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七章:忆江南(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程建章就这样再次踏上了外出的道路,不知如何才能联系到娘舅的他,只好循着同样的路线向边关进发……

    这一路上一边走,一边就向人打听是否曾看到有一位年逾半百姓曾的老人,可惜这一路上 都没有关于他的音信。

    程建章不断的安慰自己,舅舅会没有事的,但当他终于赶到了那个时常流放朝廷犯人的边陲小城时,却仍然没有寻到他的舅舅。不仅如此,他还遭受了一场磨难。

    这日,程建章正又换了一条街,四处打听有没有人曾经见过他的舅舅,但一次次的询问,希望又一次次的破灭,让他很是难受,黄昏的街道上,行人已是寥寥无几,程建章失魂落魄一般的走在街上,内心充满了迷茫。

    如果先前,到边关寻找娘舅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的话,那么此刻,因为久寻未果,导致他有些摸不清方向了,心里总是在惦记这那个已经年逾半百,但还是为了他这个外甥,孤身一人就上了路,不知如今身在何方,是否能吃饱穿暖,是否,还活在这个世上……

    程建章心里忍不住的想,忍不住的在做着最坏的打算,但到底是血缘情深,也不准备就此就放弃了寻找,他准备先回了客栈,明日去再问一边,毕竟这边关,总是来来往往的人口很杂,或许舅舅已经来过了这个地方,只不过是,很少有人还记得他的模样罢了。

    程建章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回了客栈,说是要好好休息,明日再行寻找,可是却在床上不知道翻了几个身,才沉沉的睡去。

    正与周公亲切交流的程建章哪里想得到,等他第二天早上再次醒来的时候,这个镇子里已经是变了天……

    一伙马贼就那样冲进了村子里,抢夺着百姓们的地里刚打的粮食,那个胆小的县令一看情势不对,早就一溜烟儿的逃命去了,就连那县衙里都是人去堂空,师爷什么的都不见了,就留下一些年岁已高的衙役,说县太爷已经去搬救兵了,让大家伙稍安勿躁。

    “哎呀,哎呀,这可怎么办哟,这朝廷的兵不来,这马贼还是要折返回来的哟,到时候可不只是要抢粮食了啊。”一个老大爷一听大这消息,跌坐在地上,哀嚎起来。

    周围的人,见了这个情况,脸上都或多或少的流露出一些绝望的表情,大财主李员外也听说了这个情况,破口大骂,“好他个余天华,我每个月都给他那么多银子孝敬他,一有事来,跑得比兔子还快!还不跟老子打声招呼!”

    “这遭天杀的马贼啊,我的粮食呦……”

    “哎呀,大娘,快逃命吧,那粮食到底是没有命重要啊,大娘!”

    “你懂什么,这遭天杀的马贼,还不知道会不会找人埋伏着,哪里是能逃的出去哟!”

    “啊,那,那,难道我们就在城里等死不成!”青年听人这样一说,登时面如死灰的跌坐在了地上,双眼失了神。

    总之,一时之间是乱了套,程建章坐在客栈里,很多客商都在退房,想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小二!”

    “哎,来了,客官你有什么吩咐!”因为店里走了不少的人,如今店小二可是把剩下的这些人当祖宗一样供着的,生怕有什么怠慢了。

    “来,坐,跟你打听点事。”程建章指了指对面的凳子,示意他坐下,店小二看了看大堂如今没有几个人,应该暂时是没有什么事情的,就坐了下来。

    “我看那伙马贼,很是熟悉这里的情况,似乎是常来捣乱的,怎么大家却是没什么防范啊?”程建章见城里已经乱成了这个样子,有些担忧,会不会舅舅就是在这样的混乱中,失去了联系。

    “唉,这位客官啊,你是不知道,这些马贼一般是不会来到我们这个县城的,往常都是去周边的一些个小村落里抢银子和粮食,可今年不知是怎么了,居然对我们这里也下了手。”一说到这马贼,店小二的脸上就愁眉苦脸的。

    “难怪……那,刚刚我听街上那老大爷说这马贼还会再来的又是怎么回事?”

    “那应该是听其他遭了马贼的村子里的人说的,我也听有的人说过,这马贼啊,先是抢了地里的粮食,若是发现这里的人,还算是富裕,就会再来一次抢钱,抢人,特别的可怕。”小二做出惊恐的表情来,

    “那,那现在岂不是应该都去逃命了啊!”程建章听他这么一说,也有些紧张起来。

    “我……我觉得,这县太爷不是去搬救兵了嘛,应,应该没事吧……再说,这城已经出不去了啊……那些马贼指不定就在城门口守着呢。”店小二听他这样突然一说,心里也觉得有些恐慌,说出来解释的话,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了,就结结巴巴的。

    程建章见他这副模样,也是被吓到了,不过想想也是,这里谁不害怕自己的性命被别人取了,到底是惜命的啊。

    转身上了楼,从窗外看去,这城里已经是乱作了一团,慌乱的人们,在四处的奔走着,程建章后面回忆起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那天突然间就起了那样的心思。

    不过到底也算是救了不少人,可也捞了不少的银子,这一但啊,有人问起来了,他都会贱贱的笑道,“当然是为了银子才做的嘛,哈哈!”

