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一章:无名楼(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杭州,无名楼。

    此刻杭州城里那太阳正高高的挂起,茶余饭后的人们又开始投入了辛勤的劳作之中,而一个无名的角落,一座无名的三层阁楼里,此刻正发生着,大多数人所无法想象的交易,那黑暗似乎还不能被阳光所照耀,也还未曾暴露在阳光下……

    影四此刻就是在跟在那店小二小六的后边,先是在一楼四处观望着,听他介绍了这无名楼,影四倒是对这里也算是有了一些大概的认识,心里边就盘算着要怎样去做。

    这座楼,因为是出于一些见不得人的交易而存在的,若不是要参加这个捐官的大会,多数人对这里还是不清楚的,因此它就算是存在的比较隐秘了,又因为是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建起,所以来这里的人都称呼它为“无名楼”。

    这无名楼里边啊,规矩也是跟外边常见的那些个招标或者拍卖具是不一样的,可能唯一一样的是在无名楼里,也是越往高处,那要掏出来的银子也就越多。

    以小六的身家,也就只能勉强逛一逛这一楼,按他娘的话来说,就是所谓的“撞撞运气”吧,看一看有没有他能承担的起的银钱。

    “这一楼若是没有你能承担的起的,可怎么好?”影四关切的问着他。

    “唉,我是已经早就想通了,这捐官呐,也不过是我娘让我来试试罢了,这若是能找到呢,大家就皆大欢喜,若是找不到,就只能说,他老天爷是不给我这个命,那我就还是乐呵的回去当我的跑堂小二吧。”小六手舞足蹈的,看起来倒是很乐观的样子。

    “嘿!你倒是想的挺开的啊,不错啊兄弟,就是要这样!”影四也给他加油鼓劲着。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向前走去,这看了一些,影四就更明白方才小六所介绍的关于这无名楼的那些情况了,这一楼是一些个挣的银钱钱比较少的一些个职位,这什么看街的啊,打更的啊,还有在县衙的大牢里边当牢头的啊,花样还是不少呢。

    不过这些听起来像是跟朝廷啊、官府啊什么的沾了边,其实不过是一些稀疏平常的工作罢了,真是要说起来,怕是连“捐官”的边都沾不上。而那个说是挣的银钱比较少,那确实是,这里的一些多是费力不讨好的。

    而且,这无名楼的形势也是让人觉得新鲜,它不像前些日子里在苏州那个出云楼,竞标是每次一条路线再一条路线的竞标,而是以挂了牌子的方式,在楼里边靠墙的位置摆了个类似于集市里,那个摊位一样的,只不过是把集市的摊位换做了桌案罢了。

    而且那每两个桌案的当间,都站着一个看起来是负责收钱登记的人,看起来还是非常整齐划一的,所以先前影四听小六介绍完这出云楼以后,心里觉着这个设计这一系列的那个人还真是有才,让人有些惊叹。

    跟在小六的后边,在时不时的看一看其他人的情况,影四突然觉得,这回影一可是没能够公报私仇啊,因为这次他虽然有些厌恶这里的人多,但是难得是一个这样有意思的地方,能够来转上那么一回,还是让人觉得很不错的,这心里的欢喜早就是胜过了厌恶。

    不过像一楼这种的情况,在其他各郡都是有的,这倒是没什么,不过这无名楼可是一共有三楼高啊,影四突然对上面的两层楼生出了一丝期待……

    这小六是绕了一圈,两人一合计,这最便宜的就是那个打更的了,小六的身家也是能负担的起的额,可这活虽然官府给的工钱还不错,但却是个不怎么讨好的,毕竟这打更的每次要半夜三更的在路上敲着梆子,那样的话还不如一个跑堂的呢。

    “那现在可怎么办?这一楼便宜的,但这些能买的活,却是有些不好干呐。”影四发出深深的感慨,这有时候啊,虽然感觉这银子没什么重要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可偏偏是在你缺它的时候,就是没有,这就让人很是郁闷了。

    “唉,其实啊,我早就想到了,只不过是我娘非逼着我来看看,就只好来这里碰碰运气喽,如今没有也是没关系的。”小六虽然发出了叹息,但情绪还是非常乐观的,“来吧,朱大哥,你不是要上楼上看看,我陪你去。”

    影四见他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好再过多的安慰他,就点了点头,向楼上走去。

    这个二楼呢,跟一楼的摆设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是这个上面摆出来的可算是多些油水的官位了,像什么里正啊亭长啊村长啊什么的,都在这里了。

