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八章:忆江南(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到了,第三日和第四日的晚上,那些人果然是继续再一次的对城门进行了攻击,这只是抢到了一些粮食,并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所以就跟程建章所说的那样,这些外贼,继续不死心的想要撬开这城门来。

    第四日的夜里,或许是因为这五日的期限马上就要到了,那些人也来的要多一些,好在程建章算无遗漏,早就备好了一份大礼等着他们,这群外贼这下子可是吃到了苦头,最后还是没能闯进城去不说,还折了不少人在这里。

    这到了第二天,程建章还是安排了人手在那里仔细的巡逻,平平稳稳的过了一天,可算是解除了一部分的危机,过了第六天,就安抚大家可以慢慢恢复这平日里的正常生活了。

    这下子,城里的百姓都继续过起了安稳的日子来,这没了马贼来骚扰,也没人惦记着,那前面说好要来的朝廷的军队在哪里,就是问起来,其实程建章也是不怕的,到时候只要说是,朝廷听到这边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就没有再派人马过来就是了。

    接着,程建章就又说自己已经被委任成县官了,那上一任县官是抛弃了大家先跑了,到现在都没有抓到这个人,所以,他也就暂时没有官印,但没有官印还是这一县之长,当然,因为他先前英勇的安排着大家躲过了一难,他这样说,那些人也就信了。

    假上任以后,程建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安排了人手四处寻找他舅舅,最后一连多日,都寻找未果,他知道这怕是没了指望了,或许他应该再去南疆那边看一看,有没有舅舅的音信。

    不过嘛……这既然来都来了,不捞上一笔又怎么对得起自己如此尽心尽力呢?左右他也不是真正的县令,这要是查起来了,他又在外四处游历,也是抓不到他的。

    所以,接下来几日,程建章一反常态的又开始收起了,那些大户的银子来,说是要修城楼,抵御外敌,还有要维护城内的一些房屋的修护等等,那些人受了他平日里不少的关照,听他这样一说,都也没怎么怀疑的毫不推辞的就掏出银子来。

    而程建章就这样卷了一大笔银子,逃之夭夭了……

    到后来,赶回来的县令,带着援军,还以为迎接他的将是一座废城了,没想到,一看这城里的人都过的好好的,安居乐业不过于此。

    在他们惊讶的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竟然是早就有人,先他们一步解决了这个地方的危机,不过这样一来,就说明那人是伪装成了朝廷命官呐,这可是不得了。

    不过后边经历了多方的查找,都没有了这人的踪迹,好像是突然凭空的出现了,又凭空的消失了一般。也就只好不了了之了,那些被骗了钱的富人,虽然心里跟吃了苍蝇一般的别扭,可后来一想,这人也算是帮过他们大忙了,也就不再追究了。

    “后来查到此人,是因为,这人在伪装朝廷命官的时候,大肆派人帮其寻找亲人,查到那个亲人,才知道此人,名为:程、建、章。”影四的声音再一次幽幽的响起,将他已经飘散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再后来,此人又参与了江南郡的买官卖官,并出手阔绰的买下了县令一职,在下敢问程公子,哦,不现在应该是程大人了,据我所知,程大人不久后就应该要去嘉兴县走马上任了吧,这买官卖官,还有伪装朝廷命官为非作歹,该当何罪啊?”不等程建章作出什么反应,影四就已经将他的罪名说了出来,逼他就范。

    程建章听到这里,心情更是不好,整个身子都有些发抖,“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程大人不要怕,先看看这个再说吧。”影四从腰间掏出一块玉佩递给了程建章。程建章疑惑的看了看影四,接过那腰牌,扫了一眼,这一眼可不得了了,这玉佩上边雕的是一条活生生的五爪龙,试问这天下还有谁人能用得起这样的玉佩,想他程建章何德何能,居然招惹到了皇家的人,这皇家要的东西又岂会是他能给得起的?他的心就渐渐的有些冷了。

    “程大人,不要担心,我暂时不会对你的性命有什么威胁,其实我这次前来,是向程大人传达一下主子的意思,顺便做个交易。”影四从面部已经僵硬的程建章的手里拿回玉佩,小心的放回了腰间。

    “罢了,事已至此,我又什么能拒绝的呢?你,说吧……”程建章有些无力的应和者。

    影四对他现在的样子很满意,这一切都跟主子安排的一般,可谓是滴水不漏,“主子说,可以不追究你买官卖官,也不会追究你伪装朝廷命官招摇赚骗……不过嘛。”

    “说吧,条件是什么,我程某人虽然不才,但也知道这天底下,没有白来的馅饼,做事做人总是有缘报的。”程建章自言自语。

    “程大人果然爽快,主子向来不会强人所难,所以嘛这条件其实很简单的,就是让你当了这江南郡的县令以后啊……”说到这里,影四顿了顿,加重了语气,那声音停在程建章的耳朵里似乎有着不一样的魔力,“让你继续贪墨,能贪墨多少就贪墨多少,程大人可是明白了?”

