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章:别江南(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等李俊和那个记账官被人带下去以后,昭华帝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适,这些人,在贪赃枉法、寻欢作乐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一日会走向那断头台,呵,怕是没有过吧,不然怎么会如此张狂的一次又一次的触犯着律法?

    这李俊方才出去没一会儿,常州的县令黄开飞就进来了。

    先是照着礼数叩拜了下去,陆南城就让他那样跪着,也不喊他起来了,“黄大人,可真是我朝的人才啊……”昭华帝发出了长长的叹声。

    “微臣不敢,皇上谬赞了。”黄开飞低着头,听到昭华帝这一开口,就是夸赞的话语,心里早就激动的不行了,他黄开飞终于也有要飞黄腾达的一天了,到时候,哼,什么郡守大人,什么县令,都不会比得上他的荣光了。

    就是不知先前的那几个人,会不会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那岂不是抢了他的功劳去,早知道如此,刚刚就应该率先进来的才是,这下让人平白的占了便宜去。

    心里不断暗喜自己将要获得大的成就的黄开飞,自然是没有看到此时昭华帝的脸上,哪里是什么赞赏的表情,分明是恶狠狠的厌恶和嘲讽。

    “黄大人,还真是谦虚啊,这放生大会可不都是你的功劳?”昭华帝看到眼前那个人,脸上绽放出巨大的宛若菊花般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恶心,但就是忍不住再多逗弄他几句,要知道,最残忍的可不是死亡,而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梦,“啪哒!”一声破碎了……

    “回皇上的话,此事确实是臣一手操办的,不过也多亏了其他几个县令协助臣,方能顺利的举办了放生大会,当然,有那样的奇迹,是因为天佑吾皇,天佑玄赤啊。”黄开飞不遗余力的赞美着昭华帝,心里还在想,要让那几人好好谢谢自己才是,他可是把他们的功劳也带上了。

    这次,杨泽还没来得及出去,就被昭华帝给喊住了,此刻正站在昭华帝的身侧,听着这黄开飞满口雌黄的给自己的脸上贴金,还什么一手操办,啧啧,瞧这个话说的,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杨将军……”黄开飞,这听到了笑声,连忙小心的抬头看了过去,看到是杨将军站在那里,有些奇怪,那崔大总管不是说,皇上龙体不适,不能见太多人吗?怎么这杨泽杨将军也在这里,难道是在贴身保卫皇上的安全?

    “杨泽,莫要多笑,你看咱们的黄大人都有些局促了。”昭华帝一脸严肃的说着,要不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杨泽都要被他唬到了。

    “是,末将不笑了。”杨泽看昭华帝一脸严肃,于是也板起脸来瞪着还跪在那里的黄开飞。

    “你听到了吗?黄大人可是承认了这放生大会是他一手操办的。”昭华帝又对着杨泽说道。

    “末将听清了,那黄大人确实是说,这放生大会是他一手操办的。”杨泽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人押下去!”昭华帝说着还踹了他一脚,杨泽这才恍然大悟一般,赶紧招呼了人手进来,要将黄开飞羁押入牢。

    “皇上,臣,臣没有罪啊,臣冤枉啊……臣,没有罪……”这可是越拖越远,但黄开飞还是不知所措的就被人架了起来,就不断的一直哀嚎着。

    “杨泽,你听到了吗?黄大人不认罪,你可要好好告诉他,他的罪名是何!”昭华帝冲着杨泽大喊,杨泽远远的回应着,说他会好好照顾黄开飞黄大人的,几人这就走远了。

    而到最后,才登场的杭州县令,显然是已经看到了方才的那一幕,心里更是忐忑不安起来,进门就跪下请安,问好。

    “杭州县令,张成?”昭华帝同样也没有将他喊起来,左右这些人后边都是要被拖下去的,这先跪后跪也没什么差别了,不若就这样一直跪着吧。

    “回皇上的话,臣确实是杭州县令,张成。”张成一板一眼的回禀到。

    “其实,在这江南六县的县令之中,你到难得是一个不怎么贪墨的,不过,朕觉得,这是因为你上边有一个周孚成压着你罢了,若是没了他……”昭华帝顿了顿,“你也不是个什么好官,毕竟这江南的诱惑太大了,不是吗?”

