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六十九章:醉江南(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湖州水军驻地。

    一个寂静的夜晚,月影在湖面上静静的浮沉着,一个身影快速的闪了出来,正匆忙的往外撤去。

    “彭爷!您这是要去哪啊?”一个声音在彭勇身后幽幽的响起,仿佛来自地狱的冰冷的声音,让他心底一震,大手不由的握住了腰间的那把钢刀。

    彭勇慢慢的转过身来,手里紧握着钢刀,出其不意的就向背后的那人挥了过去,那人也早就有所准备了,拿出一根长鞭与他抗衡着。

    二人争斗不休,先前彭勇的攻势很猛,想要置对方于死地,那人确是一直不急不躁的和他应对着,一根银鞭甩起来,在耳边唰唰作响,很快彭勇打着打着,就感觉越来越吃力了,但求生的**,让他又握紧了手中的刀,向那人攻了过去。

    其实,此刻彭勇心想,看这人不急不喘的样子,定然也是个好手,这下可不行啊,现在看来,若是再不能思考出退路,那么命可能都要搭进去了,于是一边在脑中不断的思考着可以撤退的路线,一边向对方用力的拼杀过去。

    彭勇觉得此处是靠近水边的,现在若是翻身一跃,这夜色浓厚,定是不容易让人发觉的,不过那人似乎也看出了他的意图,还是一点都不着急,状似无意的挥着银鞭,其实那鞭子已经如蛇一般,死死的缠住了彭勇。

    彭勇的脸上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眼瞅着就要到了水边,可却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这让他心里恐慌极了。

    “啊……!”一声惨叫,是伴随着对方的鞭子已经在他粗壮的手臂上边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这一下刺痛,更是刺激了彭勇,所以他举起刀,一个大喝,就冲着对方杀了过去。

    “我青云,乃芙南阁排名第三的杀手,今受雇于杨家,定于此日要取你彭勇的命。”那人说的一字一顿,好像认真极了,手底下的鞭子也没有停,彭勇感觉不知是他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还是那人的进攻现在才开始,只觉得手上越来越招架不住了。

    “你,咳……噗……”说完这一句,彭勇嘴里就涌出了一口黑血,喷溅而出,“你……的鞭子上有毒!”话说完,先前是想问他为何要告诉自己是杨家下的杀手,但还未来的及做什么反应,身子就已经倒下了……

    “我的鞭子上当然,是,有毒的。”青云依旧说的一字一顿,好像非常的认真,又从怀里掏出一块白色的锦帕,一下一下的擦拭着手里的银鞭。

    “至于,为何我要告诉你,因为或许见了阎王爷,你也好有个交代。”说完以后,就将帕子丢在了彭勇的身上,一个纵身就离开了。

    月色下,银色的鞭子闪闪发光,那黑影确是已经让人寻不到踪影了……

    彭勇此刻,双目圆睁怒视着夜空,不知此刻,他的心中是否有为杨家做了走狗而感到后悔,只知道,在他后边,那倒映着一牙儿弯月的河水,离他只有五步远……

    常州城,驿站。

    “你是说……姓彭的副将已经让人给做掉了?”昭华帝坐在案后,表情晦暗不明。

    “是的,等何将军准备前往抓捕彭副将的时候,就发现他已经在水边气绝身亡了。”影一如实的回禀着当日清早何将军发现彭勇时的情况。

    “哼。”昭华帝摔下了手中的笔,“早说让你们快些动手,如今可是让杨家抢了先。”

    “属下有错。”影一啪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脑袋很低。

    昭华帝默默的起身,过了半响,问道:“苏州那边呢?”

    “回主子,苏州……苏州那边虽然已经控制了那个记账官,可以由此拿下江南织造所和苏州的县令,但……”饶是影一,此刻心里边也是有些迟疑,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这杨家的行动竟然如此的迅速。

    “嗯……?”昭华帝一听到那个“但”字,心里冷了几分。

    “但是,杨家已经安排人手填平了账面,我们无从下手。”一听到昭华帝那上扬的尾音,这正是不悦的反应,影一干脆心一横就将后面没说完的话,一口气全部都说出来了。

    “呵,好一个杨相爷啊……”昭华帝站在窗前,手里边在拨弄着那盆茉莉细嫩的枝叶,嘴里发出了长长的叹息。

    影一听了,头埋得更低了,这事要追究起来,他也是有责任的,毕竟当时是轻看了杨家,以为他们先控制了那记账官就可以一举清扫了苏州,没曾想,这杨家在这种时候,动作也是快的不得了,居然那么快就将账目填平带着人手撤了。

    “你起来吧,这事啊,也怨不得你们,到底是朕先轻敌了……”昭华帝望着那窗外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绿意,慢慢的说着。

    “主子……”影一听了他的吩咐,小心的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还是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再说话了。

    昭华帝转身,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头,“抓紧杭州城那边吧……”

    影一刚出去,那边崔大总管就进来禀告说,“圣上,杨将军求见。”

    “哦?让他进来吧。”昭华帝坐回了案后,手中把玩着那孔雀绿釉的茶盏。

    “末将,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杨泽进来以后,一板一眼的行着礼,看着他这幅有点呆的样子,陆南城的心里倒是感觉好受了许多。

    “起来吧,坐。”昭华帝指了指一边的铁力木的高椅,杨泽也话不多说,就顺着他的手势坐了下来。

    “有何事啊?”

