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五章:江南好(3)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廊下的花猫正慵懒的舔着爪子,枝头儿上的鸟也陷入了温暖的空气中,不再发出清脆的叫声,缓缓的入了梦,桌案上的笔架也感受到了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染上了一丝温度。

    可此刻沈媛听到昭华帝讲的往事,只觉得全身都是冰冷的,明明这午后的阳光带来了不少的热量,可还是感觉有从心底发出的冰凉,那种凉意席卷了整个身子。

    半个时辰前,他说,“朕对此事有些放任,皆因为朕曾经所经历过的往事……”

    而沈媛则是认真的坐在那里,等着他继续往下边说,“臣妾洗耳恭听。”

    “当时朕不过是个十一岁的皇子,随先帝去了云中郡巡游,那里的官员可不只是买官卖官这么简单,朕对江南郡处理的还算较轻,因是和云中郡那事做对比,这实在是算不上什么,最多不过是地方官员为了多捞一些银子,所以搞了捐官来丰盈自己的腰包。”

    “可是……这不是已经触犯了玄赤的律法吗?”沈媛虽是一介女流,但因沈家对她的期待,可是好好恶补了一番这玄赤国从官员等级到国家律法,都有涉猎,再说,这种明显是贪赃枉法的行为,哪怕是路上不识字的老大娘也是省得的。

    “是触犯了,所以朕会依律法处置他们,但这样还算不上重的惩处罢了。”

    “这就是皇上您说的那一点,因为达不到当年那桩旧闻的程度,所以才轻描淡写吗?那么臣妾对那桩云中郡的事情还真是有些好奇呢。不知可不可以……?”沈媛若有所思。

    “这件事,朕自然是要说与你听的。先从开始讲起吧……”昭华帝好像就这样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当年,尚且年少的昭华帝,还只是个皇子,年龄合适又赶上了先帝的巡游,正血气方刚的他自然是不能错过这样的一个机会的,所以就加入了部队,也是他第一次经历了巡游……

    和这次巡游不一样,因为云中郡并不需要分水陆两路行走,故先帝只是加强的队伍的防范,就起程了。

    当时也是碰到了这云中郡的郡守在筹划着买卖官位,当时先帝知道以后大为恼怒,让人彻查了此事,没想到,真正让人恼怒的还在后边等着他。

    那郡守买卖官员可要比现在要狠多了,要的价钱也不低,当然若只是这样他也不过是一个跟江南郡守周孚成差不多的人物,可此人阴险狡诈,手法毒辣。

    这查来查去,发现某县的第一次买卖县令,竟是因为前任的县令对郡守行为所不耻,但到底是一个有着赤诚之心的县令,就上门去求那郡守大人莫要再行一些贪赃枉法之事了,应当早日向朝廷承认所作所为,悔过自新,摘下这头顶的乌纱帽,莫要辜负了它。

    可想而知,那位郡守自热是不肯的,两人就起了争执,县令气急之下,说若是郡守不能向朝廷自首,他就上奏告发他,一时之下两人就那样久久的僵持着,不肯放松。

    最后让那个县令欣慰的是,僵持半响,那郡守大人最后竟然是妥协了,服了软,说是明白他的意思也是为了自己着想,要好好听他所言,不过他家中上有老下有小,不好失去他,等处理好家中琐事,就自请挂印而去。

    县令本也是没想到,郡守后来会答应的如此爽快,到底是他委婉的表达了对家人的依依难舍,所以也就信了,没想到,这只是他走向悲剧的一个开始……

    待他回去的路上,郡守就派了家养的杀手,在路上劫杀了那位县令,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了他的家人,却一边又将县令的尸体,在一处茅屋那里一同化为了灰烬。

    还说,这县令是今日来找他商量有一户人家,似乎是与盗匪有勾结的,他想去探个究竟,而自己虽为一郡之守,却也不能拦得住他的脚步,没想到他这一去啊,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那家人,因为知道县令确实是一个固执且又兢兢业业的好官,对于郡守解释的死因深信不疑,甚至还安慰那郡守不要因为没能拦得住县令而自责,接着就是上折子、发丧,朝廷也很快就作出了反应,派了一个科考后至今闲赋在家的贡士走马上任了。

    可是那郡守,却是已经用高价将那个县令的位置卖了出去,大家都说那买了官的人,是个傻的,这朝廷肯定是会派新的官员来走马上任的,怎么会轮得到他,不过是白白给人送了银子去花罢了。

    然而,那已经丧心病狂了的郡守,根本没有停下来他的黑手,他再次派人在那个贡士上任的路上,偷偷的除去了此人,这次可是没有伪装什么了,毕竟那人正好是孤家寡人,拿着那人手里的委任状,给了那个买了官的人。

    这个官位一坐就是五年,直到里边这血腥的往事被一点一滴的查了个清清楚楚,才公之于众。这件事极其的恶劣,让先帝曾用了狠绝的手段,几乎血洗了云中郡大大小小的官员,将参与其中者,全部推上了断头台……

