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二章:无名楼(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我的主子,怎么会满足于这区区的一楼和二楼呢?”影四的话声音很低,让小六没有听清,正要再开口问他。

    然而,下一刻,影四拍了拍小六的肩膀,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大步流星向三楼走去,等小六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在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了那个守楼的护卫,阻拦不及的小六,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大步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没了踪影。

    有些无措的小六,还是不明白怎么说着说着,这朱大哥就上了三楼呢?可如今人都看不见了,他也不能再多做些什么,不然还是再去楼下逛一逛,看看还有没有合适的自己的工作好了,也好再多等一下朱大哥。

    两人就这样分开了,一个向上边去调查三楼的情况,一个就继续回了一楼闲晃。

    话说这上了三楼的影四,一上去,就有人端着一个大的托盘,上边摆了一排的面具让他挑,看着他疑惑的眼神,那人就解释说,“这位郎君,带上这个吧,在这里并不是所有人都想让人看见脸的。”

    听着这话,影四的手顿了顿,随即就拿了一个面具戴到了脸上,心想这三楼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这面具确实是好处多多,虽然他现在的这张脸也是带了易容面具的,但是他并不介意再多来一个。

    而且,这安排确实是挺周到的,要想这三楼既然会是个收银子不少的地方,而且也不是所有人当官都想让人看见的,尤其是像这种本身就见不得光的买官卖官。所以说,这里安排的确实是很是周到,这多交了银子感觉就是不一样啊,影四有些自得其乐。

    再往前边走,就看见这三楼可不是像一楼和二楼那样,是那种摆好的桌案了,而是一间间屋子,就跟那酒楼里的雅间一样,每一间的上边也是起了比较雅致的名字,什么听风阁、东来间的,这就让影四就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然后,接下来,又有人向他走了过来,还是手里捧着一个大的托盘,然后说,“这位郎君,这是每间屋子的介绍,可以阅之。”

    有了前面的经验,这一次影四就毫不犹豫的拿起了那托盘上摆放着的册子,展开看了起来。这册子上是详细写明了每人可最多去三间不同的屋子,最后还要拿这个册子作为凭证,才能参与竞选,并且详细的介绍了这每一间屋子里的官位是怎样的年限是多久。

    当然还标注了时间的顺序,每几个类似的官职的时间都差不多,可供挑选,最后在册子的末尾还加了一句,“每间屋子的位置是有限的,若客商想要多加椅子,则每吧需付一百到五百两银子不等。”

    “有点儿意思。”影四的嘴角缓缓的勾起,向其中那个写着是在卖江南郡某镇长官位的房间走去……

    这间屋子,上边就写着的是“鹏翔”二字,进去后,里边也是装饰的很不错的,陈设着十几把椅子,然后那椅子旁还放有桌案,桌案上边摆着各色的瓜果,那十几把椅子,是呈半环状围了起来,中间留了很大的空位。

    这会里边已经坐了有一些人了,但似乎是因为还未坐满,所以才影四害怕让人看出些什么来,就不站着东张西望了,就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在这期间,还有人陆续的进了来,影四就一边吃着案上摆着的瓜果,一边不动声色的观望着,到还有一个空位的时候,门口就进来一个穿藏青色袍子的账房先生模样的人来。

    那人先是清了清嗓子,等看到最后一个空位被人坐满,然后说:“鹏翔间本次所提供的官位是,淞江县吴河镇镇长的职位,起卖的价钱是五万两白银,年限是五年,每次抬手示意则视为加价三千两。”那人说完后,又扫了一圈,看大家都点了点头,然后说。

    “现在开始。”

    影四本就没打算参与这个镇长的竞价,所以就坐在那里默默的看他们在不断的抬手,然后加价,心想这个五万底价定的也是不错的,不高不低,这要是贪得多一些,就不止是这个价钱了,若是贪得少了也还是差不多这个价。

    可看着眼前这激烈的氛围,想想这些人那抬手不要钱的架势,以后都不会是什么好镇长,真是有些担忧啊,影四摇头晃脑的看完了整场,最后那个镇长让一个带着蝴蝶花纹面具的男人以十万两白银的价钱买了去。

    影四看这算是一场完了,然后就拍拍屁股,准备再换一个房间好好看看。

    拿着手里的册子,来回翻看了一番,心里思量着,这最大的官位就是县官了,呵,这江南郡的胆子还挺大的,这县官都是要有朝廷的委任状才行,也不知道他们是要怎么乱搞一通。

    所以,这个标着县官的“紫气东来”是必然要去观览一番的,但怎么说也要参与竞价一个位置才行啊。

    影四用手无意识的摩挲了几下下巴,要挑个什么样的位置,主子才会满意呢?这时,一间名为;“志存高远”的房间名字映入了他的眼帘,看了看后面跟着的介绍,影四微微一笑就抬脚先向那个“紫气东来”走去了……

