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四章:江南好(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杭州城,天福客栈。

    影四对这个同一层楼的程郎君也算是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这人是比他早两日先住进来的,店小二还在后边开玩笑说,他和那个人真是反过来的。

    他是整日的早出晚归,那人是几乎足不出户,这也难怪两人都没见过面,从喝多了酒的小二那里知道,这人也是有些奇怪的,叫程建章,听起来也是个响当当的名字,可偏偏长得贼眉鼠眼的。

    当时客栈的掌柜的还以为他不是什么好人,毕竟这赶上杭州在搞这个捐官的大会,本身就是闲杂人等多的不行,官府又对进出无名楼的可疑人都查的很紧,这要是他真的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查到天福客栈上边,就有理说不清了,掌柜的都要兜着走,

    所以,在那人入住的时候,掌柜的就硬说是客栈已经住满了,没有房间,让他换别家,那人似乎也是被好几个这样的客栈给推拒了,他也发现有的客栈,在他走了以后,那掌柜的又欢天喜地的迎了其他的客人,这就算是明白过味了。

    “他拿出了自己的身份文牒,我们掌柜的一看,你猜怎么?他还是个秀才咧!哈哈哈!”影四脑中回想起昨日问小六时,他就是跟自己这样说的。

    后来,掌柜的一看是个秀才,想想这读书人总不能干什么偷鸡摸狗的坏事吧,就让他住了下来,后来见他不仅没干什么坏事,而且几乎不怎么出门,就更放心了。

    “哼,读书人就不做什么坏事吗?读书人能做的坏事可是不少呢,唉……”影四坐在桌前喝着茶叶,嘟囔着。不过,不管这人到底是好还是坏,怎么说也要先去探一探,反正他只是要他手里的那个凭证罢了。

    问清楚那人所在的房间以后,影四先是仔细观察了一番,发现此人虽是几乎足不出户,但总是有要出门的情况,而这几日或许是因为他买了那个县官的位置,所以总是有来来往往的信件是给他的,有时也会有人叫他出去。

    所以,影四就趁着他不在房间的时候,小心的潜入了,可惜几乎是把所有能放东西、藏东西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也没能找到那个凭证,这就让影四有些苦恼了,想来想去,难不成那人是将此物藏在身上的?

    既然如此,思前想后了一番,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这天夜里,窗外的月色正温柔的亲吻着大地,客栈内不少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在喊着店小二抬水进来,准备好好放松一番,就进入梦乡了,那程建章也是,刚刚喊了店小二抬了热水上来,等水都倒进了桶里,他也就开始沐浴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他的房间内,一个小心翼翼的黑影正向着他那挂着衣服的屏风,小心的摸索了过去,正以为自己做的毫无破绽不会被察觉的影四,殊不知程建章已经是早有准备了。

    等他从衣服里摸索到一张,手感和他那张凭证差不多的纸张,心里暗喜,连忙抽了出来,正要展开看一看的时候,就听见水声哗啦的作响,这说明浴桶里边的人,已经在起身了。影四就连忙拿着那张纸闪躲了出去。

    却说这程建章,穿好了寝衣,又慢条斯理的一件一件的将衣服整好,手习惯性的摸了摸那衣服的袖袋,发现空无一物,嘴上带着一个大大的笑容,将另一件已经在袖袋里装好纸张的衣服备好,放在了箱子上。

    “我程建章是看起来很傻的人吗?”他发出低低的笑声,和衣睡去了……

    而影四,回到了屋子里,怀着激动的心情从怀里掏出了那张纸,小心的展开……闪烁的烛火下,映出的就是他那已经僵硬了的脸庞。

    这要是张白纸还好,可偏偏上边写着是,“在下程建章,拜会梁上君子阁下。”这样可就是满满的嘲讽了,气的影四差点就掀了那烛台。

    接下来的一天,影四换了不同的样貌,无数次的跟程建章相撞,想要一雪前耻。

    却都没能从他手里拿到什么凭证,倒是收获了不少的纸,而那些纸的上边,也不尽然都是“在下程建章,拜会梁上君子阁下。”还有一些写的是,“阁下辛苦了,在下程建章。”或者是,“一张废纸,不成敬意,程建章。”

    这前前后后的,真的凭证是连边都没摸到,倒是收获了一沓纸的嘲讽。

    这影四可是累了一天,这最后的结果,却是以失败告终了……这程建章真是狡猾,让他实在是捉不到,只好回去先汇报了,顺便再接受影一的嘲讽,想到这,影四就觉得整个人都有些忧伤起来。

