥当了。”常州县令黄开飞主动的出声回应,心想既然是要抢头功,那就是要让皇上对他先有个印象才是。

    “既是如此,众位爱卿就都回去好好准备一番吧,朕是不是也得焚香沐浴一番呐?”

    “啊,这个,等下会有开福寺的高僧来为皇上指点的,微臣就不多言了。”黄开飞心想,哎呀,怎么差点忘了这个,等下可要赶紧联系主持,让他赶紧过来才是。

    等他们都出去以后,陆南城留下了杨泽,听他细细的说了明天的安排。

    过了一会,就听崔富威进来通禀,“皇上,开福寺的主持大师在外边求见。”

    “嗯……”陆南城没有动静。

    “皇上?”杨泽还出声唤了他,以为他是出了神。

    “哼,就是一场骗局,沐浴焚香。”昭华帝冷笑,崔富威和杨泽都不敢接话。

    “罢了,让他们进来吧。”过了半响,昭华帝又出了声,崔大总管赶紧就应了出去传话了。

    接着,这一天剩下的时间,就是听那个开福寺的主持讲这个放生大会要注意的地方,什么诵经啊,称圣号啊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

    到了晚上,那主持还安排着,特地弄了杨枝,请昭华帝沐浴一番,再用檀香上上下下的点了一遍,才算是完了。

    到了第三日,这一大清早,御撵就向城外的开福寺出发了,而城里的百姓也是早就赶了过去,等在外围。

    这能看到帝后二人亲临,可谓是活了一辈子都很难看到的场景了,大家伙一时还有些激动,也就不那么在意,前些日子里,黄县令来来回回的折腾了。

    昭华帝携杨皇后入了场,后边跟着的是随驾巡游的大小官员还有后宫的其他嫔妃们。按照主持的安排帝后二人先是跪坐在了那已经摆好的蒲垫之上,先听他念了一大段经文。

    再来是昭华帝起身向前,先是由一位小和尚,念了一段杨枝净水赞,“杨枝净水,遍洒三千,性空八德利人天,福寿广增延,灭罪消愆,火焰化红莲。南无清凉地菩萨摩诃萨!”

    再来就是由在场的众位一同称圣号,大呼“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而后是由那位主持向前念了一段净水文,“菩萨柳头甘露水,能令一滴遍十方,腥膻垢秽尽蠲除,弟子众生得解脱,教有密言今当持诵。”在场的众位都虔诚的闭上了双眸,静静的聆听着。

    接着又是轮番的念了几遍大悲咒还有心经,这让在场的众位都觉得仿佛入了圣境,心中只剩下了无尽的平静。

    主持又大喝一声,“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陀罗尼!”这让大家都从方才的平静中被惊醒了,就见走出了一队穿着裟衣的和尚,开始念起了往生咒来。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利哆,毗迦兰帝,阿弥利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唎,娑婆诃!南无甘露王菩萨摩诃萨!”

    伴随着这一直在重复念着的往生咒,开福寺里的武僧就将那装了鸽子的笼子还有装了鱼的大坛子一一抬了出来。

    接着,昭华帝就站在了鸽子的笼子旁,听着那主持先诵了请圣,“香花迎,香花请,南无一心奉请尽虚空遍法界十方常住佛法僧三宝。”手里还不断拿着杨枝在昭华帝的身上点着露水。

    伴随着这个声音,主持先是上前开了一个笼子,陆南城就跟着他的动作依次的打开了其余的关着鸽子的笼子,那些鸽子从笼子里扑腾了出来,却是停在了树枝上边没了动作。

    接着主持又念“十方三宝,释迦本师,弥陀慈父,宝胜如来,观音菩萨、流水长者子,天台永明、诸菩萨大士等,惟愿慈悲证知护念,今有水陆飞行诸众生等,为他网捕,将入死门,弟子陆南城发慈悲心,学菩萨行,赎其身命放使逍遥。 承顺大乘经典,代为忏悔,授与三皈依,称扬十号,及说十二因缘,但以此类,罪障深重,神识昏迷,不能了知方等妙法,仰乞十方三宝威德冥加,令其开悟,早得解脱。佛子,念汝多生业重,堕在畜生,今为汝等,对三宝前,发露罪衍,汝当至诚,随我忏悔。”

    然后再上前,对着那林间的河流,费力的推到了一个装着鱼的坛子,陆南城也跟着他一起推翻了其余的装了鱼的坛子,那些鱼果然如沈媛所说,在水里扑腾了两下就没了动静。

    主持则是好像没看见一番,随着其他的几位僧人,一同念着,“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罪障皆忏悔。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忘,心忘罪灭两俱空 是则名为真忏悔,南无求忏悔菩萨摩诃萨。”

    再来就是和昭华帝一同,称赞如来名号,“诸佛子!我更为汝称赞如来吉祥名号,能令汝等永离三途八难之苦,常为如来真净佛子。”用杨枝再点了一遍,昭华帝的身子,才双手合十,算是完成了整个的程序。

    接着,就是突然有一个小沙弥惊呼,“那些鸟还有鱼都没有走!”

    主持双手合十,连呼“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此乃我佛慈悲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