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三章:江南好(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影四此时手里边正拿着那张递出来的纸,展开一看,这还写的挺像那么一回事的,跟朝廷发出来的委任状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不过这个也只是一张给江南郡的郡守大人当副官的委任状罢了,真正要拿这个去抓他们说服力还是有些欠。

    所以,现在还是要想办法去弄到那个人手里拿着的……没错,就是那张县令的委任状。

    不过,刚才在“紫气东来”的时候,可没有说清楚这个县令到底是江南六县的哪个县令,所以那人会不会有委任状还是个问题,只好先暗中观察一番了。

    影四小心的将那张刚才领到的那一纸委任状慢慢的折起来,放到了怀里,出了那个没有名字的房间,就顺着先前“紫气东来”那个房间的方向走过去,看看能不能碰到那个带着月牙色面具身着银蓝色锦袍的男子。

    可惜的是,这一路走来,都没有见到那个人了,这让影四觉得有些无奈,不过好在昭华帝的巡游队伍,再过两日应该就要来杭州了,所以到时候这事情就会有个结果了,而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再多收集一些能够击倒他们的证据就是了……

    小六此时正在一楼来回的打转,时不时的再望一眼楼上的情况,可怎么都没出现那张让他熟识的脸。

    这一楼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不少,很快的几乎都要空了,那些站在桌案旁的人,因为官位已经被售了出去,所以也都离开了,小六看着人群是越来越少,不得已就上了二楼,继续等朱大哥。

    这二楼倒是还有不少的人,有的桌案旁,还在激烈的争着出钱,那价钱可谓是一路飙升,让小六听着在一边直摇头,虽然他过的也算是不错,手里总能有一两个闲钱,但这些钱可是他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赚到的。

    很快,他就看见朱大哥从三楼慢悠悠的下来了,手里的面具想要随手丢了,但想了想还是装了起来,看到他还在这里时,似乎是有些惊讶的,“哎呀,小六,你还在这里啊,我以为你都已经回去了。”

    “嘿嘿,这不是看你上去了有些不放心嘛,怎么样啊朱大哥?你最后捐了个什么官啊?”小六挠了挠头,嘿嘿的笑着。

    “走吧,咱们出去再说,大哥请你喝酒……”影四觉得这里毕竟人多口杂,这有些事还是留着后边再说吧,就拽着小六向外边走去了。

    虽是觉得很难再碰到那个穿着银蓝色锦袍的人了,但是,影四还是在边走边不动声色的观望着,希望能再找到点什么线索。

    先是到了一楼的大门,正往外走的时候,那站在门口的人就向两人递来了两个装着银子的绣锦的荷包,看到影四似乎是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小六就又耐心的解释说。

    “哎呀,我的朱大哥,快拿着吧,这就是你先前交的那五十两银子啊!”

    影四这才反应过来,一趟三楼逛了下来,光惦记着怎么去找那个男的了,都忘记还有五十两银子了,不过说到底他对这个花在这无名楼的银子是不怎么心疼的,毕竟到后边整个楼恐怕都会让主子给拿下了,到时候这银子其实就跟没花一样。

    接过那银子就准备继续往外边走的影四,却被小六再一次的拦住了,“朱大哥,你不是还上了三楼吗?那个多余的银子可是还没退呢。”

    影四其实已经不怎么再纠结这个问题了,不过听他这么说,也只好附和着,拍了拍脑门佯装做忘记了的样子说:“哎呀,这可要多亏了你了,你不说,我都忘了有这么一回事了,可是……这个,这个三楼的银子要去哪里领啊?”

    小六看他这个样子,心里暗喜幸亏是提醒他了,这朱大哥可真是个糊涂的老实人,然后就赶紧去帮他问了问那个递来钱袋子的人。

    “三楼的钱啊,那可不是在我这领咯,再去三楼问问吧。”那人斜了斜眼睛,不再理会他们,继续向走出来的人,不断的递上荷包。

    影四本是已经懒得再回一趟三楼了,可是看着小六那兴致勃勃的样子,也就不好再推拒什么了,只好转身再上了楼去寻找能够退银子的地方。

    问了三楼那个守楼的人,“你说你是从三楼下来没有领银子?我可不信,那上边的都是安排好的,怎么会没有去领呢,是不是你在……”

    影四听到那人的怀疑的语气,有些气闷,翻找了一圈,发现身上还带着那个面具,大呼还好方才没有直接丢了它,这面具看起来是特别制作的,想来那人也应该是知道的,就拿出来给那人看了看,那人本是还摆着一副不想让他再上去的样子,看他掏出了面具,只好抿了抿嘴,侧身让他上去了。

