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章:醉江南(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杭州城,某地下拍卖行。

    本是一片漆黑的地下,此刻是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人群具是紧握着手中的钱袋子,神色也是各异,或紧张,或匆忙,或恬静,来来回回的,每一张脸上的表情好像都透露着同样的**,又好像不过是寻常的面容罢了

    影四将自己扮作了一个寻常的百姓,在酒楼后边通往地下的第一道关卡,先是扬了扬手中的钱袋子,又交了五十两白银的保证金,才顺着那台阶,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

    进去后,本以为迎接自己的定然是一片漆黑,可现在这地下给他的感觉却完全不是那样,神色各异的买家,还有巡逻着的护卫,看起来热闹但也不失秩序。

    他小心的游走在人群中央,四处张望打量着,这为了捐官而弄的拍卖大会,这么多人,还配了巡逻的护卫,看起来倒是热闹极了,而且还挺正式的。

    想到这里,他又暗暗取笑自己,可不是正式嘛,都是当地的地方官搞出来,为了填补自己的荷包的,自然是要想尽办法来维护住这会场的安全,还有这规模,要是搞得太简陋了,别说那些个有钱的商人心里会有些猜忌,就是他恐怕都要犯嘀咕。

    “诶?朱大哥你也在这里啊!”一边的一个干瘦的小伙跑过来跟影四打着招呼。

    “哦!是小六啊。”影四本是化名成了姓朱,但这几日跟人接触并不多,方才有人喊他,要不是那人是客栈里的店小二,他还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咧。

    “是啊,朱大哥,你也是来捐官的?可我记得你并不是咱们江南人士啊……”小六那小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影四,有些不解,他记得这人并不是江南郡的人,是来自北方的,怎么会有兴致参加这个当地的捐官大会呢?

    听到他这句话,周围的几人也向影四投来了审视的目光,毕竟这捐官的人是越来越多,可官位还是只有那些,这突然冒出来一个外地的人,不由得就引起了他们的警觉。

    影四被那些人看的心里发毛,不断的骂这个店小二真是个坏事儿的,好的不说,尽是在这里拆人的台。

    “啊……呵呵,其实啊……我那个,嗯,祖上是江南的。”影四灵机一动,想到了应付小六的办法。

    “客官祖上是江南的?”小六的表情里还是掺着几分怀疑。

    影四看着身上投来的审视的目光是越来越多,心里暗叫不好,这要是等下引起了那些护卫的注意可就坏了事啊。

    “啊,是的,这次我母亲让我先回江南这边到处打听我家的那些个亲戚,这不,前几日你也看见了,我可是经常天刚亮就出去了,但是到月亮都挂起了才会客栈嘛。”影四继续在费力的圆着方才那一通胡说八道。

    “哦,这样啊,那朱大哥还真是不容易呢,今天是怎么来了这里?你也想捐个官当当?”那小六心里的怀疑可算是去了,就继续和他聊了起来。

    “哎呀,你是不知道啊,我是个生意人,可我那大哥却不是啊,整日里没什么事情可做,就闲在了家里边,可是急坏了我那老母亲,这次来江南寻亲,没想到赶上这么一桩好事,我就想不若就多出些银子,让我那大哥也有个着落,这样我那老母亲心里也能高兴一些,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影四在编谎说自己有一个老母亲让他来探亲,就想到了可以装作影一是他的大哥,于是就这样那样的胡说八道说了一通,倒是让小六信以为真了。

    “哎呀,看不出来朱大哥你可真是个孝子,嗯……还是个好兄弟啊!”小六用干瘦的拳头,锤了他一下,两人笑做了一团。

    “那你呢?你又是为何来参加这个捐官的大会啊?”影四跟着他一起走,就顺便多问几句,毕竟他这几日,对这个捐官大会,已经查了不少,但到底是没有人家当地的知道的多,过了刚刚那一会险些被戳破的紧张,这会,影四已经又变得游刃有余起来。

    “嗐,我啊,还不是前些时候,我婶娘给我说了一门亲事。都是让这个给闹的啊。”说到这个,小六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烦闷起来。

    “亲事啊,这不是好事吗?你一说,我还记得那天听掌柜的说,那姑娘长得还挺水灵的不是吗?”

    说到这里,影四也还是记得的,前几日,他在下边吃夜宵的时候,就听见那客栈的掌柜的在调侃小六,说那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要让他这个瘦猴给娶了去呢。

    “是啊,就是那个事,那姑娘家里边对我是哪都满意,偏偏看不上我是个跑堂的唉……”小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跑堂的又怎么了,这杭州城里边跑堂的那么多,还时不时的能有客商的打赏,挣得银子也不少,怎么就看不上跑堂的呢?”影四也为他有些打抱不平,毕竟大家都是平民百姓,这嫌弃来嫌弃去的,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是啊,不过还是没办法,这不?赶上这捐官大会了,我娘就把家里边压箱底的攒了那么多年的银子,全部都拿出来了,说是让我来碰碰运气。”