    这间明显是要比方才那个“鹏翔”要大上许多,椅子也有不少,大概有二十把左右,而且里边的人也几乎是坐满了,影四见状也连忙坐了下来。

    这会可是到最后一个空位被坐满,都没有看见有主持的人进来,影四正在好奇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就见门口有人抬了椅子进来。

    “哦……原来是在加座啊。”影四了然的发出了一句感慨。

    “是啊,这间加个座位可是要五百两银子呢,幸亏我进来的早。”身边坐着的一个带着花草纹路面具的人跟着附和了一句。

    “果然是椅子最贵的一间啊……”影四继续感叹,难得有人开始和自己说上几句,自然是 不能放过的。

    “嘿,那可不是,不过这个县令的位置也不是常有的,这‘紫气东来’也不是平常的单间说开就开。”影四听了心想,原来这县令是有些不一样的啊,不过想想也是,若是换得太勤快,让人看出来可就不好玩了。

    接着这里边又前前后后的加了六七把椅子,虽然是加起来也不过还不到三十个人,但这个数量跟刚刚那个镇长职位的买卖相比,也是多了一大半呢。

    等不再有人往里边加椅子的时候,这才从门口进来一个同样身着藏青色袍子的人,那人也不再拖拉,站在那就开始口若悬河的叙述起来。

    或许是因为这个县太爷的位置涉及的比较多,那人竟然是先将江南郡六个县的情况都介绍了一遍,然后才说:“本次所提供的官位是,县令,因暂且不知会有何人先卸任,不过自然是江南六县的县令,起卖的价钱是五百万白银,年限不定,会抽利,先行支付至少四百万两,每次抬手示意则视为加价五十万两。”

    “现在起卖。”话音刚落,那些人就争先恐后的抬手示意起来。

    听着这价钱,影四不由的咂了咂舌,这江南郡还真是个有钱的地方啊,这一个县令,还不知能干个几年呢,就先定了个五百万两白银,这些竞价的人也是,居然对这个价钱也熟视无睹,真是可惜,若不是主子已经盯上了这江南郡,他都想买个江南地界的官位,当当县太爷了。

    不得不说,这价钱虽然不便宜,但其中的油水也是极其丰厚的,也难怪这些人如此的痴狂了。

    很快的,这边的价钱就下来了,最后是以三千万两白银的价钱拿下的,其实说实话,这价钱,里边能抽的油水还是不少,毕竟江南是个富庶的地方呢,影四摇着头,暗暗记下来那人的衣着,准备后边再偷偷打探一番。

    出了这“紫气东来”就转向了“志存高远”,这里边此时还空无一人,想来是因为在册子上排在比较靠后的位置,很多人还没参加完其他房间里的活动,抑或是已经参加了三个房间的活动,这后边的就不能参与了。

    或许是负责的人也想到了这些,所以这间屋子里的椅子并不多,数来数去还不到十个手指,影四也不着急,这回就找了个比较靠前的位置坐了下来。

    过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时辰,这屋子里才陆陆续续的进来一些人,等他们都坐了下来,那应该是穿着统一的藏青色袍子的人就进来了。

    他扫了扫整个屋子,看到都坐满了,好像还有些意外,不过,很快脸上的表情就板了起来,开始说起这间屋子的情况来。

    “本次所提供的官位是,江南郡守的副官,其中抽利不高,但因是在郡守大人身边做事,有上升的可能,故此起卖的价钱是一百万两白银,年限不定,可以选择预支八十万两白银,每次抬手示意则视为加价三十万两。”说完这一句以后,那人就继续一本正经的往下说着。

    “现在起卖!”

    这会这间屋子里,首先 是人少,再来是这个位置虽然感觉是跟着郡守大人做事,前途无量,但到底是油水没有那么多,所以大家抬手抬的就不是很积极了。

    但影四的想法不同,他可是要拿着这个位置的凭证回去交给主子当作证据呢,这县令的位置太过招摇,容易遭人惦记,镇长的位置又不一定是在杭州或者常州,若是离得远了,这主子如今这么忙,到时候麻烦的肯定还是他影四,所以……

    所以,最后这个郡守大人身边的副官一位,就吸引了他的目光,因着是排在后边,他就猜测这个怕是人要少一些,到时候竞价起来也容易些,不过倒是没想到这人真的是太少了,看着是进来了**个人,但真正参与的加上他影四也才不过是五个人。

    这真的是,竞价竞的不能再轻松了……

    最后,影四就很愉悦的以三百二十四万两白银的价钱拿下了这个位置,而且,恰巧他身上的银票还够,就没有选择预支付,而是一次性就将钱全部给了那人。

    然后那人就递给他一张上面写着“志存高远”,还盖了了看不出是什么字的章子的纸张,说是让他出了门以后左拐,就可以去领上任的凭证了。

    影四就愉快的左拐,来到了一间屋子里,这屋子不同于其他房间上边还标有名字,这是一个门廊上空无一物的,进去后,感觉跟典当的差不多,隔着那高高的柜台,递上去那张纸,那人又问了他的名字,很快就递了一张纸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