    听到这里,沈媛心底散发着一阵阵的悲凉感,可算是明白了这昭华帝为何听了那江南郡的事情以后没什么过多的反应了。

    “朕当年,说来虽是已经十一了,但母后将朕保护的很好,甚至没有让一些私下里的事情摆到朕的眼前,所以啊……那时的朕还是一个向往着天下大同的少年,怀着满腔的热血,想象着在战场拼杀,想象着国家一片繁荣似锦。却让这样一桩事,让他重新的认识了这个国家,重新认识了人心……”昭华帝说的很慢,语气里带着对往事已逝的感怀。

    “可皇上,臣妾认为,就是因为如此,才不能过多的放纵那些官员继续贪赃枉法,鱼肉百姓啊。”沈媛听了这段话,心里升起了一丝期待。

    “嗯,那么,你可曾听过‘水至清则无鱼’这句话,这买官卖官的现象可不止是云中郡和江南郡,朕敢说,玄赤国上上下下,包括京城,都是有人在暗地里出售官位的,这里边的弯弯绕绕,岂是随便就能解得开的呢?”昭华帝继续耐心的解释着。

    或许是因为今日下午的阳光正好,又或许是今日那座年少时玩闹过的假山,让他触动了心底的柔软,抑或是被人误解,心里总是想过要说些什么的,总之,今日的他是格外的有耐心,向沈媛述说着他的想法。

    “臣妾,或许是有些明白皇上的意思了……”沈媛有些说不出的感觉,这还是她头一次真正的明白了昭华帝对一件事情上边的处理和内心的一些想法,而他孜孜不倦的叙述,更是给她的心里边添了暖意,这个男子,虽是玄赤国最尊贵的男子,可是他对自己的心意是可以感受得到的。

    会错意的沈媛,就这样再一次的沉浸在对昭华帝满满的爱意之中,无法自拔……

    后来因着昭华帝或许是一吐了心中的不快,所以格外有兴致的约沈媛一同乔装打扮去外边的酒楼里用饭。

    沈媛自然是欣然一起前往的,本来前些日子,昭华帝对她似乎是有一些冷落的,这让她忐忑了许久,今日这样的邀约是不是就说明,昭华帝的心里边还是有她的位置的?那么前些时日的冷落,或许不过是他一时忙碌,无暇顾及太多吧……

    这就是一个陷入了满满爱意中的女人,还不等对方作何反应,自己已经在心中不断的为他的疏忽和冷落开脱,说到底,不过是一种假象罢了。

    至于昭华帝,其实他今日并非是一时兴起,才来到酒楼吃饭的,而是和影四约好了,想要亲自一睹那个将其耍得团团转的程建章。

    此刻,陆南城一行人,照着先前在路上那样,依旧是修饰了面容,扮作了普通的商人,坐在天福客栈对面的酒楼上,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沈媛此时也算是明白了昭华帝似乎是有着什么意图,但也不准备问出来,就静静的陪在一边等待着。

    先是派人佯作要约那人出来相商,那人因这几日都会接到这样的信,所以也是毫不怀疑的就出了客栈的门,昭华帝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那个在四处张望着,企图寻找到给他送信邀约的人,却是没有看到什么人的踪影。

    在门口又踌躇了一炷香的功夫,还没有见有人来唤他,心想或许是计划有什么变动,就又回了楼上去。

    昭华帝看着那人,想起影四因为不能偷得他的凭证,而泄愤一般的将此人查了个清清楚楚报了上来,这下一思量,倒是计上心来了。

    “也难怪影四拿此人毫无办法了……”陆南城低低的感慨一句。

    “是啊,主子,我就说属下已经尽力了,可还是,唉。”沈媛听到了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朝着声源望去,却未看到什么人来,有些疑惑。

    “做不到尽给自己找借口,还不出来,主子面前躲躲藏藏的像个什么样子。”难得见到影一这样一副训孩子的模样,沈媛有些奇异的睁大了眼睛。

    等那个影四,从窗外某处翻身而入,立在那里的时候,看着这个略有些熟悉的脸庞,再瞅一瞅影一的模样,原来这二人竟是兄弟吗?沈媛有些吃惊的发出了声音,“啊!你二人是兄弟?”

    “回娘娘,这是属下那不争气的弟弟,让娘娘见笑了。”影一听到这句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里还直骂影四,总是给他找麻烦。

    沈媛自然是连连摆手,等饭菜上来后,还时不时的看一看这兄弟二人,发现这似乎才是一个兄长对比自己年幼的亲人该有的反应,那么当时,沈廷对她的举措,完全是已经超过了这样的界限……

    这突然想起来这样一桩不高兴的事,让她有些莫名的抑郁,等回了皇家园林,不等昭华帝说什么,就以身体略有不适而告退了。

    陆南城此时正在心里思量着,要怎样用一用那程建章,让这颗棋子用在可用的地方,然后使得江南这一池春水,起了波澜。

    思前想后的,陆南城心里就突然有了主意,喊了影一将影四叫了回来,一番谋划,影四直呼还是主子厉害,就赶忙下去准备了。

    “主子,你这是?”影一还有些疑惑,不同于其他人家的隐卫,他们在昭华帝面前是可以提出自己的见解的,而不只是单纯的护卫昭华帝的安全。

    “朕,想要用一用这个程建章。”昭华帝望了望,外边如今已经月上中天。

    此刻,还在客栈里酣睡着的程建章,预料了有人会对他手上的凭证起些心思,也预料到自己的生命会可能受到他人的要挟,确偏偏没有想到会碰到这样一桩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