    程建章从包袱里掏出了那张纸,那张曾经是他通过了乡试的证明,那是他的荣誉,如今也是抹不去的伤痕。

    他走下楼去,跟掌柜的要了一面铜锣,到了街上,边走边有节奏的,“咚咚锵锵,咚咚,锵锵。”一路敲着,一路走着,到了县衙门口,终于是停了下来。

    那些不明所以的百姓们,见他这个样子,心里带着疑惑观察着这个人,后来又看这人向县衙走去,也就好奇的跟了上去,想要瞧一瞧究竟如何。

    等看着大多数人都凑了过来,站在那里,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程建章扫视了一圈,然后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说,“我是县太爷新请来的师爷,县太爷早就安排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是可以保命的!大家请稍安勿躁,听我说两句!”

    或许是因为程建章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又或许是因为此刻的他们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更有可能是那“保命”二字,直直的戳进了他们的心里,就竟然全部都安静了下来,默默的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首先,这是我程某人的中过举人的证明,说明我程某人确实是有着真才实学的,请各位一定要听我所言,还请几位老先生上前一看。”程建章挥了挥,手中的那张纸,人群中走出几个老人,还有大叔,上前看了看那张纸。

    又问了问隔壁的秀才,知道这个人真的是为举人老爷,大为激动,殷切的盯着他希望能得到帮助,拯救他们的性命。

    “大人去请援军,那援军五日内就会赶到,但咱们不能先乱了阵脚,这要是混乱之中,那马贼岂不是更容易对付咱们吗!”程建章随便扯了一个时间来骗这些百姓们,只因为他知道,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不给他们一个希望,将人心聚拢在一起,那一盘散沙,就等着让马贼来抢吧。

    这望梅止渴的办法总是有效的,一听程建章这样一说,大家都激动起来,跟着说对,我们不能先自乱了阵脚!

    “现在,请老人和孩子都躲到县衙里去,在场的老少爷们跟我留在这里,咱们用计谋来救自己!”那些人听他这样安排,登时觉得非常有道理,就连那几个被留下的老衙役也跟着一起帮忙,这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那些本身已经随意的收拾了包袱,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也不跑了,那些家里有老人孩子的,就跟那几个衙役一起,将自己的亲人搀扶进了县衙里边,找了地方安置好,就又连忙出来,站在程建章对面的空地上,等着他继续发话。

    等看大家都忙活的差不多了,程建章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继续往下说:“那些马贼,不就是欺负我们不能、不敢与之抗衡,可我们偏偏是不怕的,我们只要撑住,援军就会来,我们就能得救了!”

    那些人听了纷纷点头,应和着,而其实程建章这再一次的强调要等到五日后的援军是有道理的,先前他在客栈里跟店小二和掌柜的都聊了聊,知道这马贼一般是不对县城下手的,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偷袭,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们的人混进了这个城镇之中,通风报信,才让他们得逞了。

    所以,现在这再次的强调,可不仅仅是为了鼓舞士气,更是为了要提醒那个潜进了城里的探子,这可是要在五日后,就不能再对城里的百姓怎么样了。

    接着,程建章又组织大家伙,先是将人分成了几组,先安排一组人去城门马贼会骑马经过的地方,都弄下陷阱,还有绊马索,那些马贼抢东西抢得那么张狂不就是因为有了马匹,跑起来快,所以肆无忌惮吗?

    那么他就要让他们,先失去了这一份肆无忌惮!

    然后,又安排了一组人,去城楼上边用火烧起了滚烫的油,关起城门来,备好了石头,守在那城门上,据他观察,这些马贼看起来怕是只是一些喽啰,这里毕竟是边关,若是他们与外贼是有着勾结的,那这些准备可是一点都不能少。

    这一系列的安排可谓是有条不紊,不过到底还是简陋了一些,程建章也不是有着十分万全的把握,他的心也是在不安的跳动着,但那上涌的气血,好像又是在叫嚣着,他程建章到底还是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守卫这一方的水土了,哈哈,不能够通过会试又如何,被革去了功名又如何,他程建章还是站在了这样一个地方,同样为守住这天下、这百姓而为之奋斗着。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跟程建章预料的差不多,那些马贼的马先是被绊马索给绊了,但又没有强硬的继续攻城,而是跑回去搬救兵了。

    那救兵一来,程建章就这火光,发现这些人的服饰跟玄赤国是不一样的,想来就是那些与马贼相互勾结的外贼了,想到这里,虽然火大,但还是按耐住了想要杀人的心思,指挥着城门上的人,泼洒下热油和石头。

    这下子,底下的人可都傻了眼,不是情报说这城里边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吗?怎么突然间就开始对他们进行如此激烈的反攻了?

    那头领叽里呱啦的喊了些什么,那队人马就这样很快的退去了。

    接下来几天,白日里都没有什么事情。“那些人很可能再次趁着夜色前来攻击,所以我们万万不可掉以轻心!”程建章语重心长的鼓舞着大家,一定能守住五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