    当然这银子嘛自然是一楼的人掏不出来的,不过还是有很多出不起银子的人在这里闲逛。虽然人家掏不起这个钱,但是人家是可以四处看看嘛,对于这一点还是没有什么限制的。

    所以,小六就和他一同在这里慢慢的逛着、看着,还时不时的问他要准备给自己的兄弟捐个什么官,影四都笑着说,想多看看。

    小六在想就是这位朱大哥,估计最后会在二楼捐个官儿当当吧,毕竟他虽是一个生意人,但是在他们的客栈里边儿也不过是住着个二等的客房,也只能算是生意做的还行吧。

    可是看那朱大哥居然开始准备再往上边走了,他就有些惊讶了,连忙伸出手臂拦住了他。

    “哎呦,我的朱大哥诶,这三楼你可是去不得的。”小六看着影四疑惑的表情,先是发出了一声,阻拦住他的脚步。

    “哦?这三楼我怎么就去不得了呢?”影四继续向他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哎呀,来这边我跟你好好说道说道……”小六一把就拉住了影四的袖角,拽着他往旁边一个看起来人不多的地方走去,等到了一个角落,就开始给他又解释了一番。

    “朱大哥啊,我跟你说,这三楼的要捐官的银子可不是你能出得起的,你可莫要冲动啊。”小六紧紧的握了握影四的手臂。

    “就算是出不起,难道还不能上去看看吗?”影四疑惑的问道。

    “哎呀,这三楼,可就不像这二楼和一楼这么容易就能让你上去了,那三楼可是要再交一次银子的。”小六继续努力的劝说着影四。

    “可咱们在前面不是已经交过了五十两的白银吗?怎么还要再交一次银子啊……”说道这里,影四也是有些莫名,但同时他也因此对着个三楼生出一些兴趣来,有些难耐的想要上去看一看了。

    小六听他发出了叹气声,以为他终于明白这三楼是不能够随便上去的,就解释的更带劲了,“是啊,而且这次可是要交五百两银子呢,到时候这钱还不全退给你,咱们先前交的那五十两是要退给咱们的,可这个五百两到时候不论你是不是捐到了官,也只会退给你最多二百两,嘿嘿,朱大哥,我看你啊还是别上去凑那个热闹了。”

    可这有些事啊,有时越是神神秘秘,付出的代价可能要高很多,却又偏偏能引起人的兴趣来,影四现在就是,一听这三楼不仅是还要多交银子还不给退,听着就觉得里边大有文章,刚刚心里那蠢蠢欲动的小火苗,这会可是要烧起来了。

    而先前心里边想的不过是要上这个三楼看看好给昭华帝交差,这会则是想着一定要上去看看才行,这三楼如此的规矩,就是要拦下不少人,这说明这三楼才是整个捐官大会的关键,也是能从中得到更多线索的地方。

    “这个三楼是有什么啊?这么神秘?”上三楼定然是要上去看看的,不过对这个情况还是不太怎么清楚,若是能从店小二这里多听一些,自然是好的。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些都是听那些住在客栈里的客商们聊得,我嘛你也知道一个跑堂的,来来去去也就听了不少关于这个三楼的传闻。”说到这里,小六倒是有些为自己所做的工作有些得意起来。

    “哦?那你可要跟我说道说道啊。”影四摆出了一副向往着多听写传闻的模样,凑近了些。

    “好吧,好吧,其实咱们也能大概猜出来,那三楼应该是给那些个有钱的人准备的,那要掏的银子定然是少不了的,不过得到的油水也应该是很多了,所以那些位置应该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喽,而且听有个客商说,这三楼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呢。”小六看他那个一副好奇的模样,就跟他神神秘秘的说了一些。

    可到底多是他听别人说来的,这三楼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也不知道,影四就想这样还是得要上去一趟啊。

    “那你刚才还跟我说什么让我莫要冲动,你说我就是上去了,按你描述的那个情况,我也掏不出来那么多钱啊。”说着影四将两手摊开一摆,刚才店小二说的那些,他靠推断也是能推断出来不少的,所以说白了其实那么多话有不少根本是派不上什么用场的,还是再想办法多问一些出来吧。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三楼啊,跟二楼、一楼可不一样咯……”

    听到这里,影四就知道,这句话后边跟着的,才是他比较需要知道的消息,至于那些个什么多交保证金啊,竞争激烈啊都去见鬼吧!

    “嗯?还请小六多多赐教啊。”影四双手抱拳,态度倒是很诚恳的。

    “我听人说过啊,这三楼有的要价过高的啊,只需要交一部分钱就行了,后面的钱,是可以根据你捞到的油水,再行交银子的。”小六这句话声音压得很低。

    “哦?这样说来这岂不是挺划算的啊,若是我捐了一个这样的官,以后岂不是就有了大把的银子啊。”影四装作激动的样子。

    “真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那岂不是大家都挤破头往三楼去啊,你想想,这光是上个楼,就要收五百两银子,这里边的的官位就是先掏出一部分钱,那银子又能少得了?”小六给了影四一个白眼,然后说道。

    “哦,这样啊……你说的有些道理,看来这三楼还真不是谁想去都能去的啊。”影四点着头,心想这三楼还真是不简单呐,虽说是可以让人先少掏一些银子,可到后边这到底是能赚还是会亏,这都是不得而知的,想着眼睛就不由的向那边的楼梯望去,久久未曾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