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七十九章:别江南(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此刻,书房前,江南郡五个县的县令正站在门口,小心翼翼的张望着那回廊的拐角处,心里激动的等待着那明黄色的出现。

    “你说,这圣上,召咱们来,是不是终于要奖赏黄大人了啊。”因着何将军管理的得当,这湖州县令尚且还没有接到县衙里的通风报信,不过最主要的是,这湖州暂且只是死了一个彭副将罢了,还没能引起其他人的什么想法。

    “哎,你知道,这皇上为何宣我等过来吗?”他又拉着问一边的小太监,那小太监直摇头,没有回他。

    “哎呀,我说,你就安份一点吧,这里哪个不是皇上的人,你这样问来问去的,谁能理你啊,快点好好站着吧。”一边的杭州县令扯了扯他的袖子,把他拽了回来。

    “我这不是有些激动嘛,一想到待会皇上会对咱们大加赞赏,就……就。”

    “哎呀,别在这就了,都好好站着吧,皇上等会就来,看到咱们这个样子怎么能行。”黄大人说了话,看起来是在说他,其实自己又何尝不觉得忐忑,总是忍不住的看一看那个拐角。

    张英江此时正站在那里,仔细的瞅着这几个人,定定的不说话……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远远走来的人,那一身明黄色的常服,透露出来人身份的尊贵。由黄开飞首先发现了,当头就拜了下去。

    “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昭华帝随意的摆了摆手,径直去了书房,五人抬头看到这种情形,正准备跟上去,就被崔富威拦住了去路。

    “崔总管,这……?”苏州县令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皇上说了,他现在头疼,人太多闹得慌,几位大人就一个一个进去吧,哪位大人先请啊?”崔富威没有理他,只是眼观鼻鼻观心的说着先前已经准备好的话。

    那几人听了这话,都有些面面相觑,不过这要是圣上龙体不适,如此安排也没什么不合理的,就视线相汇的交流了一番,最后是先前那位迫不及待的湖州县令首先站了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马某先来求见圣上吧。”湖州县令转身向几位鞠了一躬,就跟着崔大总管进去了。

    进去后,湖州县令微微低头,立在了那里,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一道视线直直的射向自己,好像要将他看穿一般……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周身有些寒冷,他忍不住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腿,定了定神。

    “坐吧。”昭华帝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没有一丝温度。

    马县令总觉得这声音几乎要将人冻僵了,手有些不由自主的打颤,顺着昭华帝手指着的地方坐了下来,偷偷瞄了一眼皇上,心里已经有些打鼓了,总觉得,皇上见他们并不是为了要赏赐什么……

    “湖州县令,马均,在任八年是否?”

    “啊,嗯,是的,微臣……”马均对昭华帝突如其来的一句询问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在任八年期间颇有建树?”昭华帝抬眸瞅了他一眼。

    “啊,微臣不敢,微臣只是做了微臣应该做的微不足道的事,实在不敢当。”马均会错意的谦虚起来。

    “朕倒是觉得不对啊,马大人在位确实颇有建树。”昭华帝缓慢的说着,语气中带着一股凉意。

    马均听着这话,总算是觉得有一些不对了,可又说不上来,难道圣上这是在细数他的功绩?“微臣,愧不敢当。”不过,不管到底是为了什么,此刻都谦虚的推辞就是了,这样就不会出错了,马均在心里暗暗的想着。

    “愧不敢当?对,你也确实应该愧不敢当了,在任期间与盗匪勾结!鱼肉乡里!你该当何罪!”昭华帝的声音徒然的拔高起来,将手中那伙盗匪提供的账簿丢在了马均的脸上。

    马均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就是先跪下为自己辩解,“微臣不敢,微臣冤枉啊……”