    “让我贪墨?”程建章刚听到这个要求,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他脑子向来是很灵光的,想了想,已经有些看明白了他的意思。

    果然,影四继续往下说着,“是,是让你贪墨,不过,这贪墨的证据,尤其是他人贪墨的证据,我想程大人是个聪明人,应该懂得主子的意思吧。”

    “哈,我明白了,不就是想让我混进去,当了个探子嘛,不过,你们付出的代价可也不少啊,还有我毕竟已经将手里全部的银钱都拿去买官了,可没有什么闲钱能混到他们之中了呢。”程建章已经明白了昭华帝的意思,不过这让人去当探子,给皇家做事风险确实能少很多,不可否认的是,他已经有些动心了。

    “程大人放心,这银子嘛,我们给你就是了,主子的能力,想来你是知道的,这银子断不会少了你的,还有,莫要再讨价还价了,这次江南郡可是出了不少的事情,我想程大人这么聪明,若是被放进了清洗的队伍里,总是有点可惜不是吗?”影四继续威逼利诱着他。

    “你放心,我还是能分得清形势的,况且,不得不说,我程某人很是惜命呐……不过我还想多问一句:为什么会是,我?”程建章问的诚恳,那眼眸里透着些对捉摸不透事情的迷茫。

    “或许是因为你……罢了,主子的心思,你我怎么可以妄加揣测呢?还有……今日之事实属迫不得已,望程大人莫要怪罪。”影四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又止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抱了抱拳,就打开门出去了。

    其实,说道为什么,影四也是不太清楚的,毕竟那位的心思向来难猜,只是,若让他来看的话,他也许也会选择程建章吧,这人虽说是好财,可谁没有个坏毛病呢?如果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那才是真的让人觉得胆寒呢。

    再来,就是虽说这人不太正派,可看他在北疆的所作所为,也并不完全是一个心中全无良善之人,当然,最重要的是,此人很有心眼,有这样一个人在,也不必太担心这枚棋子的安危,就连他自己都说,“我是一个惜命之人……”影四想到这,摇了摇头,一个纵身离开了这个院子。

    程建章望着他离去的身影,若有所思,今日所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都是他难以想象的,但也许这就是一个机会啊,想他程建章当年活的有多么的狼狈,为了几十两银子被人平白的蒙上了冤屈,与亲人失去了联系,那么接下来他就会活的有多么精彩,对此,他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他活动活动手脚,再慢慢的起身走出去,望了望,这天色已经有些微微发白了,一阵风吹过,白色的内衬衣袂飘飘,“起风了啊,这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杭州城,皇家园林。

    “是吗?一切都弄好了啊……”昭华帝此时只穿着明黄色的内衬,坐在床边,听完了影四的汇报,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影四心想八成是昨晚忙的太晚,此刻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吧,也不多说什么,就静静的在那里等着主子继续发话。

    “那常州的县令,还在等着朕奖赏他是吗?”陆南城起身,侯在一边的崔大总管连忙招呼人进来,伺候着他洗漱。

    “是。”影一在旁边应和。

    “哦,时机确实也差不多了,既然如此,就让人把他们都传到园子里吧,朕要好好跟他们说道说道,对了,再派人将东西都准备好了。”早起的昭华帝确实有些头疼,用手指按了按眉头说着,又坐在那里,由着身后的宫婢为其束发,戴冠。

    不知怎么,一头疼起来,就总是想到沈媛,也许是已经成了习惯吧,陆南城抬手想要将脑中那一刹那闪过的思绪排出去……

    “是。”崔富威点头应和,小步的退了下去安排了。

    那些江南郡的官员,近些日子里都是住在杭州的驿站之中的,毕竟这皇上还在这里,有亲近圣上,往上走的可能性,怎么能轻易的放松呢?

    “皇上,除了那嘉兴的县令因为得了信赶回去,已经让雷将军的人给就地正法了,这其余五县的县令都已经侯在书房了。”崔富威认真的说着情况。

    “好。” 昭华帝坐在那里手指轻轻的拂过玉扳指,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接着就站起身来,带着一干人等向书房走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