    影四到了楼上,先是将那面具再扣到了脸上,然后再找了个人拉住问了问,才知道那领银子的地方,竟然就是在那个无名房间的隔壁,心里气闷不已,赶紧向那边走去了。

    不过说起来,有时候这世上的事啊,就是那么巧,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这找了许久的银蓝色锦衣的男子都没找到,没想到这上楼领个银子却碰到了他,影四现在心里也不埋怨小六非让自己上来取银子了。

    这取银子的人还不少,都排着队伍,在一个一个的领着,那银蓝色衣服的男子,恰好就排在他前面一个,影四心里暗暗窃喜着。

    领了银子以后就继续不动声色的跟着他,下了楼带着小六一起跟着那人慢慢走着,影四此时心里真是对小六感激的不得了,先前是靠他自己才能顺利的进入这无名楼,后边又是听他的,才遇到了这个遍寻不见的男子,这会儿子,又要靠他来为自己打掩护。

    两人就这样聊着走着,小六为影四准备请他喝酒还是高兴的不得了,正手舞足蹈的介绍着这杭州城里比较有名的酒菜,那边影四虽然时不时的在点头应和着,其实耳朵里还真是没听进去多少,那视线可是一直在前面那个人的身上打着转。

    不同于他早就摘下了面具,那人却是出了这无名楼,找了个墙角等再出来时,没了面具但袍子的颜色也不对了,要不是影四对那人的身形也算是了然于心了,一定也会漏过他。

    “这人可真是有意思啊,还知道换一下衣服……”影四无意识的轻轻出声思索着,但旁边的小六显然是听到了这一句话。

    “朱大哥你说什么?”小六这会是发现了影四的出神,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诶?那人不是住在我们客栈的程郎君嘛?”

    “什么?程郎君?”影四可没有漏过小六的这一句话。

    “哎呀,就是跟你一层楼的一个客官啊,不过你每天都出门去找你们家亲戚,早出晚归的应该是没有怎么见过他的。”

    “哦,这样啊……”影四现在的内心更是激动了,如果刚才在楼上是无意的撞到了此人,那现在可以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这兜兜转转的,没想到这人竟是和自己一间客栈啊。

    “走!大哥请你去喝酒!”影四豪迈的拍了一下小六的肩膀,可是差点把他那瘦弱的小身板给拍坏了,听着他一声痛呼,哈哈大笑着就拽他一起去找酒馆了。

    很快昭华帝这边就得到了影四传来的消息,以及影四准备去偷那人的凭证来看看,听着影一的汇报,陆南城皱了几日的眉头,算是放缓了一些,挥手就同意了影四继续做下去的行动。

    此时巡游队伍正浩浩荡荡的往杭州城而来,到了那才能算是来到了此行的最终目的地,这太祖爷早年对江南的美景很是向往,就安排人先是制定了帝王巡游的律法,又从自己的私库掏了银子,在杭州城修建了一个规模不错的园林,算得上是皇家的产业了。

    可惜的是,太祖爷还没能等到园林修建出来,就先一步晏驾而去了,这就是一大遗憾了,后来先帝登基后,继续督建了这个园林,仍然是从皇帝的私库里拿出银子来维护着,这样的举措还被江南的百姓所津津乐道。

    巡游部队这一路走来,虽说那驿站的条件和环境也还是不错的,但比起那个园林来,终究是不一样的,所以本来若是不在常州参加那个放生大会,帝王的巡游部队在这时应该是要来到杭州了。

    计划虽说是被耽搁了几日,但杭州是不能不去,且不论这江南的园林对皇家来说是极有意义的一处景致,就是昭华帝的计划上要处置这江南郡的地方官员,也是要到杭州城那个郡守府的所在地的。

    所以这才下令浩浩荡荡的继续向杭州前进……

    此时的郡守是已经接到了下边人来的消息,那县令的官位今年已经卖出去了,而且那人似乎还是个有些功名在身的,应该是不错的。

    “这次这个人不错,那些卖官的银子今年杨家是不收的,且给底下的人多给几分利吧……”周孚成正在给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说着话。

    “大人,这难得杨家不抽成了,咱们自己不多留一些?”管家迟疑的问了出来。

    “不了,我看呐,这次那些个六县官员多多少少会有至少一半要丢了脑袋上的乌纱帽,临走的时候多拿些银子,省的说我亏待了他们……”看似波澜不惊的一句话里,却早就点破了那些人的命运,管家点了点头,对大人的眼光还是一向信服的,但郡守的儿子可不这么想了。

    “爹啊,你怎么知道那些人会丢了乌纱帽呢?我看这不是好好的,前些日子那个放生大会搞得不是也挺好,我看啊,皇上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夺了他们的官儿呢。”周柏青坐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评论着。

    “你懂什么,就算是我的预感不对,那杨家呢?别忘了那杨相爷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周孚成看到自己儿子这个样子就来气,没有一点对官场上是非的认知,还学什么都学不太会,这孩子啊,都怪他当时护子心切,这以后他们周家怕是难有一个出息的子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