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八章:醉江南(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正午的阳光正透过树叶,照射在地上,斑驳的树影微微的摇晃着,树林里的众人,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惊叹。

    那主持说,“此乃吉相,是天佑吾皇,天佑玄赤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这样一番话说了出来,就不知是谁先起了头,喊了那么一嗓子,“吾皇万岁!”

    在场的大家就开始跟着高呼,“吾皇万岁,天佑玄赤!”

    那声音,响彻了云霄,一边的黄开飞等人心中暗喜不已,这下昭华帝应该是很高兴了吧,他现在都能想象出昭华帝拿出的赏赐会是一个怎样的光景了,他黄开飞可算是要从这个小小的县令的位置上,飞黄腾达了!

    可接下来昭华帝的反应却有些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只见昭华帝立在那里,面无波澜的看着众人在高呼、叩拜,神色淡然,看不出有什么欣喜的反应。

    就连离开时的步伐,也是一步一步的带着风,跟平常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黄大人……你说这?这……?到底是?”李大人看着反应跟大家预计的不一样,心里边颇有些忐忑。

    “应该没事……我,黄某觉得可能是毕竟是圣上,咳……自然是要喜怒不明于人前吧。”黄开飞努力的想着措辞,也顾不得要找什么帕子了,就在那里直接拿袖子拂着额头,拭去了上边的汗珠,言语磕绊,不知是在安慰他人还是在安慰自己。

    李大人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停顿和迟缓,也觉得他这话说的让人有些难以信服,但此事若是不能讨得昭华帝的欢心,不就说明要遭受什么麻烦吗?这样一想,心里就安慰自己,还是相信黄大人的话,不,是一定,一定要相信黄大人所言。

    杨皇后跟在步子明显加快了的昭华帝的后边,走的有些磕磕绊绊的,心里想,这不应该是件好事吗?这佛祖显灵,天佑我朝是多么让人欢喜的一件事啊,怎么陆南城看起来却一点都不高兴呢?

    沈媛则是跟那些后宫嫔妃一起,慢慢的撤离开福寺,在出寺门的这段路上,身边的一些个佳丽都在窃窃私语着什么,间或还发出一两声的惊叹,想来也是被那景象惊到了。

    也是,这不知道内情的人,就是这么容易相信那是佛祖显灵了的鬼话啊,接着她就止不住的在想,不知这接下来,昭华帝会用怎样的手段来处理这个事呢?

    杨泽这位护卫首领,则是一边快速的安排好回去的车架,一边又吩咐人可以准备把开福寺的人都撤下了。

    等看着昭华帝还有杨皇后以及后边那跟的大大小小的官员、后宫嫔妃都坐上了车架,才有下令队伍返程。

    这骑在马上啊,他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是个什么情况呢,倒是真的出现了那小和尚说的,“飞鸟不飞,游鱼不游。”的景象,看起来还真是像佛祖显灵了呢,刚开始他听了虽然有些参不透。

    但也觉得这事应该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可现在,饶是他再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可否认,这小沙弥说的事,是真的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以前跟杨家的女眷一同去了寺庙里边,不是没看多别人放生的,但多是放出去以后,那鱼啊、乌龟啊什么的,都会在放生池慢慢的离去,可今天这个明显就不一样了,那鸽子还有那鱼,都是动了一下,就没了反应,好像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是想不通,会有人用什么办法来在这个放生上边造假呢?

    很快的队伍就返回了驿站,昭华帝不顾其他人作何反应,只是甩了甩那明黄色的袖袍,就进了院落里边,没了动静,这让大家心里纵使是有什么想问的也说不出口来。

    回了房间以后,昭华帝就定定的坐在那不发一言,这让站在一边的崔富威也有些不敢出声,他年龄如今大了,但对昭华帝的脾性不得不说算的上是能摸清一些的,此时陆南城的反应告诉他,皇上这是卯着劲要做些什么呢,他那眼神,仿佛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棋盘……

    杭州城此时可是没怎么受到常州的影响,这里正在那热闹的举办着每年照常的捐官活动,这捐官活动会把每一年里江南郡下属的大大小小职位的空缺都给罗列出来,供大家挑选,大到一个县令,小到县衙的一个衙役,或者是打更的师傅,都会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而参与捐官的,除了那些个有钱的富商,也有不少是手里边有些余钱,想要来碰碰运气的小老百姓。这可就是热闹了,临近开始贴出公告的日子,这杭州城里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客栈里边的通铺,如今都有些一铺难求的意思。