    “臣不敢……”张成恭敬的低头回应着,心里倒是稍稍放心一些,昭华帝既然这样说了,那就说明他对自己并没有起杀心,那至少这条命是可以苟延残喘的活着了。

    “朕,留着你,是想让你来指证郡守周孚成的,当然还有……杨家。”

    “臣惶恐……郡守尚且可以说他买官卖官,只是这杨家……臣无能为力。”张成认真的回禀者。

    “是无能为力,还是根本就不想用力呢?嗯?我的张大人?”昭华帝听到这里,眼睛微微眯起,有些不悦起来。

    “确实是臣不知,所以无能为力……那周大人虽然好像是多倚重我一些,可是却从来不让我接触这些消息的,臣是真的……”张成说道这里,也有些着急,生怕自己没了用处,让昭华帝一怒之下,除去了。

    “罢了,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什么,先押下去,明日和周孚成对峙吧……”昭华帝确实本就没有指望着能从他这里得到些什么,只是这到底是希望落空了,心里也不太舒服。

    等他们都下去以后,才活动活动手腕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外边的阳光正明媚的照拂在砖瓦之上,闪烁着光芒。

    “皇上,可要传膳?”崔富威恭敬的低着头。

    “嗯,传吧,是该用膳了,再怎么样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身体不是?”昭华帝,拿手摆弄着那从窗户伸进来的枝叶,有些心不在焉。

    “皇上可要叫人陪膳?”崔富威先跟外边的张英江打了个传膳的手势,又接着问道。

    “陪膳啊,那个,杨泽可还在?若是在就喊他一起吧,也累了一个上午了……”昭华帝由着端了盆子进来的宫婢,拿沾了温水的帕子,为他拭净了手,然后就出了书房,站在了阳光下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向用膳的地方走去了……

    这一顿饭,吃的杨泽那叫一个心焦啊,这皇上不知怎么了,突然喊他一起用膳,他还以为是皇上突然又要对他下手了,就忐忑的坐在那里,等着他吩咐。

    结果,昭华帝全程都没有怎么理过他,好像把他当作了空气一般,这也就算了,可这人,不知是怎么了,身上还不断散发着寒气,弄得气氛特别的僵硬,总之,等手下的护卫问他那御膳是不是格外的好吃的时候,他可是连连摆手,告诉他们,他一点都不想再来一次了,这顿饭吃的他,可是要比值一天的岗还要累。

    下午,本就是传诏了江南郡守周孚成,可昭华帝,却迟迟没有见他,一直到晚上,才宣他进了书房。

    开头就是一句,“朕,欲铲除杨家的势力,不知周大人可否助朕一臂之力?”

    周孚成抬头看了看那个在阴影中的男子,心里也是一番天人交战,不是他不想帮,而是这要是帮了,他今后的命,可就是不值钱了,若是保持着这闭嘴的状态,严防死守的话,那么也许,还会有一线生机,别的不说,就是他那个独子,也是需要有一个未来的,不是吗?

    所以,周孚成,久久、久久的沉默着,过了很久,才起身又跪在了昭华帝的面前,“君要臣为,臣万死不敢辞,但罪臣,想要多些时间,回家安排一番后事,望皇上允诺……”

    “好,朕答应你。”同样是沉默了半响,昭华帝才点了点头,选择了信他,放他回去安顿好家人,毕竟这杨家确实是可能对他的家人下手,那样的话,他不仅得不到周孚成手里掌握的证据,还会多伤害那些无辜的人。

    然后,周孚成就这样带着昭华帝安排盯着他的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皇家园林,回了他的郡守府。

    进了府后,就把家人都叫到了堂内,好说歹说了一番,算是将身后事都交代的差不多了,然后他又跟那个护卫说,“护卫大哥,我要进那个密室里边取皇上要的证据,请你在这门口守着。”

    “可是,皇上,是要我们紧紧盯着你不放的,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们可怎么交差啊?”那两个护卫有些无奈的摊开了手,不愿意听他的吩咐。

    周孚成见状,只好继续劝道,“这样吧,护卫大哥,你们先进来看看,我确实是没有留什么武器,而且这密室只有这一个出口,这样你们是不是可以安心的守在门外了呢?”

    那两个护卫见状,神情有些严肃的进去看了一圈,确实没有可能逃脱升天,见他坚持若是他们不出去,他就不把证据交出来,这样一番折腾,那两人就只好站了出去。

    而周孚成,此刻正双手颤颤巍巍的从墙内拿出一个盒子来……

    ...