    “马大人,好好看一看那账簿,再喊冤吧。”昭华帝冷冷的说,看着马均哆嗦着手,从地上捡起了那本账簿,快速的翻了两下。

    “臣……”脸上变成了土色,也不喊冤了,就只是跪在那里腿只打哆嗦。

    “怎么?马大人刚刚不是还在喊冤吗?有何冤情,尽管说出来就是了,朕不是那些个昏庸无能听不进去话的君王。”昭华帝坐在那里,手指轻轻扣着桌案。

    “臣……臣,知罪。”马均无力的跪在了地上,将身子埋得极低,认命的看清了这个现实。

    “既然如此的话,来人呐,将马大人带去关押起来,待定了罪名再行处置。”昭华帝喊完,很快就有人进来,将已经瘫软在地的马均驾了起来,拖了下去。

    “这个马均,认罪倒是认得挺快,不要太为难他的家人了。”昭华帝对着进来带人的杨泽说道,

    “再传!”接着,昭华帝又瞅了瞅崔富威吩咐道,今日他就是要好好审一审这些个弄混了西湖水的贪官污吏,将他们的罪行一点一滴都不放过的揭露出来,送他们走向断头台。

    崔富威来到院子的另一个房间,推开门,又宣了一位县令出去。

    屋子里剩余的三人,有些忐忑,不过黄开飞还是在镇定自若的想象着,自己被加官重赏的场景,不由的嘴角上扬,有些怡然自得。

    身边的李俊则是有些忙乱的透过窗户看着外边,企图能看到些什么,其实他什么也看不到,只不过是增加了心里安慰罢了。

    另外一个是杭州的县令,平日里因着离郡守府比较近,所以唯周孚成马首是瞻,今日这样坐在这里,总觉得没了周大人,心里有些不安,惶恐的坐在那里等着。

    却说,淞江县的县令进了书房里头,还未请安,迎面就砸来一个书卷,然后就是一句,“认不认罪!”

    这让他下意识的惶恐,还说出什么来,身子就已经直直的跪了下去,手指在地上乱摸了几把,然后就赶紧扯过那个书卷看了起来,这上边一笔一划的写着很多人的名字,还有鲜红的手印,看起来触目惊心。

    仔细再看,淞江县县令只觉得脑中有什么声音在“嗡嗡,嗡嗡。”的作响,这满纸满篇,都写得是对他的控诉,让他一时有些惊恐万分,竟然就这样晕了过去。

    “哼,还真是够弱的了。”昭华帝用嫌弃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晕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又挥了挥手,一边的崔富威连忙去外边喊人将他拖了下去。

    “先关押起来吧,等他醒了再好好审问。”昭华帝不耐烦的冲着杨泽吩咐了几句。

    接着,被带过来的是苏州县令李俊,李俊进了门后,小心翼翼的问安,又按照昭华帝的示意坐了下来,看着昭华帝半天都没有反应,他有些忐忑不安,毕竟先前苏州确实是出了一些事情的,莫不是那些事情让圣上知道了?李俊的手指忍不住的握着茶杯微微出神。

    “把人带上来吧。”在此期间,昭华帝并没有看一眼李俊,只是冲着门外淡淡的说了一句,仿佛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却让李俊有些惊恐,他知道苏州已然是出了问题的,就是不知这门外等待他的是不是这样了……

    只是这带上前来的却是穿着江南织造所的服饰,这让李俊有些摸不到头脑,只是一想到那玉矿不就是跟江南织造所的竞拍有关系吗?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有冷汗在不断的从额头往下冒着,惊恐万分。

    “罪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那人进门就先一个下跪,磕头行礼。

    “嗯,朕知道你犯的是何罪,只是这在场的各位却不知晓,尤其是李大人,你可要详细的说与他听才是啊。”昭华帝状似无意的摆弄着桌子上的茶盏,懒懒的说道。

    “罪臣遵旨。”那人又磕了一个头,开始述说起自己的罪行来,刚开始李俊听着这事跟自己可没什么关系啊,可后边就扯到了官商勾结、官匪勾结,这些跟他都有些牵连,这让他有些惊恐的连忙跪在了地上。

    “臣有罪!”李俊高呼叩拜。

    “哦?这人还未曾指责你,怎么就有罪了呢?”昭华帝瞥了一眼李俊,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说道。

    “罪臣……李俊,也参与了江南织造所的一系列的贪墨之中,不过……”李俊说着又往地上磕了一个头,“不过,罪臣是从犯啊皇上,罪臣愿意指证江南织造所的罪行!”

    “嗯,倒是个识时务的。”昭华帝不平不淡的说了一句,“古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你如此识理,就先关押起来,留着跟他们对峙吧。”

    “罪臣叩谢皇恩,吾皇万岁万万岁。”李俊深深的叩拜了一次,只有他自己知道,喊了那么多次的吾皇万岁,只有这一次是发自内心的,诚心诚意的叩拜,因为这一次,他终究是迎来了自己那等候已久的审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