    杨泽听着这一问,刚刚心里的那点冲劲又下去了一些,不过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后,就一口气的说了出来。

    “末将想问问皇上关于那放生大会的一些处置。”

    “哦?说来听听。”昭华帝听他这么一说,倒是对这个所谓的杨家子嗣,又有了新的认识,心里倒是觉得很不错,这个人是个做事认真的,不过是派他去探查了一番开福寺,到现在心里边还惦记着呢。

    “末将想知道这个放生大会既然是由常州县令暗中一手操作的,那为何皇上还不对他进行处置呢?还有就是……这个……额,放生大会里边的那个关巧,末将还有些不太明白……嘿嘿。”前半段说的认真,到后面这里的时候,杨泽的反应倒是有些羞涩起来,尴尬的笑了笑。

    昭华帝一听他这样说倒是明白过味了,这个杨泽,说是惦记着放生大会后边的处置,其实是心里想着那个放生大会上边发生的那个奇异的景象吧,不过嘛,年轻人有点好奇也还是可以理解的。

    就拿他来说,当年不也是怀着满腹的好奇之心,居然瞒着父皇和母后,跟着那雷云偷偷跑去了南疆参军。

    想到这里,昭华帝非但没对杨泽的反应有什么不悦,反而生出一丝欣赏来,也就乐于给他解释了这里边的缘由。

    “那个放生大会,当时是你去探查来的对吗?”昭华帝先反问他一句。

    杨泽是已经做好了昭华帝会无视他的询问,将他赶出去的准备了,所以突然被这么一问,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嗯?啊……哦,是的,是末将。”

    “那么……都过了这么久,杨将军还是没有想到那其中的缘由吗?”昭华帝此时是抱着要戏弄他一番的姿态,言语里满是调笑的意味。

    “末将……末将愚钝,末将……愧疚,求圣上详解。”杨泽被他这么一句反问,到底是个此刻心中怀着愧疚的人,那耳尖都变得通红。

    “其实啊,这事是很简单的嘛,当时可是连朕的德妃都能懂得其中的缘由呢……”陆南城看他那个样子,又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其实当时就是他,也是没明白过来这其中的关巧的,不过现在是对着杨泽嘛,又是为了多戏耍他一下,就不用说出来了。

    “末将……”杨泽听他这么一说,那脸上的反应,好像若是此刻那地上有个洞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

    “哈哈,罢了,朕就不再逗你了。”昭华帝看他那副窘迫的样子,爽朗的笑出了声。

    “其实这事啊,是这样的,朕知晓你是已经细细的查过了那开福寺,而且连那个装了鸽子的笼子和装鱼的水坛子都没放过,可对?”

    “是,末将当时对开福寺上上下下均已查验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说到自己干过的事情,杨泽一脸严肃。

    “那么,其实你没有想过,有的东西是真的让你漏掉了……”昭华帝将声音缓缓的拉长,看着杨泽皱起眉头,直摇头说不可能是忘记了什么的。

    “其实,杨将军啊,你恰巧是忘记了要查一查那鸽子和鱼啊。”昭华帝看他直摇头,就感慨的说了出来。

    “鸽子?鱼?可是……这鸽子还有那鱼,末将看过,都是活蹦乱跳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适啊。”杨泽感觉有些无辜。

    “哈哈,那你一定是想不到,这问题就是出在了活生生的看起来没有问题,实则是问题最大的鸽子还有鱼的身上。”昭华帝看他还是一脸迷茫的不知所言,大笑出声。

    接着,昭华帝就跟他详细的解释了一番,将先前沈媛给他描述过的情况运用到了其中,什么那鸽子不过是打小就生存在笼子里边,哪怕它在笼子里是能扑扇着翅膀的,但到了外边,就是能落在那树枝上边它也是不会飞,飞不起来的。

    还有那鱼,用温水特意的养着,可那用来放生的河水,却是冰凉刺骨的,尤其是在常州的这个季节里边儿,更是冰冷,前边是温暖的坛子里,后来则是冰凉刺骨的河水,那鱼自然自是不会向前游去的了。

    杨泽这才如同恍然大悟一般,直呼自己实在是太蠢了,德妃娘娘一介女流之辈都能想到的,他竟然没能想到。

    “至于,那常州城的县令嘛……”昭华帝把玩着手里的玉扳指。

    “且让他再蹦跶几日吧,这秋后的蚂蚱……呵。”昭华帝的话还没说完,但杨泽已经明白过来他的打算了,那话里未尽的意思就是,这秋后的蚂蚱是蹦跶不了多久了。

    “末将明白了,末将这就下去,赶快收集齐那黄县令的罪证。”杨泽抱拳,看昭华帝一顿首,就很快的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昭华帝按压着手指,若有所思……或许,这杨家也不是非要全部给斩草除根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