    杭州城,皇家园林。

    昭华帝今日刚刚抵达了杭州的那座皇家园林,这到底是皇家的私产,修饰的规格跟建章行宫没有什么差别了,说是园林,不过俨然又是一个行宫罢了。

    只不过那建章行宫是带着浓郁的皇宫的色彩,而这处皇家的园林,却是满满的江南风味啊,当年太祖爷征战四方,来过这江南,就说要在这里修一处园子,等他老了,就早早的禅位,然后来杭州这边养老。

    后来,先帝爷也说过同样的话,可最后,他们的心愿都没能实现,先帝到算是感受了建好了的园子,太祖可是都没赶上。

    说起来,陆南城在年少的时候也是跟着先帝巡游来过江南的,当时也是住在这个园子里,那时候的江南民风淳朴,不像现在,让一群醉心于金钱的混蛋给毁了……

    摸着那院子里的假山,让陆南城不由的想起,当时年少的他们在这里玩耍追逐着,好不欢乐,可如今……

    “真是物是人非啊……”陷入了深深回忆的昭华帝,没有看到正向这边缓缓走来的沈媛。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沈媛恭敬的行礼,这一声倒是将陆南城从回忆里拖了出来,转身一看是她,就抬了抬手。

    说起来,自从到了常州以后,这忙忙碌碌的,还没怎么见过德妃了,虽说心里边对她的身份是存疑的,可这毕竟是自己的宠妃,长得又很动人,昭华帝到底也还是没想着让她难堪的。

    “既然你也来了,就陪朕走一走吧。”

    “嗯。”沈媛答应的也是不拖沓。

    两人就这样围着这个院子里闲逛了起来。还听着昭华帝在说着那边的池子,曾经雷大将军在那里栽进去过,这边的假山,他们一起曾追逐打闹过,还有那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哪一棵是他母后曾经喜爱的。

    “好了,陪了朕这么久,有什么事就说吧……”昭华帝对沈媛的性子是知道的,这人其实并不像其他的嫔妃那般,为了争宠而费尽心思,很少会主动来找他。

    而若是她来了,那就说明,是碰到了难解的问题想来问一问他,所以,刚才在院子里看到她的时候,他就没想着这人是来吸引争宠的,怕是又有什么问题想要问他罢了。

    沈媛听昭华帝这么说,也是一点都不意外的,她和皇上的相处模式一直是这样的,她爱着他,所以不会不分场合的想要去争宠,因为她总是想要给他分担一些,而不是为他再多添些麻烦。

    “臣妾,是想起那日在杭州那个酒楼听到的那番话了……心里边有些难安,所以……”其实说到这里,就不用再多说些什么了,因为她知道昭华帝肯定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的。

    “那件事啊,朕不是已经叫人去处理了吗?”昭华帝以为她会来问自己为何会一连多日的冷落,没想到她却是还惦记着那日的事情。

    “皇上是处理了没错,可……请皇上,恕臣妾无罪……”说到这里一顿,见陆南城摆了摆手,算是认可了,沈媛才又继续说,“可臣妾觉得,似乎是处理的有些过于简单,嗯,臣妾的意思是……”

    “算了,你不用说了,朕明白了。”还不等她继续说下去,陆南城就开口打断了她。

    接着就转身向书房的方向走去了,沈媛有些不明所以,跟了走了几步,但见他也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就继续跟了上去。

    到了书房,陆南城吩咐人准备茶水,“坐下吧,这件事,朕可以跟你好好说一说其中的缘由。”

    沈媛也不推辞,大大方方的就坐,摆好了一副准备认真倾听的架势。

    “说起来,其实这买官卖官自古以来,就是有的,你看到的只是江南郡罢了,事实上,全国各地这种情况都会是只多不少。”昭华帝喝了口茶,淡淡的解释着。

    “可是,这也不能就如此草率就解决了啊……”沈媛咬住不放。

    “哈哈,爱妃你这个样子,可是快赶上朝里边那些个逼朕的老顽固了。”昭华帝看到她那个认真的很是纠结的模样,笑出了声。

    “这……臣妾,请皇上恕……”

    “哎,不用再请罪了,这事朕不是刚刚就在院子里恕你无罪了吗?好吧,既然你想多了解一些,朕就与你说道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