    影四此时无奈的坐在茶楼上边,喝着茶,望着下边在公告栏前来回拥挤着的人群,心里不断的腹诽影一,都是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欢这种热闹的地方,偏偏还要派他来这里,这就是在报复上次出任务的时候,他跑得最快,让影一多挡了一会。

    “哼,真是个小心眼的。”影四颇有些不爽的又喝了口茶,望了望下边,看见那人头还是不见少,有些头疼。

    终于,随着太阳的渐渐落下,那地平线上慢慢的只留下金色的余晖,这下边的人可算是三区了一大半。

    “小二,结账!”影四将几个铜板扔在了桌子上,虽是走着,但身形矫健,走起路来唰唰的就到了公告栏的前边。

    一眼扫过去就,将上边的内容看了个差不多,心里了然,就转身回了客栈准备记录下来,传给影一,等待下一步的安排。

    昭华帝很快就收到了影一递上来的消息,继续吩咐无视门口求见的常州县令等人,只是定定的坐在书房,展开那些或是从嘉兴,或是从苏州等地传来的信,细细的看了起来。

    这嘉兴的情况,他大概是已经明白了,这恐怕是难以在嘉兴在抓住杨家些什么,“哼,真是一只老狐狸。”陆南城看着消息,嘴里骂着杨相。

    心里对苏州等地的情况不免也有些担忧起来,这嘉兴都是他先出手,都让那老狐狸给察觉了,趁早的就断了尾巴,就是不知这苏州的情况是怎样的了。

    看了看苏州那边传来的消息,那当时竞标得来的路线和货物,如今已经快抵达对面的目的地了,除了这个苏州最近倒是没什么动静,想来杨家是还没出手做些什么。

    “影一!”昭华帝冲着上边唤了一声,一个影子很快的就闪了下来,恭敬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加派人手,加紧处理苏州和常州的事。”昭华帝也明白,若是杨家已经从嘉兴撤了出去,这再想从中摸到些什么估计是不太可能的,为今之计还是要尽快握住他手里边的还余下的棋子,以给对方重创。

    吩咐完这些后,又接过了从影一手里递来的,刚从杭州传来的消息。

    “明日就要开始捐官了吗?那朕还真是可惜不能有幸观赏一二啊。”昭华帝甩了甩手里的信纸。

    “你知道,为何朕对他们这个捐官虽是气愤,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吗?”

    “属下不知。”影一恭敬的回应。

    “那是有一桩往事啊……罢了,今日就先这样吧,你赶紧下去安排,至于外边的那群,就让他们跪着等着吧,朕现在可没什么心情召见他们。

    京城杨相府。

    “禀主子,嘉兴那边已经相安无事了。”一个随从模样的人,此刻正恭敬的回应着坐在主座上边那个杨家一族之长。

    “嗯,苏州那边呢?”

    “苏州那边,已经在安排人赶紧填补账目了,还差一些就能完成了。”那人继续回着。

    “嗯,不错,让他们加快速度。”杨相伸手抚了抚胡须,眯着眼道。

    那的随从模样的人应下,正要转身时,却被急急的冲进来的杨侯爷撞了下,正要告罪,就被他大手一挥,赶到了一边。

    “大哥,湖州那边出了事了!”杨侯爷有些激动。

    “我早就知道了,也派人去安排了。”杨相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着。

    “什么?你做了什么安排?”杨侯爷现在是沉浸在刚刚接到来信的恐慌之中,这说起话来,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

    “放弃那个水军副将。”杨相看着他那着急忙慌的样子,就有些生气,这都是做了侯爷的人,怎么还是这么不稳重呢。

    “什么?放弃他!那彭小子虽然是惹了祸,可到底是在水军里边有大作用的,就这样放弃了?而且他要是供出咱们那些事可怎么办?”杨侯爷先是想到了那个彭副将是不知怎么惹到了御前带刀护卫,但这事到底是和杨家有些牵连的,若是放弃了他,先不说这军权如何着落,就是他那个嘴也不一定是个能守住的啊。

    他们杨家还有江南制造所,和那些个海盗的事,这小子可都是门清啊,若是让他泄露了什么可不就坏了事。

    “放心,会让他再也说不出话的。”说完,杨相就将端起的茶盏,又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对这个弟弟的冲动反应有些不悦。

    “哦……这,这样啊……”杨侯爷本是还处在一个混乱的状态,被茶盏的那一声响,吓到了,咽了咽吐沫,有些局促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