    “唉,可是你那银钱又不多,到时候能当个什么官儿啊,为了娶媳妇也是太不容易了。”影四对他说的话,也发出了深深的感慨,这真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很快的两人就顺着这长长的通道,走到了里边,到了里边居然是又往上边走了。

    “这怎么又往上了啊?”影四有些疑惑。

    “哎呀,还不是让皇帝巡游给闹的,本身这捐官的会场就是在地面上的,只是这因为有皇上要来江南这边了,为了害怕出什么变故,所以才加上要走这地底下这样一道程序。”

    小六看他有些疑惑,想着这朱大哥也是个不错的,就是第一次来,不太懂这些,就出言解释给他听。

    “原来是这样啊……”影四若有所思的继续跟着人群,开始往上边走,但心里确是在想,为了避开皇上所以才要走一下地下边儿?

    这些人可真是小心呐,可是昭华帝,主子他早就知道了啊,不然他影四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想到这,影四就有些得意洋洋的往前走着。

    突然,横过来一个臂膀,拦住了他的去路,“你,有没有身份文牒?”

    影四这下子可是有些傻了眼,这身份文牒嘛,他是有的,不过那上边写的可不是朱大哥这个生意人,而是御前的带刀侍卫啊!这可怎么好,先前那公告栏上边,也没说要有什么身份文牒啊。

    不过,心里边有些慌乱,手上确是装出一副在翻找东西的模样,装出了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一边的小六本身都往前走了,一回头这朱大哥怎么不见了,再一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是碰到了难处,凑近一听,原来是没有带身份文牒。

    “陈大哥!哎呀,执勤真辛苦呐,这位朱大哥是个好人,是我们客栈的客人,你就通融通融吧。”小六也没多想,看影四在那里上上下下的翻找,就有心上前解围了。

    “嘿嘿,是啊,护卫大哥,我也没想到这里是要查验身份文牒的,就没带来,放在那客栈里了,您就给通融通融吧。”影四见小六来帮他解围,也就连忙跟着说,自己是忘记带了,不是什么坏人。

    “算了,算了,看在你和小六认识,就让你进去吧。”那人见他俩这又是求情又是赔礼的,就挥了挥手,放影四进去了。

    “嘿嘿,陈大哥,真是够意思,下回小弟请你喝酒啊!哈哈。”小六笑着拍了拍那个陈姓护卫的肩膀,就拉着影四赶忙又混入了人群。

    “刚才是怎么回事啊?我当时看那个公告栏上贴的,也没说要查身份文牒啊?是我不是我看错了?”影四对这个捐官大会的事情,是有什么疑点都不想错过,等混入了人群里,就赶紧拉着小六问道。

    “哎呀,估计是最近又不太太平了,害怕出什么事呗,朱大哥你这身板看起来比较孔武有力,所以那人才要多问几句,没事的,放心吧,不是你漏看了那公告。”小六出言安抚他道。

    “这跟太不太平有什么关系啊?难道这里不安全?”说到这,影四还假装的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子,让别人看起来他有些恐慌。

    小六看他那个样子,笑出了声,就跟他解释了一番,这早年,捐官大会上还真出过事,当时有一伙匪徒,乔装成商人,混了进来,在大会正要开始的时候,就突然发难了,抢了在场的商人,然后就胁迫了官府,逃之夭夭了。

    那时,在场的客商,多是带足了银子赶来这里捐官的,那身上自然是装了不少的银票,那匪徒也是个会抢的,这官府为了护着商人们不被伤害了去,就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那伙匪徒抢了大家的银票,然后逃走了。

    自那以后,这捐官大会对像影四这种,身骨看起来像是会几下的人,都是要查上一查的,所以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哎呀,多亏你了小六啊,我可是差点就进不来了。”影四有些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心口,这次他可不是装的了,是真的有些后怕,这要是没能混进来这捐官的会场,别说主子可能要那他怎么样,就是那影一也不会让他好受的。

    两人有说有笑的就继续往里边走,这出了地面,就到了一个三层楼阁一样的建筑里,比起来,前些时候在苏州见过的那江南织造所的出云楼,眼前的这个看起来是修的比较低调的。

    不过想想,这毕竟是不光彩的买卖,总是要低调一点才是,能在地上开已经很出乎他的意料了,按他的想法,这捐官的大会应该是在这地底下,一个伸手难见五指的地方悄悄的进行。

    进了楼,小六就在一边给他介绍着,“朱大哥啊,这捐官的会场啊,跟那些个拍卖会是不一样的,你可要听我多唠叨几句,莫要嫌弃我啊。”

    “不嫌弃,不嫌弃,小六你说吧,我仔细听着就是了。”他可是巴不得有人跟他好好说说这个捐官的会场是个怎么一回事呢,这如今有人自荐枕席,哪有不用的道理啊。

    这小六说着,影四就在那仔仔细细的听着,心里感慨这不知道是哪个设计的,还真是……让人惊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